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叶阙 书名:豪门错爱
    那把小刀,辛末一直藏在衣服里,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还有机会派上用场!他紧紧的扣着沈芊涵的肩膀,刀子抵在沈芊涵的大动脉处,只要稍一用力,就能划破她的皮肤!

    白色的刀锋闪着锋利的光芒,映衬的沈芊涵的脸色越发雪白!

    这一变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陆宸远转,看到这一幕,眸色沉沉,肃手而立,看的辛末越发惊慌失措。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个举动有多么不明智和冒险,可是他实在是没办法了!当得知自己也成为了人质之时,他绝望的想只要能保命就好,可是陆宸远轻易就把他们救出来,光明的未来正在向他招手,他心底的不甘再一次占据了上风!

    “放你走?”陆宸远冷笑,“你能去哪里?”

    去……去哪里?辛末立刻茫然了,如果从此亡命天涯,或许还不如在牢里待上几年,可是……

    “姐夫,求你放过我这一次……”辛末持刀的那只手颤抖的厉害,声音带着哭腔,“我真的不想坐牢!我真的不想……我已经知道错了,我对不起姐,对不起你们……我一定改……给我一次机会,姐夫,你给我一次机会!”

    陆宸远平静的望着他,点了点头说:“好,我相信你一定会改,先把人放了。”

    “不!不行!”看到陆宸远随意的上前走了几步,辛末惊恐的大叫,“你答应我,别让我坐牢,我不想坐牢!”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陆宸远沉声道,“我可以给你机会,但是,你连承担错误的勇气都没有,凭什么让我相信你真的后悔了?”

    辛末惊慌失措,嘴唇颤抖着:“我……我……”

    “把刀放下,我可以帮你。”陆宸远放缓了声音,“我保证,会尽量帮你减刑。”

    “不……”辛末喃喃着,忽然一用力,把刀锋往沈芊涵的脖子上用力压去,沈芊涵雪白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痕!

    “住手!”陆宸远眸色一沉,眉宇间有怒气聚集。

    “我……我要见我姐……”辛末提要求,“我不相信你……我要见我姐!她会原谅我的,她一定会原谅我的!”

    陆宸远的脸色更加难看,他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但是看到沈芊涵雪白的脸色,终于还是松口:“好,我马上让她过来。”

    此刻危机已经解除,辛微就算来了也不会遇到危险,只是看到辛末这样执迷不悟的样子,她一定会很痛心。

    但是,这一幕,终究需要她自己来面对。

    辛末得到应,狂乱的神色终于安静了一点,但是对沈芊涵这个人质,他一点也没有放松!

    眼看着陆宸远转去打电话,而以黑衣人为代表的那些手下也纷纷得到命令散去,辛末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一点,除了王特助,没有人的注意力在他上。

    感觉到怀里的女人僵硬的体,辛末生出了一丝愧疚,低声在沈芊涵的耳边说:“对不起……”

    沈芊涵苦笑了一声:“你这么做,就算陆宸远帮你摆平了这个案子,也有无数种方法可以对付你,如果你真的不想坐牢,还不如逃跑,至少要离开陵江市。”

    “不,不会的……”辛末声音艰涩,不知道是说服她还是说服自己,“姐姐不会不管我的,她会原谅我的,她一定会的!”

    一直以来,不管他犯了什么错误,辛微都不会跟他计较,那么,这一次也一定如此。

    而且,这一次,他是真的知道错了!辛微没有理由不原谅他!辛末一遍遍的这么告诉自己,这个念头,是他此刻唯一的支撑。

    在精神高度紧张之下,等待本就艰难,更何况辛微从陆宅过来,最快也要一个半小时。

    辛末早已浑僵硬,只有持刀的手还稳稳的抵在沈芊涵的脖子上,而作为人质的沈芊涵,这样的姿势也异常的难受。

    可是,每当她想动一下,就能感受到锋利的刀刃传来的冰冷触觉,让她根本不敢乱动。

    在辛末焦虑的等待的时候,陆宸远却在王特助商量该怎么安排新收服的这批人。

    “……根据他们的意向,合同最少一年,最多五年。”陆宸远吩咐,“薪酬和陆宅的保镖同等,不过,那个何秉信,可以提拔……嗯……你看着办,具体的职位就让安全部的人安排……”

