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0、葡萄遇到马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人都是有私心杂念的。[*****$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方圆为了早摆脱沈悦这个得寸进尺、相当难缠的女人,在三思之后,同意了沈悦的请求。方圆给孙义智打电话:“孙局长,过年好啊!”孙义智说:“小方过年好。我们已经拜过年了,在丁晓华董事长家。”方圆说:“是啊,一不见,如隔三秋。”孙义智说:“我太感动了!小方,无事不登门,需要老哥做什么,尽管开口!”

    方圆说:“孙局,警备区刚刚转业了一个漂亮女军官。你知道我跟警备区头头们的关系,所以我恰好认识这么女军官。孙局,这位女军官谈到转业志向的时候,一门心思想考财政局的公务员,不知道您是否可以关照关照?”

    孙义智说:“小方开口的事,我什么时候没有答应?”

    方圆说:“这个漂亮女军官,跟我没半点关系,我是一没上,二没拉手。孙局,我家的那一位够漂亮吧?就已经够我麻烦的。”

    孙义智知道方圆说的是宋思思,忍不住开方圆的玩笑:“难道比你那位还要漂亮?”

    方圆说:“萝卜白菜,各有所。我感觉,至少是不逊色于她!”

    孙义智也有好几个人。在财政局长这样的位置上,想没有人,都很难。只不过,孙义智一直对自己的人们不太满意,就是因为人们在自己的面前,也算是很温柔的,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就算是让她给也不会拒绝甚至还很卖力,但是不够漂亮是孙义智最大的遗憾!孙义智做梦都想包养一个像倪润清一般漂亮的女人,只可惜,孙义智只能是流着口水,看着倪润清被宋云生纳入怀中,苏睿涵被严松那个老王霸占,而比这两位逊色一点的当然也是极品美女的宋思思,是方圆的小人!唯独自己,一直都在捡别人不要的破烂货!虽然孙义智有一点少妇节,不太关注对方是不是处女,但对美丽的要求却一直没有改变。

    听到方圆这样介绍,孙义智来了兴趣:“好啊,那就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她叫什么名字啊?”

    方圆说:“她叫沈悦!孙局,我觉得你肯定也有部队上的人脉,你可以先了解了解,各个方面都了解了解。”

    孙义智说:“好,我肯定要了解了解,我马上打电话。”

    方圆说:“好,我等你电话。”

    孙义智有孙义智的渠道。几分钟后,孙义智电话打过来:“小方,我给安排个地方,你带上她,中午一起吃个饭。”

    方圆说:“让她自己去,行不行?”

    孙义智说:“我去接她也可以。当然,你是无论如何都要来的。”

    方圆说:“孙局长,我就不要去当个电灯泡了。”

    孙义智说:“没有方局长的光辉普照大地,让我不小心犯了错误怎么办?”

    方圆笑着说:“我相信孙局长的党!”

    孙义智说:“有些东西可以天天挂嘴边,就像美国天天讲民·主和人权一样,如果真相信什么这个那个修养再来点觉悟,那只有去当焦裕禄、孔繁森。这个时代,有几个人愿意去当傻子啊?”

    方圆一点也没有觉得刺耳。焦与孔,之所以会成为标树的典型,就是因为太少!如果人人都是这样的人、这样的干部,还会成为典型吗?还会在全国大力宣传吗?整个六十年代,不也就一个焦裕禄吗?整个九十年代,不也就是一个孔繁森吗?有一个网络里的笑话,说不查,个个都是孔繁森;一查,个个都成了王宝森。王宝森,北京**时代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一个陪着**打乒乓球成长起来的北京市政府二把手,年自杀亡。**酷乒乓球,那些陪**打乒乓球比较得心应手的,最后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拔,而进步最快、职位最高的就是这个王宝森了。当然,**本人也只是当时的北京市委书记,他也没有办法把王宝森提拔到比北京市委书记更高的岗位上。

    方圆是一个想干事、想在岗位上为城市发展、为东州教育事业多做一点有益事的干部,但自认为觉悟跟焦裕禄、孔繁森还是有很大差距。方圆可不想像焦裕禄那么清贫,至少要让老婆、孩子还有父母兄弟姐妹过上比较幸福的生活。如果只有奉献,没有收获;如果只有付出,没有回报,这样的事,方圆也不一定会去做的。

    方圆说:“孙局长,谢谢对我的信任哪!”

    孙义智愣了一下,一下子明白过来,说:“我当然信任方局长。再说了,这样的事也没人跟你较真儿,连宋云生都把东州市最美的女主持人泡着,连被双规的贵州省前省委书记、云南省前省长、贵州政协主席,不是为了儿女发财铺路,就是为了自己多找几个人或者叫干女儿,级别不比咱处级的高了好几级?贵州省政协主席黄瑶,有多少干女儿,你知道吗?”

    方圆说:“不知道。”

    孙义智狡猾地笑着说:“我也不知道,但肯定用两只手的手指加起来,不够数。干女儿,美其名曰,其实就是小人,就是黄瑶的二,这在贵州当地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我们这点事儿,算得了什么?”

    方圆说:“我这几天好累啊,所以孙局长,我可以出席。介绍你们认识之后,我就离开,好不好?”

