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0、演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吃过了晚饭,自然是任小与方圆卿卿我我的时间。***[***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跟任妈妈道了一声别,两个人就进入了任小的房间,让任妈妈只看到主卧室的门被轻轻带上,再什么也看不到了。任妈妈的心里不知道是怎样的滋味,女儿跟着方圆,如果是明媒正娶的老婆,那这个方圆简直就是最理想的女婿,教育局的大官儿,听说跟县长一个级别。看看村里的支书、村长有多牛,就知道方圆比村支书、村长更牛一百倍。在城里买房子不容易,可是方圆啥都没说,就把一房子给了任小,这得多少钱啊!但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可怎么办啊?要保密,又是那么容易保密的吗?

    任小进了卧室就抱住了方圆:“想死你了,再见不到你,这世界就要崩塌了。”

    方圆对任小的感,显然没有任小对他的感深。方圆知道,自己上的技巧,让每一个跟过他的女人,都无法忘记,就像丁楚珂、宋思思,都是这样。

    方圆说:“说说话,我过一会儿就走。”

    任小说:“我不让你走。老公,我已经在你来之前,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就等你来呢!”

    啊?方圆没办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如同任妈妈一样。论说话之大胆、率真,说任小是第二,没人敢说是第一。这文人的脑袋,是不是都有问题啊?为什么说话之前,不先考虑考虑,怎样说才圆融?当然,这样的人也深刻,写出的文章往往入木三分、角度独特,所以名记者、名作家,有很多都像任小这样,说话冲动而率真,根本没有考虑后果。

    方圆说:“小,我们之间,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相。如果局限于体的交流,我想,这与你、我的初衷并不一致。”

    任小说:“那我们既要有精神层面的交流,也要有物质层面的交流,当然也不能缺少体上的交流。老公,现在我们就开始体层面的交流吧。”

    方圆叹口气:“叫我方圆吧。方圆是你独有的称呼!”

    方圆实在担忧眼前这个大条脑袋的女人,在公开的场合,把“老公”二字挂在嘴边,一不小心就会带出来。

    任小说:“是我专用的称呼就好。他们都叫你什么?孔双华、宋思思。”

    方圆说:“双华称呼我老公,思思叫我师兄。”

    任小说:“好啊,我以后就叫你方圆。”很显然,任小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方圆不让她称呼他老公。

    方圆拿过小包,取出一张卡。这是苗东顺和司雨诗送给方圆的卡。方圆说:“这卡里有不少钱,买大众途观,差不多就够了。剩下的,平常刷卡消费,也没问题。”

    任小接过卡,没有客气:“谢谢方圆。里面有多少钱?”

    方圆说:“你到时候查查看。”

    任小把卡放入自己的包里,说:“方圆,你都付钱了,就让我当一会名伎吧。就像董小宛、苏小小、李香君、小凤仙那般,你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方圆这样跳跃思维的人,也有点跟不上任小如此快捷的跳跃思维。不过,赶鸭子上架也罢,交作业也罢,今天肯定是逃不过去了。虽然白天工作很累,但方圆在这个方面还是有一定的特殊能力,不知道是不是跟着总工会的那位曾经指导过马良禾的师傅指点的结果。与其痛苦面对,不如享受过程。

    方圆说:“好,今天我就当一回护国大将军蔡锷,就把当成那名小凤仙。”

    任小说:“好,奴家就是那小凤仙了。”一秒钟不到,任小入戏了,竟然与方圆对上了民国时候的台词,要不是方圆对这一段历史比较熟悉,那就根本会牛唇不对马嘴。跟这样的女才子谈恋,绝对是烤验啊!架到火上烤!

    不过,有模有样地成了蔡大将军和小凤仙,确实给这平淡的·增添了浪漫与激。在不知不觉中,方圆真把自己当成了蔡大将军,把任小当成了小凤仙。在这名的“勾引”下,一段有血有、有火有冰、跌宕起伏的激,让方圆得到了充分的、前所未有的享受!

    过程是美好的,结果对于任小来说也同样是美好的,但对方圆来说,白天紧张的工作之后,再加上晚上这一次巨大的精力消耗,让方圆又一次有头晕目眩的感觉。这让方圆很担心,让一次住院,就是因为这头晕目眩,有脑部血管微出血的前兆。方圆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疲倦。不过,方圆还想着要回家,毕竟答应妻子的,饭在外面吃,但回家睡觉。可是,任小像一只八爪鱼一般,紧紧地搂住方圆,手脚并用,粘在方圆的上,这深深的依恋让任小有一种任凤仙为了方大将军而心甘愿奉献一切的感觉。

    方圆休息了十几分钟,感觉比刚刚结束的时候好了很多。方圆坐了起来,准备穿衣。任小说:“你干啥?”

