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2、牵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作为曾经乾纲独断的区委书记,步入了新的领导岗位,成为了一名排位末尾的副市长,梁兆朋很快就从最初的喜悦中走出来,很清醒地看到自己现在微妙而卑微的地位:如果不把市人大、市政协的领导算在内,在一线的市领导中,自己不但排在13个常委的后面,也排在所有非常委副市长的最后面。*[*****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同时,自己最大的靠山王国栋没有升任省领导,而是去担当了省会城市杭江的市长,虽然括号里标明是副省级,但却不是省领导。这一次能够晋升副市长,王国栋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更重要的是,群峰为了担任区委书记,他动用了在省委组织部的人脉,为自己的进步发挥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在非常委副市长的新岗位上,梁兆朋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威信不够,职权太小,分管的部门表面尊重,但由于自己不是常委,不能参加市委常委会,因此对相关部门长能发挥的影响极其有限。梁兆朋现在的状态,跟马良禾刚刚转为副市长时的处境差不多。以前在瓯江区的时候,是什么都说了算;现在在东州市,却只能是听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对部门的工作,也只是协调、协商,适当的指挥可以,但指挥多了,人家部门长不听,当分管副市长的,就像是古稀老太太啃鸡爪——没牙啃。

    现在,方圆说要提意见,这分明是送桃子的延续。这一回,送的不是桃子,恐怕是西瓜了。

    梁兆朋笑呵呵地说:“好啊!别人提意见,或许我不一定听;但小方提意见,那一定是有利于工作的,我洗耳恭听。”

    方圆说:“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意见。不过,我刚刚得到一个信息,市委常委、警备区政委冯彦,向东州市委递交了一份请示,请求东州市委协助解决警备区官兵家属的就业问题。叶书记作了重要批示,责成人社局与冯政委协调沟通,尽快帮助警备区指战员的家属能够有就业,就好业。”

    梁兆朋的政治敏感何其强,一下子就听出方圆的意图。梁兆朋说:“双拥工作,确实是一项重要的政治工作。在当前况下,也是非常容易见到成效的工作。小方,你看我这样做好不好?我先跟冯政委接接头,了解一下他们的想法。我再整理整理有关的思路,向叶书记和宋市长汇报。两个一把手做出指示后,我再与人社局的董局长他们一起,商量推进这项工作的办法,力争开门红。”

    方圆说:“这个请示是叶书记批示的。”

    梁兆朋明白方圆的意思:“我准备先向叶书记请示,再向宋市长请示。不管怎么说,我是市政府的副职,宋是市政府的班长。”

    方圆说:“那我祝梁市长有一个开门红!”

    梁兆朋说:“我需要你的支持和帮助。”

    方圆说:“帮您,那是一定的!我会尽我最大的力量,支持梁市长做一件让叶书记说好,让省领导说好,让老百姓说好,让部队说好的多赢好事!”

    梁兆朋正愁万事开头难呢,方圆给送了一个大枕头、大西瓜,怎能不开心满怀?梁兆朋说:“如果可能,我想今天就跟冯政委对接一下。小方,我知道你跟冯政委之间关系莫逆,我却跟冯政委没有联系过。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今天下午或晚上,我们就见个面。最好是今天中午。”

    梁兆朋子还急嘛!方圆不由地想起梁兆朋在瓯江区修路、种绿的事。自己当时只是提了个建议,结果梁兆朋回去之后就干,把瓯江区与中心城区用一条宽敞笔直的大道给连通起来,让瓯江区这个城乡结合部的区朝着中心城区转型发展。同时,大道两侧,土地升值,房地产业迅速兴旺起来,给瓯江区带来了更多的财政收入。而种绿,极大地改善了瓯江区的环境面貌,同时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城中村百姓的生活习惯,更讲卫生了,更重视环境了,也在向着市民小步快跑。

    方圆看看石英钟,已经快13点了。方圆知道冯彦现在也很急,恰巧了,梁兆朋也很急,这倒好,不用我方圆想办法推动,有两位市领导推动,这力度一下子就会大许多。方圆说:“我跟冯政委联系联系看。”

    当着梁兆朋的面,方圆给冯彦打去电话:“冯政委,我是方圆。”

    冯彦说:“方圆,你好。我正要找你!”

    方圆说:“是不是部队指战员家属就业的事?”

    冯彦说:“是,正是这件事。”

    方圆说:“冯政委,今天上午,市政府发布了市长、副市长的分工,不知道您看到了没有?”

    冯彦说:“看到了。”

    方圆说:“梁兆朋副市长分管人社局、民政局。我现在正在梁市长办公室。不知道冯政委下午是否有时间,梁市长想和你碰碰头。”

    冯彦愣了一下,说:“这实在是太好了。我下午有时间!在哪里碰头?”

