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4、谁都不容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张元庆很快就给翟新文送来了《东州市教育局2009年工作意见》《叶继成书记在2009年全市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宋云生市长在2009年全市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和《孙红军在2009年全市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四份文件。当然,还有一份是翟新文偷偷跟张元庆要的,是东州市教育局会议签到簿,上面有教育局所有机关人员的名字。张元庆不知道翟新文要这签到簿做什么用,还以为是翟新文离开教育几个月,有些同志的名字恐怕都叫不上来了,熟悉熟悉吧。

    是的,绝大多数人可能都会这样想。翟新文谢过张元庆后,把这张签到簿放到了抽屉里,然后安静地看起文件来。这四份文件,可以讲就是2009年全东州教育要奋斗的目标,要努力的方向。作为一名长期在教育领导岗位上工作的同志,翟新文深知纲举目张的道理。抓住了最核心的东西,就抓住了要害,就能够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张元庆离开了。翟新文拉开抽屉,摸出这张签到簿,在张元庆、方圆的名字后面轻轻地划上√,想了一想,又在司礼国的名字后面空格里划上了√。划完√,翟新文又把签到簿放回抽屉,继续看这几份文件。今天的报纸摆在办公桌一边,翟新文没有时间去看,也不想去看。昨天中午,宋云生给他打的电话,让翟新文兴奋不已。宋云生让翟新文尽快熟悉工作,做好一切准备。虽然其他的话没有再多讲半句,翟新文似乎已经嗅到了风扑面的清闲气息。翟新文盼着东山再起,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所以,这四份文件,要认真地看,要深入地想,把每一份文件都要吃透精神。叶继成和宋云生的讲话,这是大方向,大框架;教育局工作意见,这是具体任务和目标,是努力的方向。就算是自己重新执政,也不可能把叶继成和宋云生的讲话否定了,也不可能重新制定一份本年的工作意见。因此,总的目标任务还是要按照现在已经制定的,但在一些细节上,可以重新加入翟式风格。用很俗的话来讲,就是这体基本就是这样了,但是穿什么样的衣服,这个是可以大作文章的,我可以在这一件件要办的实事当中,穿上花裙子,穿上小背心,穿上红裤衩,这个就是我翟新文说了算了。

    翟新文看公文很投入,但内心也是有些忐忑不安。翟新文期待着,下一个推门进来的人。等啊等,盼啊盼,盼得太阳从东边升到了当中间,也没有等来一个人。翟新文觉得太不可思异了!方圆都要走的人了,自然是不会管这些闲事;难道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孙红军的威信就提高到如此高的程度吗?那与方圆不和的耿清,为什么也不过来?我提拔的那么多科长,为什么不过来?

    等啊等,盼啊盼,终于,翟新文盼来了——一泡尿。憋尿可不是好习惯,容易发肾结石和前列腺炎。翟新文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略微疲惫的老蛮腰,翟新文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我还是很能吃的。

    翟新文出了办公室,走向卫生间。真希望遇到一个机关人员啊,遗憾的是,翟新文踱着比乌龟还慢的步子,也没能等到一个人。翟新文有些不不愿地把人体废液释放出去,提上裤子,站在洗手台前。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确实是比以前意气风发之时苍老了一些,但是还可以的。特别是早晨刮了胡子,洗完脸出门前,还打了一点大宝sod蜜,让脸上的皱纹也减少了许多。这形象,这气质,也算是老帅哥吧。这么帅的帅哥,怎么就没有人理睬呢?

    终于,有一个人出现在翟新文的边,他的脸上是谄媚的笑:“翟局长好。”

    来上厕所的不是别人,是财审科长苏全顺。翟新文也回报以微笑:“是全顺哪!”苏全顺说:“是我呢!听到局长回教育局上班了,全顺心里可高兴呢!”

    翟新文笑眯眯地问:“是吗?”

