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7、方圆去哪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东州市两会,在团结、和谐的气氛中胜利落下帷幕。这又是一次胜利的大会,是一次凝心聚力的大会,是一次继往开来的大会。大会的成功举办,为东州市2009年乃至未来几年的发展,奠定了重要的政治基础,描绘了美好的蓝图。

    在这一次两会上,市委书记叶继成当选东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与其他地级市市委书记获得了基本相同的职权:领导市委,又领导人大。在中国的政治架构中,人大是立法机关。近几年,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变化,越来越多的省、市级人大,都是由省委书记或市委书记兼任人大常委会主任,体现了党对立法工作的绝对领导。也有少数的省委书记不是省人大主任,那是因为该省委书记前面还有中央政治局委员这个头衔;也有少数的市委书记不是市人大主任,那是因为该市委书记前面还有省委常委或副省长的头衔。除此之外,几乎所有的省委书记或市委书记都兼任人大主任。

    叶继成当选人大常委会主任,完成了形式上党对东州各方面工作的全面领导。但实际上,叶继成对整个东州政局的掌握能力,却依旧像跟女孩处朋友几个月,连手都没拉到,距离上和谈婚论嫁这些核心问题,差得还很远。当然,叶继成也不是没有收获。他利用人代会、政协会期间,深入到各个讨论组,把自己的声音传播到四面八方,把自己的意志努力地贯彻和灌输,再通过接见四区五市的书记和县区长,甄别、分化与拉拢,对整个东州政治局面,有了比较深刻的理解。

    毕竟原来就是其他地市的市委书记,就比如这杀猪的,虽然这头猪和那头猪的模样不一样,大小不一样,少不一样,格脾气不一样,但都是在脖子下面捅一刀,一样能让这头猪和那头猪一样的死法,什么时候一棒子打晕猪脑袋,什么时候该捅刀子,什么时候该豁开肚皮,这些程序、步骤,叶继成都很明白。什么时候,进行到哪一个步骤,叶继成一直在心里盘算;到了该出刀子的时候,叶继成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关于方圆的种种传言,叶继成也有所耳闻。对于这些来到叶继成面前抱着种种不同的目的,给方圆上眼药或者友提醒的人们,叶继成都是付之一笑。没有人猜得透叶继成到底在想些什么,但叶继成对于有关方圆的传言,是抱着乐观其成的态度。这些传言,传出来的信息是矛盾的,混乱的,只会让很多与之有相关利益的人惴惴不安。就像是酿酒,这其实已经到了发酵的阶段。

    发酵到一定的时候,这好酒也差不多该酿造出来了。人心惶惶,会让更多的人来找自己这个市委和市人大双料一把手,这个过程中可以区分哪些猪是可以继续养的,哪些猪是可以宰杀的。浑水才能摸鱼,水不搅浑了,自己又怎么能去考验那些意志不坚的家伙呢?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方圆,竟然当了一回搅屎棍子,不管是自觉还是被动,总而言之,把水搅浑了,就是大功一件。

    有功就赏,有过就罚,赏罚分明,才能树立起自己的权威。叶继成在东州市两会结束后的第二天,亲切接见了方圆。当然,不是给方圆甜枣吃这么简单,也有事要咨询方圆。上一次孙红军的表现,让叶继成非常失望。方圆是钻石,钻石放到割玻璃钻矿藏的更重要地方去发挥作用,怎么着也需要一块大理石来安教育稳态势,结果没想到遇到了一块砖头。这比叶继成想喝茅台结果送上来一杯烧刀子还失望!叶继成也想听听方圆的想法。

    叶继成目光亲切而柔和,笑眯眯地看着还略微有些拘束的方圆。叶继成问:“小方,两会期间,喝了不少好酒,吃了不少好菜,也听了不少好段子吧?”

    方圆的心怦怦地剧烈跳动起来。此时此刻,方圆很忐忑,就像是丑媳妇见到了挑剔的公婆。方圆说:“我……”

    叶继成说:“我也听了不少段子,真真假假,连我都有些糊涂了。你说,连我这个市委书记都不知道的事,他们怎么都知道?”

    方圆结结巴巴:“我……”

    叶继成说:“中国有地下工作者的优良传统,我看哪,现在的地下组织部长数量还真不少哩。只是不知道,这些人真如果在组织部长的岗位上,能不能为党和人民选好人才,用好人才,能不能为党和人民真正守口如瓶?”

