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她看得不是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枂 书名:总裁深度爱
    看她那笑得明媚的俏颜,萧弃不自的也勾起了唇,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能干。”

    亦依虚荣心满足了,豪万仗的说,“我再买进十万,保证能再赚他个两百万。”

    看她那么劲头十足,萧弃一笑,单手将她揽进怀中,亦依还沉浸当富婆的喜悦中,回过头就说,“萧弃,如果我成富婆了,你就别干组织了,回头,我包养你好了!”

    看她说得那么认真,萧弃果然想了想,很爽快的点头,“给你包。”

    “呵呵,乖~”亦依无了把他倒到极致的脸,两人脸得很近,近到能够从对方的眸光中,清楚看到自己的影子。就在这一瞬,亦依突然僵住了。

    眼前萧弃柔和的眸,顷刻就变成了一双邪气人的眸子,凝着她,深深的凝着她……

    感觉到她的异样,萧弃眸光一眯。

    亦依倏尔又回神,那双邪眸,一下子又恢复至萧弃关切的眼。她忙说,“没事,在想这么多钱,我要怎么花才好~呵呵,呵呵,呵……”掩饰的转过头,避开了他的视线,心头乱得让她无从反应。

    自离开那座海岛,她选择遗忘,萧弃选择默视,谁都没有再谈及那个人。可为什么,她突然会将萧弃的眼睛,误看作是绝的?

    只要想起那个时而鸷,时而魅惑,时而忧伤的人,她就一阵阵烦躁。不愿去想,不愿触及,更不愿去面对曾经让她迷惘的问题……

    萧弃望着她,深深的望着她,缓缓的,低下眸子,眸光淡淡的,嘴角勾起了一丝清凛,“待会我要出去。”

    “嗯。”亦依紧盯着电脑,还在深刻研究的样子。

    再次凝视她一眼,他转过,离开了房间,眸光愈渐的冷漠。其中,一抹受伤,掩在其中。

    她刚才看的人……不是他。

    听到关门声,亦依握着鼠标的手僵了僵。随即,懊恼拍了拍脸颊,她这是怎么了?不是已经决定不再去想那个问题了吗?

    不想再继续纠结,亦依干脆换衣服,准备出去。

    恬姐不放心,让丁骞跟着她,亦依不反对,她不想再因为自己给大家添任何麻烦。现在,为萧弃的女人,她保护好自己,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

    亦依没有回家,而是让丁骞开车带她去了乡下,大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然后又指挥丁骞,七拐八绕的开进了一条乡土路,停在一户蓝漆铁门前。亦依跟丁骞打了声招呼,然后推门下来,上前敲门。这里是杜阿姨的家,她和小淳来过几次,对这里很熟悉。

    门打开,杜阿姨憔悴了许多,看到是亦依,有些不敢相信,接着,手忙脚乱的让进她,“亦依啊,你怎么来了呢,快进来快进来……”

    亦依走进去,杜向红的家就是普通的农家院落,房子很旧,已经很久不见修整。见杜阿姨一粗布,脸上也苍老了许多,亦依着实有些不忍,想也知道是因为杜明芊。她心疼的说,“杜阿姨,跟我回去吧。”

    杜阿姨一愣,慢慢低下头,“亦依,你别开玩笑了,明……明芊做出这种事,我还怎么有脸再回去呢?”她转过,悄然拭去眼角的泪。

    “杜阿姨~”亦依握住她的手,“我和小淳是你从小照顾到大的,我不管其它什么人什么事,我只知道,你就像我妈妈一样,我不能让你一个在这儿生活。”

    “亦依……”杜阿姨红了眼圈,嗫嚅着,却说不出一句话。

    “杜阿姨,跟我回去吧。”亦依轻轻偎在她怀里,就像在享受着妈妈的温暖一样,“你就是我们家庭的一员啊~”

    杜阿姨的眼泪一个劲的掉,轻拍着她的手背,“亦依,你不恨我们吗?”

