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6、流言无极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翟新文是很有耐心的。既来之,则安之。看似平静的教育局,其实已经风起云涌、暗流丛生,各种不同的势力,各种不同的想法,都在酝酿和滋长。翟新文估计,之所以现在很多人想来见自己,但一直犹豫不定,主要还是方圆的原因。如果方圆离开教育局,孙红军有这么大的掌控力吗?翟新文表示严重怀疑。

    山中有老虎,猴子一边站;老虎离开山,猴子当大王。且把方圆当老虎吧。

    市委、市政府那边,同样看起来平静无波,但随着叶继成和组织部长燕思卿的到来,随着两个县区委书记盛建涛、梁兆朋跻市级领导层,市一级的政治势力也在分化与重新组合当中。波澜不惊的平静局面下同样在暗地里纵横捭阖,合纵联盟。

    就在这样的氛围下,东州市两会胜利召开了。这是东州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在继党代会之后,需要通过人代会、政协会,将党的决议和部署,以人大立法、政协协商、政府落实的方式,变成政府决策和执行的过程。在教育局,翟新文是人大代表,方圆和孙红军是政协委员,均参加了本次两会。

    翟新文利用难得的五天会期,与以往的部门长们、与教育界的代表们亲切络,似乎全然忘记了自己还处于“养病休假”状态。当然,作为其他部门的头头脑脑,自然也不会在翟新文的伤口上撒盐、更不会揭翟新文这微微有些愈合的伤疤。翟新文去年出事的时候,他与副局长孔丽丽、与实验幼儿园园长彭茹之间的风流韵事,全东州谁不知道?翟新文生病是一回事,是借口,是可以用来堵许多人嘴巴的实实在在的事实。但面对翟新文似乎还有东山再起可能的势,在没有利益冲突的况下,谁也不介意说几句让人开心的话,毕竟与翟新文重新建立起友好关系,对于将来办个孩子上个学还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方圆依旧是政协会上的风头人物。虽然方圆一个提案都没有写,但不妨碍各界人士结交方圆的强烈愿望,以至方圆五天的时间,连早餐都有人要请客吃饭,而放弃了两会提供的精美自助餐。当然,作为目前教育局实际上的一把手,方圆还是充分利用两会的时间,让教育系统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把教育的需求、愿望或者说想解决但又没列入市委、市政府决策部署的大事小,全部通过代表建议、政协提案的方式,递交上来。这项工作,早在元旦之后节之前,就已准备妥当。

    宴请不可能都参加,因为给方圆递请柬的人实在是太多。方圆不知道市领导们是不是也天天被这邀请参加酒宴的事烦恼着,方圆最大的烦恼是不知道该怎样拒绝。但不知道怎样拒绝,也还是要拒绝一些宴请,因为方圆分乏术。就算是把方圆分成八份,五天时间,一天三顿,也不过只能参加120次宴请,更何况方圆在这五天时间里最多也就能参加13场宴请,而且是把早餐包含在内的。

    方圆还是有选择地参加了几场活动。方圆参加了市人大代表、瓯江区区长群峰组织的活动,在群峰的引荐下,与瓯江区的代表、委员们在一起吃了一次饭。结果第二天一早,流言就传出来,说方圆很有可能离开教育局,去瓯江区担任区长。另一个流言随之也更加响亮起来,翟新文将回锅,继续履行教育局局长职责。

    流言当天,岑百强一连给方圆打过几个电话,终于让方圆推掉另外一个宴请,参加了由延平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加的延平县代表、委员联谊会。第二天,又一个流言传出来,方圆也有可能去延平县,担任重要领导职务,至于是县长还是县委副书记,据说还处于研究当中。

    方圆又参加了市人大代表、江南县县长王首民组织的代表、委员联谊,盛建涛也作为嘉宾被邀请参加。又有传言流进会场,在酝酿发酵。有人说,盛建涛与方圆原本关系就很密切,这一次盛建涛能够晋升市委常委、副市长,方圆是出了力的。所以,盛建涛极力推荐方圆接江南县县委书记。还有人说,王首民被传接任江南县县委书记的可能较小,比较着急,借邀请盛建涛和方圆的机会,委托方圆向盛建涛传话,期望盛建涛能够推荐他担任江南县县委书记;同时给方圆承诺,积极争取方圆担任江南县县长。

    第四天,方圆又参加了市人大代表、朝阳县县委书记崔天乐,市人大代表、朝阳县县长苟思组织的朝阳县代表、委员联谊活动。又有新的传言在四处飘:方圆要去朝阳县担任县长,苟思要去江南县担任县委书记。

    第五天,方圆被市人大代表、纳斯集团董事长丁晓华拉去,参加了东州市民营企业家协会的联谊活动。东州市各大民营企业的头头脑脑们,被丁晓华介绍给方圆认识。方圆倒也落落大方,承认丁晓华是自己的干爸,也一口一个“干爸”叫着,亲的态度胜似亲爸。同样,东升集团董事长安东升也参加了活动。纵然各民营企业也分帮分派,但安东升把方圆介绍给安东升的朋友,丁晓华把方圆介绍给丁晓华的朋友,让方圆几乎成为民营企业家协会所有人的朋友。于是,又一个传言传出来了,经委主任花辛树将出任江南县县委书记,方圆将去经委担任第一副主任,主持经委工作。

    没有谁比方圆制造的流言还要多。方圆简直就成了流言树,原来的叶子黄了,掉了,新的叶子又层出不穷的生长出来,无穷无尽,生机勃勃,就跟教育局门前的小叶榕一样,流言就像那垂下来的胡须,数都数不清。

    又有一个传言在散会后传播开来:政协会议结束后,市政协主席时明祥单独接见了方圆,警告方圆:作为政协委员,不要光参加人大的活动,不能种了人大的田,荒了政协的地。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