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41 印象不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叶阙 书名:豪门错爱
    </span>

    因为前两天才从秦海那里得知秦时月要结婚的消息,辛微很快反应过来,接过来一看,果然如此,而且结婚的子就在三天后。

    她和秦时月之间的相识是因为陆斯明,可如今秦时月所嫁非人,她根本没必要参加,秦时月也没必要给她送请柬。

    难道是因为,秦时月想通过她的口告诉陆斯明?

    想起那个洒脱自如又带着浓浓烟火气的女子,辛微心中感叹,就算已经决定嫁给别人,但她和陆斯明之间有那么深的羁绊,哪里是能轻易忘怀的呢?

    “帮我寄一份贺卡,就说到时候我一定会参加。”辛微笑了笑说。

    高先生有些迟疑:“要不要先告诉先生?”

    辛微一笑:“我会告诉他。”

    “好的,我这就去办。”高先生看了眼备忘录,确定该汇报的事都汇报完了,这才恭敬的退下。

    辛微拿着那份红色烫金的请柬,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幸运。

    是的,非常的幸运,其实她和陆宸远之间的问题和阻碍,比秦时月和陆斯明之间大的多了,但是因为陆宸远的坚持和努力,他们最终走到了一起,可秦时月付出了那么多,最终嫁的还不是最的那个人。

    陆斯明看似洒脱,但实际上,在他的心里,份地位,和陆家的前程,都占据了更重要的位置,所以秦时月注定要悲剧。

    因此,她无论如何也要去参加她的婚礼,祝贺她终于看开,也许对陆斯明来说,这是一个解脱和新生。

    她把请柬收起来,开始考虑晚上的菜色,没过多久,阿珏就带着琬琬和阿斐回来了。

    两个孩子许久没玩那么痛快了,两个人都小脸通红,辛微抱着他们亲了亲,吩咐佣人带他们去洗漱。

    “当陆宸远的小孩可真不容易。”辛珏感叹道,“就为了这两个小家伙,游乐园今天闭园一天,安全虽然是保障了,但就他们两个人玩,又有什么意思?没想到就这样,两个小家伙都高兴的很。”

    确实,他们生在陆家,注定没法和别的小朋友一样,幸好兄妹二人彼此还有个伴,不然一个人该有多寂寞。

    这么说,小时候的陆宸远岂不是很可怜?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开始好奇,他的童年是怎么过的。

    “下次我和宸远带他们出去,今天麻烦你了。”辛微给他倒了一杯茶。

    辛珏也不客气,端起来一饮而尽,四肢摊开靠在沙发上:“你的确要感谢我,我这么好的体力都快被折腾死了。”

    辛微抿嘴一笑:“他们现在对你这个舅舅可是崇拜的很呢。”

    “我今天才知道你和阿斐前两天差点出事,陆宸远竟然什么口风也不曾透露!”他气到,“看不起人是不是?难不成我就帮不上忙吗?”

    “我和阿斐不都平安回来了嘛。”说到这个问题,辛微不想起一事,“你对戴戈这个人了解的多不多?”

    辛珏沉吟道:“他的行踪其实嚣张,但要说他的背景,一般人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黑道出,后来靠走私军火发达。”

    辛微一惊:“走私军火?不是文物?”

    “文物是他后来才接触的,他的主要利润还是来自军火生意。”辛珏挑眉,“这个人很狡猾,好几次差点就抓住他了,结果都因为证据不足不得不把他放了,不过有陆家坐镇,他的势力暂时还深入不了陵江市,如果是在陵江市,他绝对不敢明目张胆的劫持你。以后小心点就行。”

    辛微点了点头,脑海里好像有什么一闪而过,让她有些惊慌,可是又抓不住。

    “有传闻戴戈有京城的背景,但也只是传闻而已。”辛珏摸着下巴说道。

    孝静也曾经说过,看来极有可能是真的了,走私生意?这个人还真是大胆。

    辛微心下一叹,很快把戴戈抛在了脑后,问辛珏:“你和陶小苑怎么样了?”

