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67 落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叶阙 书名:豪门错爱
    辛末自然关切的上前问道:“妈,你怎么弄成这样了?录像带没要回来吗?”

    陈肖容看着他一脸关心的表,心脏一阵阵的抽搐!

    再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儿子啊!三年多的时间里,虽然自己也常常骂他,但是,她对他的疼也不曾少一点,可是现在,自己的这个儿子却很有可能在算计自己!

    就在不久前,他们还争锋相对,互相诋毁挖苦,但是没多久,辛末就好像醒悟了一般,安抚她,说要帮她报仇,她还以为辛末回心转意了,她多么的高兴,结果呢,可能一切都是一场空!

    她当然不会因为辛微的几句话就相信了她,但是那些话却给了她提醒,这段时间来,自己所做的每一步,似乎都在是在辛末的建议之下!

    她深吸一口气,已经打定了主意,开口说:“没有拿到,陆宸远来了。”

    辛末当然知道这一点,但是他还是露出了一丝惊讶,随即愧疚道:“妈,都怪我,是我不小心!”

    “确实得怪你。”陈肖容笑了,“但是,辛微那个人跟我说,你这里还有录像带的备份,是不是?”

    辛末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妈,你说什么?如果有备份,我还担心什么?你怎么会相信她的话?”

    “我不信她的话,所以我来问你。”陈肖容死死的盯着他,“如果你没有备份,那你告诉我,辛微是怎么从你手里把录像带骗走的?”

    “她……她约我见面,还带了很多人!”辛末气愤的说,“她硬要来抢,我有什么办法?”

    “那也不算是骗吧?”陈肖容冷笑一声,“还有,你为什么要带着录像带去见她?她约你,你就去了?究竟是你蠢还是我蠢?”

    辛末心里一凉。

    他知道再想瞒着陈肖容是不可能了,他索也不装了,面无表道:“录像带,是我故意要给她的。”

    陈肖容愤怒的尖叫了一声,指尖点着他的鼻子,咬牙切齿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是想借录像带骗她出来,然后让她被记者围攻。为了不引起她的怀疑,她提出要录像带,我就给了她。”辛末轻描淡写,“后来,我跟你说录像带被她骗取了,就是想让你从她那里给要回来,我也派了人过去帮你,结果……”

    他说着一撇嘴,显然是对陈肖容有几分不满!

    陈肖容气的浑发抖:“怎么,难道这还是我的不是了?而且辛微说了你这里还有备份!你说,你到底有没有?”

    “没有。”辛末的目光有些躲闪。

    他和戴戈都清楚,录像带其实是动过手脚的,如果真要当做证据,根本过不了检验的那一关,但是他们依然需要这个录像带的存在。既可以让陈肖容冲在最前方,也可以让辛微对陆宸远产生怀疑,但是他们都没想过真的去起诉陆宸远。

    他们只想让陈肖容出面,制造舆论,让公众开始怀疑陆宸远,然后假装证据丢失,或者也可以隐晦的表明证据被陆宸远弄走,然后在极度不甘心的况下顺势离开漩涡中心。起诉一事,也随之不了了之。但是,经过这一运作,就足够让陆宸远陷入百口莫辩的境地了,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他是凶手,但所有人都会怀疑,最重要的是,陆宸远没办法自证清白!

    所以,这卷录像带既不能上法庭,也不能让陆宸远得到!本来,如果戴戈的人手顺利的拿回了录像带,他也会不会让陈肖容知道,让她把所有的仇恨持续转移到陆宸远和辛微的上!

    可偏偏录像带落到陆宸远手里了,那么录像带反而成为他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所以戴戈才会如此气急败坏!让陆宸远始终被人怀疑这,这才是他们计划的核心和重点!结果因为辛末一时的自以为是,把录像带给了辛微。

    辛末自己当然不肯承认这一点。不过,虽然此刻录像带被陆宸远得到,但是他们依然不能让陈肖容走上诉讼的道路,这样,至少法律上陆宸远还是没有自证清白的机会!那么拷贝的录像带,他当然不可能拿出来!

    但陈肖容怎么肯信?她恶狠狠的指着辛末:“你骗我!你一定有备份,对不对?”

    “我都说了没有了!”陈肖容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辛末顿时失去了应付她的耐心,满脸的不耐烦,“起诉的事,就算了吧,咱们根本不是陆宸远的对手!”

