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34 暗嘲涌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叶阙 书名:豪门错爱
    </span>

    陆氏集团财务部。

    正是午饭时间,偌大的办公室只有年轻的副经理整理账目的影。

    前一段时间,因为总裁要查历年的账目,他们财务部的人忙的不可开交,好在整理的结果让人比较安心,至少近年来的账目都是清楚干净的,再久以前,就算有什么问题,也跟他们没关系,毕竟那个时候他们还不在陆氏。

    只要把一个账目总汇交到总裁办公室,那么他的工作就圆满完成了,为了一口气完成任务,他连中饭都没有吃,随手拿了一个面包啃,眼睛依然对着面前的电脑。

    这时眼角的余光忽然接触到一个苗条的倩影,年轻且单的副经理心里一跳,认出来这是公司里刚来的实习生沈芊涵,有小道消息称她是总裁钦点的。

    “袁经理。”沈芊涵手里捧着一个盒饭,微笑道,“您要不要休息一下,先吃点东西?我给您带了外卖。”

    一上午对着电脑头昏脑胀的袁经理更是不由自主的晕了一下,手忙脚乱的站起来,把手里啃了一半的面包随手一扔,看起来竟然有些局促:“太感谢了!没想到你会想到给我带饭!其他人可没人想到我!”

    沈芊涵笑道:“是周经理和我提的,说您在办公室加班,我就自作主张的给您带饭了。”她说着把盒饭打开放在相邻的桌子上,香味立刻飘了出来。

    饭菜和面包完全没得比,馋虫立刻被勾了出来,袁经理深吸一口气,从自己的座位上走了出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您赶紧吃,工作再忙也要注意体啊!”沈芊涵说着,目光漫不经心的往他的电脑上扫了一眼,“袁经理在做什么?需要我帮忙吗?大家都很照顾我,这大半个月我都没做什么工作,实在很惭愧。”

    袁经理笑了笑:“不必了,我马上就能完成,九十九楼急着要呢。”

    九十九楼是他们对总裁办公室的代称,一般总裁安排下来的任务是绝对不能让别人代做的,一旦被发现,后果会很严重,这也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沈芊涵也就没有强求,笑了笑说:“袁经理,你这里有SPSS软件吗?我本来打算下载最新版本的,但是总是下载失败,我能在你的电脑上拷一下吗?”

    袁经理挑了挑眉,有些狐疑的打量了她一眼,但沈芊涵神色看起来很平常,带着几分忐忑和不好意思,但惟独没有心虚。

    他想了想,放下筷子说:“我发到你的邮箱吧。”

    还是谨慎一点好。

    沈芊涵笑道:“我这里就有移动硬盘,您帮我拷一下吧,免得我还要去邮箱下载。”说着递上一个移动硬盘。

    袁经理犹豫了一下,只是对方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不好再推脱,就接过移动硬盘,但是安装硬盘的时候他留了个心眼,先杀了一下毒,确定她的硬盘没问题,这才放心打开,把软件拷给她:“好了。”

    沈芊涵高兴的接过:“谢谢您!您继续吃吧,我就不打扰您了!”

    袁经理笑着点了点头,把吃了一半的盒饭拖过来继续吃,眼角的余光扫到沈芊涵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把软件装上,然后开始玩一个网页游戏。

    他这才放下心来,低头继续吃饭,然后把账目做完,以加密的形式发送到了总裁秘书的邮箱。

    殊不知,同样的一份账目也秘密的被发送到了沈芊涵的邮箱里。

    ※※※※※※※※※※

    九十九楼,陆宸远的办公室。

    本来应该开始休假的王特助因为紧急事件被一个电话召唤过来,虽然假期被迫打断让他有些抑郁,但刚刚升级为父亲的他满脸都是笑,而且陆宸远的确兑现了承诺,直接给他包了一张支票,上面的数额抵得上他两年的工资了,让正在为儿子的粉钱忧愁的他激动的他差点泪流满面,更加死心塌地的跟着BOSS干活。

