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0、生动的一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谢秉国苦着脸,站在方圆办公室门外,看上去就像是没长正的南瓜似的,本来就够难看的,现在是更难看了。孙红军此刻正在方圆的办公室里。他们在里面聊什么,外面的人当然不知道。虽然很多人想知道,但恐怕除了方圆和孙红军,再也不会有第三人知道两个人谈的内容。这很类似本的暗室政治,要的就是神秘,搞的就是让别人猜不透。

    张元庆也站在方圆办公室的门外。越是这样的时候,越要把服务做到位。连翟新文都对方圆处处服软,今天他的锋芒所指,也只是炮打谢秉国,隔山轰的是孙红军,捎带着让所有的人都睁大眼睛看看,真正能够在方圆之后掌控教育局的人,到底是谁?张元庆的政治敏锐,让他深深地认识到:让方圆满意,比让翟新文满意更重要。通过最近几天的努力,张元庆感觉到,教育局副局长离自己越来越近了。翟新文如果能够重新主持工作,那么自己的副局长几乎就是板上钉钉,前提是方圆不在那些市委常委们面前说自己的坏话。无论从哪个方面讲,在方圆面前,自己就得装孙子,其实就他m的是孙子。

    看着谢秉国的倒霉样儿,张元庆心中窃喜,但却不会表露半分。在这样的时候,沉默是金。同他,讥讽他,安慰他,恐怕都不怎么合适,很容易猪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更何况,张元庆很喜欢看谢秉国吃瘪的模样,这简直就像是三九天喝红茶、三伏天吃冰棍儿一样,要多舒坦就有多舒坦。张元庆暗暗祈祷:让谢秉国瘪得更厉害些,最后连心气都像那被扎了胎的车轱辘一样泄气了才好。你谢秉国要过上好子了,那我张元庆的子就不会好过;所以,你谢秉国最好天天都吃瘪,然后我张元庆才会建设小康社会嘛!

    孙红军推门走了出来,神色依旧像乌云密布的老天。方圆送到了门口,喊了一声:“孙书记!”

    孙红军回过头,看到方圆伸出的手。孙红军伸过去,与方圆握手,却感觉到方圆的手很有力,也很温暖。孙红军知道自己今天败在哪里了。孙红军很后悔,但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或许从前一直都是翟新文的下级,所以在翟新文面前没有骨头,但面对着人生最重要的选择,没有退路,只能硬顶着上。孙红军与方圆深谈之后,甚至认识到:如果这一次不能与翟新文坚决地掰掰手腕子,让翟新文回归,恐怕自己连党委书记都做不长了。谁会许自己的股底下,还有颗钉子呢?有钉子,那肯定是要拔除的,不是扔到垃圾箱,就是扔到远得不能远。所以,现在孙红军也只能争上位了,否则很可能就是死路一条。

    当方圆给他讲明白厉害关系之后,孙红军心凝重,面容凝重,他走出方圆办公室的时候,在外人看来,是郁闷和沮丧模样,实际上,孙红军知道,自己已经置之死地而后生了。在争这件事上,不是自己死、翟新文活,就是翟新文死、自己活了。

    孙红军点了点头,松开了方圆的手,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坐了一会儿,想明白了一些事,孙红军叫司机给准备好车,他要去市委。他要见叶继成,要见原纪委书记、现市委副书记黄杰,要见原组织部长、现纪委书记盛治仁。这几位,都是对他孙红军有着良好印象的领导,原来也有比较多的业务联系。他自己自己该怎么做。都到了这时候,还不落井下石,还不雪上加霜,什么时候用这些石头,什么时候加这些霜?

    方圆看着谢秉国,心里涌上几分厌恶,几分同。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自己在语文教学路上的恩师。在学术上,或许谢秉国是一个优秀专业人才;但在政治上,他的表现实在太菜鸟了。幼儿园小朋友的水平,不见得比谢秉国逊色!

    方圆又看看张元庆。谢秉国如果完蛋,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张元庆。可以讲,谢秉国用自己的失误,成全了张元庆。张元庆这是踩了狗屎运,还是中了彩票头奖?

    方圆想明白了先后,问:“元庆,找我有什么事?”

    张元庆说:“局长,还真有几项工作,得向您汇报一下。”

    方圆说:“那进来。”

    方圆的门外,又只剩下谢秉国一个人。谢秉国扛着苦瓜脸,有些哀怨地看着方圆的办公室门关上,就像是一个被遗弃的怨妇。谢秉国心焦而茫然,好几年了,谢秉国一直顺风顺水,风得意,从来没有想到会出现现在这样的局面。作为一个学者型的干部,遇到现实的棘手问题往往都会束手无策,乱了方寸。而此时此刻,谢秉国真地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张元庆笑吟吟地走出来:“局长,您留步。您交待的工作,我马上去落实,马上去督查,确保件件有回音,事事都办好。”

    方圆说:“好,元庆,我相信你。”

    方圆看了看谢秉国,说:“谢主任,请进。”

    两个人相对而座。谢秉国竟然流下了泪水,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委屈。谢秉国哽咽着说:“方局长,其实我一句假话也没有说,确实是把您的指示、把孙书记的原话说出来,结果我成了冤大头,成了最倒霉的人。”

    方圆叹了一口气:“我的老师啊,你们是师生关系,也是平级关系,我可以原谅你的言行。但孙红军是你的上级领导,你怎么能把领导给出卖了呢?”

    谢秉国说:“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方局长你知道,我对翟新文,心里就有一种敬畏,说不清原因的敬畏。我怕他……”

    方圆说:“你怕他什么?他长了獠牙,还是拿了宝剑?谢主任啊,今天翟局长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你也给我上了生动一课啊!”

    谢秉国说:“让方局长失望了。”

    方圆说:“谢主任,做人不是这样的做法。想左右逢源是很难的,但如果必须要得罪,那就必须态坚定,得罪一方,拥护另一方。您今天可好,把两边全得罪了。”

    谢秉国说:“我好像没有得罪翟局长?”

    方圆冷冷一笑:“你再想想。”

    谢秉国从前到后想了想,好像也有点得罪。他想不到方圆那个程,今天可以出卖孙红军,明天也有可能出卖翟新文。方圆相信,翟新文一定想透这一层了。

    谢秉国说:“我该怎么办?”

    方圆说:“把翟新文加到期初视导的名单里,然后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谢秉国说:“工作我肯定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方局长,我心里实在担心,您离开教育局之后,我从副主任督学到副局长,恐怕不太容易了。”

    方圆说:“谢主任,人要知足而长乐。更何况,你已经是市管干部了,就算是局长或书记,也不能把你怎么样。谢主任,忘掉烦恼,开心工作。在最最关键的时候,我会拉你一把的。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