    苏全顺说:“当然是。翟局长回来,说明翟局长体恢复好了。我也希望,天空变得更蓝,大地变得更绿,河流变得更清,体恢复更健康嘛!”

    翟新文说:“是啊,这水污染,空气污染,废弃物污染,让我们的水不清,天不蓝,地寸草不生。我们作为教育工作者,责任很重啊!培养环保意识,从娃娃抓起,教育责无旁贷啊!”

    苏全顺说:“是呢,局长!如果每一个教育工作者,每一个教育领导,都能有您这样的认识,有您这样的觉悟,何愁这蓝天不蓝?何愁这pm2.5不降低到零?何愁每到冬天就要忍受这雾霾的考验。”

    翟新文与苏全顺在教育局四楼的厕所里,大谈环保,谈得投意合,相得益彰,地方选得好,时机选得好,两个人看起来都很愉悦啊!

    苏全顺说:“到中午了,翟局长不去食堂吃饭吗?”

    翟新文说:“咱在厕所里谈吃饭问题,是不是不合时宜?”

    苏全顺拍了自己了巴掌,诚恳地说:“局长,您看我这张臭嘴,说话都不分场合,还请您多原谅多包涵啊!”

    翟新文亲昵地拍拍苏全顺的肩膀:“全顺,我看你还是很分场合的。你用心了。”

    翟新文飘然离去,恰似天上的仙女一般,只可惜没有妙曼的曲线,没有婀娜的段。

    苏全顺咂咂嘴,目送着翟新文拐过楼梯口,不见了影,这才进入厕所的里间。苏全顺站在小便池前,尽释放,仿佛要把几个月来的压抑与不满全部倾泄到下水道里。付出了那么多,连房子都是我给联系装修的,却什么也没有得到。看着一个个都从正科变成了副处,谁他nnd的心里能不眼?苏全顺内心的不平衡益发强烈!

    突然听到翟新文回来上班的消息,苏全顺的心猛然一动。后来又听说翟新文回来,只是看看报纸读读文件,苏全顺的心又是一动。这个上午,苏全顺的心哪,七上八下,矛盾犹豫。他真想像张元庆那样,直接冲进翟新文的办公室里表忠心,但自己不是办公室主任。现在的财务签字权,在方圆的手里,而不在翟新文的手里。要知道,翟新文想恢复行使“主权”,需要市委或市政府的正式决定。在市委没有决定方圆不再主持全面行政工作之前,翟新文依旧是靠边站的角色。

    苏全顺很想去翟新文办公室,却又不敢去。他在心里提醒着自己:张元庆之外,只要敢有第二个科长去了翟新文办公室,自己就是第三个!当小三没什么不好,当小三就会有希望,一旦变成了天,自己就会从小三变成后宫宠妃。而如果自己当了山本五十六,那可就真黄花菜都凉透了。

    只可惜,苏全顺整整一个上午,在走廊里看到的场景却是:翟新文的办公室门口门可罗雀,如果塔克拉马干大沙漠一样,寸草不生,连个老鼠毛都没有,更别说麻雀了。这个时候,就算是给苏全顺一百个胆子,苏全顺也不敢第一个吃螃蟹啊!螃蟹味道鲜美,但如果被螃蟹的硬刺扎一下或划一下,那也会鲜血淋漓啊!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苏全顺等到了一个最好的时机,那就是翟新文憋出了一泡尿,要上厕所了。苏全顺利用这千载难逢、转瞬即逝的良机,以百米王、牙买加飞人坎伯顿一般的速度,冲向男厕所,创造了一次与翟新文同志亲密接触的机会,就像是在某次国际会议上,影帝爷爷与野田首相的会间偶遇,不小心握了一次手,不小心说了几句话,从而促使了当时的中关系出现了短暂的缓和。

    苏全顺终于感觉体内一片轻松。想想自己刚才的聪明才智,苏全顺由衷地感叹,自言自语:“我容易吗我?”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