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2、无解的难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周鹏有的话,可以讲是方圆最近一个阶段听过的最让方圆惊心动魄的话!摸过,亲过,看过,这一幕怎能忘记?在周鹏有从非常委副市长晋升常委副市长的关键阶段,周玉洁积极主动地亲吻方圆,把方圆的手按在她的上,在轿车的驾驶与副驾驶位发生的这件往事,纵然过去多少年,也难以忘怀!不管是谁主动,但事实就是事实,无法回避,方圆更没有办法把责任推给周玉洁,说是周玉洁主动勾引自己。*****$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因为方圆面对的,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

    方圆心乱如麻,冷汗直流。这个时候,一只小手温柔地用纸巾,轻轻地擦拭方圆的脸庞。不知道什么时候,周玉洁坐在了方圆的边,一脸怜的神,就像是妻子心疼丈夫的那种眼神,让方圆的心乱上加乱。

    周鹏有拿捏得住分寸,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很重,够方圆消化半天的。至于女儿突然出现,他也始料未及。看到女儿对方圆如此体贴呵护,周鹏有的心里也是乱成一锅粥,不知道该怎样来收拾这个局面。

    世上的事,不经历过,不知道有多么难;真正面对的时候,却发现是个无解的棋局。都说当官真他妈的舒服,但当官每天所面对的困难和压力,就和方圆此时此刻所面对的这个难题一样,几乎无法用常规的方式来破解。于是,这几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不再像以前的报告那样只唱赞歌,而出现了“破解难题”、“迎难而上”、“办法总比困难多”、“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以更大的勇气”、“以更大的决心”、“倒”等字眼。这实际上反映的,恰恰就是执政的市长、县长们所面临的困难与难题多如牛毛,而政绩考核的压力、民生救助的重担、社会稳定的责任、经济发展的任务、财政增收的困难,普通百姓哪里能够想像得到有多么难,有多么苦!

    周玉洁温柔地说:“哥,你别听我爸吓唬你!你是我哥,而且是我心甘愿的。我爸爸,也哥哥,为你们能做的,也极其有限,能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也是我想做愿意做的。我崇拜爸爸,也崇拜哥哥,我是你们保护的对象,在你们的保护下,谁也不能伤害我,对不对?”

    方圆痛苦地垂下头:“周叔,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还请周叔给指一条路。”

    周鹏有也陷入苦恼之中。女儿对方圆的维护,固然让周鹏有苦恼,但最苦恼的是,他也无法给女儿和方圆找到一条可行的出路。现在,让方圆跟孔双华离婚吗?且不说孔双华是否同意,方圆是否同意,单单就是孔子田的强大力量,周鹏有就承受不住。周鹏有现在虽然已经与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田国华建立起了密切的联系,但别忘记孔子田是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校长就是省委副书记郭锋。而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才平,对省委党校的很多事务,也具有发言权。田国华会为了这样的事,而与两位省委常委对抗和掰腕子吗?

    过了很久,周鹏有才缓缓开口:“小方,小洁,你们都是成年人,都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许小洁受到任何伤害,这就算是我对小方你的要求,你能做到吗?”

    方圆说:“周叔,我把玉洁当亲妹妹一样看待,决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谁也不行。”

    周玉洁看看爸爸,看看方圆,脸上呈现幸福的表:“好啊,有爸爸给我撑腰,有哥为我撑腰,以后就算是我有老公了,老公也不敢欺负我,对不对?”

    周鹏有看着方圆。方圆硬着头皮,说:“谁也不能欺负你。”

    周玉洁说:“好啊!哥能保护我一辈子,我也就可以放心大胆地找男朋友了。如果他敢欺负我,哥你替我出气,好不好?”

    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合适吗?

