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4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叶阙 书名:豪门错爱
    </span>

    辛琦未必想要这么一只方鼎,不过是为了赌一口气罢了。

    刚才那只碎玉盏,陆宸远就驳了她的面子,虽然众人看来不是这样,但辛琦清楚是怎么回事,心里自然极为难受。

    三年来,她一直有这样一个认知,那就是只要她的要求不算过分,陆宸远都会满足她,更遑论要不要拍下一只碎玉盏这样的小事?在辛琦看来,这是陆宸远给她的一个警告。

    因此她采取这样的方式,着陆宸远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她这个正派陆太太足够的面子,她很清楚,不管陆宸远心里怎么想她,在这种场合,她的面子就是陆宸远的面子,她笃定陆宸远会站在她这一边。

    众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陆宸远上。

    陆宸远下颌微抬,看向主持人,面色带着一丝疑惑:“这是拍卖会,是不是?”

    主持人一愣,很快笑道:“当然。”

    “那自然是价高者得。”他微微一笑,“如果我帮着我太太,岂不是有欺负秦小姐的嫌疑?让二位继续竞价便是。”

    秦时月泪流满面,难道这样就不是欺负了吗?如果辛琦下定决心要这个方鼎,她就算把全部家当都赔上去也干不过她!辛琦不管最后竞价多少,付钱的不都是陆宸远吗?有陆宸远做后盾,辛琦还不是漫天提价?

    想起秦海给她定的底线,她咬牙想,大不了就让辛琦得到这个方鼎好了,大不了事后再找陆宸远解释清楚,把钱赔给他们。有陆斯明帮忙游说,陆宸远应该不会得理不饶人的。

    辛琦得到陆宸远的这句话,心中大定,笑吟吟的报价:“那就六百万吧。”

    秦时月继续咬牙:“六百五十万。”

    辛琦气定神闲:“七百万。”

    对于这一场竞价,她已经胜券在握了。

    就在这时,陆宸远忽然低低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既然你这么喜欢这只鼎,那么就从你的个人账户上面划钱吧。”

    辛琦体一僵,不敢置信的看向边的男人,却见陆宸远双手搭在前,微笑着看着台上,好像刚才说话的人根本不是他一般!

    “七百五十万一次,陆太太,您还要继续吗?”主持人直接点了辛琦。

    辛琦这才回神,勉强一笑:“罢了,就让给秦小姐吧。她既然如此诚心,我就不抢她的心头好了。”

    主持人不动声色的松了一口气,秦海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腿软的差点站不住。

    秦时月喜形于色,终于在主持人的一锤定音下,这只方鼎以七百五十万的价格被她拍下来。

    危机解除,辛微也松了一口气。

    只是她实在很好奇,陆宸远到底对辛琦说了什么,才让辛琦脸色大变。

    这只方鼎是最后一件拍卖品,它的归属敲定之后,这一次饕餮拍卖场的陵江之行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圆满完成了。

    秦海亲自来感谢辛微:“辛小姐,今天要不是你,我的麻烦就打了。”

    辛微很不好意思:“我也没做什么,你不是一样要赔钱。”

    “因为没有造成严重后果,老板就不让我赔了,只是没收今年的奖金以示惩戒!”秦海一脸笑意。

    辛微很惊讶:“你的老板真体贴!不过也是,这的确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毕竟不是你鉴定的。”说完,辛微觉得自己似乎有贬低这行的专家的意思,就不好意思再说了。

    秦海不但没觉得她冒犯,反而深以为然:“确实,如果存疑的话就直说好了,我们也不是非要拍卖这一件不可!他们被人捧的太高,目中无人,还自以为是!”接着又要了辛微的联系方式,直言以后一定找她,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辛微也把他的名片收好,和吴教授一起出了宴会厅,有专车送吴教授,辛微把他送上车,正准备拦一辆出租车回去,陆斯明从后喊住了她。

    “微微,我送你回去吧。”

    辛微回头,看到淡然微笑着的陆斯明和笑吟吟的秦时月,只是秦时月虽然在笑,却怎么都有种杀气腾腾的感觉。

    辛微哪里敢做电灯泡?忙笑道:“不必了,陆大哥您和秦姐先回去吧,有朋友会来接我,他马上就到了。”

    陆斯明就没有勉强,微一颔首就转离开了,秦时月在这个时候回头对她挤了挤眼睛,一副“你很有眼力老娘感谢你”的模样。

    辛微往路口走去,希望能拦到一辆出租车,现在是晚上十点多,出租车还真不好拦,何况离宴会厅越远,光线就越暗。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走到她边,恭敬道:“辛微小姐?我们太太请您过去。”

    辛微一惊:“你们太太?谁?”

