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小淳子去相亲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枂 书名:总裁深度爱
    玉叶扁着小嘴,先是委曲的呜咽一声,接着,又哼哼冷笑两声。脸上那交替的神,就像天使与小恶魔在打架。

    亦依看呆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双重人格吗?

    亦依直觉认为,萧弃的怪异指数已直上限,玉叶这是想要刷新下限吗?

    恬姐刚才说得果然没错,獬豸堂最不缺的就是问题儿童。

    丁骞小声对老妈说,“糟了,玉叶被气得不轻。”

    恬姐也点头,“也不知道哪个不开眼的惹了她,还是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亦依让自己冷静下来,对着玉叶露出一个温馨的微笑,“玉叶,告诉我,到底什么事?是小淳欺负你了吗?”

    玉叶平时在大家面前是冷面小佳人,但在章亦淳面前,立马就变得活泼可。能把她气成这样的,恐怕也只有她那个弟弟了。

    终于,玉叶开了口,却是咬牙切齿,“她小淳子去相亲,我只是告诉你一声,我现在就要去杀她。”

    听到她说要去杀人,亦依脸色一变,“玉叶,你说是的谁?”突然,她反应过来,“我继母?”

    能小淳去相亲的,除了她还能有谁?亦依这才想起,玉叶上次随他们一块回去,元青梅连点敷衍的笑脸都没给过她,看得出,她很不喜欢玉叶。在她的认知里,玉叶就是个智商才五岁的智障女孩,她应该是不想小淳继续跟她缠在一起,才会想要给他介绍其它的女孩。

    这样想来,亦依心里就有了数。她虽然也不喜欢元青梅,可总不能真的让玉叶杀了她吧!起拦了她,轻声劝道,“玉叶,你要先冷静,你有给小淳打过电话吗?他是怎么说的?”

    玉叶沉的面容,顿时又变得楚楚可怜,“小淳子说,他很快就会回来,可是,我不喜欢他去见别的女孩子啊!”随即,神又变得冷酷,“所以,为了不让那个女人再他,我现在就去杀了她!”

    她扭就要走,亦依一个眼色,丁骞赶紧拦住她,“我的小姑啊,你现在连人家门都还没进呢,就想先干掉人家老妈?你是不是怕他不恨你啊?”

    玉叶这会已是气冲头顶,根本听不进去劝,“让开!”

    恬姐直摇头,“玉叶,你杀了他老妈有什么用?要先把小淳睡了才对嘛!”

    亦依抚额,真的开始为獬豸堂的未来堪忧。

    丁骞死活拦着玉叶,她低眸,冷声,“想动手吗?”

    丁骞一滞,玉叶的双节棍虽厉害,可他的实力也不见得比她差,只不过,洪门有规定,后辈不得对前辈不敬, 他可不想回头挨一顿堂训。

    亦依耐着子劝道,“玉叶,你何不等小淳回来了,听听看他的解释呢?”

    “先杀了那女人再回来听。”玉叶是铁了心要杀元青梅。

    “玉叶……”

    就在这时,亦依看到了推门出来的萧弃,她赶紧过去,压低声音说,“萧弃,玉叶要去杀我继母。”

    萧弃仅仅只是挑眉扫过这边一眼,眸光又收回,含脉脉的落在亦依脸上,“要回房休息吗?”

    亦依瞪着他,哭笑不得,“萧少,萧堂主,现在是你的手下要去杀人呢!”

    萧弃淡淡一笑,“随她。”

    “她要杀的是我继母,是小淳的亲妈呢。”

    萧弃望着她,很认真的问,“又怎样?”

    好吧,亦依放弃试图与他讲理,转而改变策略,一字一句,“萧弃,我要你拦下玉叶。”

    萧弃拢了拢眉头,望着她的眼神,似在控诉。漂亮的脸颊随即又浮出一丝无奈,转走进客厅,神登时恢复至冷漠无波。

    这会丁骞正趴在地上,双手死死抱住玉叶的一只脚,硬是被她拖到了门口。而恬姐就安心的坐在沙发上,继续抹她的指甲。

    “回来。”

    玉叶走到门口的脚步倏尔顿住。

    萧弃声音毫无起伏,又重复一遍,“回来。”似用工具细细雕琢过的俊颜,蔓过一片冷肃,那气势,不怒自威。

    玉叶咬了咬牙,双拳捏紧,突然转,圆圆的小脸上尽是让人心疼的委曲,“堂主也欺负我!”一跺脚,不想正踩在丁骞的手上,痛得他捧着手哀嚎。

    玉叶气鼓鼓的跑回房间,亦依松了口气,赶紧给小淳打了电话,让他马上回来。然后又去看看丁骞的手,“丁骞,手怎么样?”

