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0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叶阙 书名:豪门错爱
    V104

    辛微咬唇:“你觉得我该以什么立场和份去说?”

    男人的目光忽然变得极为深沉。

    “这就是你的事了。”他勾起唇角,似笑非笑,“我想,你总能想出办法的。”

    辛微咬唇不语,心念一转,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一扬下巴:“那么,我拿着鸡毛当令箭行不行?办法是有,但是需要你的配合。”

    他懒洋洋的靠在车窗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着,望着她笑的好不漾:“要怎么配合?”

    “到时候再说。”辛微可不想那么轻易的被他骗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未婚妻到底是什么人呢?”

    说不定人家也是不得已的被媒体和你绑在一起了!辛微暗暗吐槽。

    “自己去查。”他淡淡的吐出这几个字,就不想再理会她。

    辛微气的咬牙,也扭头不再看他。

    “对了,你住在哪里?我派人送你过去。”正在翻报纸的男人忽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辛微呆了呆,嘴唇翕动了一下,强忍着才没有流下眼泪来。

    原来他根本就没打算留自己住在陆宅。

    “不用你心,但是,我要先去看琬琬和阿斐。”她深吸一口气,说道。

    他抬眼看了看她,许久才微微颔首:“好。”

    想起两个孩子,辛微的心里才觉得舒服了一些,这几天来,她一直做小伏低,不管多少次给自己打气,还是会觉得憋屈。

    她有些懊恼的想,自己大概是被这个男人给惯坏了,要是在三年前,她的态度只要稍微软化一些,这个男人都会立刻得寸进尺的要求更多。如今自己这么哄着他,他的态度却这么不咸不淡。

    小心眼的男人!她暗自腹诽。

    没过多久,车子就停了下来,辛微从车窗外看到这幢久违的宅子,一下子就想起自己第一次来到这个时候。

    彼时,自己满心忐忑和防备,而这幢宅子里的女主人是辛琦。

    也是在这里,她和陆宸远朝夕相处,逐渐沦陷。

    想到这里,她忽然有些恍惚。

    如今住在这里的,是她的两个宝贝。想到马上就能看到琬琬和阿斐,辛微恨不得立刻飞奔进去!可是这个时候,自己只是以客人的份而来,哪怕有再多的思念也不得不克制着,亦步亦趋的跟着陆宸远走上了台阶。

    一个穿着笔面容严肃的中年男人在门口迎接他们:“陆先生,欢迎回家。”

    辛微愣了愣,不由的看了陆宸远一眼。

    “这是管家高先生。”他简短的介绍了一句。

    辛微遂冲这个男人一笑:“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挑剔,只是目光在落到辛微的眼睛上的时候顿了一下,随即神色又软化许多,微笑着对她颔首。

    但是陆宸远并未打算介绍她的意思,辛微也不在意,目光急切的看向大门内。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高先生微微一笑:“少爷和小姐马上就来。”

    他的话音刚落,穿着水红色小洋装的琬琬就像一颗炮弹似的冲了出来,看到辛微,眼睛一亮,大喊一声:“妈妈!”

    这个称呼让高先生更加确定了辛微的份,神色就带了几分意味深长起来。

    辛微把琬琬抱了个满怀,泪水不受控制的冲了出来。

    “琬琬……”她只顾着紧紧的抱着怀里的琬琬,心立刻软成了一滩水。

    “妈妈,你真的来了!”琬琬在她的怀里蹭啊蹭,眼圈渐渐红了,“爸爸没有骗琬琬,妈妈再不来,琬琬就要去找妈妈了。”

    辛微摸着女儿白嫩嫩的脸蛋,觉得女儿明显的瘦了不少,心疼不已:“琬琬,在这里住得习惯吗?有没有乖乖吃饭?”

    小丫头神色迟疑的点了点头,小声的说:“有。”

    辛微大惊,难道在这里还有人欺负她不成?她不满的看着陆宸远,如果早知道琬琬在这里得不到好的照顾,她怎么也不会让琬琬随他回来!

    陆宸远淡淡一笑:“琬琬,怎么,看到妈妈就不要爸爸了?”

    小丫头立刻笑着转而扑到陆宸远的怀里:“才没有!琬琬也想爸爸了!爸爸你看,琬琬有没有变苗条?”

    陆宸远别有深意的看了辛微一眼,才笑着看向琬琬:“苗条了不少,琬琬长大一定是个小美人!”

