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7、梁兆朋演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分管教育的副市长来教育局了,安排一顿工作餐,理之中。更何况,几位副局长也眼巴巴地看着,所以断然没有把梁兆朋赶走的道理。只是王楚尹也在场,让方圆有些难办。

    方圆说:“梁市长来我们教育局,处理麻烦也好,办理公务也好,调查研究也好,一定要留下来吃个工作餐。正好,教育上的同志们也想跟梁市长亲近亲近,不知道梁市长是否肯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

    梁兆朋进退两难。今天,如果不是有人打着他的旗号,到教育局坑蒙拐骗,他是不会冒昧地来教育局,更不会在下班时间到了之后来教育局。毕竟,自己分管的几个部门,先去哪里,什么时间去,都得充分听取意见,都得慎重考虑。要充分照顾到几个部门的平衡,照顾到几个部门长的心理。像民政局、人社局、卫生局,哪一个也不比教育局弱,梁兆朋甚至有一种想法:反正要参加教育工作会议,教育局最后一个调研也可以。就凭与方圆的关系,即便是最后一个调研的单位是教育局,方圆也不会有意见。那就在民政局和人社局中选一个,第一个去调研。

    但今天,鬼使神差地,竟然来了教育局。现在走和不走,来教育局的消息,明天就会传到相关部门长的耳朵里。想想自己当瓯江区委书记的时候,想去哪个部门就去哪个部门,根本无需多考虑;现在当了副市长,级别从正处到副厅,反而缩手缩脚,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这过的是什么子啊?

    梁兆朋想了一想,说:“既然来教育局了,就跟大家见个面吧。简单吃一点,不要奢华和浪费。”

    方圆说:“请梁市长放心。王局长,来教育局了,也一起参加吧?”

    王楚尹说:“明天吧,你来找我,我有事找你。今天见到梁市长,我很高兴。梁市长答应把武警的事放在心上,我也把梁市长看成是可信赖的朋友。期待着我们互相支持,合作双赢!”

    王楚尹伸出手。

    在上级领导面前,上级领导不伸手,下级不能随便伸手。但显然,王楚尹忽视了这一点,或者说根本没有把梁兆朋当上级。

    梁兆朋心里生出恶感,但表面如沐风:“王局长,很高兴能为公安战线的同志们做点事。放心吧,我向主要领导汇报的时候,一定会把陆军、海军和武警,都考虑进来的,一定会给王局长一个满意的交待。”

    王楚尹点点头,说:“谢谢梁市长。我就不参加你们教育的活动了,祝你们吃好喝好玩好。”

    王楚尹很牛的范儿,让梁兆朋心生反感。方圆说:“王局长,我送你。”

    梁兆朋说:“我就不送了。王局长走好。”

    梁兆朋站到方圆办公室的门口,看着方圆把王楚尹送下楼。他在心里嘀咕:什么玩意儿?摆的谱比国家主席还要大,以为自己姓胡啊!

    方圆送王楚尹下楼,经过4楼的时候,对张元庆说:“元庆,安排金谷大酒店准备一个房间。梁市长今天跟班子的同志见个面。在局的班子同志,都参加;没来的班子同志,打电话通知到,能来尽量来,不来要通知到。”

    张元庆说:“知道。”

    方圆说:“你也参加。”

    张元庆说:“谢谢局长。”

    张元庆陪着方圆,把王楚尹送到了一楼。王楚尹看了张元庆一眼,对方圆说:“明天下班给我打电话。”

    公安局长的话,就是这么言简意赅。方圆说:“好的。”王楚尹说:“张主任是吧?如果方局长忘记了,要提醒他。”

    张元庆一愣,连忙答应:“好的,我会提醒方局长,下班的时候给王局长打电话。”

    王楚尹点点头,上车离开。方圆的心里也不太舒服。不知道什么时候,王楚尹似乎有点变了。当常务副局长的时候,王楚尹是相当和蔼可亲的;现在,为什么浑上下都是王霸之气呢?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影响他的仕途进步?

    教育局的考斯特中巴,拉着一车的教育局班子成员,外加副市长梁兆朋,来到了金谷大酒店。张元庆已经等在这里,他和已升任金谷大酒店的副总经理陈鹏一起,在酒店的门口迎候。方圆说:“小陈,直接去包间。”

    陈鹏说:“好的,方局长。”

    进了包间,方圆请孙红军坐主位,孙红军怎么也不肯,直接走到副陪位置坐下。方圆说:“孙书记,这不合规矩。”孙红军说:“方局长跟梁市长是老朋友,坐在一起也方便交流。”

    于是,梁兆朋坐了主宾,和平坐了二宾。韩素贞没有到,其他人也都各自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陈鹏来到方圆的跟前请示:“方局长,现在可以起菜吗?”

