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2、割自己的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方圆不想让岑百强继续提他方圆的名字,但岑百强第二次提到方圆。方圆是忘记了,当初跟岑百强的约定。岑百强把方圆的话记在了心里,今天特意安排了考察职业教育的环节。这既是巩固与方圆的友谊,同时也包含着多层意思:叶继成欣赏方圆,重视方圆,自己多提方圆,体现了自己跟方圆的亲密关系,也更有利于叶继成接纳自己。这显然是多赢的策略,但方圆的心境变了,这个时候不想在部门长中太显山露水。枪打出头鸟,方圆现在只想低调。

    不过,显然低调是不可能了。叶继成对职业教育很感兴趣,因为冯丰省长提到过,视察的重点除了是东州招商引资、中小企业发展,要特别调研一下职业教育与产业发展的对接。现在,延平县的做法引起了叶继成浓厚的兴趣,叶继成也很想了解一下整个东州的况。

    叶继成说:“方局长,一叶知秋,看一角知全局。延平县职业教育紧密与产业发展对接,培养了产业发展需要的大量劳动者。这个方面,全市的况怎么样?”

    原本方圆对全市的职业教育,了解不多。毕竟是从普教岗位进入到教育局领导岗位,对职业教育的认识也不深。但是最近一个阶段,方圆与汪兴邦、职教科的同志,天天摸况,整材料,让方圆对东州职业教育的况有了全新的认识,也有了很多好的想法。

    所以,叶继成问到方圆,方圆倒也不怯场。方圆说:“报告叶书记,东州职业教育总体的况是好的,有许多的亮点,也有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现在,我简要向叶书记汇报一下。”

    职教科整的稿子,方圆看过好几遍,虽然不能说全文背过,但材料的大框架、大标题以及主要内容,方圆还是记得。方圆没有稿子,侃侃而谈,用最短的时间,把东州职业教育取得的亮点向叶继成作了汇报,把下一步职业教育发展的设想也提纲挈领地勾勒出发展蓝图。呈现在众官员面前的是:一个对本职工作烂熟于的局长,一个对教育发展成竹在的局长。就连那些嫉妒方圆的部门长,也不得不承认,方圆的业务确实纯熟,是一个称职的局长。嫉妒方圆的能力,嫉妒方圆被叶继成赏识,这个是没有办法的。有人群的地方就会有嫉妒,就像古代皇宫的妃子一样,哪一个都想得到皇帝的宠幸,哪一个都会嫉妒某个妃子得到皇帝的宠幸。而叶继成,就像是东州的皇帝一样;部门长们就像是一个个渴望得到宠幸的妃子一般。

    叶继成赞赏地点点头:“好啊,说得好。延平县的职业教育为什么发展得这么好,我现在找到答案了。明天,开教育年度工作会议,我参加之后,就直接去你们的职业教育点上走一走,看一看。”

    天哪,这是叶继成一个月的时间里,再一次踏足东州教育,对东州教育的厚,对方圆的偏,真可谓是盖了帽了。

    一些老资历的部门长、县头头,心里头不知道打翻了多少醋瓶子,一肚子都是酸水啊!

    岑百强说:“谢谢叶书记对延平职业教育的充分肯定。今后,我们将深入贯彻叶书记的指示精神,认真学习和体会方局长对职业教育的指导意见,把延平职业教育发展得更好,为延平县、为东州市的产业发展,培养更多的有专业特长的劳动者。马县长和县教体局的同志,要专题学习,专题部署。”

    副县长马志聪说:“我和一定教体局的同志们一起,研究下一步职业教育怎样进一步发展的问题。”

    调研活动的实地考察圆满结束。在县委的贵宾会议室,叶继成被众星捧月般地围坐在首位,延平县四大班子的负责人,县委班子成员,县政府班子成员,参加了会议。岑百强当仁不让,向叶继成汇报了延平县过去一年经济和社会发展况,汇报了2009年延平县的工作打算。

