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谁对谁负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枂 书名:总裁深度爱
    第93章谁对谁负责

    他淡声,“不喜欢。”手臂收紧,揽着她就回到前,不容分说的将她按下,蹲下脱掉她的鞋子,把她推倒在上,他则顺势倒在一边,从后搂住了她。

    整动作一气呵成,任亦依反对挣扎都不及。

    亦依被他固定在前,挨着他的愈渐滚烫的皮肤,子突然火烧般,莫名的悸动令她无措,“萧弃,你这样我会生气的!”

    “……我什么都不会做,只想抱着你。”他放轻的声音,有丝空洞,有点落寞,却又带着奇迹的安抚,竟让她停止了挣扎。

    亦依紧了紧眸光,纠结半晌才开口,“只是……抱着?”

    后极轻的应了一声,“嗯。”

    被他这样搂着,很暧昧,又很温暖,她知道,她不讨厌。

    不知不觉,她放松下来,背对着他,狭长凤眸眯了起,透出丝丝缕缕的舒缓沉着,镇定了她的心。

    萧弃将脸贴上她的背,手臂圈住她的腰,像个孩子一样,依赖的偎着她。此时此刻,也只有她,才会抚平他疮痍。

    “萧弃,”她出声叫他。

    “嗯?”

    “我不会再让人欺负你的。”她的声音依旧婉动人,但她坚定的口吻,犹如誓言一般,瞬间震撼了他的心。

    他没说话,而是收紧手臂,将她困缚前,嗅着她的发香,轻轻吻上了她的肩头……

    分不清是什么时候睡着了,亦依醒来的时候,后的人早就不在了。清醒过来,亦依赶紧爬起来,“萧弃?”

    浴室里没人,她忙推门出去,走进客厅时却愣了住。

    萧弃正斜倚在沙发上,一手支着头,眼神不知飘落在何处。在他对面,是章怀卿和章亦淳还有元青梅。

    三人盯着他,神各异。

    章怀卿居中,拢着眉,眉间摺痕不断加深。旁边,章亦淳则怒目而视,咧着牙,磨得咯咯响。元青梅完全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唇边噙着一丝冷笑。

    “呃……”亦依走过来,“爸,小淳……”

    “你闭嘴!”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异口同声,很少会见他们保持这种高度的一致。

    亦依一滞,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他们。她是家里的宝贝,爸爸从来都不忍说句重话,弟弟更是百般讨好她,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都来凶她!

    无反应的萧弃,终于回眸,清淡的目光扫过那两人,“我的人,不是你们说吼就能吼的。”

    章怀卿额头青筋隐隐跳跃,纵使他神通广大,能把市委书记的位置搞定,但那也不代表可以公然睡在他女儿的房间!不代表他可以自由出入别人家,还这么目中无人!

    章亦淳忍不住了,腾地站起来,“爸,你看这家伙是什么态度?!调戏良家妇女,他还有理了!报警,报警抓他!”

    亦依在一边总算看出端倪,敢章家这两个男人是已经知道萧弃睡在这里的事了!她不自在的轻咳两声,“爸,小淳,昨晚……”

    “闭嘴!”两人再次异口同声,火气更大了几分。

    “……”亦依被吼住了,撇撇嘴,小声的说,“干嘛那么凶嘛,连解释都不听……”

    萧弃不悦的阖了下迷雾横生的眸,视线渐渐调向两人,有了焦距。亦依知道,那代表他开始专注,开始在意,开始……生气。

    章怀卿发话了,“萧弃,你昨晚,睡在我女儿房间?”问话的同时,看得出他在竭力的控制态度,就像在市局开会一样,尽量保持声音的平稳。但他搁在膝盖上的双手,却在不断收紧。

    萧弃缓缓的点头,章亦淳气得指着他,“你跟我姐睡一张了?!”

    亦依的脸瞬间爆红,“臭小子,你……你瞎说什么?”

    萧弃连犹豫都没有,又点头。

    “呵呵,”一旁的元青梅倏尔笑道,“亦依啊,你这也太不像话了吧,这关系还不清不楚的就把男人给领回家了?你爸现在可刚当上市委书记,你就不想想跟他留点颜面?”

    “妈!”章亦淳皱起了眉,“妈,你先回房吧,这里没你事了。”

    元青梅瞪了儿子一眼,刚要发火,章怀卿沉声说,“青梅,你进去。”

    “怀卿……”元青梅又羞又恼,气鼓鼓的回到房间,“砰”地关上门。

    章怀卿盯紧萧弃,声音隐含愠怒,“你打算怎么给我女儿一个交待?”

    “还交待什么?!对这种小白脸,就应该关进局子里!”章亦淳伸胳膊撸袖子,大有冲上前亲自教训他一番的架式。敢不经他许,就泡他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喂,你们别太过分好不好!”亦依忍无可忍,站在萧弃前,双手掐腰,瞪着爸爸和弟弟,“我们俩昨晚根本就没有……”

    “我娶她。”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惊了她一跳。

    章怀卿和章亦淳皆是一震,父子俩相互看了一眼,又转过头,“你说什么?”

    萧弃站起来,只手揽住她,将她拉近自己,一笑,“睡都睡过了,我娶她。”

    亦依凌乱了,她回头狠瞪他一眼,“萧弃!你别乱说,他们会当真的!”该死,他干嘛搞得这么暧昧不清?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干嘛要背这种背黑锅?

    章怀卿眯起精睿的眸,目光不离两人。章亦淳却是糊涂了,“姐,你……你们不会是在恋吧?”突然,他想起什么似的,“啪”地拍了下脑袋,“他就是那个萧少?”

    亦依没空理他,马上向爸爸解释,“爸,你别听他的,我们可是清白着呢!”

    章怀卿沉吟着,慢慢说,“既然没做亏心事,那他为什么要担下这个责任?”结婚这种事,岂是如此随意就能说出口的,尤其是,对方还是萧氏公子,他代表的,便不再是他个人。

    “我哪里知道啊,反正,我不用他负责!”亦依快回头瞅一眼始作俑者,他却眸目含的凝睇,轻声说,“你把我睡了,那就你来对我负责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深度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