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1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叶阙 书名:豪门错爱
    “等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陆斯明忽然开口,辛微展开的动作一顿。

    “陆大哥,怎么了?”

    陆斯明把目光投向秦姐:“画上是什么内容?”

    秦姐咯咯笑起来:“我以为你知道呢!王一千方百计要得到这幅画,目的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辛微,把画卷给我,你可以出去了。”陆斯明略一沉吟就明白了过来,脸色微变。

    “*宫图又怎么了?者见,人家小姑娘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秦姐清脆的笑声响彻房间,辛微耳根微烫,手中的画卷也变成了烫手山芋。

    可是看到秦姐揶揄的眼神,辛微心神一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就是一幅*宫图,自己连*宫陶俑都见过了,这有什么好怕的?

    想到这里,她面色如常的把画卷展开到底。画上是两个交缠的男女,十分大胆赤*,但实话说,其香艳程度远不及那尊陶俑,大概是因为太*露了,反而失去了美感和神秘感,而且画风并不算精致,辛微只是觉得有些恶心。

    她仔细的看了看画的落款,再次缓慢的抚摸纸卷。

    秦姐见她一脸镇定认真,有些惊讶也有些好奇:“怎么样,是不是真的?”

    辛微放下画卷,微微一笑:“仿造的。”

    秦姐立刻脸色大变:“怎么可能?我们花了两个多月时间,步步为营,这怎么可能是仿造的?这个该死的王一,竟然还给我留了这一手!”

    陆斯明的目光简单的在画上一扫,挑眉看向辛微:“你的理由?”

    他学的是艺术,对国画自然也很有研究,不是轻易能被蒙骗的。

    辛微看向秦姐,微微一笑:“这幅画虽然是仿造的,但肯定不是王一派人干的,因为这幅画出此清朝人之手。”

    秦姐略一思索就明白了:“你是说,王一被坑了?”

    “多半是的。”辛微略一沉吟,“*宫图和别的画作不一样,虽然古往今来收藏者很多,但都是私底下流传,画作者也极少会透露自己的真实份,甚至有的时候为了隐瞒自己的份,还会故意更改一些习惯,因此仿造起来就极容易。这幅图的作者故意写成宋代纪年,不过是想卖个好价钱。简单说来,这是清朝的文物造假者的作品,放在今天,依然可以看成是古董。”

    陆斯明探究的看着辛微:“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除了专业知识,她依靠的主要是直觉,但是这个理由如何说得通?略一思索,她就指着一处说:“这种朱砂,是清朝才有的东西。”

    她的语气如此肯定,陆斯明不再发问,只是笑容有些冷:“王一这个老家伙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不用他说,辛微也知道王一淘来这幅画的目的——陆宸远那里的陶俑他得不到,只好自己找一个能拿得出手的文物送给京城的那个不知名的大人物,可惜这幅画卷价值有限,估计多半入不了那位大人物的眼睛。

    秦姐眼珠一转:“现在要怎么办?斯明,既然这幅画是我冒险得来的,不如让我收着吧。”

    陆斯明摇了摇头:“时月,我希望你能把这幅画送回去。”

    秦姐怔了怔,辛微却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

    王一并不知道这幅画的真实价值,但京里的那位大人物多年来衷于收集这些,极有可能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那时王一就是马拍在马腿上了,陆家在这时送上陶俑,对方根本无法拒绝。

    想到这里,辛微忽然觉得有些沉重,陆家人果然是陆家人,哪怕是一向只谈风月的陆斯明也有这样的心计和眼光。

    私底下,他和陆宸远应该早有共识,毕竟他们都是为了陆家的未来。

    秦姐虽然不明白陆斯明这么做的目的,但她聪明的选择了忽略这个问题,而是靠着陆斯明撒:“要我答应你也可以,只要你今晚陪我。”

    陆斯明脸色微变,飞快的看了辛微一眼,正好看到她默默的扭头,心里莫名的一沉。

    “今晚不行。”他想也不想的拒绝,“我今天没有心。”

