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1、各奔各前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今天的教育工作会,透出了许多的信息,暗含着许多的门道,已经让全系统的同志个个都惴惴不安。有一个明确的一把手,对于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在很多时候,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这个时候,翟新文向方圆“请示”,要回教育局,虽然不参与工作,但是带来的信息量就更大了。这不是把家里的东西到处乱扔——给添乱吗?但方圆能拒绝吗?且不说翟新文还是在任的局长,就算是翟新文是退二线的领导,想回教育局看看报纸,学学文件,谁还能拦着不成?更何况,今天宋云生有了许多的暗示。

    方圆说:“欢迎翟局长回来上班。我太年轻,孙书记更关注党务,请翟局长多指导啊!”

    翟新文很客气:“方局长,不敢当啊!世界还是属于年轻人的。我说过,只要你还在教育局,我不参与,不干涉。我什么时候,也不想给你造成半点为难。”

    方圆说:“谢谢翟局长。”

    还用再说什么吗?方圆如果再看不出翟新文的企图心,也白在官场混这几年了。翟新文是盯上了自己离开后的东州教育局,这肯定是宋云生的暗示。但是,宋云生为什么这么有把握,让翟新文一定能够回来主持大局呢?要知道,叶继成支持的是孙红军!

    方圆低估了宋云生的政治智慧。一个能成为地级市市长的人物,同样是有千壑。方圆去哪里?宋云生已经猜了个**不离十,毕竟方圆刚刚从延平县回来。那么,叶继成盯上的位置,不是江南县的县长,就是瓯江区的区长。适合这个岗位的人选,也不是特别多。从延平县反馈的信息来看,吴震去当县长的可能很大。县长可是稀缺资源哪!好不容易空出一个县长的位置,那还不抢破头。而江南县王首民是王国栋的人马,估计晋升县委书记的可能很小。这县委书记是谁,宋云生也想争一争,是代表郭锋书记争一争。至于瓯江区,大盘子已经差不多了,群峰的力量,王国栋的力量,省委组织部的力量,以及梁兆朋的大力推荐,已经让群峰就任区委书记差不多是板上钉钉的事。那么,吴震去瓯江区任县长,他空出的常务副县长就非方圆莫属了。

    看起来,吴震是铁了心要投奔叶继成了。你叶继成安排人马,占据这么重要的县长岗位,其他人会不会反对?要知道,东州也不是叶继成一个人说了算。叶继成要想实现这样的布局,必须有更多的常委支持。而如果把翟新文回归教育局作为交换,叶继成想不答应也难。没有人会为难方圆,但不意味着没有人会不为难吴震。而自己的支持,对叶继成实现所谓的布局,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自己的手中,有铁票三张,自己一票,邓云聪一票,常友强一票。这就是实力和底气所在。

    这个下午,方圆一起心绪不宁。确实有太多的原因让方圆心不平静,比如任小的问题,比如翟新文要回来上班的问题。当然,方圆的几乎所有嫡系部下,如汪兴邦、曹本松、谢秉国以及相关的科长李国强等,都在这个下午挤进了方圆的办公室,纷纷向方圆汇报请示工作。实际上,大家的心理都是一样,要找方圆落实,是不是他要离开东州教育了。

    方圆根本不可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回答。方圆说:“只要我还在这间办公室办公,那么我就要干好一天的工作。不要听着风就是雨,不要听信谣言和小道消息。”

    话虽然这样说,但方圆又怎么能平息事关每一个人切利益的各种流言传播呢?小道消息永远比新闻联播传播的速度还要快,而且无声无息,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就已经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不知道的人也知道了。

    方圆觉得这个下午,简直是杨白劳过年关——纯粹是煎熬。当然,该说的话还是要说,该办的事还是要办。方圆找到了孙红军,告诉孙红军:翟新文明天可能要回教育局上班了。

    孙红军先是一脸的惊讶,仿佛是看到了太阳高悬天空这里又下着瓢泼大雨的神奇景象;然后脸色迅速地灰暗下去,语气也有些沮丧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该来的谁也挡不住。”

    方圆说:“其实我还是希望你能勇敢地担当起来,但你必须要抓紧最后的时机,展现出你的能力和水平,让市委放心,让更多的领导了解你。”

    孙红军说:“我连个教育工作会的讲话都讲不好,我还能干什么?”

    方圆说:“我可以再帮你一回。”

    孙红军说:“怎么帮?”