    方圆说:“小,我要回家!我答应孔双华的,晚上无论多晚,一定回家。”

    任小的眼泪流出来:“大帅,难道这里不是你的家吗?”

    方圆傻眼了:这任小怎么还当自己是小凤仙啊?

    任小说:“大帅,凤仙对你一心一意,您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得,遇到这样一位神仙级的女人,方圆彻底心服口服!任小的脑袋瓜子是怎么长的?是不是有点不太正常啊!

    方圆其实最不怕演戏了。作为影帝的徒子徒孙,演戏是拿手就来:“小,我要去云南,为了保卫民国。我只是暂时离开,我还会回来的。你在这里安心等我。”

    任小哭哭啼啼:“大帅,您这一路,可要注意安全,切不可麻痹大意,被那人使了坏。”

    方圆说:“放心吧,凤仙。我也是枪林弹雨里走过来的,自然知道保护好自己。”

    任小说:“那我就不留大帅了。大帅做的都是大事,凤仙唯有敬之、之,决不拖您后腿。大帅,一路保重!”

    方圆的牙都快酸掉了,但还必须把这戏演圆满:“凤仙,你也好好保重,等我回来!”

    任小扑到方圆的怀里:“大帅!”接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唯有眼泪代表了任小此刻的心:恋恋不舍,盼望此刻便是永恒!

    方圆还是穿好衣服走了。当任小穿着睡衣把方圆送到门口,这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带好门,回过来,任小吃了一惊:“妈,你怎么在这里?”

    任妈妈也吃了一惊:“小,你怎么流这么多的泪?你的眼睛怎么哭肿了?”

    任小说:“妈,刚才我和方圆演了一出戏,蔡锷与小凤仙。咦?我怎么会放方圆走呢?哎呀,我得出去追回来!”

    嘿,到这个时候,任小才从戏中走出来。任妈妈说:“追什么追?这么晚了,方圆总要回到他老婆边的。”不过,任妈妈不理解,蔡锷是谁,小凤仙又是谁?女儿怎么有点神经兮兮的?

    正月初六,方圆又在教育局忙了一天,自然是没有时间见丁楚珂和任小了。正月初七,正式上班第一天,也是2009年2月的第一天。方圆在孙红军的陪同下,挨个办公室走了一圈,给大家拜个晚年。节前,方圆走了一圈;恢复上班了,方圆又走一圈。在孙红军看来,方圆这样做有点多余;但在方圆心里的盘算中,这走一圈,既是锻炼体,同时也能拉近干群关系,有助于自己树立亲民的形象,有利于未来工作的推进。

    所以,方圆有了蔡锷与小凤仙的演戏经历之后,在每一间办公室,都不自觉地进入了演戏的状态,与年轻的科员们谈笑风生,与年长的科员们拉拉家常,关心关心孩子的进步和成长。这接地气的工作作风,受到了科长和科员们的烈欢迎!就这样,转了大半个上午,才转完机关里所有的科室。

    方圆还有一点意犹未尽:“孙书记,下午我们再去教科所、教研室、招生办,勤管办、基建科那边走一走。”这些部门,都是在外面办公的部门。孙红军苦笑:“方局长,正月初十就要开年度教育工作会议了。咱今天下午不开开局长办公会,把相关的文件都研究确定下来?毕竟,我们还得给科室的同时印刷材料的时间吧?”

    方圆笑了:“明天上午开局长办公会,研究确定,明天下午开印相关材料。孙书记,今天啊,我们一定要把所有的部门都转一圈。这对做好2009年的工作,很重要!”

    孙红军说:“好吧。要不要谢秉国、曹本松两位分管局长陪着?”

    方圆说:“要,当然要!”

    方圆说到做到,下午还真在孙红军、谢秉国、曹本松的陪同下,把在外面独立办公的相关科室、部门跑了一遍。结果出乎方圆意料,外面独立办公的还有职教教研室、电教馆、教辅图书发行站、教育人才市场。整整一个下午,把方圆的腿都累细了,嘴都差一点累肿了。当然,不是亲吻小姑娘亲肿了,而是说了太多的话,上下嘴唇不知道开合了多少次!孙红军、谢秉国、曹本松也不轻松,要始终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要始终保持着领导的风度,要始终与方圆拉开一两步的距离,以彰显方圆的第一领导地位。当配角,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呢!看看电视上的新闻节目,也能知道的。l3l4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