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2、方圆的理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方圆一阵头疼。答应了去宋思思家,很显然无法再分去曹本松家。可是,苏睿涵在这个时候找自己,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虽然说因为严俨然吸毒过量而死亡,严松赴国外给儿子办丧事,不在东州。但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严松越是不在东州,对苏睿涵的监督越严格;如果严松在东州,恐怕对苏睿涵的监管会放松很多。这就是养个漂亮娘们的宿命,男人们都怕红杏出墙,老婆或人越漂亮,怕的程度越严重。如果家里的老婆丑得跟东施一个水平,保证不用担心老婆会出轨,因为根本没有男人会喜欢这样的女人。

    方圆说:“舅舅,今天晚上我已经有安排了,确实抽不开。改再去吃个饭,来方长。”

    曹本松皱了皱眉:“小方啊,其实今天晚上小涵找你,是有非常紧要的事要跟你商量。另外,我也有些事,想跟你聊聊。”

    方圆说:“舅舅,您看明天可以吗?我今天晚上的事,也是非常紧要。如果处理不好,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曹本松竟然没有让步的意思:“小方啊,小涵很着急,她的事,我根本也没有什么用。我的姐姐和姐夫,更是小市民一个,要权没权,要钱没钱,要本事没本事。小涵的事,也只有你才能帮上她,也只有你才能给她出出主意。我怎么着都好说,我就怕严松这个老东西下狠手,小涵可怎么办啊?”

    方圆吃了一惊:“舅,怎么回事?严松怎么了?”

    曹本松说:“严松明天就从国外回东州了。如果严松回来,小涵的苦子又开始了。小涵再也不想过这样的子,再也不想见到这个老丑坏男人。小涵跟我说,一看到他的恶心模样,她就想吐。小涵说,她想杀了严松。”

    方圆目瞪口呆。

    曹本松说:“小方啊,你快帮小涵想想办法吧。小涵最信任的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我。可是我这个当舅舅的,本事很有限,能量很有限,帮不了小涵。如果你再不帮小涵,小涵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得了啊?严松那帮人,个个心狠手辣,杀个人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小涵才26岁,正是花一样的年龄。”

    方圆的心也是抽了又抽,跟中风了似的。这么漂亮的年轻女子,如果被黑社会的家伙辣手摧花,那绝对是惨不忍睹。方圆曾经看过网上的一部揭示娱乐圈黑暗的小说《手转星移》,那些清纯漂亮的女歌手,早就被娱乐公司的经理和他的手下人彻底开发了,从前到后,从上到下,从**到心灵。外表的优雅高贵完全是包装出来的,一件得体的衣裳就掩盖住了**的肮脏龌龊。那些为这些女歌星而痴迷的粉丝们,不知道他们所崇拜的偶像其实早就成了公交车、公共马桶。小说里,个别不听话的女歌手,她们的命运让每一个还有一点点良知的人都为之痛心。那怎叫一个“惨”字所能形容?说起这些娱乐公司的所谓老板、经纪人、打手,他们的罪恶简直就是罄竹难书。自从看了这一部小说后,方圆再也没有迷恋或崇拜过任何女歌星、女演员。

    如果苏睿涵遭受像那些不听话女歌手的悲惨命运,那的确是不堪设想。但如果苏睿涵真地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方圆也相信,以严松这心狠手辣的角色,那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那可真有可能像非洲大草原上的鬣狗,用它无坚不摧的犬齿和凶残成的本色,把苏睿涵给撕成碎片。

    方圆觉得心都在悸动。方圆说:“睿涵在严松出国的子里,不会是做了什么有风险的事吧?”

    曹本松说:“我也不知道啊!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倒是没哭,不过也不像往常那样笑声不断,是很严肃的。”

    无论什么事,今天晚上肯定是不能去曹本松家的。就算是要跟严松发生冲突,那也要精心准备、周密部署。现在,如果仓促地与严松交火,那无异于服毒自杀。要知道,严松在东州几十年,关系盘根错节,人脉错综复杂,既有官场上的后台,也有商场上的伙伴,还有道上的兄弟。就算是苗东顺,跟严松也无法项背。而王楚尹也是个老东州、老公安,在严打行动中,也只能对严松边缘的一些兄弟或产业进行敲打,证明给严松看看:东州公安现在谁说了算,而不是直接干掉严松。最最关键的,不是王楚尹不想立功,而是王楚尹得判断,严松这么一大家伙,自己能不能一口吞下?