    此刻,陆宸远抿紧唇看着账目总表上面列出来的某一年的账目况。

    那是快二十年前的事了,陆氏刚刚走上正轨,掌舵人还是他的父亲陆丰延。

    无论是左羿炀还是辛振唐,都曾经给过他提醒,他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事实真的呈现在眼前,他多少有些震惊。

    王特助见BOSS心不好,连忙收敛了面部表,沉声道:“总裁,那一年的况我略有耳闻,当初公司似乎遇到了资金上的问题,是令尊投入了一大笔钱才使得陆氏起死回生,令尊也因此成为绝对控股人。虽然大家都对那笔钱的来历心存疑虑,但以陆家的财力,再借一些钱,未必拿不出来。您不必担心。”

    陆宸远淡淡的笑了:“父亲的财产状况,我比谁都清楚。那个时候,凭他的一己之力是拿不出来这笔钱的,就算是借贷,他又能到哪里借?”

    王特助脸色一变!

    如果当初这笔钱的来历不明,或者是……黑钱,那么问题就严重了!这会严重影响陆宸远对公司的控制程度!从绝对控制到相对控股,其中的差别可不是一般的大!

    “总裁……”王特助上开始冒冷汗了,如果有人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而他们又没有准备,那后果……难怪陆宸远会忽然想起来查账!

    陆宸远却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勾起唇角,轻描淡写道:“虽然这一笔钱的来历不明,但未必就是黑钱,就算是黑钱,也不是洗不干净。大不了从我的私人账户上走,补上这笔钱。”

    更何况,现在的陆氏能发展到这个规模,完全是因为有他在,就算他不再是绝对控股人,一个执行总裁的位置也跑不了,以他的能力和在陆氏的影响力,这些都不是大问题。

    见状,王特助稍稍放心:“那您打算怎么做?”

    陆宸远略一沉吟:“暂时什么也不必做,沈芊涵既然那么关注这笔账,她肯定会有所动作,你派人继续盯着她。”

    也许,可以借此把潜伏在暗处的人引*出来,最好的防卫是攻击,一直被动的解决问题并不是他的风格。

    王特助了然点头,随即迟疑道:“那,总裁……我继续回来上班?”

    “带薪休假,放心,以后如果不是有急事,我不会再找你。”陆宸远的目光依然放在面前的账目上,“另外,尽快查一下这个人。”

    王特助接过这张纸,看清了上面的名字,神色微凝:“总裁,您怀疑和……这个人有关?”

    “二十年前,他是陵江市的市长,当初和家父私交甚笃,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再无接触。”陆宸远笑了笑,“三年前,王一离任前也和他有所接触。”

    王特助知道事的严重,立刻颔首:“我马上去办!”心里却在哀叹,虽然说是带薪休假,可是这一个月时间,能真正休息一个星期就不错了。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只听到隐约的风声,陆宸远手里依然拿着那份账目,沉吟着,直到电话铃声打破了沉默。

    是他的私人电话。

    陆宸远眸色不自觉的变得柔软,一个上午没有联系,她总算想起来主动给他电话了?

    他拿起手机一看,显示的却不是辛微的号码,而是随行的孙安平。

    他的手立刻握紧,接通电话,那边传来孙安平嘶哑的声音:“总裁,辛微小姐……出事了!”

    ※※※※※※※※※※

    大眼瞪小眼的彼此对看许久,依然没有想到任何有效的办法。

    辛微摸了摸肚子:“我今天到现在都还没吃饭呢,他们什么时候提供饭?”

    左羿炀没好气:“吃货!”

    辛微不理他,只是忧伤的看着阿斐:“阿斐正在长体,怎么能挨饿?”

    阿斐摇头:“妈妈,我不饿,我早上吃饭了,吃的是酒店的自助哦!”

    辛微更忧伤了,她那个时候一门心思想着怎么应付戴戈,哪里还顾得上吃饭这种事?

