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8、好大的排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在新闻媒体的报道中,常常会用这样的字眼来形容有关会议召开的况:这是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成功的大会,鼓舞人心,催人奋进。在2009年2月2这个很平常的夜晚,梁兆朋在金谷大酒店,仿佛开了一次成功的动员会,把每一个人的绪都调动起来,把每一个人的心都拉得更近。短短的三个小时时间,几乎每一个人都有相见恨晚、意犹未尽的感觉,包括方圆。梁兆朋所展现出来的人格魅力和亲和作风,让教育局班子的同志如沐风,温暖心田。形容这一次晚宴是一次团结的宴会、胜利的宴会、成功的宴会,鼓舞人心,催人奋进,也丝毫不为过。

    第二天一大早,方圆就赶到了市委大楼院里。8点钟,市委书记叶继成将在市委常委、秘书长周鹏有,市委常委、副市长盛建涛以及包括方圆在内的部门负责人的陪同下,赴延平县视察调研。盛建涛刚刚分管经贸工作一天,因为视察的重点就是招商引资、民营经济发展,所以盛建涛必然陪同。当然,这也是盛建涛以副市长份,第一次正式履行新的职责。

    在院子里,看到了方圆,盛建涛几步走到近前:“小方,来得早啊!”方圆说:“盛市长好!”盛建涛笑着说:“过年跟大哥一起吃饭,大哥对你赞不绝口呢!”

    方圆知道盛建涛指的是省委常委、省军区政委盛建波。这哥俩儿,两个常委啊!如果前面都挂上个中央政治局,那就盖了帽了,超级厉害。

    方圆说:“我知道,盛政委一直都非常关心我!谢谢!”

    盛建涛说:“小方已经看到市长、副市长的分工了吗?”

    方圆说:“已经看到了。”

    盛建涛说:“我分管的工作,小方你还要多多支持啊!”

    方圆说:“一定全力支持!”

    盛建涛说:“谢谢。小方你也放心,晓公司、大成集团,我都进行了初步地了解,今后还会继续关注的。时机合适的时候,我准备在开,到这两家公司调研一下。”

    方圆嘴里说着“谢谢”,心中却在嘀咕:“就这么一点破事,地球人都知道!”看来,自己跟宋思思之间的关系,东州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悬在自己头顶的那把剑?

    叶继成在周鹏有的陪同下姗姗来迟。看到等在中巴车前的众人,叶继成亲切地跟大家打招呼:“同志们,过年好啊!”

    众人也纷纷给尊敬的叶书记拜年。至于是给叶继成本人拜年,还是给叶继成头顶上的帽子拜年,这个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叶继成跟大家握了握手,说:“秘书长,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发了?”

    周鹏有说:“书记说出发,我们就出发。”

    两个人的磨合期,话语都是那么微妙。不在官场,听不出短短的两句话里,包含着多少信息。

    叶继成笑着说:“好,走吧。”

    两辆中巴,前一辆坐着叶继成、周鹏有、盛建涛以及各部门长,还是显得比较空;后一辆坐着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东州电视台、东州广播电台、《东州报》等工作人员,满满一车人和设备。在一辆警车的引领下,两辆中巴驶出了市委大院,向着延平县驶去。

    市区距离延平县界,不过40公里。远远地,叶继成看到了延平县界的对面一侧,停着一大排黑色小轿车和几辆中巴车,站着一大群人,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周鹏有与岑百强的关系不错,原来都算是王国栋的人马。周鹏有观察到叶继成的表,说:“书记,基层的同志也很难啊!如果不来迎接,肯定会担心上级领导认为基层不、不重视;来迎接吧,也会担心不符合中央的有关规定。”

    方圆恶趣味地想:如果冯省长来东州,叶继成会不会去东州市界迎接?当然,省长可能是坐飞机来,叶继成是在市委大院里等着,还是要飞机场迎接?

    叶继成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很快,两辆中巴车停了下来。黑压压的一群人,像是没头的苍蝇一样向前挤过来。作为基层的同志,谁不想给市委书记留下一点好印象?要知道,县里的副县级,要想再提拔,要想提拔为正县级或正处级,最关键的人就是市委书记。但叶继成来东州时间短,能把这些正县级、正处级认过来,就算是不错了,很多县里的副县级,根本还没认过来。

    岑百强说:“排好队伍,不要乱。”

    一句话,实际上已经点明了一切:请大家按照平常在县里干部的先后顺序站好队。混乱的局面立刻改观,众人按照县委书记、县长、县人大主任、县政协主席、县委副书记、县委常委们、县人大副主任们、副县长们、县政协副主席们、县法院院长、县检察院院长、县党校常务副校长、县政府办主任、县各相关局局长的顺序一字展开,差一点排了一里地长。在延平县,党校常务副校长是括号里的副县级,位列延平县班子成员的末尾,让检察院院长、法院院长以及政协诸位副主席,有了垫底的陪衬,大家都非常乐意县党校常务副校长出席各类县领导出席的场合,不是站末尾,就是压领导席的两边,成为县班子的真正绿叶。

    叶继成的心里,涌上说不清的感觉。延平县班子成员,全体都来,体现了重视,这让叶继成很欣慰:岑百强看起来有多么重视自己的这一次调研。但是,这样的风气一旦开了先河,以后叶继成去哪个县、区,都是这样,对叶继成来讲,也会产生非常不好的风评,上级会认为叶继成讲排场,重形式——这也同样会影响到叶继成给省委常委们的印象。

    岑百强已经迎上前来。叶继成调整了面部表,笑着说:“百强同志。”说着,伸出了一只手。岑百强地双手回握:“叶书记,我代表县各大班子,代表全县人民,烈欢迎您率队来视察指导延平县的工作。”叶继成点点头:“我来看看,延平县的招商引资、职业教育等工作的具体况,谈不上指导,就是来调研。”岑百强说:“我们早就期盼着叶书记能来延平,我们的工作有哪些不足,还请叶书记一定指出来,我们一定会按照叶书记的指示要求,立刻整改,争取把工作做得更好,让市委满意,让叶书记满意,让延平的群众满意。”

    马排到如此程度,方圆都感觉有些羞赧。但岑百强说得如此自然,行云流水一般,绝无半分拖泥带水,可见功力之深,已初臻炉火纯青高度。最重要的是,叶继成的话其实有点自谦的味道,但岑百强还能接得如此流畅,不能不说,岑百强的水平确实不一般。最关键的是最后三句话,既点明了上、下的“满意”,最重要的是没提“市政府”。

    方圆是大开眼界,深感中国官场之奥妙复杂。短短的几句对话,便可见一斑。

    叶继成说:“以后,就在县大院等着,不要这样。”

    岑百强说:“是,我一定牢记叶书记的教诲,以后您来,我和同志们就在县委大院等您。”

    叶继成很满意岑百强的态度:“下不为例!”

    岑百强跟上一句:“一定下不为例。”

    叶继成又跟县长孙岩石握手,跟人大主任、政协主席握手。岑百强给叶继成介绍了人大主任、政协主席,以及班子其他人员。叶继成一路走过去握手,差一点走了一里地(有点夸张哈),连手都伸累了,被握疼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