    叶继成对延平县的工作给予了充分地肯定,勉强延平县班子的同志们,要团结一心,凝神聚力搞建设,努力把经济发展上来,努力把民生的工作做好,努力把社会的稳定维系好。叶继成说,经济发展是做好其他工作的坚定保证,没有钱,什么也办不好;经济发展不好,老百姓也富不起来。稳定是做好其他工作的前提,只有创造出稳定的环境,我们才能更好地开展工作,发展经济。而民生是我们执政为民宗旨的贯彻与落实,什么时候都要把群众的利益摆在首位,想老百姓之所想,急老百姓之所急,真正做到真心实意为人民群众服务,让人民群众得实惠,让人民群众过上好子!

    会议结束后,叶继成说:“中午不要安排宴请了,我就去机关食堂,吃个工作餐吧。”

    市委书记一句话,可把延平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蓝永升急坏了。为了招待好市委书记一行,蓝永升这几天都在准备,甚至还亲自过问采购事宜,与官方定点的大酒店总经理一起研究菜谱,可谓精益求精,既不能让市里的领导们觉得太奢侈,又不能让领导们觉得太寒酸,还要让领导们觉得吃到了延平的特色,吃到了美味。昨天晚上,蓝永升与大酒店的总经理还在一起,对菜谱进行了最后的敲定。现在,马上就中午了,该备的料,酒店都已经备好了,该提前下锅预处理的,也已经下锅了。就因为叶继成一句话,这几十万就打水漂了。最最关键的是,这定点酒店就是延平宾馆,是县委机关事务局的自收自支事业单位,也就是蓝永升说了算的地方。这里面有多少油水,恐怕也只有蓝永升能说得清。酒店总经理也好,机关事务局局长也好,都得听蓝永升的。在一定程度上,这酒店总经理就是蓝永升的代言人。这里面的损失有多少,蓝永升都疼啊!公家的腰包损失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腰包受损了。谁他娘的割别人的,试不着疼;谁他娘的割自己的,如果试不着疼,那是因为这个人已经挂掉了,见马克思去了。

    蓝永升这个时候顾不上官场的礼节了,几步来到岑百强的后,在岑百强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岑百强点了点头:“叶书记,有这么一个况向您汇报一下。机关食堂每天的饭菜都是定量的,我们这一行,市里的领导,加上工作人员,再加上新闻媒体的朋友,如果去我们机关食堂吃饭,我们的态度是欢迎的。但是如果因为我们大家因为吃了饭,导致延平县各部门的工作人员没有饭吃了,恐怕就违背了叶书记提倡节俭的初衷。”

    周鹏有就坐在叶继成的边,他也向叶继成耳语几句:“叶书记,让记者们吃食堂,恐怕会给我们带来一些麻烦。我们的活动前面非常圆满,就差这点睛之笔了。”

    蓝永升感激万分地看着周鹏有。蓝永升原来就认识周鹏有,在周鹏有担任市政府秘书长的时候,蓝永升就是县委办主任,就与周鹏有有很多的业务联系。因为市里的机关事务局,归市政府秘书长管。周秘书长啊,您可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

    叶继成问:“好吧,市里的同志,肯定不能让县里的同志们没饭吃对不对?百强同志的意思是?”

    岑百强说:“县里在延平县委招待所安排了工作餐,跟吃机关食堂一样的感觉,一样的标准。这延平宾馆是县机关事务局的直属单位,市领导,还有记者朋友们,在县委招待所吃个饭,其实就是帮县里,帮招待所的工作人员,因为他们都是自收自支编制,我们只有多在招待所吃饭,他们才能有工资。”

    叶继成说:“好吧,我们就去县委招待所吧。”

    蓝永升长和地吁了一口气,接着又是一阵疼:原本自己和岑百强分一分就可以了,现在,岑百强的那一份,一分钱都不能少;那么周鹏有要答谢一下,就只能从自己上割了。疼啊!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