    亦依摇头,“我不生杜阿姨的气。”至于说杜明芊,那则不在她宽恕的范围内了。

    见杜阿姨还在犹豫,亦依干脆做了主,进去替她收拾东西,然后拿出锁头,直接锁上了大门,拉着杜阿姨就上了车。

    “亦依,这……”杜阿姨大半辈子都在章家,自然也是有感,可是,她有些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根本就没有颜面再回去。

    亦依宽慰的一笑,“杜阿姨,别这个那个了,你就安安心心的跟我回去,以后啊,我和小淳都不会再放你走的!”

    根本就不给杜阿姨再反悔挣扎的机会,丁骞开着车,离开了这里。

    杜阿姨叹息着,握着亦依的手,直把心里想说的话,一股脑的倒了出,包括对她的歉意,和对章家的想念。亦依一直都耐心的听着,时不时的再安慰她几句,就这样,很快回到了章家。

    丁骞帮着把东西拿进去,杜阿姨看一眼自己曾经住过的房间,如今仍是整整齐齐的,泪水不住又流了下来。在得知元青梅的事后,更是唏嘘不已,无论她再怎么刻薄,却也不曾亏待过自己的。

    收拾好心,杜阿姨看一眼快要被灰尘淹没的家,直皱眉头,连歇都不歇,挽起袖子就开始收拾。亦依要帮忙,她说什么都不用,只准她乖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杜阿姨手脚麻利,没用多久,就把家收拾得焕然一新。

    中午的时候,说什么也要让她和丁骞留下来吃午饭,她做了满满一桌亦依吃的菜。亦依很久没有吃到杜阿姨做的饭菜了,胃口也开了,一连吃了两碗米饭。丁骞胃口一向好,在哪都不认生,都当自己家似的,连夸杜阿姨边往嘴里夹。杜阿姨笑眯眯的看着,不时的给两人夹菜。

    吃过午饭之后,亦依和丁骞才离开。

    杜阿姨也没闲着,又开始打扫阳台和卫生间,直到下午四点多钟,又出去买菜做晚饭。快六点钟,章怀卿才回家,刚用钥匙打开门时,就闻到了一股久违的饭菜香。

    他一怔,推门进去,听到厨房里一阵铲锅翻烧声,慢慢的走进去,看到杜阿姨时吃了一惊。杜阿姨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他,有些尴尬的低下头,“章市长。”尽管现在章怀卿已经是市委书记了,她还是习惯称呼他章市长。

    章怀卿清咳两声,“晚上吃什么啊?”

    杜阿姨忙说,“溜片,红烧带鱼,青椒土豆丝,海蛎豆腐汤,马上就可以吃了。”

    章怀卿一听,全是自己吃的菜,再闻到那股家常饭菜的香味,顿时感觉饥肠辘辘,“好,我去摆桌。”

    连一句询问,一句指责都没有,章怀卿待杜阿姨,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晚餐时,两人坐在桌前。抬头看一眼这间大房子,突然变得空当当的,章怀卿有感而发的说,“人老了,就要学会接受孤独。”

    元青梅不在了,儿子和女儿也有自己的生活要过,这个家显得愈发的冷清了。尤其是在他晚归推开门的那一刹那,迎接他的就是满室的孤寂,那种孤独感,让他瞬间苍老了十几岁似的。

    杜阿姨叹息着,慢慢拔动了碗里的米粒,说,“只要儿女都健康,哪怕不在边,也都应该高兴才对。至少,还能知道他们这在哪,在干些什么。”

    章怀卿默默的点了下头,也不想再触及她的伤心事,跟以前一样,两人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话家长,这时间过得倒也快了许多。

    ……

    第二天,亦依和萧弃一块去了萧氏,两人刚出现,就引起了不小的动。

    有了那些萧前老长辈们的保驾护航,无论萧敬席是留用还是开除,萧弃总经理的地位是完全不受干扰。就算之前萧敬席公开把萧弃踢出公司,甚至还大张旗鼓的把北冥寒留在边,但事实时,当萧弃再次回到公司,他的总经理地位,仍是牢固无人敢撼动。

    康修杰说,这就是魄力!

    两人出了电梯,康修杰,小宋,还有何韵就迎了上来,何歆笑吟吟的说,“萧少,你要是再不出现,我都要登报寻人了!”