    王特助拿出ipad,认真的做着记录,他们的对话并没有刻意防着人,原戴戈的手下也有不少听的清清楚楚,脸上都露出了几分喜色。

    陆宸远的地位和实力,他们不会怀疑,最重要的是,即使自己的亲人被绑架,这个男人依然可以保持这样的冷静,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好像他根本不在绑架现场,而是在办公室里处理公务。

    冷静但并不冷血。这样的上司,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而陆宸远这样的态度,无疑带给辛末极大的心理压力。

    此刻,连他也疑惑了,印象中,他什么时候看到这个男人失态的样子?没有,从来没有……

    不,还是有的!辛末的思绪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个雨夜。

    他得知辛微和陆宸远有了那样的关系,为了给辛微压力,他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家,住进了爸爸为他准备的一处别墅。但是当天夜里,陆宸远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即使他浑湿透,面色苍白,看起来从未有过的狼狈,但依然有一种让人无法直视的感觉,辛末看不透他的那双黑眸,只是被他盯着,都不由自主的心生恐惧。

    但那个时候,他的潜意识里虽然有些恐惧,却不肯退缩,理直气壮的指责他,然后,他就听到陆宸远对他说,他以后再也不会找辛微,请他回去。

    那个时候,辛末以为自己取得了胜利,激动的对这个男人叫嚣着,他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陆宸远的眼中露出了几分痛苦和绝望。

    辛末恍然有些明白了,那个时候,辛微一定是因为他的出走而大受刺激,因而再一次下定了决心,拒绝了陆宸远。

    记忆已经有些久远,但是辛末此刻想起,却清楚的记得每一个细节,他印象中这个男人的唯一一次失态,就是因为辛微。

    所以,只要辛微肯放过他,陆宸远一定会答应的!辛末蓦地意识到这一点,越发的盼望辛微的到来!

    也许上天听到了他的祷告,不远处传来了车子的引擎声。陆宸远神色一缓,大步向那个方向走过去。

    从车子上下来的时候,辛微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踉跄了一下,好在高先生及时扶了她一下。

    “太太,您小心!”高先生神色焦虑,他知道辛微怀孕的事实,因此十分的担心。

    “我没事……”辛微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到陆宸远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陆宸远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疼的同时,对辛末就更加恼怒。

    “不是叫你不要赶吗?”他摸着她的脸颊。

    “宸远,你没事吧?他们在哪里?”辛微怎么能不着急?好不容易两人脱险,连辛微都觉得辛末这一次应该醒悟了吧,谁知道他竟然又有出人意料的举动!但是此时她的焦急,或许更多是担心陆宸远的安危,至于辛末的所为,她已经被刺激的有些麻木了,除了苦笑,她不知道该用什么绪面对。

    “跟我来。”陆宸远打量了她一眼,确定她的神色还算平静,牵着她的手,走到了辛末的所在地。

    看到辛微的那一刻,辛末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姐!你来了!”

    辛微看到他狼狈的样子,那种复杂而无力的感觉又来了。

    “小末,你放开她。”辛微看到沈芊涵雪白的脸色,不由的脱口而出。

    “姐,我错了……”辛末没有开口求,而是主动认错,声音哽咽,神色仓皇而无助,“姐,我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我做错了太多事,对不起……”

    辛微鼻子一酸:“小末,既然你知道错了,就别一错再错。你放开沈芊涵,姐不会不管你的。”

    “可是,我不想坐牢!”辛末呜咽着哭出来,“我真的不想坐牢!姐,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只要不坐牢,让我做什么都好!我一定听你的话,再也不做坏事了!”