    “那当然啦!琬琬长的像妈妈!”小丫头一句话又讨好了辛微。

    辛微此刻已然明白,大约是这丫头自己开始知道克制了,所以瘦下来许多,但三岁的小孩子,再瘦也有限,哪怕不像从前那样圆滚滚,上的还是很结实的。看她脸色红润精神十足的模样,辛微这才放下心。

    这个时候,陆斐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漂亮的眼睛看起来安静又美好。

    他和陆宸远问了好,目光就落到了辛微上,带着几分期待和迟疑。

    辛微心里一酸,也不管陆宸远会不会生气,体已经不由自主的向前,紧紧的抱住他。

    “阿斐……”

    她紧紧的抱着他软软的体,刚一出声就已经哽咽了。

    阿斐这么聪明的孩子,肯定已经猜到了什么吧?何况他的眼睛完全遗传自她。可是他依然用这样的眼神望着她,从来没有难过和不满,更没有怨恨。

    她的心一时揪成了一团,强忍着抽泣。

    阿斐忽然伸出小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然后,小小声的,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轻说:“妈妈……”

    那么轻的声音,话音一落就消散在空气里,但听在辛微的耳朵里,却不啻是世界上最动听最美妙的两个字。

    “阿斐,阿斐,对不起……”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这么哽咽着,一遍遍的喊着他的名字。

    “妈妈,不要难过了。”他继续小小声的说,“阿斐都知道了。”

    辛微泣不成声,又是安慰又是难过。

    她的阿斐是如此纯善如此体贴的孩子,没有质问,没有不满,更没有难过。只是单纯的因为知道了这一切而心满意足。

    一只的小手抚上了辛微的后背,琬琬叹气:“妈妈,你怎么还是这么多愁善感呢?难道你要做林黛玉不成?”

    听到这熟悉的腔调,辛微破涕为笑,腾出一只手来把琬琬也揽到怀里,亲昵的蹭了蹭她的小脸:“你这个小丫头!你知道林黛玉是谁!”

    陆宸远站在一旁,安静的看着母子三人亲密的场景,脸上依然没有什么绪,但眼底深沉如大海般的墨色还是显露了他的动容。

    高先生适时的开口:“先生,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陆宸远点了点头,琬琬听到晚餐两个字,率先抬头:“哎呀,妈妈,我们去吃饭吧!吃完饭妈妈给琬琬做甜点好不好?”

    辛微下意识的看了陆宸远一眼,他只是清清淡淡的望着她,但至少没有反对。她笑着点头,捏了捏两个孩子的脸:“好,吃过晚饭,妈妈给你们做。”

    胃口早已被辛微养叼了琬琬欢呼一声,让高先生的脸色变得有些微妙。

    就算陆宸远不肯认可她的份,但当着两个孩子的面,他始终不曾表示任何反对。

    辛微不由的得意,再怎么着,两个孩子也是自己的帮手!这个念头刚起,她猛然想起古代女人的“母凭子贵”来,忽然觉得好笑不已。

    顾忌着两个孩子的心,晚饭十分的和谐甚至可以称得上温馨。辛微惊奇的发现,琬琬这小丫头的吃相竟然变得好看了很多。

    看到高先生始终随侍一旁,以及陆宸远和阿斐两人优雅的礼仪作为榜样,辛微有些了然。

    难怪小丫头绝对开始减肥了呢!天天和榜样一起,也难怪不被同化,陆宸远也就罢了,早她几十分钟的小哥哥在旁边,也吃的那么斯文有礼,小丫头多半不好意思了。

    不过,就算有所收敛,也不代表她会老老实实的吃饭。看到盘子里有自己最讨厌吃的韭菜,她就苦着脸,悄悄把韭菜送到辛微的盘子里,同时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辛微想起这大半个月来这小丫头估计都要被着吃不喜欢吃的菜,就想纵然她一次,因此默认了她这种行为,没想到阿斐忽然脆生生道:“琬琬,就算不喜欢吃的菜,为了体健康,早早长高,也要全部吃下去哦!”

    琬琬眨巴着眼睛看着阿斐,声音软:“哥哥……”

    “必须要吃下去哦!”陆斐一脸严肃的说,还不忘看看陆宸远,“如果你挑食,就不能长的像爸爸那么高了!”

