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枂 书名:总裁深度爱
    

    虞俏走进去,看到上的女人,眸中一抹亮色,快步过去,将百宝箱放下。

    亦依朝她虚弱一笑,“我就知道,我没信错人。”

    虞俏抿了抿唇,垂下头,什么也没说就开始替她做检查,嘴角却微微扬了起。萧弃就守在旁边,眉头快要拢成了一条线,紧张的盯着。

    检查过后,虞俏松了口气,面对几人迫切的目光,她对亦依漫不经心的一笑,“你现在就算想死,我也不会答应了。”

    “哈哈!太好了!”丁骞兴奋的一拳捶到了墙上。

    玉叶眸光放轻,马上回房给章亦淳打电话,刚才没有说,是不想在没有确定亦依的况下给他希望。现在,终于可以放心的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了。

    萧弃眯紧了幽兰的眸,随即又一点点松开,俯下将她搂在怀里,贴在她耳边,轻声说,“亦依,我等得太久,太久……”

    亦依眼里闪烁着泪花,心疼与深都跳跃于眸底,“对不起,是我睡得太久……”

    虞俏倚在门口,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人,竟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嫉妒。也许,她对萧弃仅仅只是一种欣赏,并不是她自以为的感;也许,是见证了那两人镌刻入骨的深,见证了他们的生离死别,她退缩了;也许……那并不是真的

    在几人后,顾念颖怔怔地望着房间里的亦依,一双像她的凤眸,瞪得老大。

    是她!

    是那个漂亮的女人!

    她没死,她居然没死?!

    来不及再详细确认,顾念颖慌忙转回到房间,门“砰”地关上,她立即跑到上,钻进被子里,拉过蒙上头顶。

    心突然一阵阵慌慌的,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个结果。

    那女人没有死又回来了,那么,最后是不是就会留下来?那她呢,她怎么办?她和肚里的孩子怎么办?!

    顾念颖开始恐慌,她没想到事会演变成这样,明明死掉的人,怎么可能会复活呢?她想不通!

    上一阵阵的发冷,她蜷缩起来,搂紧自己想要取暖似的。瞪大的眸子,全部都是不解,还有一种隐约受到了愚弄的愤怒。

    她都已经做好了要接受这个孩子的准备了,为什么,那女人又要回来了呢?

    所有的一切都被打乱了,事不该是这样的,选择她来代孕,她能怀上这个孩子,这都是上天安排的缘分啊!

    倏地,她坐了起来。那女人回来后,会赶走她吗?

    顾念颖不敢再往下想了,这段时间呆在恒原道,她早已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不必再赶去打工,不必再为钱而发愁,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稳定生活!如果再让她离开,她又要再过回以前的子……

    不,她不要!

    这时,外面有人敲门,顾念颖眼眸瞪得更大,拉过被子就盖到上,一声都不敢应。

    门推开,虞俏朝里看了一眼,嘴角诡谲的勾起。她双臂环,帅气的站在门口,“你应该知道了吧,那只狐狸精回来了。”

    顾念颖子一僵,紧紧咬住唇,缩在被子里还是没点反应。

    虞俏低垂一笑,“虽然呢,我不喜欢狐狸精,可是,我更讨厌耗子精。”她要走,刚转又停了下,“哦对了,我要是你的话,就会提前先收拾好东西,免得离开的时候耽误时间。”

    门又关上。

    眼泪再也控制不住,顾念颖抓紧被子,呜咽的哭了起来。

    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不是……

    外面气氛十分闹,也不管是不是大清早的,丁骞从冰箱里取出一打啤酒,分别递给拓和虞俏,“来,庆祝下!”

    拓和虞俏全都爽快的接过来,一仰而尽。

    拓回眸,看一眼虞俏,“是你安排的?”

    丁骞顿时也来了精神,“虞俏,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跟我们说说!”

    虞俏摇晃着手里的啤酒,似笑非笑的说,“我不过就是提议,要不要给我当实验品,她居然就答应了。”举杯,“就这么简单。”随即,又灌下一听。

    拓意味深长的凝视她一眼,“谢了。”

    丁骞啧啧有声,“想不到,洪门最有有义的人,居然就是大家口中的‘神婆’啊!”

    虞俏拢眉,“神婆?”

    丁骞自知说漏了嘴,忙岔开话题,“来,喝酒喝酒!”

    虞俏倏地揪起他的衣领,“给我说清楚,我怎么就成神婆了?!”

