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聒噪的副门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枂 书名:总裁深度爱
    章怀卿这会正急急忙忙的往外走,昨晚玄北道发生爆炸案,虽说没有人员伤亡,但他也要亲自去现场看看况才行。i^

    见儿子和女儿一块回来,他愣住了,“亦依,小淳,你们怎么回来了?”

    章亦淳别开脸,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向爸爸开口。

    亦依上前一步,柔声说,“爸,我们有事想和你说。”

    “什么事?”章怀卿不严肃几分。

    亦依拉着爸爸坐下来,避重就轻的将事实告诉他,只说元青梅与木维双双出了车祸,并没有提及木木的存在。她知道,父亲的自尊是绝对没有办法接受的。

    章亦淳低着头坐在旁边,始终都是一言不发。

    章怀卿的脸色不停变幻着,默默的靠坐在沙发里,目光时而呆滞,时而闪烁着泪花。直到亦依说完,他才叹息一声,“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元青梅可是他的枕边人,她有什么样的变化,他岂会看不出?

    只不过,他工作太忙,再加上还要顾虑儿子,章怀卿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只要她别太出格,他也就不会管那么多。说到底,他与元青梅的感,也确实不如与亦依的妈妈那么深,这也直接导致了之后的悲剧。

    章怀卿深深自责,如果,他能多关心她一些,如果,他不那么忙于工作。也许,结果就会不同,也不至于让小淳失去了母亲。

    见父亲含着泪,瞬间就像苍老了许多,姐弟俩的心也都不好受,尤其是章亦淳,从一个男孩迅速成长起来,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面临悲伤。

    “爸,”他沉着声音开口,“你工作忙,妈的后事,交给我和姐吧。%&*";”

    章怀卿望着儿子,威严不再,更多的是伤感,“小淳,你恨爸爸吗?”

    章亦淳郑重道,“爸,你永远都是我最敬重的人!”

    章怀卿垂下头,悄然拭去眼角的泪,悲伤于妻子的逝去,同时又欣慰于儿子的成长。

    “我……我想去看她最后一眼。”他沉痛的说。

    “爸,妈的尸体……”章亦淳咬了咬牙,“已经火化了。”

    獬豸堂的善后工作,一向干净,不可能会留下任何把柄,在征得了章亦淳的首肯之后,已将元青梅的尸体火化。

    “已经……”章怀卿幽幽的叹息一声,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连最后一眼都没能看到,怎么说都是个遗憾。即便心底再难过,但市里的工作也还是要主持,司机已在等了半天,章怀卿压抑着复杂难言的心,叮嘱姐弟俩要照顾好自己,然后又按原计划去了玄北道。

    亦依心中苦涩,如果父亲知道,元青梅就是在那个地方出事,该会更痛心了。

    萧弃一直都等在外面,没有跟进去,这样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家人面对比较好。

    他静静的坐在车子里,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萧弃眉头微微拧起。

    他一直都讨厌这个东西,因为亦依,他才拥有了第一部,除了她,任何人打过来,对他来说,都是叨扰。

    手机持续的响着,他不耐的接起,里面传来一个怒极的沉声,“萧弃!谁让你召集獬豸堂的?”

    听到这个声音,他二话不说,直接挂断。

    不多时,电话又打过来,响起几遍之后,他再次接起。

    “臭小子,你敢挂我电话?!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是不是……”

    萧弃再次挂断,这次的动作,显得更加娴熟。

    手机狂轰乱炸式的响着,过了几分钟之后,萧弃才懒懒的接起来,对方已是恨得咬牙切齿,“萧弃!!你太无法无天了,你……”似乎已觉察到萧弃还要再挂电话,在他刚离开耳朵不过零点几公分时,对方马上变了态度,“好好好,萧堂主,萧大少,咱们有话好好说!”

    萧弃这才拿稳了电话,淡声,“说。”

    关莫实在有够呕的了,“萧弃,我怎么说也是副门主吧?你给我点面子能死吗?”

    “重点。”萧弃没兴趣跟他磨蹭,这家伙就像是门主的宣旨公公,他出面就代表了门主的意思。否则,他连他的声音都不想听到。

    太聒噪。

    关莫一滞,随即失笑,“整个洪门,也就你是这态度,得,为了不讨人嫌,我就长话短说好了。”他正色道,“门主知道你的召集令是为玉叶而发,虽有可缘,但洪门有洪门的规矩,你不分轻重,实在有失堂主所为。”

    萧弃倒也干脆,“我让贤。”

    关莫登时语塞,连忙安抚,“哎呀,门主也不是这个意思啊,他知道你这人重重义,做出这样的决定,也实属无耐。规矩也是人定的,法不外乎人嘛~”

    萧弃看到亦依和小淳已经走出了小区大门,对关莫这话唠也愈发不耐烦了,“重点。”

    听出他的不悦,关莫简直都快哭了,他这副门主还要看堂主的脸色,他当得容易嘛?不过,他倒也清楚,萧弃就这子,连门主的帐都不买,更何况是他的呢?也不再浪费时间,痛快道,“门主已下令,帮着你们獬豸堂一块找人,你放心吧,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的。当然,他也不是要鼓励你们触犯门规,等找回人后,你还是得象征的接受下刑罚。”

    “我接受。”萧弃自然知道,这已是门主极限。

    关莫松了一口气,“那好,我就祝你……”

    “啪”萧弃将电话挂断。

    亦依和小淳正好走近,坐进车里,两人心都不是很好,萧弃扫一眼,什么也没问,发动车子开回恒原道。

    元青梅的葬礼很简单,就葬在晨山公墓,出席的人并不多,都是自家人。在不远处的一座墓碑前,也有一个小男孩红着眼圈站在那里,那孤伶伶的样子,直让人心疼。

    章怀卿离开的时候,不朝这边望了几眼,有些同的说,“谁家的孩子,就只有他一个人吗?”

    亦依和弟弟默默的对望一眼。

    那是木维的墓。

    这是章亦淳的意思,木木终归是他的弟弟,看在他的面子上,他将他的父母安葬了在同一个地方……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查看详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深度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