    小丫头苦着脸:“我不要长爸爸那么高,长妈妈那么高就可以了。”

    陆斐愣了愣,但很快恢复了刚才的神:“如果不好好吃饭,就不能长的像妈妈那么漂亮了。”

    这句话戳中了小丫头的软肋,她嘟着嘴巴想了想,还是乖乖的把盘子里的韭菜吃完了。

    辛微不由的微笑起来,一抬头,看到对面陆宸远也勾起唇角,笑容宠溺,不由的愣了。

    陆宸远这时也抬头,正好对上她的,两人谁都没有挪开目光,有暧昧的气氛暗暗涌动,辛微恍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属于这个男人的独特味道,脸不由自主的就红了,最终还是她首先败下阵来,仓皇的收回目光,心底懊恼自己的不争气。

    琬琬忽然咯咯的笑起来,凑到阿斐边,和他偷偷咬耳朵,然后两个小不点同时抬头看着她。

    辛微脸色更红,窘迫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陆宸远轻笑一声,放下了刀叉:“你们吃饱了?”

    “嗯!”两个小人儿齐齐的点头。

    “那我们就等着妈妈的甜点了。”

    “好!”两个小人大声说。

    去厨房做点心总比两个小不点盯着看要好,辛微佯怒的瞪了两个小不点一眼,但还是从善如流的去了厨房,高先生立刻跟着她过去,还有两个女佣在她边,似乎随时等候着她的吩咐。

    但是对这个厨房,辛微已然十分熟悉了,她动作利落的取出材料,所有东西的拜访位置一清二楚,高先生愣了一下,随即了然。不动声色的开始打听:“夫人对这里似乎很熟悉。”

    辛微笑了笑:“叫我辛微就好。”她现在恐怕还没那个资格承他一句夫人。

    “辛微小姐。”高先生是个聪明人,十分的上道。

    “我从前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辛微苦笑着解释。

    高先生颔首:“少爷和小姐都十分想念您。”

    “琬琬的脾气有些古怪,让您费心了。”

    想起小丫头的古灵精怪,高先生的眼角不由自主跳了一下,但是他礼貌的保持了微笑,十分有涵养的说:“这是我分内的事,小小姐非常可。”

    琬琬是什么德,辛微比谁都清楚,她笑了笑不再说话,专注于手上的食材。很快,一份气腾腾的脆杏仁糯米糍就被她端上了桌。

    她的手艺一向很好,何况为了哄琬琬,前两年可是在厨艺上狠下了一番功夫。做出来的点心精致程度可不输大酒店的大厨。

    这份点心一上桌,琬琬立刻就两眼放光,阿斐也差点矜持不起来了,两个小人儿很快就把一盘点心消灭了大半。

    陆宸远双眸微眯,淡淡的开口:“小心吃多了不消化,爸爸跟你们说过,做什么事都要适可而止。”

    阿斐恋恋不舍的放下叉子,琬琬讪讪一笑,把剩下不多的两块点心推到陆宸远面前:“爸爸,您吃,您吃!”

    虽然他的心里的确很想尝一尝味道,但当着两个孩子的面,他并不曾对桌上的点心表现出丝毫的兴趣来,而是抿了一口柠檬水,微笑道:“爸爸不吃,你们该做功课了。”

    两个孩子齐齐的说了一声好,手拉手上楼去了,琬琬似乎还想和辛微腻歪腻歪,但是阿斐却非常有眼色的拉着她离开,很快小丫头也明白了过来,捂嘴偷笑。

    辛微的脸再一次红了。

    她犹豫了一会儿,见陆宸远漆黑深邃的目光落到她的上,期期艾艾的说:“我知道你不喜欢吃甜食,这个糯米糍甜腻了一些。”

    他挑眉,眼里带了几分笑意:“所以?”

    她很快端了一份新出炉的点心:“这是焦香藕饼。”说完,她有些绞着手指,站在一旁,忐忑又局促不安。

    陆宸远怔怔的说:“你特意为我做的?”

    “嗯,份量不多,但是没人会跟你抢。”她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也不能多吃。”

    他看着她,眼里有些绪让辛微觉得甜蜜又恐慌,等待了许久,陆宸远终于夹起一块,动作优雅,却又不带停顿的把盘子里的三块藕饼都吃完了。

    辛微轻舒一口气,还是不由自主的问道:“好吃吗?”

