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54 审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叶阙 书名:豪门错爱
    “我没法见到姐夫。”阿珏开门见山,脸色并不算好看,“即使有陶市长特别打招呼了,局长也不答应,而且现在……”

    辛微见到他迟疑,心更是揪成了一团:“宸远到底怎么了?”

    “现在,姐夫应该在接受审讯。”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严格来说,现在只是拘留而已,这样并不符合正常的程序,局长连市长的命令都不肯答应,我猜测,这一切的背后还有一只看不见的手。”

    辛微想起沈芊涵,想起那个叫Anna的女人,想起陆丰廷所遭遇的一切,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她忽然觉得呼吸困难,好像有一张巨大的网将她兜头兜脸的罩住,让她无处可逃。

    “是正常的审讯,还是……”

    “我见到了姐夫的律师,只是正常审讯,有我和市长盯着,他们还不敢做手脚。”辛珏冷笑了一声。

    “要么,查出来事是怎么暴露的吗?”俞孝静急急的问。

    这也是辛微关心的问题,她看向辛珏。

    “是昨天晚上的事。”辛珏叹了一口气,“戴戈带着一批军火出现在月港码头,手里拿着海关的通行证,但是期有问题,码头的人发现不对劲,立刻报给了上头,经过一番调查,把那批货给截住了,戴戈的好几个手下都被丢进了局子里,上头经过调查,发现这个通行证是一个副官给盖的章,审讯后,那个人供出了姐夫。”

    辛微闭了闭眼睛,涩然一笑:“这个戴戈,还真是……舍得下血本……”

    一旦损失了一批货,还损失了几个手下,就为了对付陆宸远?以他子,不会无缘无故的对陆宸远下手,那么只有一个解释,有人在背后指使他,那个人要么能给戴戈更大的利益,要么就是权势大到戴戈无法拒绝。

    俞孝静怒气冲冲:“这个人渣!怎么偏偏他一点事儿都没有?还敢嚣张的出现在婚礼现场!”

    辛珏冷笑:“他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受害者,一个无辜的白莲花,把所有的事都推到姐夫上,再逃之夭夭,警察局根本拿他没办法!”

    “也就是说,证据确凿……”辛微喃喃道。

    辛珏沉重的点了点头:“是的,就算姐夫能平安出来,只怕也会损失不少。”

    “都是……都是为了我……”她捂住脸,自责和痛苦让她的心几乎被撕扯成几瓣。

    “微微……”孝静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辛微却并没有难过太久,她很快擦干了眼泪,冷静的看着辛珏:“阿珏,如果戴戈肯翻供,说这一切都是他威胁宸远做下的,宸远会没事的,对吗?你说因为通行证期不对,才被海关的人发现端倪,也就是说他们原本商定的期不是昨天,也许,也许宸远打算在此之前告发戴戈呢?毕竟这一切还没真正发生,他们不能因此定宸远的罪!”

    辛珏点头:“对,但问题是,戴戈怎么可能会翻供?”

    辛微深吸一口气:“总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

    审讯室。

    不到十平米的一个房间,只摆着一张桌子一张椅子。

    其中一张椅子上,就坐着陆宸远,他姿态很随意,长腿优雅的交叠,好像此刻被审讯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他。

    对面坐着的也是老熟人了。

    曾经的议员,如今的警察局副局长,周成栋。

    当初就是他和辛琦串通,约会辛微却在她的饭菜中下药,也是他暗中照了照片,但后来因为架不住陆宸远强硬的手段,被迫把照片删除。

    如今,可以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然,眼红的是周成栋,陆宸远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

    “陆先生。”周成栋咧了咧嘴,“今晚本该是你的洞房花烛夜,可是此刻你却不得不跟我在一起,这其中的落差只怕让人不大好受吧。”

    陆宸远淡淡的抬了抬眼睛,似乎不屑于和他说话,这个态度激怒了周成栋。

    “真没想到,你也有这样一天!”他脸色微微扭曲,却是因为兴奋,“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啊,陆先生,整个陵江市没人比你更有钱,全国也没几个人比你更有钱了,何必做这种事?冒这么大的风险?”