    一朝希望落空,陈肖容几乎要疯了,她抓住辛末的领子,又是愤怒又是绝望:“可是之前可不是那么说的!就差最后一步了!就差最后一步了!你要是害怕,你滚远远的!这件事我自己来办!”

    辛末甩开她的手臂,满心的烦躁:“都说了不行!别来烦我!”

    陈肖容呆呆的看着他,满脸灰败!

    “你不敢了……是不是因为,录像带根本是你伪造的?”陈肖容忽然冷冷的笑出来,“不然,怎么会那么巧,你才跟我说我的愿望要实现了,没两天医院那里就出了这么个录像带?”

    之前她满心都沉浸在能为辛琦报仇的喜悦中,所以忽略了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但是她不至于那么蠢,仔细一想,很多事也就心中有数了。

    辛末不许她起诉,最大的可能就是录像带是假的!他怕被人查出来!

    见陈肖容已经猜到了,辛末也就不再隐瞒,哼了一声说:“是,动了点手脚。”

    陈肖容好像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生气,喃喃的说:“你之所以要动手脚,其实,就是给我看的。让我相信陆宸远是凶手,然后帮你打头阵!如果陆宸远要报复,也是冲我来,跟你没什么关系!你……你真是我的好儿子!”

    辛末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心虚,他忽然有点不敢看陈肖容的样子,扭头无所谓的说:“就算大姐的死跟他无关,他也要承担大部分责任,现在他败名裂了,不也算是给大姐报仇了?”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陈肖容浑颤抖着,“如果因为这个原因我就要跟他对上,我还要等三年吗?你这是在害我啊!”

    说到底,陈肖容还是自私的,得知辛琦是被陆宸远害死的,对辛琦的疼和为女儿报仇的执念就压住了她对陆宸远的畏惧,让她不管不顾!可是一旦得知在这件事上,压根就和陆宸远没有什么关系,她的勇气和不顾一切就再也找不到支撑点了!

    不但不能为女儿报仇,还要承受来自陆宸远的怒火!陈肖容不想起三年多以前,她对辛微下手之后没多久,陆宸远就跟阿琦离婚,而她忽然发现阿珏不再是自己的儿子,自己竟然养了仇人的儿子快二十年!接连的打击几乎让她崩溃!她知道,这一切都是陆宸远带给她的报复!

    而这一次呢?不需要陆宸远再做什么,她就已经觉得心神俱裂了!她抛弃了阿珏,选择了把辛末带在边,结果却培养出了一头白眼狼?

    这就是自己的儿子啊!陈肖容死死的盯着他,忽然古怪的笑了出来。

    辛末觉得不对:“你笑什么?放心,陆宸远现在根本没空来对付你。如果你真的害怕,就出去避避风头,正好散散心。”

    这也是辛末此前就打算好了的。

    但是陈肖容还是在笑:“儿子啊,你好像忘了,你现在的这个份,都是我带给你的,你居然这么算计我?要知道,遗嘱我还没定呢!你以为最后这些家业,就注定属于你了吗?”

    辛末却怒道:“又来这一招!你以为就凭辛家的这点东西,你就能牢牢的把握控制在手心里了?你也知道我是你儿子,不是你的奴隶!这三年时间,我那么努力,你除了辱骂我,还会做什么?今天我告诉,就你这点东西,我还真不放在心上!不过,话说回来,你现在边除了我一个儿子,还有什么人可以依靠吗?你不把钱给我,打算留给谁?给爸爸,还是打算捐出去?”

    他这样直白的蔑视和讽刺让陈肖容涨红了脸,她冷笑道:“好,很好!既然你不稀罕!那就给我滚出去!这个家现在还是我做主!”

    谁知道辛末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就离开了。

    和戴戈的合作,他除了在科达谋到一个职位之外,还得到了不菲的金钱,这些钱足够他搬出辛家了!陈肖容还想拿捏他?休想!

    看到这个女人所有的法子都落空的样子,感觉还真是不错!辛末快意的想着!

    而陈肖容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辛末开着车子离开很久,她的眼睛才有了一点转动,然后,慢慢的走到沙发那里,一股坐下去。

    整个辛宅,除了几个不知道躲在哪里的佣人,就真的只剩她一个了!

    她低低的呜咽出声,无助的哭了出来。她这一生,看似风光无限,实则可怜又可悲!但是为什么!她也是出不错的陈家大小姐,为什么会落到这样一个境地?

    ****

    还有一更!努力十二点之前发上来!我又一次要和时间赛跑!好紧张的节奏啊你们感觉到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错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