    方圆说:“起菜。”

    陈鹏说:“要不要安排两个倒水倒酒的服务员?”

    方圆看看梁兆朋。梁兆朋说:“大家见见面,也没有什么秘密。”

    方圆说:“安排两个口风紧的。”

    陈鹏说:“明白。苗总让我转告,他今晚有别的事,不能过来。”

    方圆点点头。

    酒宴开始,方圆说:“梁市长今天是分管教育的第一天,就来到了教育局。这充分体现了梁市长对教育的关怀和厚。我提议,让我们用最烈的掌声,欢迎梁市长为我们作重要指示!”

    大家烈鼓掌。梁兆朋站了起来,说:“我与教育有缘分哪!原来也是想第一家来教育,但要选个黄道吉,要上午来。但没有想到,却是因为这样一个原因,来到了教育局。来了就走,不礼貌,也不尊重大家;所以我就留下来了。这个时间点,留下来就得吃饭,好像我梁兆朋来教育,就是为了蹭饭似的。”

    大家都很有分寸地为梁兆朋所谓的幽默笑了,笑得很含蓄,笑得很有分寸。

    梁兆朋说:“今天,市政府明确了分工,教育是我分管的部门之一,我以后就与在座的各位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教育利在当代,功在千秋。我想说的是,怎么重视教育,都不为过!把青少年的教育抓好了,从大里讲,这是关系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有什么样的接班人问题;从小里讲,家家户户都这么一个孩子,多的两个,孩子学习好了,将来有出息了,也是家庭的幸福和希望所在。”

    梁兆朋的话,既有高度,也非常通俗,一下子拉近了副市长和教育局班子成员心灵上的距离。大家不自地给梁兆朋鼓掌。

    梁兆朋继续说:“要把教育工作做好,党委、政府首先要重视,要持续扩大教育投入,要不断改善广大教师和广大教育工作者的经济和社会地位。当然,真正要把教育事业办好,还是要依靠广大教师和教育工作者,依靠我们在座的这些东州教育的中坚与核心!我相信,在红军同志和方圆同志的领导下,在我们在座各位的共同努力下,东州教育事业一定会取得新进步,获得新成功!”

    大家又给梁兆朋鼓掌。其实梁兆朋讲这话,表面捧广大教育工作者,实际上就是捧眼前这些人。他亲切地形容大家是东州教育的中坚与核心,更拉近了梁兆朋与教育局班子成员的距离,让大家在最短的时间内初步接受了他。

    梁兆朋说:“教育的事,教育的人来办,其他的人为教育服务,欢迎;对教育指手划脚,不需要!不懂教育的人,凭什么要瞎指挥?”

    众人忍不住要鼓掌啊!教育人有教育的结,那就是,最最讨厌不懂教育的人,对教育工作胡指导,瞎指挥。为什么和平在教育站不太住脚,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是转业军人,不懂教育。教育人的这种清高,让教育人的发展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真正教育出的高级官员,数量少之又少。而讲素质,论才华,有多少其他系统的官员能比得了教育出的官员?但清高就意味着被孤立,就意味着曲高和寡。所以教育的干部,往往在教育开始,也在教育结束。

    梁兆朋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呀!

    烈的掌声再一次响起来。梁兆朋有点得意,作为一个曾经的区委书记,对瓯江区教体局的那一帮子人,了解颇深。以此类推,教育教育局的人,估摸也是这么一个类型的。教育人清高,教育人也单纯。单纯的另一层含义就是比较傻,比较容易被忽悠,比较容易被感动得恨不能把忠心全部表白。

    梁兆朋有了工作上的自信:“各位同志,各位好朋友。我作为分管教育的副市长,要做的不是瞎指挥,而是为教育服好务,为教育排忧解难!教育上遇到什么困难,需要我来协调,我一定尽全力!该向市长呼吁,就向市长呼吁;该向市委书记呼吁,就向市委书记呼吁;该到省教育厅跑,我也愿意把腿跑细,把嘴磨破。”

    梁兆朋的话又引来一阵烈掌声。

    梁兆朋最后说:“我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我和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形成工作的合力,我们共同把东州教育事业发展好,维护好,为东州,为清江,为咱的国家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让每一个东州的孩子长大后都能成为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有贡献的人,成为有用的人,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合格接班人!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