    陆宸远终于微笑着开口:“多谢你的信任,我的确没必要这么做。”

    周成栋嘴角一抽:“可是现在证据确凿!难道不是你让海关的小李盖的章?”

    “是。”陆宸远并未否认。

    “你还投了至少三个亿在戴戈的那批货里!三个亿!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你还不舍得从私人财产里出,挪用了公司的一部分公款!你以为我们查不到吗?”周成栋兴奋的体发抖。

    陆宸远看了他一眼,挑眉道:“没错。”

    “那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周成栋脸色泛着不正常的潮红,拿起手边的台灯照向陆宸远的眼睛。

    在审讯中,这样做是为了卸去被审讯人的心理防线,但周成栋此刻这么做,纯粹只是为了羞辱陆宸远。

    陆宸远并未抬手挡光,只是眯了眯眼睛:“这一切的确是我做的,但并非出自我的自愿。”

    “你说不是自愿就不是自愿了?”周成栋冷笑,“有什么人能胁迫你?”

    陆宸远又是一笑:“多谢你看得起我,但是这一件事,的确不是出自我的本意,我是被迫和戴戈合作的。”

    周成栋的脸色又是一次扭曲,嘴唇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说老子可没看得起你,可是眼下似乎不是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他抬起下巴,倨傲道:“你说是戴戈胁迫你的,有什么证据?”

    “证据就是,我的未婚妻在一个多月前曾经被戴戈劫持过,为了救我的未婚妻,我被迫和答应了他,还与他签了一个合同。”陆宸远的体稍稍往后靠了靠,看起来更加轻松随意。

    看着他的这副模样,周成栋心里一股邪火怎么也止不住。

    “这也只是你的说法而已!”

    陆宸远似笑非笑:“其实,我报过案的,就在三十三天前,你可以查一下记录,我告诉接线员我的妻子被人劫持,但是他并不愿意接这个案子,还说事发生在东岭市,应该由东岭市的警局负责。”

    周成栋嘴角一抽,强压下怒火说:“那又如何?也不能证明劫持你未婚妻的人就是戴戈!”

    “可以找他来和我对峙。且不论我是不是被他胁迫的,这批货是由他运来的,他肯定也有罪名在,你们不能只审讯我一个人,不是吗?要是能让戴戈落马,我也会非常感激你们。”陆宸远勾起唇角。

    周成栋心里呕了一口血,要是能把戴戈这条大鱼给抓到,那么过几年他就有机会成为陵江市最年轻的警察局长!可这个戴戈太狡猾!

    不,不对!眼下给这个男人定下罪名才是最重要的!他猛然发现自己差点被这个男人带离了话题,恼羞成怒道:“不管戴戈怎么样!你参与了走私是板上钉钉的事!如果和戴戈签下合同是被迫的,你投了一大笔钱给他却是真的,和他商量一个星期后把货送到月港码头也是真的!”

    “你误会我了。”陆宸远淡淡一笑,“我本来是打算婚礼过后就向你们局长告发戴戈,甚至不惜损失我的几个亿的投资,可惜他提前把货送到,我才没来得及向你们告发他。”

    “为什么不早点告发?”周成栋简直有些气急败坏了。

    “以免打草惊蛇,戴戈这个人非常狡猾。我本来打算提前三天的,这样你们也有充足的准备的时间。”陆宸远继续淡定微笑。

    “说得好听!谁知道你打算怎么做?如果不是戴戈提前行动,说不定那批货早就被你们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到了东南亚!”周成栋双手柱在桌子上,冷冷的看着陆宸远,试图给对方带来足够的压迫感。

    但陆宸远依然不为所动,笑容甚至更加恣意疏淡:“理由很简单,因为我不需要。有这个时间和精力,我早就可以赚足比走私更多的钱了。还有,期不符这么大的一个纰漏,戴戈不是傻子,难道不知道会暴露?因此,这很明显是一个陷害,针对我的一个陷害。希望周警官能明察秋毫,不要被私人感蒙蔽了眼睛。”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错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