    方圆说:“等一会儿我再给你电话。”

    冯彦说:“好。”

    挂断电话,看着梁兆朋有些惊讶的眼神,方圆说:“梁市长,您看在哪里碰头比较好?”

    当官的,没有人自由,无论到哪里,都有许多眼睛在暗地里看着,就连法国总统跟女演员人约会,都被记者给拍下照片,公布在网上。梁兆朋如果在办公室里会见冯彦,不用一天的时间,该知道的人都会知道梁兆朋与冯彦会面的事,包括市委常委们,包括警备区的常委们。对于冯彦来说,同样如此。冯彦去叶继成的办公室,是下级向上级汇报,毕竟叶继成是名义上的警备区第一政委,即政委前头的政委,党委书记前头的党委书记。这个不会有非议!但如果冯彦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一个排名末尾的副市长办公室,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在地方和警备区引起轩然大波。

    方圆自然也想到这个问题。方圆想了一想,说:“要不,在一家酒店见个面吧。你坐我的车,冯政委自己过去。”

    梁兆朋说:“好。”

    方圆马上给苗东顺打电话:“苗总,马上给安排一个房间,适合聊天、谈工作的那种。上好茶!”

    苗东顺对方圆是言听计从:“好,几个人?”

    方圆说:“三五个人。”

    苗东顺说:“马上办。什么时候到?”

    方圆说:“半个小时吧。”

    方圆给冯彦打过电话,告诉他会面地点后,与梁兆朋坐着方圆的车,来到了金谷大酒店,受到了苗东顺和经理小陈的烈欢迎。方圆介绍说:“市长,这是金谷大酒店的苗总,这是陈经理。”

    梁兆朋亲切地握着苗东顺和小陈的手:“你们都是方圆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

    苗东顺有点卑躬屈膝的模样:“谢谢市长。很荣幸!”

    方圆说:“走吧。”

    苗东顺前头带路,把方圆和梁兆朋引到一间会客间。有两个漂亮的女服务员站在那里:“领导好!”

    方圆说:“以后啊,这样的况,就说老板好!”

    两个漂亮女服务员立刻改口:“老板好!”

    方圆和梁兆朋进了房间,经理小陈亲自为两位“老板”服务。方圆对苗东顺说:“苗总,还有一位领导过来,你下去迎接一下。”苗东顺说:“好呢!是哪一位?”

    方圆说:“警备区的冯彦政委!”

    苗东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天哪,是警备区的头头。这真是太好了!一直发愁,不再用军车运输进口的葡萄酒,一路上的关卡太多。如果能跟这警备区的政委搞好关系,那岂不是有利于自己未来的酒类进口和物流?

    苗东顺的小心思,方圆不知道。看到苗东顺像小弟一样,顺从地跑出去,方圆也是感慨万千:光有钱没用,苗东顺有钱吧,不也像个管家一样,听我指挥?为什么听我指挥?有三个原因:一是我和他之间亲如一家的关系,二是我能给他带来利益,三是我手中的权力。或许这权力是隐形的,但作用其实是最大的。一个教育局长管不了一个酒店老板,但如果教育局长与公安局长是好兄弟、好朋友,那在一定程度上管一个酒店老板就跟管儿子一样。

    冯彦来了。与梁兆朋、方圆亲切寒暄之后,冯彦说:“谢谢方圆,安排我和梁市长会面。”

    方圆说:“冯政委,实在太客气了!我的心,可鉴月,比钻石还要坚定。”

    冯彦知道方圆的隐含意思。冯彦说:“经过火炼之后的真金,比99k金还要纯净;经过考验的友谊,比大山还要坚固。”

    梁兆朋立刻听出两个人之间肯定是造成过很多的误会甚至是矛盾,适时地插话:“冰雪消融,就是绿草茵茵、百花盛开的天!”

    三个人的六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方圆说:“希望今天的会面,是全新友谊的开始,是全新合作的开始,也是多赢局面的开始!”

    不知道什么时候,苗东顺也把两只大胖手伸了进来,加入了握手的行列:“希望我也能成为一分子。各位领导有什么需要我出力的,我苗东顺一定会竭尽全力,有一分力,出两分;有五分力,出十分,要人出人,要钱出钱!”

    这绝对是玉米面倒沙子里搅和——瞎掺和。方圆有点后悔,三个人见面了,就应该让苗东顺离开。谁知道这见面的寒暄,竟然让苗东顺钻了空子。方圆越来越清楚苗东顺的背景,不想让他在这个时候加入,毕竟,稳稳当当是很重要的,方圆不希望节外生枝。可是,现在能把苗东顺的手拿开吗?l3l4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