    见到辛微,他骨子里软弱的那一面,就彻底的暴露了出来,哭的像一个找不到的孩子。

    可是,他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他应该为自己的所为负责。

    辛微忍住心里的酸楚:“小末,你对我做的事,我可以原谅你。可是你对辛琦见死不救……这件事,我没有资格原谅你。虽然你不是直接害死她的人,但是那个时候,明明只需要给她拿药这个动作就可以挽救她的命,你却什么都没做,这已经不仅仅是见死不救了……辛琦死了,因此除了她,没有人有资格原谅你。”

    辛末张了张口,呆呆的望着她,神惊恐。

    “沈芊涵是无辜的,小末,你放开她。”辛微深吸一口气,牢牢的握住了陆宸远的手,此刻,只有他能给她足够的力量。

    “不……”辛末茫然的抬起头,眼睛通红,“姐,如果坐了牢,我就完了!一辈子就完了!”

    “你继续这么执迷不悟下去,才是真的完了!”辛微声音沙哑,“小末,每个人都会犯错,这并不可怕,但是如果连承认错误的勇气都没有,那就无可救药了。你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必须要接受惩罚,因为你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如果你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就算我原谅了你,帮你销案,帮你掩盖即成的事实,你也不可能真正的站起来,永远都不可能!”

    辛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茫然而无措。

    辛微继续说道:“小末,你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你不能这么一直自私下去,如果你不承担,你打算让谁来承担?你想让我来承担吗?让我替你坐牢,让我为你所做的一切买单?你是这样想的吗?”

    “不,我没有!”辛末吓了一跳,神色更加凄惶。

    “但是,总有人要出面承担的。”辛微的声音越来越沙哑,她伤心的望着他,“如果你不肯承担,那就只能我去承担。把你所做的一切都承担起来。”

    “不……”

    “如果你觉得这样可以,那么,我马上就去自首,告诉别人,害死辛琦的人是我,跟你没关系,你可以继续当你的辛家大少爷,没有人会责怪你。”辛微说着,近他,“你觉得怎么样?只要你说好,我就答应你。你没有错,错的人是我……”

    错的人是我……

    辛末猛然间想起,当他们还年幼的时候,被人辱骂,驱逐,连温饱都成问题的时候,辛微就曾经一次次的蹲在他面前,为他擦去软弱的泪水。

    “小末,别哭了,是姐姐的错……明天,姐姐一定让你吃到饱。”

    “小末,姐姐对不起你,下个学期,咱们的学费还没有着落。不过你放心,我找了一个新的兼职!”

    “小末,别生气,姐姐做好吃的给你赔罪好不好?”

    ……

    那些记忆忽然潮水一般向他涌来,眼中的泪水大滴的滚下,他看着辛微苦涩的笑容,喉咙似乎被堵住了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辛微从来不会对他食言,她答应他的事,总是会尽全力去做,未必事事都做的完美,但她一定不会拿话哄他。

    此刻也是。就和此前无数次一样,只要他说一句好,她就会立刻那么做。

    只要一个“好”字,他就干干净净,什么后顾之忧都没有,可是他说不出来,他永远也没有办法说出这个字来。

    如果他不承担,她就会站出来为她承担,她一直是这么做的。

    没有人有义务对你的人生负责,除了你自己。

    辛末想起来昨天沈芊涵对他说的话。

    辛微为他做的牺牲已经够多,他的自私和软弱,一次次的伤害着她。

    “小末,你说话啊。”辛微继续往前,执着的要他的答案,“你说话,只要你说好,我就答应你。”

    辛末颤抖的握着刀子,心里乱成一团:“姐,跟你没关系,我不需要你帮我承担……可是,可是……”

    “如果总有人要站出来承担。”辛微不给他软弱的机会,依然在问他,“如果你不让我承担,你要让谁来承担。”

    “谁都不必承担!”辛末忽然低吼,“辛琦该死!是她自己害死了自己!跟我没关系,跟我没关系!”