    所以,方圆到目前为止也不敢与严松正面冲突。不怕严松,不代表能收拾得了严松。当然,严松对方圆,恐怕也是有很深的忌惮,方圆与王楚尹的关系,方圆与东州市各大常委的关系,方圆与部队的关系,让严松虽然恨方圆恨之入骨,但却同样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还没有到你死我活的程度,大家彼此有默契:谁也不招惹谁。

    但如果方圆要跟着苏睿涵胡来,这便是杀父夺妻之恨,不共戴天之仇。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承受戴绿帽子的光荣。遇到这样的事,基本上就得拼个你死我活了。

    方圆打定主意,对曹本松说:“舅,今天晚上我确实有安排,很重要的安排,无法推脱的安排。这样,我给睿涵打个电话,了解了解况。不一定要今天,来方长。要想收拾那个坏蛋,必须要精心准备,周密部署,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而且必须一击致命,绝不能仅仅是打伤了,打残了。这样的坏蛋,一旦让他伤好了,恢复了元气,这报复起来不堪设想。”

    曹本松浑哆嗦了一下。作为一个人生阅历50年的老同志,曹本松何尝不知道方圆说的是事实,是生活的真谛。尤其曹本松是玩体育的人,体育里的黑幕知之甚深。体校,教练,这里面有多少类似黑社会的势力?这几年中国足球扫黑打黑,把足球里类似足球霸王、黑社会瓜葛、球员霸王等都揭示在世人的面前。其实足球仅仅是体育圈里的类黑势力的缩影,哪个体育圈里没有?就说速滑吧?有个大姐大,想打谁就打谁,连教练也敢打,也敢骂,那些小师妹们在她的眼里就是个,不高兴了,半夜把她们喊出来在宿舍门口罚站,在青岛训练时就发生过。更何况,严松是从非洲过来的——真黑,不是假黑。这几十年来,打了多少场,杀了多少人,抢了多少东西,做了多少欺行霸市的事,恐怕连严松自己都数不清。别看现在严松是明星企业家,是政协委员,是工商联的重要成员,但根本经不起查。就像一句顺口溜所说的,不查个个都是孔繁森,个个伟光正,一查个个都成了王宝森,个个一股屎。生活其实他的就像是被强,很多时候,不逆来顺受,又能怎么样?管也管不了,改变也改变不了。如果真去管了,就是拿命开玩笑,就像鸡蛋碰石头一样,那些黑恶的势力连个皮毛也没有伤到,自己和家人已经粉碎骨,一夜回到旧社会了。

    曹本松说:“好,你跟小涵联系吧。”

    方圆看看曹本松有点不甘心的样子,提醒了一句:“舅,有些事你也要理智些。你想想,如果掺和的时机不合适,你一家都撞枪口上了,就像是案板上的猪死路一条了,你一家的幸福就烟消云散了。”

    曹本松内心一慌乱,眼神也有些飘乎不定了。在不伤害自己家庭幸福的前提下,帮外甥女,曹本松是心甘愿地做;如果把自己一家的生活搞乱,甚至一夜回到旧社会,曹本松也不愿。

    曹本松说:“好的,小方。私事说完了,我还想跟你说说我的事。”

    方圆说:“你说吧,曹局长。”方圆改了称呼。

    曹本松说:“听说,你要离开教育局,到区县任职了。我这心哪,一直忐忑不安。方局长,你走了,我该怎么办?”

    方圆说:“你是市管干部,该怎么干还怎么干。没人会把你怎么样!”

    曹本松说:“我知道,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教育局里,除了韩素贞,还有谁比我的资格老?我的意思是:你走了之后,我赞成谁,支持谁?”

    方圆毫不犹豫地回答:“支持孙红军。”

    曹本松说:“我明白了。方局长,那我先回去了。”

    方圆把曹本松送出门口,反锁上门。他拿出手机,找出苏睿涵那个隐蔽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很快,听到了苏睿涵略带沙哑的带磁一样好听的声音:“是你吗?我现在真地好想你,想得都快死掉了。还好,我们马上就要见面了。亲的,安慰安慰我这颗受伤的心吧!”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