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1、女人第六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方圆默默地走在众人中间,忽然感觉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吓了方圆一跳。等方圆回过头,真真地又吓了一跳。拍方圆肩膀的,不是别人,正是《清江报》东州记者站记者任小

    方圆从一开始就没太注意第二辆车上的人,因此没有留意到任小也过来了。不过,之前方圆曾经向任小透露过正月初九要陪同叶继成到延平县调研,任小也说一定来。但没有想到,任小真地来了。

    任小说:“方局长,我现在可以采访你几个问题吗?”

    方圆说:“任记者,要采访,就采访叶书记,采访延平县的岑书记。”

    任小冲着方圆眨眼睛,笑着说:“叶书记肯定要采访,岑书记肯定也要采访。不过,现在我只想采访方局长!”

    周围几个局长笑起来。经委主任花辛树说:“方局长,还是年轻好。任记者对方局长有独钟啊!”

    发改委主任余宗航笑着说:“任记者,采访采访我吧。我有话说。”

    任小说:“花主任,余主任,我也想对你们有独钟呢,可惜你们上没有我感兴趣的话题啊!”

    余宗航说:“我和花主任没有话题,难道方局长上就有话题?”

    任小说:“当然。刚才在帅气服饰公司,岑书记介绍说,这家企业能够落户延平县,是方局长牵线搭桥的结果。我非常关心的话题是:一个教育局长,为什么对招商引资也很在行?为什么要给延平县招商引资?”

    花辛树说:“这个问题问得好啊!这也是我心中的疑问。我这个经委的主任,管工业,管经济,招商引资工作也不似方局长这样拈手就来呢!”

    任小对花辛树说:“所以,我要采访方局长,余主任,花主任,没有意见了吧?”

    花辛树说:“我请求任记者采访完方局长之后,我也可以谈谈感想嘛!”

    任小说:“好的,没问题。”

    任小把方圆叫到一边,远远地落在队伍的后边。任小伸出录音笔,问:“方局长,帅气服饰是你给延平县招商的吧?”

    方圆皱起了眉头:“小,别胡闹。”

    任小嘻嘻一笑:“录音笔我已经打开了。你刚才这一句已经录进去了。”

    方圆顿时无语。方圆想起了陕西省一个党校的女研究生,告发党校副校长,证据里不但有视频,有照片,还有好几段录音。万恶的录音笔啊,这让人防不胜防啊!把个录音笔揣在袖口,谁能看得见?任小今天给自己提了一个醒啊!

    任小看方圆绷着脸,连忙把录音笔收起来:“跟你开个玩笑嘛,你也不用把脸拉得那么长。”

    方圆说:“你这是在形容我的脸长得跟驴很像吗?”

    任小说:“这可是你说的。”随即被方圆逗得笑起来,一点也不淑女了。人就在眼前,人冷幽默也好,人有点生气的模样也好,任小都喜欢。

    方圆说:“小,今天我要低调。市委书记在,市委秘书长在,市委常委、副市长在,延平县委书记和县长在,我算老几?你千万不要本末倒置,该突出的重点不突出,把我给架到架子上烤。”

    任小说:“采访你是假的。不过,我真有个疑问要问你。”

    方圆说:“好吧,你问吧。”

    任小说:“既然帅气服饰是你介绍给延平的,那个漂亮的总经理池丽萍你应该认识吧。或者说你们原来很熟悉?”

    女人心细如发,心眼似针鼻儿,神经超敏感,往往都有别人不具备的第六感,现在看来,一点也没有说错。

    方圆说:“我和舒韦蓉董事长是好朋友,跟池丽萍肯定认识。但介绍帅气服饰到延平来投资兴业,是岑书记提出来的请求,是我找舒韦蓉董事长交流了一下,舒姐也有这样的意向,所以舒姐就来延平投资了。”

    任小低声说:“可是,我注意到,这个池丽萍似乎有点不像是副总经理,她倒像是一把手,舒大姐似乎只是表面上的董事长。”

    这个问题方圆也发现了。真没有想到,任小竟然也能看得出来。方圆马上想到另外一个问题:连任小都看得出来,那么其他人特别是这些官场经验非常丰富的人,又如何看不出来?这,有点严重了。

    方圆说:“这件事我事后会找舒姐了解一下。”

    任小说:“我还感觉,这个池丽萍跟你,一定有不一般的关系。”

    方圆的心咯噔一声。女人不得了啊!方圆说:“我和池丽萍没有关系。最近一次偶遇,只是在舒韦蓉大姐的企业年会上,握了握,说了几句话。很多的事,都是我与舒韦蓉大姐谈的。池丽萍不在场,也不知。”

    任小说:“不对。直觉告诉我,你和池丽萍之间一定有故事。池丽萍在汇报的时候,一共就看了三个人,一个是叶继成,一个是岑百强,还有一个,就是坐在后排的你。虽然你一直躲在角落里,但是池丽萍还是不时地把目光投向你的方向,看着你,只看你!”