    辛微愣了一下,眸色越发的黯淡。

    她看到了辛末眼里的动摇,但是没想到,他还是不愿意承担,反而把责任往死去的辛琦上推。

    那种心力交瘁的感觉又来了,辛微看着辛末似乎找到了问题根结所在的狂喜表,心脏抽搐的疼。

    一只火的手掌忽然握住了她的手,缓慢却用力的掰开了她紧握的拳,不许她用指甲掐手心,然后牢牢的扣紧了她的手。

    辛微心里一震,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不是为了辛末,而是为了此刻无声的支持着她的陆宸远。

    她刚才孤注一掷的对辛末说出那样的话,心底其实也有几分迟疑,因为她所说的话,何尝不是对他和两个孩子的不负责?可是,他没有阻拦她,而是放手让她去解决这一切。

    又在她最伤心无力的时候,握住了她的手。

    辛微忍不住反手握紧了他的,腔里涌动着绪,让她很想回头紧紧的抱住他,依赖于他的怀里,

    可是,她的事还没有解决,哪怕再无力,再痛心,她也要继续下去,因为辛末变成今天这样,有她的一份责任。

    从很早以前开始,她就不应该时刻挡在他的面前,为他承担起所有的责任,不然,他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的软弱。

    因此,她还是再一次开口:“辛琦或许也做了许多错事,但是,这不是你对她见死不救的理由,至少,她并没有对不起你。”

    辛末的神色变得更加疯狂,他忽然大声喝道:“别说了!你走开,你走开!”

    辛微脚步顿住,不由的后退了两步,靠在陆宸远的边,有些焦急:“小末,你别冲动!”

    辛末的神色却诡异平静了下来,他缓慢的把刀挪开,忽然用力的推开了沈芊涵!沈芊涵踉跄了一下,被不远处的王特助扶住。

    辛微正要松了一口气,却见辛末转而把刀子抵在自己的口。

    “姐,你不是说我不够有勇气吗?那么,我用自己这条命去还辛琦的债,这下,应该足够了吧!”他忽然诡异的笑了一声,握紧了刀,手背上青筋暴起。

    辛微惊恐的捂住了嘴巴,电光火石之间,陆宸远忽然大步上前,劈手砍在辛末的手腕上,刀子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砸在二人的脚下!

    辛末愣了一下,飞快的扑倒在地要去捡刀子,但是,那个叫何秉信的黑衣人早在辛微和辛末说话的时候,就悄悄的潜到了辛末的后,见状,他迅速的从背后扑了上来,一把攥住了辛末的手臂,牢牢的控制住了他!

    辛末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怒吼!但终究再也做不出任何过激的举动了!

    陆宸远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声音说不出的冰冷:“你这么做,是想让你姐姐内疚一辈子吗?”

    辛末神色一变,原本困兽一般的表终于褪去,慢慢的变成了茫然。

    危机解除,辛微腿一软,几乎站立不稳!她飞快的走到陆宸远边,捧起他的手,确认他没有受伤,终于低低的哭了出来。

    陆宸远揽她入怀,低声安抚:“微微,没事了。”

    辛微死死的咬住嘴唇,用力的抱着他,生怕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不见。

    她知道的,有他在,无论多么危险的况,总会化险为夷,他没有让她失望过,从来没有。

    “宸远,刚才……很危险……”辛微抬头看着他,想起他那么坚决的上前,劈手去砍辛末的手腕,她就一阵后怕,那个时候,辛末只要把刀锋对向他,或许受伤的人就会变成了他。

    “没那么容易。”他微微一笑,伸手拭去了她脸颊上的泪水,“我答应过你,不会冒险。刚才的那种况,对我来说也不是冒险。”