    萧弃仅是扫她一眼,就大方的越过去。

    何歆无奈的一笑,不错,她可以确定这人就是萧少!回头,又迎上亦依,“你啊,这么久也不联系!真是该打~”说着,又用胳膊肘撞了撞她,“说,是不是跟萧弃躲起来造小人了?”

    小宋扑哧一声就笑出了声,“何经理,你这也太直接了吧!”

    何歆瞟他一眼,“你懂什么?男人的前半生是用女人绑住,后半生就是用孩子!”

    几人说笑着走进去,亦依一抬眼就看到了詹子芮,她就站在门口,干练依旧,脸上表柔和许多,不似之前那样对她有针对了。

    “萧总,章小姐,”她不卑不亢的向两人问好。

    萧弃目光扫过,同样视她为无物,越过她,走进去。之前共事过,了解了他的脾气,詹子芮也不气。亦依则温和的一笑,“子芮,好久不见。”

    詹子芮一挑眉,亦依之前都是称呼她特助,如今叫名字,瞬间就消除了之前隔阂,拉近了距离。她同样大方的扬起唇,“亦依,欢迎回来。”

    重新回到公司,萧弃直奔办公室,康修杰跟进去,汇报他不在的这段期间里公司的状况。何韵跟亦依说了会话,也回到楼下了。亦依拿出杯子,却茶水间去清理,这时,詹子芮进来冲了杯咖啡,“这一个多月,一定发生了很多事吧?”她喝着咖啡,像个老朋友一样。

    亦依洗好了杯子,也泡了杯咖啡,“还好,可能是习惯了这种生活吧。”

    詹子芮淡淡的一笑,“有时候,生活太过刺激了也不好,心脏会承受不了。所以,还是安安稳稳的好,凡事都别再节外生枝了。”

    亦依歪着头看她,总觉得,她这话说得别有深意。

    喝完咖啡,詹子芮眼她打了个招呼,“待会有什么工作上的问题,你可以来找我。”

    “嗯,谢了。”亦依喝着咖啡,环视一圈,还是熟悉的环境,还是一群熟悉的人。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安稳生活吧。

    就在这时,她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萧总?真是好笑!这里的萧总只有一个,什么时候又冒出了一个?”

    亦依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了,她放下杯子,推门出去。果然,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乔雅。

    “萧夫人,”詹子芮上前,对她恭敬有加,不管得势还是失势,她毕竟都是总裁夫人。

    乔雅冷笑着,“叫那位萧总出来,我倒想要见识见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有资格坐上这总经理的位子!”

    从得到萧弃回公司的消息,她就立即赶来。她恨,恨他走了自己的儿子!所以,只要有她在,他也别想好过了!

    “萧夫人,很抱歉,我们萧总刚回公司,正在跟公司高层开重要会议。”詹子芮从容的回道。

    “公司高层?”乔雅听得直发笑,“他也配?”

    詹子芮轻蹙了下眉头,这时,后横插进一道带笑的声音,“萧夫人,他不配,难道还有什么别的人配吗?”

    乔雅侧头一看,居然是章亦依,她更是气得眯了美眸。别以为她不知道,这女人就是走儿子的帮凶之一!

    她越过詹子芮,朝亦依走过去,小宋吓得一缩脖子,不敢再去看这几个女人。

    “章亦依,你以为靠着一个精神病就有资格站在这儿跟我说话了?”乔雅高傲一如女王,扫过亦依的目光,都鄙视得好像在看街边减价处理的白菜,那么不屑一顾。

    亦依脸上艳丽的微笑不变,凤眸却迸出一丝犀利,笑意吟吟的说,“那要看如何界定精神病这个定义了,很不巧,我跟萧夫人的看法有些不同。在我看来,萧弃可是再正常不过的正常人,倒是萧夫人你,为总裁夫人,却公然在我们工作的时间出现,干扰到我们的工作,影响了公司的正常运作,亏了自家的钱。正常人是绝对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除非,萧夫人你神经错搭,引起神经末稍短路,才会一时糊涂。”说着,亦依又同的眨了眨凤眸,“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我们一定会体谅你的。”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深度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