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1、父女心连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丁晓华和丁楚珂对视一眼,父女之间形成了默契:纵然是孔子田打来电话,时间不到,方圆也是不能走的。******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这对方圆来说,是个挑战,也是考验,看看方圆怎样来应对,是不是像群峰一样,慌乱了心神,慌乱了手脚?

    方圆虽然有点慌乱,但还是外表从容淡定地接通了手机:“爸,您回东州了呀?”孔子田说:“是啊,回来啦!小方,你现在在哪里?”

    方圆说:“我现在在外面给领导们拜年。”

    这个理由可算是冠冕堂皇。孔子田说:“重要的拜年初一就拜完了,剩下的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这样吧,你来望海大酒店,陪我中午吃顿饭,我给你介绍一些对你成长和发展有用的朋友。”

    方圆正想借机走呢!刚才想与群峰一起走,没有成功;现在这个理由应该很充分了吧!

    方圆理直气壮地回答:“好的,爸爸,谢谢您。”

    方圆挂断手机,抱歉地说:“爸,小珂,今天真不能继续陪您二位了。我岳父刚刚在东州机场下飞机,他让我去酒店等着他,陪他吃个午饭。”

    丁楚珂走上前,挽住了方圆的胳膊:“哥,你跟我说好,下午4点半以后才走的。你把我和爸孤零零地扔在别墅里,我们这年可怎么过呀?”

    方圆有点分不清丁楚珂是虚,还是假意。方圆有点怕丁晓华,看丁晓华。

    丁晓华说:“男子汉大丈夫,最重承诺。答应了小珂,就应该做到;否则,就不要答应。”

    方圆说:“爸,按照道理讲,应该是这样的。但是爸,我岳父点名让我过去,如果我不过去的话,未来会有很多麻烦的。”

    丁晓华不客气:“你怕孔子田那边给你带来麻烦,难道你就不怕我这边的麻烦?”

    方圆顿时哑口无言。在一定的程度上,丁晓华的手段,比孔子田的手段,更可怕。穷**丝娶富豪的女儿,灰姑娘嫁到了富翁家里,这境遇其实都差不多啊!方圆说:“爸,您这里也很重要,但在官场之上,我岳父那边的影响力更大些。您就多体谅体谅我的艰难,让我去吧。”

    丁晓华笑眯眯地看着方圆。方圆一向很少示弱,今天却有这样的低姿态,很难得。看来,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只要抓到了这个弱点,就一定能控制住。今天且让方圆跟着孔子田混一次吧,总有一天,我丁晓华要让孔子田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丁晓华说:“干爸不是不能理的人,你的处境我能理解。小方你能如此实实在在地跟爸把困难讲清楚,爸还能不给你兜着吗?我就这么做主了!你去陪孔子田吧,我和小珂自己过个年!小方啊,代我向孔子田问个好。”

    方圆说:“谢谢爸!我一定会把话带到的。”

    丁晓华说:“你没事的时候,琢磨琢磨,怎样建立起纳斯集团的销售新机制来!销售是纳斯的生命线!现在,新产品的开发、广告的宣传,都是相当不错的,这里面有你的功劳。销售的形势也还算不错,但跟宝洁、联合利华等比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等小珂和你把这个销售新体系架构起来之后,我相信,纳斯集团一定会有更大的发展!”

    方圆说:“好,我一定帮着小珂,去建设这销售新体系。”多学点知识,不是坏事,更何况,晓糕点那边,也需要在销售渠道方面下功夫,不能光靠着现有的机制、现有的订单。周鹏有已经不再分管商贸了,这意味着原有的商贸流通企业也不一定要看周鹏有的脸色行事了。很多事都要未雨绸缪。

    丁楚珂嘟起了嘴。原本还打算在中午吃完饭,再榨一榨方圆上的能量!女人一旦体被开发,对这个方面就有强烈的渴望,在怀上孩子之前,尤其强烈。恨不能天天、时时,每时每刻都与心的男人在一起!当然,这只能是臆想。不过,一个星期不见方圆,丁楚珂心理上的需求、体上的渴求,都非常强烈!昨天晚上很尽兴,但那只能代表昨天;今天,又有了新渴望、新需求,很需要方圆。

    爸爸同意方圆走了,这个决定是不可更改的。丁楚珂看着方圆:“哥,我真舍不得你的。”方圆说:“来方长,咱也不是过了今天,就生离死别再也不相见。”丁楚珂说:“好吧,不过你得让我送送你!”