    他忽然笑了,柔声道:“过来。”

    辛微一怔,才发现餐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只剩他们两个人了。高先生的知趣体贴真是不用说。

    她恍然觉得又回到了当年,那时候她住进陆宅不久,面对着这个男人,也常常是忐忑而不安的,生怕自己做的东西他不喜欢。

    仿佛受到了蛊惑一般,她不由自主的走向了他,陆宸远紧紧的抱着她,呼吸很重。

    她眼睛一,低低的开口:“只要你愿意,我想……一辈子给你做饭……”

    他低低的笑了:“除了做饭呢?”

    辛微脸色微红,小声的说:“你想怎样就怎样,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这样的话,对辛微来说就和挑*逗无疑了。陆宸远体僵硬了一下,将她抱的更紧,沉重的呼吸喷在她的脸颊和脖颈处,带来一阵阵酥痒。

    见男人还不说话,她想了想,豁出去一般的说:“我……我今晚留在这里好不好……”

    这个暗示够明显了吧?

    陆宸远忽然含住了她的耳垂,一番吸后,却低哑着开口:“不好……”

    辛微浑虚软,正羞涩又期待的等着他的进一步动作,结果却得来这么一句话。

    她不由的懊恼:“为什么?”她都要主动献了,他还不满意?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他咬了她的脸颊一口,“你不就是想留在这里照顾两个孩子么?”

    辛微气结,她算是知道男人小心眼起来有多让人哭笑不得了!他居然还在计较这件事!

    “就算不为了两个孩子,我也是愿意的!”要她怎么剖白他才肯松口?

    陆宸远放开了她,明明漆黑的眼底已经被*晕染,口中的话依然云淡风轻。

    “暂时还不行。”

    “那,就这一个晚上也不行?我不是为了孩子,我只是……想你了……”见男人瞳孔变深,她眨了眨眼睛,无辜的加了一句,“大不了,大不了我明天一早就走好了……”

    陆宸远果然有些难以招架,眼底漆黑深沉的可怕。

    被他的目光看着,好像自己已经被他脱去了衣服,赤*的站在他的面前。

    她脸色涨红,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凑上去吻住了他的嘴唇。

    男人颤了一下,不曾避开也不曾主动。

    辛微气苦,只能笨拙的他的嘴角,轻轻咬着他的唇瓣,想起男人每次吻她的时候那种火霸道,她心里一,伸出舌头想试着撬开他的唇,可惜试了几次都失败了。

    居然还没反应?

    辛微干脆抱住他的脖子,就着这个姿势攀着他,笨拙的用自己的唇挤压着他的,可惜她的功力太差,陆宸远依然不曾主动做什么,只是看着她的目光越发深沉莫测。

    她哭无泪,在她的设想中,男人这个时候早就应该化为狼……哎呀呀,不能再想了!

    她的勇气已经差不多用完了,接下来该怎么办?难道要半途而废吗?

    陆宸远终于笑出声,抬起食指压在她粉嫩的唇上。

    “技术还是不行啊,看来我调教的还不够,嗯?”

    辛微脸色更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给你半个小时和琬琬阿斐说会话,然而我就派人送你去酒店。”他的声音低哑,分明在极力压抑着*望。

    辛微懊恼的咬着嘴唇,都快哭出来了:“那到底什么时候才行?”

    他意味不明的笑:“放心,总有一天我会狠狠地满足你的。”

    辛微一愣,恍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求不满一样,脸上更

    可是,如果要表达自己的诚意,当然要在这个男人的边才有机会!她说什么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既然色*失败了,那就……

    她下定了决心,一扬下巴说:“高先生是有雇佣女佣的权力的,是不是?”

    作为一个管家,这是最基本的权力,陆宸远可没有时间去考虑该雇佣哪个佣人。

    他点了点头,很好奇这个女人想做什么。

    得到肯定答案,辛微飞快的走出了餐厅,在门外看到了门神一样的高先生。

    “高先生,请问您缺手下吗?”她脆生生的问道。

    高先生愣了一下,目光投向跟着走出来的陆宸远,见陆宸远含着笑意,就点了点头:“是的,琬琬小姐还缺一个贴服侍的女佣。”

    辛微露出笑容:“那,高先生觉得我可以吗?琬琬的习惯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了。”

    高先生有些迟疑,在陆宅待了三年,他对男主人多少有些了解,辛微不但是少爷和小姐的母亲,对男主人显然也有不一般的意义,不出意外就是以后陆宅的女主人,他未来需要打交道最多人,现在,居然来陆宅应聘女佣?

    辛微见他不说话,知道他是顾忌陆宸远,于是回头,狠狠的瞪着笑的十分开怀的男人:“高先生如果做了决定,你会不会反对?”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错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