    不等丁骞回答,萧弃就冷冷的插了一句,“死不了。”伸出手就搭在了亦依的肩上,不喜欢她眼中关注其它人,哪怕是自己的属下也不行。

    丁骞捧着红肿的手背,眼泪汪汪,辛酸的直点头,“夫人,我没事。”

    萧弃这种不加掩饰的占有,让亦依尴尬得脸颊微红,萧弃却不管,揽着她就回了房。

    “萧弃,”亦依一回房就忍不住说他,“你是堂主,要时时关心他们才是啊!况且,他们除了是你的属下,更是你的朋友啊。”

    萧弃含糊的应着,又腻了过来,将下巴搁在她肩头,用微凉的鼻尖蹭着她的脖子。亦依嫌痒,朝后面缩了缩,“我说话,你有听到吗?”

    “嗯。”他一只手缠上来,勒紧她的腰,拉她贴向自己。双唇像着了火似的,沿着她的脖子一直吻着。

    “萧弃~”亦依含带嗔的声音,不觉软了许多。她用来束发的木簪,突然被他抽了出来,一头柔软的卷如瀑般倾泻,披散在她白皙的颈间。

    他喜欢看她散着头发的样子,媚,慵懒,又不失一丝野。这样的她,让他毫不犹豫的想要征服,那是男人本能,即便他如此深这个女人,也不例外。

    他的目光更沉了,眸底酝酿着原始的兽,

    看到他露出这样的眼神,亦依脸更红了。玉叶的医术真是乱吹的,不过就是轻轻松松的调养了几天,她的体就已行动自由,吃得好睡得好,人也丰腴了不少。正因为如此,萧弃对她的渴望开始加剧,而且是那种完全不受控制的。

    就像,她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会蛊惑了他……

    亦依心跳加快,知道他这人在某些方面,单纯得像张白纸,可一旦被开发,能量却是惊人,源源不断的。

    亦依推着他,小声说,“萧弃,现在是白天……丁骞和恬姐还在外面……”

    “房间隔音。”他的声音已经又沉又酥,大手开始顺着她的腰,直接钻进她的衣服里,在她细腻的皮肤上游走着。

    亦依面红耳赤,就算现在已落户人家的户口薄上,挂名萧太太,可对萧先生现在的行为,仍是害羞得很。因为有时候……他真的很大胆。

    萧弃的手抚上她的柔软,隔着内,衣,起初还能控制力道,轻轻的,很绅士。但后来就暴露了本,解开后面的带子,直接亲密接触。

    “嗯……”亦依的声音简直媚到了骨子里,萧弃心驰一,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又捏又揉,在亦依体里点燃了一把火,烧得欢畅。

    亦依喘息着,背抵着墙,上衣被他撩开,低头就看到了他se的动作,顿时,羞得捂住脸,“萧弃……不要在这里……”

    话一出口,脸更红了。

    耳边是他轻笑的声音,带丝戏谑,“房里?客厅?浴室?阳台?随你选,室外都行。”

    亦依咬唇,瞪着他,“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多?是不是丁骞又给你看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跟你实践,用不着看那些。”萧弃低头,咬着她粉红的耳垂,湿的气息,钻进耳朵里,害她渐一颤,双腿顿时软了,幸好他抵住她,让她不至于丢脸上滑下去。

    他眸底笑意加深,吻一直滑下,手也一路滑下,轻巧的解开她的长裤纽扣,径直探进去……

    “别……”亦依羞得按住他的手,阻止他的进一步。

    “你只要闭上眼睛享受就好~”他蛊惑的声音,充满魔力一样,掌控着她的理智。

    他的挑,逗,让亦依全瘫软,紧咬着红唇,凤眸媚成了丝,那模样,也无时不在惑着萧弃。

    这女人是妖精,更是罂粟,尝过一口,就舍不得再放开。萧弃便是吃过就上瘾,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能吞她入腹。

    明明是个新手,明明跟女人从没有过经验,可他却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她的敏感点,还是该死的准确!

    他的手指似在跳舞,节拍倏尔温柔,倏尔狂乱,撩拨起她全的烈焰。亦依马上化成一池水,覆在他上,喘息着,声音媚得像小猫,“萧弃……”

    萧弃的小兄弟也绷得厉害,他箍紧亦依的腰,不时向上着,隔着衣料,每一下都直抵她的柔。

    “萧弃,现在不要……好不好……”亦依抓住仅存的理智,眨巴着如水的眸子,脸蛋红红的说,“早上才刚有过……”

    她知道男人初识滋味时,都会很冲动,但还需节制才好。这两天,萧弃一直都没闲着,精力旺盛的吓人。

    “不好,”他抓着她前的柔软,捏得亦依都有点痛,嗔瞪他一眼,“萧大少,你属禽兽的吗?”这家伙在上真是越来越暴力了!

    “亦依……”他额上都渗出了汗,看样子,憋的是很厉害,“很硬了……”

    亦依脸又爆红,萧弃在她面前是毫无三观之说,节更是碎了一块,用万能胶都粘不上。偏偏,又是这种无辜的样子,好像不给满足,就是在欺负他一样!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深度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