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2、方圆的淡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当方圆提着大包小包来到了任小所谓的家里,受到了任妈妈和任小烈欢迎。关上房间的门,任小一下子就扑到了方圆的怀里,给方圆一个深深的拥抱。然后,就像一个树袋熊一样,挂在方圆的脖子上,再也不松开。还好,任小的体重很轻,不然的话,方圆很有可能会被拽个颈椎盘突出……

    方圆说:“小,阿姨在看着呢!”

    任小说:“我就是要给妈妈看啊!妈妈总担心太多,但你我的甜蜜,不秀出来,有谁知道呢?”

    这种与众不同的思想,让方圆直接无语。方圆不由地想到了中国一句脍炙人口的俗语: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任小这只大鸟,挂在树上,可真特别啊!

    任妈妈倒是愿意看到方圆和任小的恩。她把大包小包接过去,说:“晚饭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就等下锅了。你们先聊着,十分钟后开饭。”

    等任妈妈进了厨房,任小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挂在方圆脖子后面的两只手,说:“我的胳膊好酸哪!”

    方圆差一点哭了:是你胳膊酸,还是我脖子酸?不过,这样的话是绝对不能说的。方圆着硬硬的脖子,说:“需要不需要我给你揉揉?”

    “当然需要啊!”

    说着,任小就把方圆往主卧室里拉。到了房间,任小就倒在了上。方圆也不客气,一双大手就开始在任小上捏揉,只不过揉的地方不是胳膊,而是那最柔软最高耸的地方。只揉了几下,任小就哼哼唧唧地出了声,比那本片里的声音还要真实生动,跟放电影似的临其境。任小说:“方圆,我现在就想要了。”

    方圆松开了手:“现在不行,马上要吃晚饭了。”

    任小说:“不要,不要!”

    方圆惊诧:“什么不要?”

    任小说:“不要不要停!”

    方圆只好又把两只手在山峰波谷中来回揉捏,不断改变着山峰的形状,把个任小揉得**高涨,媚眼如丝。

    任妈妈的声音传进了主卧室:“开饭啰。”

    方圆这一回真停下了。任小有些幽怨地说:“方圆你太缺德了。”方圆说:“我怎么缺德了?”任小说:“你把人的心给勾起来,把人放到了半空中,不上不下,你得让我难受死?”方圆想起了一句王朔的名言,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这才是最真实的生活。”

    任小坐起来,抱住方圆:“方圆,我多么希望我们能生生死死都在一起,永不分离。”

    方圆苦恼又来:“小,你不是说过了吗?你无所求。”

    任小说:“你要是相信女人的话,就是相信母猪会上树。”

    方圆说:“那你刚才的话也不能相信了吧。”

    任小轻捶方圆:“再让你把我绕进来。我刚才说的话,才是最真心的话。”

    方圆摆摆手:“母猪上树了,奇迹啊!”

    方圆自然是又被任小饱拳相对。

    吃过晚饭,任小迫不及待地把方圆拖进了房间,方圆有一种被拖上贼船的感觉。果然,任小说:“我现在就要。”方圆也有点·火上升。当然,理智还是第一位的。如果不能给任小喂饱,恐怕连一时的安宁和安全都不会有。

    于是,方圆也不客气,解除了任小的全部服装。方圆也掏出了枪,子弹也上了膛,开始向任小的阵地发动了猛攻。任小喊:“不要……停!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方圆忽然觉得自己成了高尔基笔下的海燕。真是敬佩胯下之人,连干这事儿都能整出名言绝句,这也太诗画意了吧!

    一个小时后,任小像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一样软在上,一动不动了。高·潮过去,就是结束。方圆似乎有点很yd地笑问:“小,还要吗?”

    任小说:“不要了,我骨头架子都快散掉了,肚皮疼。”

    “是不要……停吧?”

    “饶了我吧,是不要了。”

    任小勉强起,把该擦拭的地方,自己的,方圆的,都擦拭干净,然后趴在方圆的怀里,再也不想动一下。

    方圆说:“今天采访的稿子写好了吗?”

    任小说:“放心吧。我写了两篇,一篇是教育工作会,市委书记和市长同时参加为切入点,通过彰显东州市委、市政府的重视,实际上是在替教育说话。一篇是东州职业教育发展的通讯。”

    方圆说:“叶书记视察东州职业教育,没写?”

    任小说:“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稿子要想上省报,很难的。连省委常委们、副省长们都不那么容易上省报,一个市委书记又有什么资格上省报。搞教育,你比我专业;写新闻,我比你擅长。现在我不想和你谈稿,我只想被你抱。”

    于是方圆就抱着任小。任小喃喃低吟:“与方圆男欢女,是我内心最期待;与方圆相依相偎,一生一世不后悔。”

    一个小时后,方圆说:“看看稿子吧。”任小说:“睡吧。”方圆说:“我还是要回家的。”任小顿时眼泪流下来:“难道你在我这里,就是吃饱了,抹抹嘴就没事一样地离开吗?”方圆说:“小,我们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注定是这样的。如果你无法接受这样的关系,那么我们还能继续走下去吗?”

    任小沉默了。最终,聪明的任小依旧没有想出解决这个难题的办法。自己心甘愿地当方圆的人,从一开始就无法见光,就无法随心所。想想现在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了漂亮的车子,任小的心妥协了:只要方圆还着自己,自己还能怎么样?像其他那些傻女人一样到纪委举报吗?如果方圆倒台了,那自己很多已经得到的东西也没有了,以后也不会再有。最最重要的,任小觉得,也只有方圆才能配得上自己这样的大才女。放眼东州,任小还没有发现再有哪个男人能够进入自己的视线。

    任小说:“既然你一定要走,那就再我一回。”

    方圆说:“不要吧?我已经筋疲力尽了。”

    任小说:“要,我还要!我要榨尽你最后一滴!”

    悲惨的方圆,惨遭任小的强暴,被榨尽了最后一滴,软着两条腿,离开了丁晓,啊不,现在是任小的房子。

    第二天,当方圆来到教育局时,汪兴邦第一时间跟到了方圆的办公室。汪兴邦说:“局长,今天翟新文过来上班了,现在就在他的办公室。张元庆也在那里。”

    方圆有心里准备:“翟局长没有免职,依旧是教育局局长。他回来上班,也正常。”

    汪兴邦说:“那您……我……。”

    方圆说:“一切照常。把职业教育的事好好准备准备,多跟孙书记沟通一下。到时候,我会把你和孙书记推出来,给冯省长和市领导再加深加深印象。”

    汪兴邦说:“谢谢局长培养。您对我的义,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方圆说:“我可以为信得过的同志铺铺路,但路能不能走好,还是要靠自己。我不能代替你走路,对不对?”

    汪兴邦说:“局长说得太对了,比马恩列斯毛还要对!”

    方圆说:“这个可不能乱说。当然,马恩列斯毛也要与时俱进。僵化的东西,停留在原来那个时代的东西,有很多是过时的甚至是谬误的,当然要根据时代的发展不断丰富、改进和完善。我觉得邓爷爷的理论好,就是要结合中国特色,就是要跟上时代,跟上形势。”

    汪兴邦说:“我是不管外面有怎样的特色,怎样的形势,我都是一颗红心向着方局长。”

    方圆说:“兴邦,也别这样说。如果我在教育局,你这样说,我很高兴;如果我离开教育局,你还一颗红心,还合适吗?”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