    他脸色诡异的红了红:“跟你有什么关系?”

    辛微眯起眼睛:“我是你姐,问一句怎么了?看你这个样子,你不是把人姑娘给办了吧?”

    “乱讲!”他瞪眼,“刚认识她的时候还以为她是个淑女的,结果她就是个疯婆子!别跟我提她!”

    辛微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见他有恼羞成怒的趋势,笑了笑不再纠缠于这个话题:“好了,你坐吧,我去做饭。”

    ※※※※※※※※※※

    伯爵酒店。

    一辆白色的路虎在几辆加长林肯的护送下,缓缓的停在了酒店门口,林肯车里迅速走下来十几个高大的男人,其中一个戴着白色的手,打开了路虎车的门。

    陆宸远率先下车,无视周围惊叹的目光,微笑着把手伸到了车子里,很快,穿着长裙的辛微握着他的手从车子里下来,她双眸水润,脸上还带着一点潮红,头发盘成了一个髻,露出精致漂亮的脸蛋。

    保镖自觉的低头,但酒店的安保人员却看直了眼睛,陆宸远揽住辛微的腰,不带丝毫绪的目光从那些人的上掠过,他们很快惊慌的低下头,再不敢看一眼。

    辛微踩着高跟鞋,笑的端庄得体,但心里早已在咬牙切齿了。

    陆宸远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悠然道:“算是我今天抽空陪你出来的补偿。”

    辛微控诉:“你要多少次补偿呀?昨晚你已经要了补偿了!”

    “哦,昨晚那是基本福利。”他嘴角含笑,眼睛深邃,轻飘飘的一个眼神就迷倒了酒店外的一票雌生物。

    “……”辛微被他的无耻打败,只好低下头,装作羞的模样,努力忽略上的酸痛。

    递了请柬,他们很快被请到了酒店里。

    秦时月是圈子里有名的名媛,而她的未婚夫也有一定的背景,因此来参加婚礼的人大多来头不小,但都没有陆宸远和辛微引人注目。

    似乎这是两人订婚后的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自然引起了一堆人的好奇心,也许是因为反差较大,辛微的容貌引起了很多的惊讶。

    毕竟之前报纸上的她大多是低垂眉眼的模样,只是清秀漂亮而已,远不到惊艳的地步,但她今天盛装打扮,又因为刚刚才被某人滋润过,看起来更是妩媚到了极致。

    陆宸远皱了皱眉,有些不满这些人落在辛微上的目光,好在很快婚礼的负责人就来亲自接待他,还有一些人想和他搭上话,争取合作的机会,挡去了那些落在辛微上的目光,辛微抿嘴笑的端庄又羞涩,一直挽着他的胳膊,当好自己的花瓶角色。

    陆宸远早知道只要他一出面必然要面对这样的状况,出于他的教养,他不会刻意冷落别人,毕竟谁也不知道今天看似落魄的人明天又会有怎样的发展,因此,他的边很快形成了一个风暴圈,而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他捏了捏辛微的手里,礼貌的对众人颔首:“抱歉,我的未婚妻有点害羞,请许我先送她去休息室。”

    众人立刻笑道:“陆先生请便。”

    “辛小姐国色天香,陆先生好福气。”

    陆宸远微笑着表示感谢,揽着辛微离开了大厅。

    休息室里,辛微一股坐在沙发上,蹬掉高跟鞋,伸手揉着小腿,还不忘狠狠的瞪一眼某人。

    刚才在车子上,她被迫用那么高难度的动作承受,浑都要散架了。

    陆宸远轻笑一声,蹲下,双手捧起她的小腿,从小腿柔起。

    “舒服吗?”

    “舒服……”辛微见他如此上道,也不好意思再追究刚才的事,想了想问道,“你知道今天的新郎是谁吗?”