    阿斐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块巧克力:“妈妈,我早上踹在口袋里的,给你吃吧!”

    辛微感动的差点泪流满面了,把阿斐抱在怀里一顿狂吻:“阿斐,我死你了!”可怜的陆斐憋的满脸通红。

    左羿炀哈哈大笑,走出去大喊:“喂,有人吗?我们饿了,快上饭!”

    果然,他喊了这句话后不久,一个黑衣人就推着餐车进来了,三个人吃的很满足。

    饭后,辛微叹了口气说:“味道太一般了。”

    左羿炀白了她一眼:“你知足吧!不给你毒药就不错了!”

    “他还指着我们帮他干活呢,怎么做这么不理智的事。”辛微哼了一声,“对了,你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他都对你做了些什么事?”

    “没干什么,就关着我。”左羿炀龇牙,面带忧色,“我担心他要拿我爸妈威胁我,所以现在按捺不动。”

    辛微心里一惊,脱口而出:“这么说,孝静也有危险!”

    左羿炀脸色变了变,咬牙道:“如果实在不行,我就把那份目录交给他!大不了我再一个个通知那些收藏夹请他们把东西藏好!”

    辛微抽了抽嘴角:“可是我觉得,他要你做的,绝不止于此而已。就算你当初把完整的名单交给他,到了要动手的时候,他还是要找你的。”

    左羿炀一想,更加沮丧了:“现在,只能依靠你男人了。”

    这个时候,陆宸远肯定已经知道了吧?辛微苦笑一声,心知就算他们能顺利脱,陆宸远也肯定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虽然这件事,她不能说自己做错了,可是到底是她不够小心,万一戴戈怎么也不肯放她走,如果他拿阿斐威胁她……想到这里,一阵凉意从心底直窜到四肢百骸!

    也许因为戴戈的态度还算不错,自己和阿斐也没有受到不好的对待,她甚至完全没有被绑架的自觉,可事实上,她和阿斐的确是被绑架了。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感到了刻骨的恐惧和担忧!

    “这个戴戈……”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轻轻的颤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是不是特别的残忍?”

    左羿炀的面色也沉了下来:“根据我的调查,他……至少是个狠角色。”

    辛微咬唇。

    一个狠角色,也许他不至于谈笑间就取人命,但至少,如果为了达到目的,他绝对不介意双手染上血!

    无论是从人手还是金钱方面来看,陆宸远都不比他差,但是最大的问题是,她和阿斐是陆宸远的软肋,行事上他必然会受到掣肘,也会处于被动。想到这里,她更难过了。

    “对不起……”左羿炀神色有些灰败,“虽然你什么都没说,但是我也能猜到,如果不是为了我,你不会冒险,也不会被他……”

    辛微勉强一笑:“不关你的事,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可能不管你,如果事反过来,难道你就会坐视不理了吗?”

    他张了张嘴,又闭上,没有再说话。

    辛微觉得很内疚,她是左羿炀的朋友,帮助他是应当的,可是问题是,她的所作所为,后果却可能全部要让陆宸远来承担。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深刻的意识到,他们是一体的,她以为自己出面可以解决,可结果却把她和阿斐带入更危险的境地。

    可是,如果她一开始就把事告诉他,他肯定会把她和阿斐的安危放在第一位,也不会对左羿炀坐视不管,那么陆氏那里会不会留下隐患?以后他们会不会面临着更大的麻烦?

    想到这里,她更觉得难过,尽管早就想到,她和他以后一定会面对很多的麻烦,可是没想到这么快麻烦就来了。

    这时,一个黑衣人推开门,恭敬道:“左先生,辛小姐,我们老板要见你们。”

    ***

    谢谢亲629951727、谈小的金牌!~

    </div>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fontcolor="red">最近阅读</font></a>〗

    我的收藏</a>〗

    我的订阅</a>〗

    回到首页</a>〗

    <span>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错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