    方圆说:“过几天,冯省长就要来东州视察了,职业教育是重要的一站。工作汇报,以及各个点的现场,我就交给你负责了。孙书记,成败在此一举,能不能让省长也肯定你一回,意义非同寻常。”

    孙红军说:“我能行吗?”

    方圆说:“你能行!”

    下班了,方圆下楼,司礼国已经等在了那里,李金贵也等在那里。方圆有些奇怪:“你们这是?”

    司礼国说:“局长,翟局长已经给我打电话了,让我明天接他上班。从明天早晨开始,小李开车接送您。我就不能给您开车了。今天,先让小李熟悉熟悉路。”

    司礼国的语气里,带着无限的伤感。方圆说:“今天啊,我自己开车。我晚上有个活动,就不需要你们一起去了。”

    李金贵说:“局长,我送您吧。”

    方圆说:“来方长。”

    方圆钻进了驾驶室,把两个司机都甩在后。司礼国叹口气,李金贵有些遗憾:“司哥,咋给局长开车,还这么难呢?”

    司礼国说:“小李,你这还有希望,我连希望都看不到了。”

    正要转,张元庆站在司礼国的边,笑眯眯地问:“小司,什么希望都看不到了?”

    司礼国惊出一的冷汗:“张……张主任。”

    张元庆说:“走,开着翟局长的车,拉着我,去翟局长家,问问翟局长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

    李金贵根本看不明白张元庆是什么意思,但司礼国是看明白了:张元庆,绝对是属于识时务者为俊杰的类型。别人谁去翟新文家都会有顾虑,有障碍,但张元庆去不会。因为张元庆是办公室主任,就是为各位局长服务的。在教育局内传言方圆要离开的消息之时,张元庆去翟新文家,也是意味深长啊!

    司礼国说:“好的,我送张主任去。不过,车子最近没开,有点脏。”

    张元庆说:“那就去洗车场,洗干净了再去。我们先去家乐福商场,我去买点东西,你去洗车。最好一些车里的座垫什么的,都换上新的。开出发票来,给我。”

    方圆去了任小家。方圆把车停在了家乐福商场的停车场,出门之后,又搭一辆出租车。唉,当官了看似风光,其实太不自由了。要知道,连法国总统约会他的演员人,都需要戴上头盔,骑上摩托车,就怕让人家看见;自己在网民骂官一片的环境里,更要小心谨慎为妙。当然,当法国总统背着第一女友,约会新人的事曝光之后,法国总统的支持率不降反升,这个就太难让人理解了。法国的老百姓,对法国总统可真宽容大度啊!在中国,早就被骂死了,然后撤职等着你,甚至还要双规查处,再把人送到监狱里。什么时候,自己到法国去当个教育局长啊?

    方圆去超市买了一些吃的、喝的、用的,然后搭上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方圆前脚刚走不一会儿,张元庆坐着司礼国开的红旗轿车,也来到了家乐福超市。这里是张元庆的伤心地。当初,就是在这里,自己看到了方圆和一个女的,然后嫉妒的心理让张元庆给方圆制造了一个绯闻,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女的竟然是孔双华,结果搬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对这家乐福,张元庆感很复杂。家乐福已经攻下了东州的政府采购,在这里购买的物品能够报销。虽然张元庆准备以私人名义去看望翟新文,但是却准备利用手中的权力,特别是办公室主任负责教育局的常开销这个独特权力,给翟新文用公款买一些可心的礼品,来表达自己对翟新文的心意。今天不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等方圆要走了的消息公布了,那可就晚大发了。

    司礼国停好车,张元庆正准备下车,司礼国说:“张主任,方局长的车也停在这里。”

    张元庆吃了一惊。顺着司礼国指的方向,方圆看到一辆崭新的帕萨特轿车就停在左前方的停车位上。车牌号码,熟得不能再熟。张元庆当机立断:“小司,马上把车开走,去人本超市。”在这里要是跟方圆碰了面,没办法解释清楚,更何况如果方圆高升或调离,一样能收拾自己。方圆,自己再恨他,也得罪不起他啊!咱惹不起,躲着走,行吗?

    司礼国开的红旗轿车,在家乐福的停车场,停了整整三十秒,然后迅速离开了家乐福。在出口,收费员伸出手指:“停车费,4块。”司礼国拿出4元钱,换来了挡杆升起。司礼国感叹:这4元停车费,大概是东州最贵的停车费了,连一分钟不到,也得按一个小时来算,坑爹啊!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