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她也是帮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枂 书名:总裁深度爱
    “他跟萧绝一样失忆了,在你救走萧绝的同时,他也可能是被那边的人救走了,我们这边的若是‘萧弃’,那他自然就成了‘萧绝’。”

    说到这里,亦依仍是忍不住的心疼。她甚至都能想象得到,萧弃在遗忘了自己的同时,又回到了之前那种封闭自我的状态。

    刑老诧异的一股跌坐下来,万万没想到,萧弃还活着!还错阳差的成了萧绝?!

    随即,他拍了下大脚,不无懊恼道,“这都怪我!”

    亦依没好气的说,“那还用说?”

    刑老抬起头,被个小姑娘指责,却又反驳不出一句来,脸色有些微微胀红,“你见过那小子了?”

    “今天有见过,他……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份。”

    萧弃很难代入自我角色,这就会让他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消化他新的份。令亦依庆幸的是,无论怎样变化,他对她的感觉,却是一点都没变。还是只会听她的,按照她说的去做……

    这就是她的萧弃。

    想到这个,她就会心跳加快,脸颊也在发烫。

    刑老一脸古怪的盯着她,这丫头说着说着话,脸红什么啊?

    注意到刑老的目光,亦依不自在的轻咳几声,“刑老,这两人是你颠倒的,你得负责把他们摆正过来。”

    看她一副摆明了就是来讹自己的架式,刑老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落跑。

    “呃,最近洪门事务烦忙,我得赶紧回去处理才行!”他就要起去继续收拾东西,亦依几步过去,双手拍在桌上,凤眸眯紧,“刑老,这样就想走了?你就不怕底下的兄弟们会说闲话吗?”

    刑老一听,脸上颜色加深,立即膛来,很是豪气道,“我行得正端得正,怕他们说什么啊?”

    “是吗?”

    瞥了亦依一眼,他烦躁的一摆手,“说吧说吧,你到底想我怎么做?”

    亦依眸光一凛,一字一句道,“从教堂被毁的那一天开始,萧绝就已经死了!剩下的,只有一个萧弃!”

    刑老怔了怔,拢紧了眉头,“你……你要保护他?”

    他以为,她会先要求将这两人各归各位,把属于萧弃的都还给他,没想到,她最先考虑到的,却是萧绝。

    “如果,换回这两人的代价是萧绝的命,那我宁愿不换。”她敛下的眸,蕴着温和舒缓的光泽,“我想,萧弃也会同意的。”

    萧弃是个很简单的人,他的感,他的执着,一念便是百转轮回。

    前一世,这一生,不论失忆与否,他对她的感从未变过,有了她,自成世界,他要的,其实再单纯不过。

    就算他失去了萧弃这个份,她也还是会陪在他边,这一次,是生生世世。

    刑老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缓缓的,他点头,“我明白了。”

    不止是亦依,就连刑老也不愿萧绝再次受到伤害,不管怎么说,他落到今天的结局,全部都是他亲手造成的,说不愧疚,那是假的。

    “你想让他们怎么样换回份?”刑老有些担心道,“萧绝那小子,手底下有些人的,势力不容小觑,是萧弃顶替他的话,也一并会接收他的势力。我怕到最后,他们也是个敌对的立场。”刑老看了看亦依,略有几分沉重道,“虞俏说,他们的失忆症很难恢复,如果萧绝还当自己是萧弃的话,他对你恐怕会……”

    刑老下面的话没有说,亦依却是明白得很,她冷静道,“萧弃的话,我会安抚住他的,保证不会跟自己人为敌。至于萧绝……我还需要虞俏。”

    刑老眉头一扬,“要那丫头干嘛?”

    “我代替不了萧弃做任何决定,所以,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一切先回到原点。”亦依顿了下,才缓缓说,“我记得,虞俏那里还有从海岛上带回来的南极草。”

    刑老一震,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是想要……”

    亦依无奈的点头,“比起让他再次接受自己会被抛弃的事实,不如……从一开始就把错误纠正过来。”

    獬豸堂不会接受除萧弃以外的人,她更不想看到他被自家兄弟当成仇人。而萧绝,拥有了一个并不属于他的一切,彻头彻尾的成了萧弃的替,他真的如愿吗?

    亦依能想到的将伤害减到最低的方法,就是让他们重回命运交错的那一刻。

    刑老沉默了半晌,眉头紧紧的皱着,最后,长叹一声,“罢了,算我欠那小子的吧!”说完,挥了下手,“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就直说好了。哦对了,萧弃那边……”

    知道他要说什么,亦依点头,“我会负责的。”

    刑老转过,幽幽的说,“我始终都忘不了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想,如果当时,他们兄弟俩对调了,他还会是今天这样吗?”他自嘲的一笑,“我替洪门挖掘出这么多优秀的苗子,找到这兄弟俩,自以为握了张王牌,其实,我这是毁了他们啊!”

    亦依听着不忍,想要安慰刑老几句,却发现任何言语都失了效用。他们的人生,他们的错位,岂是轻描淡写的三言两语,就能解释得清呢?若都归罪到命运,那她也是帮凶,从一开始,她就忽视了这个叫萧绝的男子……

    走出来,虞俏正等在外头,侧头看她,“说什么呢,这么久?”

    亦依走过去,神略有几分凝重,“虞俏,你手里是不是还有南极草?”

    虞俏眨巴下眼睛,点头,“那可是好东西,再生能力能么强悍,怎么可能会丢?你想干嘛?”

    亦依抿了抿唇,“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二楼,虞俏的休息间内,听罢亦依的话,她也不淡定了,“靠,这种错误怎么可能有?!”她在屋子里乱转几圈,又烦躁的扯扯长发,“该死,我怎么会没发现呢?啊——我为什么就没想到呢?刑老那么护着他,总是不让我靠近!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的啊!啊啊啊啊……我这个白痴!”

    说完,她毫不怜惜,抬手就给了自己一拳。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深度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