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3、孔子田的诡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马是熏人的迷香,让人沉浸其中而陶醉;马是妩媚的小三,让人不自被哄得俩五不知一十;马是醇香的茅台酒,香在口中爽在耳里,帝王级的享受。***[***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

    孔子田在众铁杆与装成铁杆的老部下、真弟子与挂名弟子的学生们的滚滚马声里,滋滋润润地喝下一杯又一杯酱香茅台。茅台真好喝啊,有马当成佐料,有笑脸作为润滑剂,孔子田怎能不灌得晕乎乎的,以至于方圆搀扶着孔子田上车的时候,就像是在扶一大根木头桩子,死沉死沉的。

    方圆没喝醉。方圆的酒量也锻炼出来了,另外,这些参加酒宴的人,虽然也恭维方圆,但毕竟都是长辈,或者是大哥级的,客气归客气,但却没有把方圆当成主角。当然,方圆也不是没有收获,透过这些人对孔子田的认可,在一定程度上也同样要接纳方圆,特别是平安廷等原来与方圆不是熟悉的干部,以后只要想到方圆是孔子田的女婿,那肯定也会变成马王爷——另眼相看。

    到东州大学教职工小区时,孔子田被方圆扶下车,醉得不像样子。谈松辉说:“方局长,我和你一起送孔校长回家吧。”方圆还真有点扶不太住,什么叫扶不上墙的烂泥巴?现在的孔子田就是这样的。孔子田现在的体,跟那年过半百的小孔子田似的,看起来碰梆梆的,实际上已经软了,不直,立也立不住了。关键这里是东州大学,孔子田的醉态严重影响到许许多多的方面。

    还有,有谈松辉的帮忙,孔子田算是勉强直了。踉踉跄跄,摇摇摆摆,总算最来到了三楼。方圆正准备敲门,孔子田说:“小谈,你回去吧。”谈松辉说:“好的,孔校长。”谈松辉就住在这同一座楼上,不是过是另外一个单元。

    方圆摸出钥匙,要打开房门。孔子田说:“小方,不急,让我醉得更猛烈些吧。”

    方圆陡然觉得孔子田的子一沉,好么,又成铅块儿了。方圆说:“爸,您这是……”孔子田苦笑:“不把自己灌醉,就怕耳朵要生茧子。我还醉得不够,装也要装够,这样有个缓冲。不然,我实在是听够了指责和唠叨。”

    原来如此啊!敢孔子田一心求醉,并未醉透还要装得醉成死尸般,就是怕岳母的“唠叨”!但是逃得过今天,还能躲得过明天吗?一向智慧超群的岳父,竟然在这个问题上束手无策。这充分地说明了一句话:诸葛亮也有没招的时候。

    应该说,孔子田绝对有先见之明。当方圆敲开门,开门的正是岳母孔淑芳。她看到孔子田的第一眼,脱口而出:“你还知道回家?你不用回来了!”

    孔淑芳再定睛看睁着眼睛、满脸通红、目光涣散的孔子田,愤怒转眼就变成了心疼:“你怎么能喝成这样?丢人丢脸是小事,喝坏了体可怎么得了?”

    说着,和方圆一起,把孔子田搀回屋。方圆吃惊地发现,岳母这个时候表现出了一个传统妻子所拥有的良好淑德,在把孔子田温柔地放躺在上后,给孔子田脱去鞋子,把两只脚给搬到上,给孔子田盖上薄毯。这个时候的孔子田,真地像僵尸一般,硬硬地躺着,一动也不动。

    孔淑芳说:“小方,你照看一下你爸,我去熬一碗醒酒汤。”

    说完,孔淑芳急匆匆地出门,风风火火的,像是前面有人抢了孔淑芳一万块钱,那个抢劫犯就在孔淑芳前方不远处,就差喊:“抓抢劫犯啦!”

    孔淑芳的背影消失在眼前,方圆陡然感觉到有人抓住了他的手,刚才联想到了僵尸,这一抓,吓了方圆一跳;低头看到孔子田睁开了猩红的眼睛,又吓了方圆一跳——转眼两跳了。孔子田冲着方圆咧嘴笑,因为酒精太多、神经麻痹,大概控制不好面部肌,这笑容呈现出歪瓜裂枣的滑稽样貌,还真是像那传说中的什么复活了。

    方圆一下子弹了起来,拍拍脯,长长地喘着气。只可惜,方圆自己的脯平坦如飞机场,根本没有那柔软高耸的垫来缓冲,结果,方圆的心灵被吓了几回,自己喝多了之后,手没轻没重,竟然把脯拍得很疼,让方圆有点呲牙咧嘴。一个歪瓜裂枣,一个呲牙咧嘴,成俩演小品的,跟电影《唐伯父点秋香》里太师大人的二位公子一般。

    孔子田冲着方圆眨眼睛,一脸得意的模样。方圆哀叹:岳父大人,你这秋天的菠菜,送给我没有用啊!还是送给岳母大人比较合适。方圆落荒而逃。

    方圆刚要出门,房门咣当一声被推开,一下子把方圆挤到了门后。如果推门的人,力道再大个三五分,方圆敢保证,自己不仅仅是高出平面的鼻子被暂时挤扁的问题了,而是自己有可能成为一张a纸了。

    推门的,不是岳母孔淑芳,不是妻子孔双华,而是方圆的宝贝儿子方睿。呵,杀爹没商量啊!.l3l4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