    无视丁骞求助的目光,拓拎着啤酒到一边去了,丁骞讪笑两声,“兄弟们平时也就是在群里开开玩笑,无伤大雅……”

    “那就跟我谈谈伤小雅的事!”虞俏皮笑不笑,“说!”

    “咳咳……他们叫你神婆,是觉得你平时喜怒无常,说翻脸就翻脸,发起狠来的时候,下手又没轻没重的,是男人都怕了你,就像嫁不出去只会装神弄鬼的神婆一样……”

    “啪!”虞俏狠狠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震了丁骞一跳,“喂,这话可不是我说的啊!我当时还替你申辩了呢!我说,不会啊,虞俏看起来是多么纯洁善良的一姑娘啊,你们可别瞎说!但他们根本就不听。”

    虞俏牙齿磨得让人发怵,“哪个混蛋说的?”

    丁骞小小挣扎了一下,还是老实卖友求全,“梼杌堂的人。”

    虞俏点头,“好,很好,他们最好从现在开始就一天三遍香保佑自己,千万别有个头疼脑!不然……哼哼……”

    看到她那恻恻的冷笑,脑海里不知道又在盘算什么恶毒的点子,丁骞打了个寒战,赶紧把头扭到一边,跑到拓边坐着去了。

    拓扫他一眼,“梼杌堂的人跟你算帐,这可算是个人恩怨。”

    丁骞不依了,“拓拓~不要这么狠心嘛~”

    拓眉梢狠抽两下,“滚一边去!”

    不同于外面的欢乐气氛,萧弃的房间里,却是一片温涌动。

    萧弃手里拿着毛巾,温柔的擦拭着亦依的脸,凝视着她消瘦的容颜,还有上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他眸波颤动,恨不能代替她一切苦痛。

    因为虞俏给她吃的药的关系,她时而昏睡,时而清醒。清醒的时候,就会跟萧弃说上几句话,哪怕只是短短的几个字,萧弃都是如获至宝,生怕漏掉一个字。她体内的马钱子碱毒已解,不过因为毒太重,伤及神经,她恢复起来怕是还需要段时间。但这样的结果对于萧弃来说,就已经是恩赐了。

    慢慢的,他躺在了她后,从后面伸手环住了她的腰。如今真是瘦到不盈一握,令他心疼的拧起了眉。

    亦依昏迷时,不是很安稳,嘴里不时叫着他的名字。

    眸色加深,他又贴近她些,挨着她缓缓闭上了眼睛,“别怕,我就在这里陪着你,哪里也不会去。”他的话带着奇异的安抚魔力,她竟不再梦呓。

    自她出事以后,这是萧弃第一次踏实的睡着了。

    两人整整睡了一天,虞俏也在这里陪了一天,直到再次确认亦依的况稳定后,才回到她的酒吧。

    晚上,玉叶煮了米粉粥送到了萧弃的房间。

    萧弃刚洗完澡出来,头发湿漉漉的还没有擦净就急着出来去看亦依,确定她安好的躺在上才安心。

    “现在几点了?”上的人,哑着声音问。

    “九点。”萧弃过去,将枕头垫高,“起来吃点东西吧。”

    亦依应了声,然后靠着坐起来,萧弃亲自喂她,吃了不过小半碗,她就摇头,“我吃不下了。”

    知道她这段时间只靠营养液来维持供给,一下子吃太多会伤胃,萧弃也不她。

    “你吃了吗?”亦依伸手,抚上他瘦到凹进去的脸,“怎么把自己瘦成这样呢?都变得不帅了。”

    萧弃不在意的笑笑,“这样好。”

    亦依嗔似的瞪他,“好什么好?等我好了,一定要把你养胖才行。”

    萧弃垂眸,握住她瘦得似树枝一样的手,怜惜的抚着,“倒是该把你养胖。”

    “呵呵,这叫骨感美。”亦依头抵着头,温和的目光凝视着他,“萧弃,在这一个月里,我唯一记得的,就是你。唯一让我活下去的动力,也是你……我不知道如果我真的死了,你还会坚持多久。还好,我及时醒了,不然……”

    想到今早在公墓上看到的那一幕,她就惊得肝胆俱裂。

    不想再听到从她嘴里说出的任何一幕伤感,萧弃俯下,轻轻吻上了她的唇。不敢太用力,不敢太激,尽管,他是万分想念,也仅是在她的双唇上浅浅厮磨。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最近阅读〗

    〖我的收藏〗

    〖我的订阅〗

    〖回到首页〗

    

    超冷笑话,笑点低别来!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深度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