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3、苏睿涵变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美女谁都喜欢,喜欢看,也喜欢幻想,更喜欢亲实践。与美女在一起沐浴河,总是让人赏心悦目,看到的是美的,听到的低喃语也都是美妙动听的音乐。更让人从内到外而愉悦的,是驾驭美女的征服感。从古至今,英雄难过美人关,其实就是因为美人的魅力实在太大,让有正常感的男人都会迈不动腿,挪不开步,移不开眼,有的时候会惊为天人,连嘴巴都成了○形,然后往地上流哈喇子也都不知道。于是有很多生动的词汇描写男人的丑陋嘴脸,美女的回眸一笑百媚生。更有一首著名的诗歌,形容男人愿与美女共枕席的强烈愿望: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后人又演变成: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

    苏睿涵只这么滴滴的几句话,就让方圆的骨头有点酥。唉,如果可以预知没有危险,或者可以判断即便是有点风险但完全可以掌控,方圆恨不能长一双小翅膀,立刻飞到苏睿涵的边,从上到下,从外到里,欣赏个遍。确实是美,美不胜收,妙不可言,意犹未尽,看了还想看,做了还想做,要了还想要。

    只可惜,风险太大,让方圆的神明还能保持着几分清醒。方圆说:“睿涵,来方长,不急于一时。”

    苏睿涵说:“圆,难道我现在对你就这么没有吸引力吗?”

    方圆说:“不,如果你苏睿涵再没有吸引力,那这个世界上还会再有吸引力的女人吗?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最有魅力最有吸引力的女子了。”

    苏睿涵说:“那为什么你不肯来安慰我受伤的心?”

    方圆说:“打虎不成被虎咬,那样的事绝对不要去做。听我的,忍一时海阔天空,让一步四通八达。睿涵,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我们面对的人老巨滑,他的关系网错综复杂,盘根错节。或许,有些人表面听你的,但难免背后立刻给严松告密,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苏睿涵说:“可我实在不想再忍下去了。在老鬼离开东州的这些子,我的生活多么自在和舒坦。我一想到老鬼要回来,就像是吞了苍蝇一样恶心,我是一天也不想忍下去了。我是看到那张老脸就想到了鞋。”

    方圆惊讶:“什么意思?”

    苏睿涵说:“欠踩的货呗!”

    方圆哈哈大笑:“没想到,苏大美女也这样风趣幽默啊!”

    苏睿涵说:“唉,这样过过嘴瘾光能解气解恨,却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圆,你难道不想早一天把我从苦海里解救出来吗?到时候,虽然我当不了你的妻子,但我心甘愿、一心一意做你的人,这样不好吗?”

    方圆一哆嗦,陡然联想到任小。任小当初似乎也是这么说的,但是突破了男女友谊的界限之后,她就不是这么说的,也不是这么干的。此一时彼一时啊!

    方圆说:“睿涵,我曾经下过决心,一定要让你过上自由幸福的生活。这个决心一直没有改变。但是,与老东西的斗争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决定结果的,就像这房子,不是一天盖起来的,这革命,也不是一天就能取得胜利的。要想真正过上你向往的那种生活,就必须彻底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否则一旦他反扑回来,就算是我们胜利,也是惨胜。而且还很有可能,出现我们不希望出现的结果。”

    苏睿涵冷笑了,笑声让方圆的头皮一阵一阵发麻。

    苏睿涵说:“圆,你退缩了吗?你害怕了吧?你真让我失望!难道你是卜论军第二?”

    杀人不过头点地。苏睿涵没有想到,这句话深深地伤害了方圆的心。在苏睿涵的眼里,自己就跟卜论军相提并论吗?一个要求不答应,自己就成了卜论军,把自己跟卜论军摆到一样的水平上,方圆怎能不气恼?

    更何况,这又勾起了方圆的绿帽子结:你苏睿涵也并非什么冰清玉洁的女子,如果说与死鬼严俨然上是法律规定的义务,与老鬼严松上是被无奈,那么与卜论军上是怎么回事?自己现在不了解苏睿涵的生活,她有没有跟那些在她眼里有利用价值的男人上过,也不得而知。难道在苏睿涵的眼里,自己仅仅是一个有利用价值的,能够对付严松老鬼的类似卜论军一样的人物,那么真有必要审视一下与苏睿涵的关系,与曹本松的关系了。

    方圆淡淡地说:“我有没有退缩,天在看,人在看;我有没有害怕,我心里最清楚。睿涵,你好自为之吧。”

    方圆挂断了手机,内心被气愤和冰冷所包围。

    但苏睿涵顽强地把手机再一次拨进来。方圆挂断,苏睿涵再拨进来,不依不饶,不眠不休。方圆的鼻子粗粗地喘了几口气,接通手机:“还有什么事?”

    苏睿涵说:“方圆,你不会这么小气吧?你是当大领导的人,应该宰相肚子里能撑船。我只不过发了一句牢,你不至于挂断电话吧?”

    话不投机半句多。方圆不想跟苏睿涵再多说什么,但也不想把苏睿涵推到对立面去。方圆说:“有事说事。如果没有紧要的事,我还有工作要忙。”

    苏睿涵说:“好吧好吧,刚才是我说错了。圆,你就原谅原谅我!我不该说你是卜论军第二。但我的心里确实很急,我是一天也等不下去了。”

    方圆说:“东州想收拾老鬼的人很多,恨老鬼的人很多,但老鬼几十年来一直活得很滋润,自有他的道理。都说公安局长最厉害,可是,在老鬼发迹的这二、三十年里,东州换了多少任公安局长,老鬼还是老鬼,连根头发丝都没有掉!打黑除恶,是公安机关的重要职责。但为什么公安局这二、三十年来一直没有把老鬼给干掉?不排除有个别的警察被老鬼收买,但我相信,绝大多数警察还是有良心和责任感的。之所以未动,不是不想动,而是担心动了之后,只是打伤打残了老鬼,没有伤及到老鬼的根本。只要老鬼返,那报复绝对会相当可怕。气恼,收拾老鬼不急在一时,而是要寻觅最合适的时机,趁他最衰弱的时候,一击而致命。不但要打掉他,还要把他整个团伙彻底打掉。这绝对不是我一个教育局长能办的事,也不是靠东州市的公安局长自己就能办的事。甚至需要提前几年做准备,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收网。”

    苏睿涵说:“你说的都是对的。但是,方圆你想过没有?一个女人,最美丽的年龄也就是30岁之前那么几年。你可以去周密部署,精心安排,但我我等不起啊!再过4年,我就30岁了。女人30豆腐渣,我到时候都成豆腐渣了,谁还会稀罕我?谁还会喜欢我?谁还会珍惜我?方圆,我抱怨几句,你就别生气了。你换位思考思考我的处境,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这样急了。”

    方圆的心平静了许多。但就凭苏睿涵的解释,并不能让方圆释怀。方圆作出一个重要的决定:与苏睿涵的关系,排在目前所有女子的最后面。如果有可能,断了就断了吧。少一个女人,少一份麻烦。不错,严松应该除掉,作为人民公敌、社会公害,如果自己有这个能力,一定要把严松和他背后的团伙彻底打掉。但很显然,自己不具备这样的实力,更没有摸清严松集团的骨干和团伙都有谁。在这样的况下,自己如果随着苏睿涵胡来,很有可能搭上不该搭上的东西。

    方圆说:“我理解你。不过这件事我与曹局长的意见是一致的,不要轻举妄动。”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