    “陆太太,也就是小姐您的姐姐。”男人手一指,“您请这边。”

    是辛琦?

    辛微心里十万个不愿意,她不想见到辛琦,更不想见和陆宸远在一起的辛琦,还不知道她会怎么羞辱她。

    可是她似乎没有拒绝的余地,何况眼下的她一听到辛琦的名字就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心虚来,早已没有之前的那种底气。

    她苦笑,慢慢的走了过去。

    但是让她意外的是,她并没有在车子里看到辛琦的影子,反而在后座看到了以手扶额的陆宸远,他靠在靠背上,手肘搭在车窗上,看起来似乎很劳累。

    辛微立刻手足无措起来,不知道该转就走,还是先问候一句。

    “姐夫,姐姐呢?”到底是不是辛琦喊她来的?

    陆宸远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抬头看着她,眉目漆黑:“我让司机先送她回去了,是我喊你来的。”

    辛微张了张嘴,呆呆的看着她。

    那个黑衣男人忽然把一个锦盒送到辛微手上。

    陆宸远淡淡的说:“这是我今晚得的那只水晶碎玉盏,麻烦你帮我把缺口补上。”

    辛微心中一阵激,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以为陆宸远拍下这只碎玉盏是因为她。

    她扣紧手里的锦盒,低声道:“好的,我会把它补好。”

    “辛苦了,我派人送你回去。”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让辛微无法拒绝。

    何况,她肯定是坐另外一辆车的,因此她也没有拒绝。

    还是那个黑衣男人,带着她来到后面一辆车上,他自己则坐到了驾驶座上。

    “辛微小姐,您饿了吧?要不要吃些点心?”男人拿出一盒蛋挞和一支巧克力给她。

    辛微苦笑。

    不用说也是陆宸远吩咐的,因为她最喜欢的甜点就是蛋挞和巧克力。

    她道了谢,忍不住把它们接过来,拆开包装,蛋挞应该刚出炉不就,还冒着香气。

    熟悉的味道立刻勾起了她的馋虫,她拈起一块,咬了一口,刚刚咀嚼了没几口,蛋挞的甜腻就让她有些受不了了,一股恶心的感觉直接从胃里面涌出来,她立刻捂住嘴巴才没吐出来!

    她体后仰,等着那股恶心感过去,好久才缓过劲来,蛋挞却再也不敢吃了,忙合起来。

    “辛微小姐不舒服吗?”

    辛微勉强一笑:“没事的,我有点晕车。”

    她的确有点晕车,但一般是因为车子开得不够稳,现在坐着的这辆车能极好,司机的开车技术也非常好,完全没有晕车的感觉,那种恶心感……似乎是因为蛋挞的那种甜腻。

    她又拈起一块巧克力,一闻到那种甜腻的味道,胃里面就开始翻滚了。

    难道她从此要忌甜食了吗?真是古怪!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她家的楼下,辛微谢了司机师傅,下了车,果然只有这一辆车是开往这里的,陆宸远早已从另一条路回去了。

    她抱着锦盒回到家。

    辛末对她手里的东西很感兴趣,辛微只说是纪念品,他就没有多问了,只是当辛微洗完澡出来后,小末忽然随口问了她一句:“姐,你上次来例假不难受吗?我给你准备的生姜红糖水一包都没动。”

    辛微呆了呆,她这个月的例假似乎已经推迟了半个月了!

    联想起刚才在车子上那股莫名的对甜腻的恶心感,她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不,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她再也坐不下去了,迅速换衣服准备下楼。

    “姐,你怎么了?”小末奇怪的问道。

    “我出去买点东西,马上回来。”她飞快的奔下楼,冲进超市买了验孕纸,付钱的时候手都在颤抖。

    千万不要,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样。如果是真的,那未免太残忍了一些!

    </div>

    <span>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错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