    方圆说:“叶书记,各类传言我也听了一些,但我请市委,请叶书记放心,我不信谣,也不传谣。没有市委的正式决定,没有叶书记您的亲口告之,我对这些传言都一笑了之。我现在还是教育局副局长,还在全面负责教育局行政工作,用心为东州教育事业的发展和年度教育工作任务的完成,而兢兢业业工作。”

    叶继成点点头:“不错。哪怕就是站好最后一班岗,也要站到最后一刻。”

    方圆说:“请叶书记放心,不到最后一刻,我绝不放松半分。”

    叶继成说:“在这些传言当中,有说你去江南县当县长,有说你去瓯江区当区长,也有说你去延平县当县委副书记,也有说你去朝阳县当县长,还有一个说法是你去经委当主任。在这些传言当中,如果你可以选择,你会选择哪一个?”

    方圆说:“我更喜欢行政工作,喜欢具体地做些事。我觉得我做党务工作,能力还差得太远,党修养还有很大的差距。至于去哪里,是平调还是提拔,我一切都服从市委决定。无论到了哪里,我都会兢兢业业工作,把市委和叶书记交办的任务完成好,不辜负市委和叶书记对我的培养。”

    这样的表态,让叶继成非常满意。叶继成说:“对于你的使用,市委是会做充分考虑的。如果你担任副处级的时间满两年,这一回我就算是力排众议,也要让你去当个县长。我认真地看了看你的工作履历,副科级不到两年,提正科;正科级不到两个月,破格提拔为副处;副处到现在才一年整。如果我拔苗助长,短期看,你获得了实质提升,但实际上对你的长远发展并没有好处。”

    方圆的心里顿时被失望所迷漫:看起来,自己就算是去县里,也只是个副县长。

    方圆想起了影帝师爷的谆谆教诲,态度诚恳地说:“谢谢叶书记的关怀与护。我知道,您对我的护与保护!无论到哪里,无论在什么样的岗位上,我都会牢记您的恩,都会好好工作的。”

    叶继成说:“党与政,既能力合作,也互相监督和制约。有的时候,直接去当县长,工作经验和社会阅历的不足,会让一个人在政治斗争中一败涂地。县长与县委书记,从来都是正面相对,直面竞争,中间连个缓冲的余地都没有。我相信,这一次你跟着我去延平县,已经看到了你想看到的。当个副职,有的时候至少不会直接死在沙滩上。人们都说,失败是成功之母。

    但在中国的政坛上,上面是不会给你失败一次的机会。只要失败过一次,很有可能,就永远都不能东山再起了。即便是东山再起,也不可能让你独当一面了。我就举一个例子,孟学农,一个很有能力的干部,北京的**,让这个当市长不足一年的悲人物被迫辞职,开创了中国省级干部辞职的先河;几年后,他空降山西,但矿难事故,让他再一次被迫辞去省长职务。现在,他去了中央事务局当副局长,成了为中央机关看管车辆、做好食堂、管好物业的大管家。就这个孟学农,还是失败人物当中混得最好的一个。许许多多的人,在政治上只要失败一次,就永远都不可能再起来了。”

    这可是掏心窝子的话了。方圆感激地点点头,目不转睛地把电波传递到叶继成的眼睛里。如果方圆是个年轻漂亮的女秘书,不知道这秋天的菠菜会不会让叶继成心神俱

    叶继成说:“当副职,其实也能学很多东西。在这个过程中,看到了很多原本在教育局没看到的、没经历过的东西,对个人阅历的丰富、经验的增长,都是非常有好处的。如果再有合适的机会,一切就会水到渠成了。那个时候,纵然遇到的困难与挑战更多,也能妥帖地应对了。”

    方圆说:“谢谢叶书记的教诲。您的话,我都记在心里了。”

    叶继成说:“我也希望,你能在新岗位上,创造出非凡的政绩。我相信,谁都会看在眼里。哪怕是嫉妒也好,哪怕是羡慕也好,但谁也没有办法去抹杀,去否定。就算是有人想使坏,我叶继成绝不答应;我也相信,省里有很多领导绝不会答应;北京有很多首长也绝不会答应。”

    方圆郑重地点点头:“叶书记,无论您派我去哪里,我都一定会不辜负您的期望,用政绩说话。”

    叶继成说:“好。对东州的人事进行调整的时机已经基本成熟了。只待冯省长来东州视察,给这柴火上再加一把火,一切就ok了。小方,今天我找你来,其实是想听听你的心里话。如果你离开教育了,谁来担任教育局长更合适?是翟新文,还是孙红军?亦或是其他人?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