达尔文(四)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Lib keeper 书名:辐射三部曲
    “放心,你可以信任我们。”

    JUN成功的说服了jǐng长,这个脸上有疤的男人露出了脆弱的表

    (叹气)“说实话,我怀疑市长和掠夺者有勾结。”

    “但是没有证据。”他为难的看着我们。

    “掠夺者……吗……”我喃喃自语。

    “市长他平时的行踪你注意过吗?”JUN问。

    CAT侧着头,好象在说“(嗯……大任务)”的样子。

    “现在,掠夺者屡次在那些经过我们城市的商队路线上行劫,十分的准确。”

    “他们一定有商队的路线图。”

    “市长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有个邪恶的想法自我心中一闪而过。

    证据……应该在保险箱里吧……我如此的推测,“有什么人和他来往?”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联络的……但是一定有方法。”

    “那有什么人来找过他吗?”JUN这么问道。

    “找他的人天天有,数不清的商队要来他审批,数不清的农民要交税。他可是最大的地主啊。”

    “市长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他已经很富有了。”领队好奇的提问。

    “他就喜欢钱,别的都不喜欢。”jǐng长厌恶的吐了口吐沫到地上。

    而CAT又在小声嘀咕了,猜也知道多半是在说:“到时候和他赌一把……”之类的赌鬼的梦话。

    “为什么不调查?”

    “我不知道,我也不能调查。因为如果我调查,可能会被他借以大做文章。我也想竞选下饪市长,动用jǐng察力量会引出丑闻。”

    “有市长的眼线吗……”

    “市长那里的jǐng卫不是从你这里抽调的吗?他们发现什么况了吗?”(Jedi)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那些jǐng卫里面有多少忠于我。”

    “而且,现在那些商队一般也都是这样的。”

    “好,我们来查。”队长又揽下一个烫手山芋。

    会不会是因为最近和掠夺者闹翻了,才会动用大批的jǐng力来保护自己呢?

    或许,可以利用这一点……

    “记得,不要泄漏这件事;如果你们泄漏或者被抓住,我不会袒护你们的。”

    “好的,包在我们上。”JUN这么应道,在jǐng长的默许下,顺手取了靠在墙边的铲子。

    旅店老板提出包个房间的优惠政策,或许是看不下去我们这副窘迫的样子吧,他收了我们每人40作为一个礼拜的房间租金。

    关于铺的问题……

    “……嗯……我有辐shè哦。”CAT这么一说,JUN只好很“无奈”的和我睡。

    半夜里,一声“灭活活活……”把我叫醒。JEDI又在掐CAT的脖子了……看来维修又出问题了……这个S机器人,为什么每天都要保养,不能一个月保养一次吗……可恶的DM……等等,DM是什么东西,我这么会说出这么个名词来?啊,我晕了……

    “起来,起来……”CAT又来摇我。

    “干嘛,你叫chūn啊~~”我不满的起来,顺手搞醒了JUN。

    “要不要打赌?赌50G。”这个僵尸真BT,半夜扰人家清梦。

    CAS:“赌什么?”

    JEDI(暗暗):“没钱了……”

    CAT:“维修成功我赢,反之你赢。”

    我当然是……赌维修失败了……竟敢半夜把低血压的我叫醒,你,已经死了!

    “我赌CAT。”死JUN竟然跟我对着干……也好,让你们见识一下我那无敌的乌鸦嘴……

    只听“钪伧”一声,修理失败……(还是CM……灭活活活……)

    “……妈的……背到家了……”一边咒骂,CAT和JUN一边送钱过来(哈哈哈哈……)。

    “贪财贪财……”数着那100赌金,一边睡下。

    “起来,起来,起来!”又被摇醒。

    “又干嘛……你不让人家睡觉啦……”揉着惺忪的睡眼,“是不是你修理时扭了腰啊?要我看看吗?哇哈哈哈哈……”

    “什么,修好了?就你那下三滥的技术?”我抬头看看窗外,外面还是月亮,而不是太阳、火星、陨石什么的在照明。

    “拿钱来拿钱来!”CAT不说,就连JUN也成了一个十足的赌棍(好孩子不赌博,赌博闯大祸知道吗……大家一定要记住……)。

    “我有说继续赌吗?”

    “你有说继续不赌吗?”

    “你有说继续赌吗?”

    “我有说继续不赌吗?”

    “我没说我继续赌啊。”

    “我也没说我继续不赌啊。”

    “你搞什么啦,让我睡觉……”

    “拿钱来就让你睡!”