    “林豪,一个新晋的地产商。”他的手从小腿逐渐往上,动作也逐渐暧昧起来,可脸上依然云淡风轻,“不到四十岁,很识时务的一个人。”

    秦时月似乎超过三十了,两人的年龄似乎还相配。

    “那,陆大哥知道吗?”辛微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他的手顺势探进她的裙底,淡淡一笑:“他当然知道,也知道秦时月是奉子成婚。”

    “……你的手在揉哪里?”辛微红着脸开始推他。

    “你不是说全都不舒服么?”他一本正经,“当然要按摩全。”

    “不要了不要了!”她开始挣扎,把自己缩在沙发上,陆宸远低笑着覆上她,将她牢牢的控制在下,见怀里的小女人挣扎的厉害,他干脆将她的四肢牢牢的压制住。

    “好了,我保证不乱来,行不行?”他好笑的看着她如临大敌的模样。

    辛微瞪圆了眼睛:“刚刚在车子上,你也说不乱来,只亲一下!”

    他将她捞在怀里,抚着她的长发,声音温柔:“这回是真的不乱来了。”

    见他的确没有动手动脚,辛微安静下来,靠在他的怀里,还握住了他的一只手。

    “微微,我们的婚礼,一定比现在更盛大。”他的声音低沉温柔。

    辛微低低的嗯了一声:“其实只要新郎是你,其他的都不重要。”

    他笑了,凑上去吻她的唇,很甜蜜的一个吻,让辛微觉得四周都是粉色的泡泡。

    一吻毕,她伏在他的怀里,忽然问道:“宸远,你和姐姐的婚礼……是什么样子的?”

    他不意她会问起这个,想了一下才说:“很多人,也很闹,但是没有什么感觉。”

    “嗯?”

    “我很早就知道辛琦会是我的妻子,对我来说,那场婚礼只是一个仪式而已,除了让别人知道辛琦是我的妻子,并没有别的意义。”他淡淡的笑了,“我和她在结婚前,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她自视甚高,很怕别人说她巴结陆家,因此从来不主动,我也只在婚前和她约会过几次。”

    辛微眨了眨眼睛,忽然说:“其实我好早就见过你,那个时候我和小末还没被送去英国,你和你父亲来家里做客,我待在房间里偷看的时候,见到你了。”

    他挑眉,忽然笑道:“我有印象。”

    辛微大惊:“怎么可能?”

    “嗯,我确实有印象。”他的手指插进她的头发,“除了你躲在房间的那一次,其实还有一次。”

    辛微更惊讶了,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只好眼巴巴的看着他。

    “我看见你被罚扫院子的时候,偷偷从怀里拿糕点给辛末,但是被佣人发现了,以为是你偷的,要找你麻烦。”他陷入了回忆中,“你告诉佣人,那是辛琦给你的。”

    辛微也想起了那件事,失笑:“姐姐心好的时候,会施舍一般给我一两块糕点,所以佣人就信了。”说着她一笑,“但那一次,真的是我偷拿的。”

    “我记得你和佣人对质的那种眼神,很有气势。”他说着抱紧了她,“但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你的份。”

    “你是家里的贵客,陈肖容不可能许我见客的,更不会让人知道我和小末的存在。”辛微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的小事,你怎么还记得?我还是回到陵江市的时候才想起来我曾经见过你。”

    男人的眸色危险的眯起:“看来我给你留下的印象不深?”

    “不是!”她立刻表白,“那个时候我年纪小嘛!但第一次见面,我对你的印象可深刻了!”

    “是我的体印象深刻吧……”他意味深长,“怎么样,还满意吗?”

    眼看着原本温馨甜蜜的话题开始往带颜色的方向发展,辛微脸色微红:“你问都不问一声就开门!还恐吓我!”

    “嗯,”他理所当然,“我故意的。”

    “……”

    </div>

    <span>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错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