    方圆何尝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池丽萍在汇报的时候,中间不知道有多少次向自己看过来,那复杂的眼神,只要是眼睛不瞎,就能看得出她内心的复杂。这是藕断丝连的信号,这是犹豫不断的表示,说得更白一点,池丽萍是不是还在期盼着重新开始,再续前缘?

    方圆说:“看向我这个方向,我也注意到了。或许看的不是我,或许看的就是我,毕竟我是她认识的人,其他的几位,池丽萍并不认识。”

    任小说:“我不会干涉你的私人生活,就算是你和池丽萍有关系,也没有关系。不过,我想起几句名言,想跟你分享一下。”

    方圆点点头,心里有点不舒服,也有点忐忑。古怪精灵的任小,思维方式和其他几个女人不一样,谁能猜得出她心中有怎样的想法。

    任小说:“第一句名言,说一句谎言,需要用一千句真话来圆它。这样活着真累,是不是?”

    方圆苦笑。

    任小说:“第二句名言,我是记者,记者的使命就是探究真相。”

    方圆无语,心里真有点怕了任小

    任小说:“第三句名言,就是我的大众途观suv已经买了,现在正在由车行代理相关手续,一共花了25万多一点,白颜色的,很漂亮,很纯洁,我很喜欢。那张卡里有20万,加上另外一张卡里的钱,够了。谢谢你,方圆,只要你心里有我,我不会介意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我的采访结束了,谢谢方局长。”任小顽皮地一笑,飘然而去,就像那天边的云。

    方圆被孤零零地甩在后面,就像是被遗弃的婴孩。他看到任小把花辛树也给叫了出来,开始了对花辛树的采访。

    方圆返回了大部队中。余宗航关切地问:“小方,我看你一点也不开心啊!”

    方圆说:“我不想接受采访,要采访就采访叶书记,岑百强,找我干什么?这岂不是躺着也中枪?”

    余宗航说:“任记者是我认识的记者当中,比较犀利的一位。”

    方圆说:“确实是有点入木三分的感觉。”

    余宗航说:“其实我们这些当官的,对记者的心态两极化,一方面希望记者们多报道我们的政绩,另一方面最讨厌记者揪着我们的小辫子不放,追根究底,让人忍无可忍。不知道老花会不会被任记者给折磨到。老花是很愿意接受记者采访的。”

    两个人看向远远在后面的花辛树和任小。刚才花辛树还兴高采烈的模样,此时此刻,已经苦着脸。方圆知道,任小这个精灵古怪的家伙,不知道又用什么难题,难住了花辛树。方圆这一回猜出了任小的心理:再让你搅局,再让你喜欢被采访,这一回让你吃一回瘪!

    余宗航说:“看,老花这一回连笑都笑不出来了。看起来,我们要有一种警惕和觉悟,防偷防火防任记者。”

    面对余宗航的冷幽默,方圆也幽它一回:“关键是防不胜防。”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陪同着叶继成,又视察了三家开发区的企业。这几家企业以亮眼的数据、兴隆的现场,展示出延平县招商引资的重要成果。在岑百强的提议下,叶继成又来到了延平县第一职业高中,参观了学校的校史馆,听取了校长的简要工作汇报。在人群中,方圆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延平县教体局局长周小可,副局长陈世军。方圆冲着两人点了点头,这周小可和陈世军,就像是京哈遇到了主人,摇头摆尾,一脸讨好主人的神,冲着方圆咧嘴笑。

    在第一职业高中的校长汇报完后,岑百强补充:“叶书记,各位领导,延平县要实现工业兴县、旅游强县的总体部署,除了需要大量的各方面人才,最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数量足够的、产业发展需要的合格劳动者。职业教育具有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因此,延平县非常重要职业教育,把职业教育与市场需求、产业需要的劳动者紧密结合起来,实施校企合作,订单式培养。我们的产业需要什么样的劳动者,我们的职业教育就培养什么样的劳动者。所以,近几年,延平县职业学校的就业率达到了100%,许多职业学校的优秀学生,还没等毕业,就已经被相关企业预定走了。所以,县委、县政府非常感谢市教育局特别是方圆局长对我们延平县工作的支持,也特别感谢职业教育的校长和老师们,他们都对延平县的职业教育,对延平县的发展做出很大的贡献。”

    好么,又把方圆给扯出来。方圆真有些焦躁绪了:都什么时候了,不提我方圆好不好?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