    方圆说:“我有车,不用你送了。”

    丁楚珂说:“那我送你一个吻吧。我怎么着也要在你的脸上,留下一点印迹,就像昨天孔双华给你脸上留下一个红唇印一般。”

    啊?方圆大惊失色!这是去见孔子田呢!如果真要像昨天那般,在脸上留下一个红唇印,那比昨天的处境还要难堪!都没有办法解释啊!

    方圆说:“小珂,你饶了哥吧。”

    丁楚珂得意地笑笑:“好吧,谁让我是你妹妹呢?我一定会让着哥的!那你在我脸上留下一个唇印吧!”

    方圆有些不愿,但还是装出一副很欣然的神,在丁楚珂的额头,深深地一吻。方圆的嘴唇上没有唇膏,这印迹自然也不能留长远。不过,丁楚珂很喜欢这被方圆拥抱、亲吻的感觉,更喜欢自己掌控方圆、掌控心男人的滋味!什么时候,能让方圆大事小都听自己的话,那该有多好啊!什么孔双华,什么宋思思都一边呆着去!方圆是我丁楚珂的!

    丁晓华和丁楚珂把方圆送到车上,返回了别墅。丁楚珂说:“爸,你怎么就把方圆给放走了呢?我纯粹是给爸面子,才装成一副勉强可以接受的模样。要让我,绝对不会让方圆走。”

    丁晓华神秘一笑:“小珂,什么叫擒故纵?你要想收服方圆的心,不是把他捆得紧紧的。你捆得越紧,他就会越反抗,就会越离心离德。而如果你放手,也会出现他远走高飞、再也不理你的况。最理想的状态就是放风筝,看似放手了,但还有一根线牵着。这样,无论方圆飞多高、跑多远,有这根小绳一拉,他还是要乖乖地回到你的边。”

    丁楚珂调皮地看着爸爸:“爸,你这个人,鬼心眼子怎么这么多呢?”

    丁晓华哈哈大笑:“我看我家小珂也不逊色半分,有一点青出于蓝的味道呢!”

    丁楚珂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爸,你的优秀基因,都遗传给我了。”

    丁晓华说:“好啊,你继承了我的基因,你将来才能控制得了纳斯集团。我老了以后,总是需要你承担起来。如果你没有鬼心眼子,就根本控制不了纳斯。你也看出纳斯的况很复杂了吧?”

    丁楚珂说:“是啊,盛启明、廖华玉,其实也是一肚子坏水,全都是私心杂念。爸,我们父女联手,想办法把他们全部清除出纳斯!”

    丁晓华说:“这样的事,也不能急。小珂啊,事不是你想像得那么简单。咱这家企业的前,是地方国营企业。在企业从国企变成民营股份制企业的过程中,或多或少总是一些秘密在里面。这些秘密,我知道,盛启明也知道,廖华玉也知道。大家保持一个默契,也就会相安无事;如果把对方急了,狗急也会乱咬人的,这就很麻烦。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也是不能轻易地把对方怎么样的。”

    丁楚珂说:“原来是这样!”

    丁晓华说:“这样的事,慢慢来。等我们这一辈都老去了,下一代,你看盛国栋是块干事的材料吗?”

    丁楚珂说:“爸,我明白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把纳斯集团真正变成咱自家的企业,是我努力的目标。我相信,未来有一天,一定会把那些猫啊狗啊的什么的,全部踢出纳斯的大门去!”

    丁晓华说:“小珂有志气,爸很高兴。未来几天,咱出国旅游吧?”

    丁楚珂说:“好啊。反正方圆忙得顾不上我,那咱就出国转转。”

    丁晓华说:“你想去哪里?”

    丁楚珂说:“我想去韩国。”

    丁晓华说:“韩国有什么可看的?国家那么小,转两天就转完了。倒是有一个地方,我去看过。”

    丁楚珂问:“是哪里?”

    丁晓华说:“是韩国有一个主题公园,那里面的景致都让我快笑死了。”

    丁楚珂说:“爸,你刚才还有那么高深的手腕,转眼之间就变得这么低俗。去韩国,你想去看什么主题公园,你就去吧。我是不陪你的,我有自己的事!”

    丁晓华奇怪:“你要干什么去?”

    丁楚珂说:“我想去韩国做整容手术去!这个方面,你的遗传基因有点差。”

    丁晓华原本很开心的模样,转眼之间,脸黑得像木炭一样。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老子不就是长得丑了点吗?再说也不难看l3l4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