    “……”这些暴民……算了算了,为我的美容着想:睡不好,明天脸上可是会很憔悴的……

    饮不完的杯中酒,割不尽的名人头——JUN小队长所带领的一干恶徒所犯下的盗墓罪行实录(如果要暴打,请找罪魁祸首BAL和NEC……本人谢绝暴力行为……)

    “好光滑的墓碑,就把ADAM埋这里吧。”JUN指着唯一一块没有刻字的墓碑说到。

    catcat 掘开了光滑的墓,却发现下面是一个深洞。

    “我下去看看吧。”平静的口吻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

    JUN他们用绳子细细的将我固定住,并且开着玩笑:“有什么遗言吗?”。

    “别到一半松手……”我笑着回答。

    拿着JUN的手电,我被慢慢的放了下来……

    “嗯……要赌他的命吗?”CAT仍然在上面开着玩笑。

    快接近地面时,我看到周围的空气是……绿sè的。

    我的脚接触到了地面。

    黑暗中,少年轻抚着已然失去了体温的皮毛。

    “我只是个……失败品吧……”

    吸入毒气的一瞬间,我觉得很失望:这并不是芥子等神经毒气,也非吧特类腐蚀气体-连吸入一口就几个月不能饮食的氯气都不是。

    然后我蹲了下来,开始剧烈的咳嗽,随后便失去了知觉。

    待我醒来时,太阳正挂于天际。看着同伴关切的眼神,我默不做声的起来,低头急救自己。

    忽然之间,我不再那么挂怀自己那随时可能消逝的生命了。

    “想要我命的话,随时可以。”我笑着自言自语。

    ADAM被埋在边上,用了那块光滑的墓碑。

    “ADAM,超越了种族的朋友,死于友。愿他在此能够安息。”

    然而墓碑上仍然什么都没有刻,还是平板一块。

    “JEDI下去那个深洞。”-它是机器人,不会受到非腐蚀xìng毒气的伤害的。

    “下面有个地雷。”JEDI呆板的声音自遥远处传来,变的越发的不真实。

    JUN决定让它回来:太危险了,搞不好还会引起塌方。

    我转头四顾,那几个坟墓还没有人挖过。也就是说,里面可能有能致人于死地的机关。

    问CAT要来了铲子,挖开了离我最近的一座墓:这里躺着NORRIS和他的假肢,卒年102岁,好人却不长命··

    没有几下,铲子就接触到了坚硬的东西,仔细一看,是钢筋混凝土。没有炸弹是别想了。

    下一个是……走到第一个墓碑前:这里躺着FF*懒惰之王,他实在太懒了,跌倒在马路上都不愿意爬起来,最后的遗言「驴子的重拳·耶!」

    有些吃力的挖开了墓,我看着里面的遗物:里面放着一件披风……还有一把镰刀……

    虽然觉得疲惫,仍然脚步不停的迈向下一个:这个发臭的尸体看起来躺在这里很久了,墓碑上写着:神选者VOLO,被闪电击中致死。看来被神看中也未必都是好事。

    机械的掘开,里面只有一具发臭的尸体。

    我伸手入他怀中

    SHOCK!(电流!)

    SHOCK。(打击。)

    SHOCK……(休克……)

    遗憾的是,我依然没有死成,手上还多了一张10圆面额的纸币。带着绝望的表医疗自己,然后转向下一个墓碑:以sè列的小孩想吃面包,但上帝给了他圣经;老好人QIAO想要一个好老婆,但恶魔却把安娜嫁给他。

    “谁来挖?”我笑着回头面对队友。我已经累得挖不动了。

    catcat 掘开了qiao的墓,找到了一件看上去很不错的黑sè护甲。然而,它在我们挖出来的一瞬间,随着阳光而逝了。

    墓碑上刻着BAL的格言:伊尔明斯特这样,伊尔明斯特那样。如果我能够有两千年的时间,加上一顶尖帽子,我就可以把他彻底打败。

    没人挖吗?怕巫师的诅咒?

    下一个:熊生活的原本都很美好。那一天,有一个闲的无聊的名牌大学生请它喝可乐。这原本没什么问题,但可乐里面的硫酸有问题……

    CAT决定收手,而我仍然累的不行。

    最后一个:R.A.萨尔瓦多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绑起一只手也可以打败崔斯特,那天他去试了一次。

    大伙都和我一样,感受到了内在的邪气。然而,挖掘的结果是,里面只有一本书而已。

    我累的倒在了地上,想起了寿命之词:“当你的眸子完全变绿,就是死亡来临之rì。”从急救箱里拿出镜子,仔细的看着我的眼睛。

    灰的,没有杂sè。

    我的眼珠现在是灰sè的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究竟是毒气,电击还是那本一接触就消失的书所起的作用呢?

    (总算是完了……忽忽~

    NEC,我的眼珠颜sè永久变为灰sè,以后要往邪恶路线走了……

    可以吗?)

    ;

重要声明:小说《辐射三部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