    孙义智说:“好,我同意。我知道你很累的。昨天,我在丁晓华家看到你的时候,你的面皮颜色发暗发灰,很显然前一天晚上被榨得不轻啊!”

    方圆大惊失色:啊,连这个都能看出来!看起来,纵,不但伤里子,也会伤面子啊!可不是吗?头一天晚上,几乎被丁楚珂给榨干净了,比鲁花花生油厂压榨的花生饼还要干净!

    方圆把沈悦的手机号码告诉给孙义智,又跟沈悦通了电话:“沈悦,财政局孙义智局长中午会请你吃个饭。”

    沈悦一阵惊喜:“这是真的吗?”

    方圆说:“我会骗你吗?”

    沈悦说:“这真是太好了。首长,我实在是太感谢你了!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你的恩!”

    这可真是有便是娘的主儿啊!遇到财政局长,立刻就准备把教育局长给抛弃。记恩?别想了!能不记仇,就算是烧了高香。

    方圆说:“你要考财政局,今天可要好好地把握机会。孙局长是财政局的一把手。”

    沈悦说:“我早就知道财政局局长是谁呢!”

    一句话,又露出狐狸尾巴:原来沈悦早就把功课做足。怪不得一提到孙义智,沈悦就直接进入状态,而没有惊讶地询问孙义智是正局还是副局。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怕了。唉,不知道把沈悦推荐给孙义智,会不会害了孙大局长啊?

    方圆说:“好,既然你很清楚,我就不多说了。孙局长说过一会儿亲自开车去接你。”

    沈悦又是矫地惊呼:“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方圆忽然发现了沈悦又暴露出一个个:听到任何一个消息,总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如果是科学家,这当然是优秀的品质;但对于混社会的,这样的品质很恶劣!谁跟这样的人交朋友,时刻被提防着,时刻被怀疑心包围着,总被人当成是贼,谁他娘的心里也不好受啊!

    半个小时后,方圆赶到了孙义智所说的酒店和包间,就看到孙义智一脸笑容地站起来,跟方圆握手:“小方,你给我制造了惊喜啊!”

    方圆说:“惊喜比惊吓好。”

    沈悦也笑着站起来。今天的沈悦,打扮得格外漂亮,穿着一袭深蓝色的连衣裙,紧裤包裹着修长的美腿,高筒高跟皮靴修出纤细的小腿,一干练的装束,还透着女军人那独有的气质。喜欢制服控的男们,对于沈悦这样军人出人的漂亮女,一定会用那色眼狠狠地从上到下看个遍,先过一把眼瘾,再争取体力行一回,一定会得到超乎寻常的享受。

    漂亮的脸蛋自是不必说,轻施粉黛,以自然美为主,加上白皙的脖颈,高傲的山峰,足以让定力不足的男人怦然心动。看看孙义智那为了迎接方圆勉强离开的色迷迷的目光,就能知道沈悦的魅力和惑力。

    沈悦说:“首长,我有那么吓人吗?你看见我,总像是看到狼一般。难道我还能把你吃了?”

    方圆很后悔自己刚才开的玩笑。在沈悦的面前,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引起沈悦的疑心。自己这不是找抽吗?

    方圆说:“沈连长,我属猴。你不在,我还可以耍耍威风;你来了,我就得当个乖宝宝。”

    沈悦说:“你直接说我是母老虎就得了。”

    方圆说:“你不是母老虎,是唐僧。”

    沈悦忽然叹口气:“我要真是唐僧就好了。不过,首长,我还是要感谢你,给我一个结识孙局长的机会。没有首长,孙局长不会认识我,我也没有机会结识这位阅历丰富、能力卓著的领导了。”

    孙义智顿时眉开眼笑:“我哪有沈连长说得那么出色?阅历丰富谈不上,活了四十几年,吃的盐还是吃过一些的。能力卓著,没有,不过,掌握全市的财政大盘子,这个业务还是熟悉的。”

    沈悦说:“如果我有机会,能够在孙局长的领导下工作,一定能跟孙局长学到很多做人做事的经验,一定会在各个方面都有进步。”

    孙义智哈哈大笑:“好啊!我代表财政局,欢迎沈连长转业到财政局。我也相信,财政局有了沈连长,一定会非凡不同。”

    沈悦滴滴地说:“孙局长,您就不要再称呼我沈连长了。我已经转业,就不再是连长。孙局长叫我沈悦或小沈,我很欢迎。如果有更亲密的称呼,我也不会拒绝。”

    孙义智顿时心里像是被小虫子挠了痒痒一般,几乎想脱口而出“小悦悦”、“小宝贝”这类麻的称呼。只可惜,今天只是第一次见面,还是要保持着一个财政局局长的尊严和体面,虽然内心世界早已是色心泛滥了。

    方圆恶心得差一点吐出来。婊·子不改本色,沈悦作为警备区的公共妇,可真是实至名归啊!沈悦和孙义智,倒真是很般配的一对!原本对孙义智还有一点歉意,此刻看看孙义智的表现,方圆倒觉得这两个人在一起,真有一点琴瑟和鸣狼狈为的意味了,真像是葡萄遇到马眼儿,对撇子了。l3l4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