    听到他这么说,辛微觉得自己的喉咙堵的厉害,哽咽着点了点头。

    然后,她把目光移向辛末。

    此刻,他失魂落魄的坐在那里,被两个人牢牢的挟持住,动弹不得。

    “姐,对不起……”他喃喃的开口。

    辛微慢慢的走到他的边,忽然伸手,用力的在他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清脆的一声“啪”,让所有人都愣住了,辛末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如果我早一点给你这么一巴掌,也许就不会有后面那么多事了。”辛微苦笑了一声,“以后,我不会再挡在你的面前,我也不会再帮你善后,你要记得对你自己负责。”

    辛末呆呆的望着她,终于缓慢的点了点头。

    挟持他的两人将他架起来,往车子的那个方向走,但是走到半路,辛末忽然顿住了脚步,把目光投向了沈芊涵。

    “我……对不起……”他喃喃的开口。

    沈芊涵看到他,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脖子,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没有再看他,辛末张了张嘴巴,最终没有说出什么来,随着那两人上了车。

    “微微,回去吧。”陆宸远走到辛微面前,向她伸出手。

    辛微怔了怔,把自己的手交给他,然后缓缓的握紧。

    “嗯,我们回家。”

    他笑了,牵着她往车子的方向走去,不远处,沈芊涵似乎在等他。

    陆宸远看了她一眼:“还好吗?”

    “还好。谢谢你……”她低哑着嗓音开口,“以后,如果我再遇到什么事,你不用再管我了,我不需要你履行承诺。”

    “恐怕有点麻烦。”陆宸远淡淡一笑,“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妹妹,所以,就算我不想管你,也会有人因为我对你不利。”

    沈芊涵怔了怔。

    “为了最大限度的降低麻烦。”陆宸远略一沉吟,“你要做什么,我不会限制你,不过,还是让我的人跟着你吧。”

    “可我……”

    “血缘的关系,是没法斩断的,你始终是我的妹妹。”陆宸远平静的开口。

    沈芊涵震惊的看着他!

    “回去好好休息。”他淡淡一笑,继续向前走。

    沈芊涵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陆宸远刚才说的话,意思是,他承认她是他的妹妹?

    王特助笑着走到她的面前:“沈小姐,走吧。”

    沈芊涵迟疑的点了点头,跟在他的后,心底却有一个角落在涌动着陌生却激动的绪。陆宸远的话乍一听很冷淡,但至少,他不再把她当成陌生人。

    或许这样就够了。沈芊涵心里一松,不由的露出了笑容。

    虽然危机已过,回到车上的时候,辛微还是忍不住后怕,她偎在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的胳膊。

    陆宸远安抚的揉着她的长发,忽然开口:“微微,如果当时辛末回答好,你是不是真的打算要替他顶罪?”

    辛微一怔,不由的抬头看他,他的神色很平静,但是辛微却感觉到,他……在生气。

    虽然当时他没有阻止她,但是对于她这样的方式,陆宸远的心底还是不认可的,辛微毫不怀疑,假如辛末说好,他也绝对不许自己这么做的。

    辛微不由的咬唇,小声的说:“他……不会答应的。”

    辛末虽然软弱,但是那种况下,他还不至于无耻到这个地步。

    “可是,万一呢?”陆宸远目光灼灼的望着她,“万一他真的认可你这么做了呢?”

    辛微心里一沉,讨好似的握住了他的手:“我……我就是哄他,不会真的这么做的。”

    他挑眉。

    辛微只好老实交代:“我当时……只是想这么说来刺激他,并没有想太多……”

    陆宸远眯起眼睛,扣住她的下颌,一字一句的说:“下次不准你这么做,哪怕只是哄骗的话,也不行!”

    他太了解这个女人了,如果辛末答应了,她搞不好就真的这么做了,说不定还以为这样能引起辛末的愧疚。

    辛微忙点头,末了,她没什么底气的开口:“其实……就算他真的答应了,就算我愿意替他顶罪,能不能顶成还是两回事呢……而且,我现在是特殊人士,就算真的犯罪了也没人能把我怎么样。”

    陆宸远气结,凶道:“这个念头都不许有!还特殊人士?哼!”

    结果辛微一推他的手,也跟着哼了一声:“孕妇怎么不够特殊了?”