    辛微却并不想听他们商量什么时候一起过夜,尴尬的捋了一下头发:“陆大哥,我先回去了。”说完,不等两人开口就飞快的走出了房间。

    “辛微,你一个人……”

    陆斯明话未说完,秦姐已经咯咯笑着打断了她的话:“人家小姑娘难为了,没看到她都脸红了吗?放心,我会让人把她送上出租车,一根头发丝儿也不少你的。”

    辛微此时早已走出了酒池林。

    陆斯明目光一暗,推开了坐在自己大腿上的秦时月:“别闹。”

    “好,我不闹。”秦时月从来不会违逆他的意思,“我乐意为你做这些事,你可千万别认为你是在给我卖。”仿佛觉得自己的话特别好笑,秦时月咯咯的笑的更加欢快了。

    陆斯明把目光投向摊在桌上的画卷上,抿紧唇,脸色晦暗不明。

    &&&&&&&&&&

    辛微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

    沈芊涵和陆思畅玩的正疯,她只是报了平安,没有打断她和陆思畅。

    陆思畅警告她离陆家人远一点,可是现在兴许陆思畅也没她清楚陆家和王一之间的斗争有多厉害。

    她不由的苦笑,陆宸远还真的什么都没瞒着她,似乎打定主意要让她参与到他的生活当中。

    这样想着,她一抬头,竟然一眼就看到接道的对面停了一辆车子,车和颜色都是那么的熟悉,她的呼吸一窒。

    不会那么巧吧?

    她尚且在震惊中,那辆车子忽然发动了,掉头,径直开到她的边,然后缓缓停下。

    车窗里露出陆宸远安静的侧脸,他微抬下颌,漆黑的眼底似乎蕴含着浅浅的笑意。

    “秦汉唐好玩吗?”

    辛微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他知道她今晚在哪,还正好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一直都在等她?这个想法让她的脑海一片混沌。

    “很奢侈……”她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样说。

    “上车。”他干脆利落的吩咐,语气和神态十分认真,她晕晕乎乎的想着,等到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坐到了他的边。

    不是说要保持距离的吗?现在又算是怎么回事?她很想理直气壮的质问他,可男人此举没有丝毫暧昧的色彩,好像只是单纯的偶遇然后顺便载她一程。虽然有所怀疑,可是“你是不是特意等我”这样的话,她无论如何也问不出来。

    不问,还可以假装这是一场偶遇,假如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她又该怎么办?这么一想,她忽然发现这个男人还真是狡诈!

    “秦汉唐复古程度很高,你应该很喜欢这样的地方。如果以后还想去,我可以帮你办一张会员卡。”他发动了车子,目视前方,声音低沉和缓。

    辛微不自觉的认真回答他的话:“不用了,那里虽然做的很精致到位,但太奢华了,让人不舒服。”

    他低笑一声:“那你为什么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样?难道不是舍不得?”

    辛微一愣,这才明白他是在她的话呢!

    不过这件事完全没有瞒着他的必要,因此她很老实的一五一十的说了。

    陆宸远忽然停下车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目光很危险。

    “*宫图?你当着他的面看了?”

    辛微心中一凛,几乎是下意识的解释:“我主要看颜料和画纸的材质,还有落款,陆大哥甚至只扫了一眼,况且还有第三个人在呢!”

    说完,她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

    “我怎么了?”他眯起眼睛,唇角微翘,心似乎十分之好。

    借着让她看陶俑的机会勾*引她!可是这话她能说得出口吗?辛微只好红着脸扭头,拒绝再和他说话。

    “这就是你魂不守舍的原因?”陆宸远忽然恢复了清冷的模样,把话题转到正途。

    辛微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被气死!他是故意的吧?她说正经的时候他把话题带向暧昧的方向,她害羞一下他又开始说正题,好像满脑子旖旎心思的人是她!

    她虽然气愤,却不得不继续刚才的话题,把对陆斯明的感慨说给他听。

    男人忽然抿紧唇,脸色沉了下来。

    “陆斯明不过偶尔为之,你就觉得失望,那么我呢?”他看着她,眸色漆黑深不见底,“在你心中,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错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