    “那也……你说什么?”陆宸远还要接着训斥她,忽然意识到不对。

    “孕妇?”他重复着,捧着她的脸,危险的近她。

    辛微红着脸,笑眯眯的点头:“你又要做爸爸了!”

    陆宸远呆住了,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大怒:“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辛微一缩脖子,本以为说出这个事实,他会立刻对她嘘寒问暖,结果怎么还是训斥……

    “你是不是怕我知道了,就什么都不告诉你了?”陆宸远冷哼了一声。

    辛微立刻心虚,她确实是这么想的。她可以想象,如果他早一天知道了,今天绝对不会让她来面对辛末……

    “对不起,我错了。”她赶紧补救,眨着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他,“我……我不是故意瞒你的,之前只是有所怀疑,今天早上才请了医生来家里确诊的,就想等你回来再告诉你这个好消息……”

    陆宸远的脸色依然不算好看,但是见她一脸的可怜相,到底还是心软了,捏了捏她的脸颊:“下次不许这样了!”

    “嗯嗯!”辛微忙不迭的点头。

    陆宸远终于露出了笑容,把她抱坐在腿上,伸手覆在她的小腹上:“几个月了?”

    “才刚刚一个月呢。”

    “不枉我辛苦了那么久。”他低低一笑,温的唇印上了她的脸颊。

    “宸远……”辛微戳了戳他,“你说,万一又是一对双胞胎怎么办?”

    “哦?那不是好。”他表示满意。

    “才不要!”辛微想起家里的两个小魔王,不一抖,“我可招架不住那么多!”

    他失笑:“我看你游刃有余的嘛。”

    “我还有事业要发展呢!”

    “哦,你提醒了我,工作室暂时停止运作吧,等你生完孩子再说。”

    “别急呀!我还有九个月才生呢!”

    “不行!怀孕了就给我乖乖的待在家里养胎!”他不为所动。

    辛微气苦,可是对这个理由她也没法反驳。

    “我也哪里都不去了,在家陪你。”他忽然柔声说道。

    辛微心里不由的一软。

    “当初你怀着琬琬和阿斐的时候……”他忽然低哑的开口,“我本来不该和你见面,但是我很想你,所以趁你睡着的时候去看了你好几次,不过,你都不知道。”

    辛微觉得心里一阵酸涩,不由自主的抱紧了他。

    那个时候,他为了不引起她的绪波动,严格控制着去看她的次数,她在思念着他的同时,他又何尝好受过。

    “都过去了。”他勾起唇角,“微微,现在,我们已经是夫妻。”

    “对……”辛微缓缓的点头,“宸远,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很高兴……你从来不曾放弃,感谢你一次次的把我到了绝境。”

    如果不是他的坚持,他们怎么可能有今天的幸福。

    陆宸远怔了一下,收紧了手臂,声音有些喑哑:“我现在知道了。”

    辛微仰起头,冲他嫣然一笑:“宸远,在回家之前,我想再做一件事。”

    “嗯?”

    “今天之前,或许我都没有这个勇气……”她说完,扭头对开着车的王特助说,“去……南山公墓。”

    陆宸远惊讶的看着她,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她的意图。

    “也许她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但是……”辛微轻声开口,“我要感谢她。”

    如果不是辛琦,他们根本没有相遇的机会。虽然一开始,他们彼此都很排斥辛琦的安排,但是,命中注定他们终于遇到了彼此,即使是辛微,也必须要承认,对她来说,这是一件多少幸运的事。

    虽然这个男人一开始的份是她的姐夫,虽然他们走到一起,或许依然要承受着许多诟病,但是,这都不能再阻止她的决心,她要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直到生命的尽头。

    ——————the end

    *

    其实还有一些内容没有交代,按理应该还有一章,但是我想了想,还是把这章作为最后的结局。没有交代的内容就以番外的形式呈现吧。

    谢谢你们的支持,谢谢你们喜欢这个故事。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错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