    可是,在周鹏有和周玉洁注视的目光里,方圆只能咬牙答应:“好,我替你出气。”

    周玉洁满心欢喜的神,突然把小脸凑上来,当着周鹏有的面,在方圆的脸颊送上温柔一吻。方圆的脸一下子通红,而周鹏有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两个男人,都有些无奈,都似乎麻木地面对着周玉洁所做的一切。都是过来人,谁能不明白,这一吻恰恰证明了方圆与周玉洁之间永远都不可能是纯粹的兄妹关系,恰恰证明了周玉洁所的正是方圆,但孔双华是横亘在周玉洁面前,无法躲避的大山。像周鹏有这样的官场老人儿,对于宋思思之流,根本没有任何顾虑。方圆即便是有一个半个人,只要能有正妻的地位,这便足够!重庆的那一位,在大连的时候就与电视台的漂亮女主持关系密切,但这并不影响与谷的夫妻婚姻关系,这就是正妻与人的区别所在。谁敢说,高高在上的某些人,就没有这些事吗?只不过,传媒不会刊登,网络不敢乱报,百姓不方便知道罢了。

    方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周家的。总而言之,有些狼狈,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上了车,方圆好好地冷静了一下纷乱的心思,忽然感觉到很奇怪:丁楚珂那么着急地让自己过去,为什么现在都15点多了,还不来电话?方圆真是想不明白呢!

    不过,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可想,方圆又急急忙忙地去邓云聪家拜年,放下礼包,给邓云聪的孙辈一个2000元的红包,很快就离开了邓家。这个时候,方圆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手机铃声响起,方圆看去,竟然是司雨诗打来的。方圆连忙接起电话:“司姐,有什么事?”

    司雨诗说:“我们再过一小时就要起飞了,就东州飞上海,再从上海到雅典。你不给思思妹子打个电话吗?”

    方圆一个头两个大。忙了一天,还没有给宋思思、宋大成拜年呢!方圆连忙拨通宋思思的电话:“思思,过年好啊!”

    宋思思说:“不好!”

    方圆说:“我整整一上午,没打出一个电话,也没时间看短信,你相信吗?”

    宋思思说:“不信!”

    方圆说:“我上午被拜年的人群给堵在家里,一拨接一拨,根本就没时间看短信,也没时间发短信,除了接了几个电话,打电话的时间一点都没有。下午,我就又忙着去市领导家拜年,我刚刚从邓云聪常务副市长家出来。”

    宋思思说:“再忙,一分钟的时间总是有的。”宋思思嘤嘤地哭泣起来。

    方圆说:“都是我不好!思思,就要上飞机了,我祝你和叔、姨都一路顺利、平安!”

    宋思思哽咽道:“好。”

    方圆说:“你是有子的人,自己得多注意!路上遇到问题,多问司姐,她社会经验很足,能够应付得了。”

    宋思思说:“好。”

    方圆说:“还有,如果这一次能够办了绿卡,拥有外国国籍,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要挑选一个比较合适的国家。”

    宋思思说:“好。”

    方圆说:“让叔接个电话。”

    宋大成接过电话,有点没声好气:“还有什么指示,方局长?”

    方圆理解宋大成的心,但谁他妈的理解我的心啊?我现在被一大堆麻烦包围着,怎么能有闲功夫跟你们扯闲篇?方圆说:“叔,你和司姐两个,掌握大盘子。不轻易签合同,有了意向,我们回来再商量,确保不被骗。另外,我也希望这一次出门,你和司姐之间能够建立起合作的关系,为海外市场的开拓成立合资的公司,互相借助对方的优势。”

    宋大成说:“我想独资。”

    方圆说:“你独资也不是不可以,但你有人才吗?你有足够的人去支撑你来独资吗?你和姨,还有思思,谁到国外去管理?如果你去了,东州本地的公司怎么办?”

    宋大成顿时哑巴了。宋大成没有想过这么多,但总觉得合资之后,恐怕会吃亏。

    方圆叹口气:“遇到事,多跟司姐商量吧。回来后,把意向跟我说说。我们再确定投资地,投资方向和投资项目。”

    宋大成说:“好,听你的。”

    方圆说:“我还有一堆麻烦要处理呢,不跟叔多说了。我祝大家此行顺利!”

    宋大成说:“好吧。”

    挂断了这个电话,方圆有一种心力憔悴的感觉。给孔双华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孔双华晚上不能回去吃饭了,内心充满了纠结了歉意:“双华,对不起!”

    孔双华说:“在宋思思家?”

    方圆说:“在丁楚珂家。”

    孔双华说:“怎么会是她家?”

    方圆说:“这一次省城之行,咱家出了20万,丁晓华拿了60万,让省城之行更加顺利。我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

    孔双华说:“丁晓华和丁楚珂,心计太深。老公,我担心你被他们控制得太深,最后无法自拔。”

    方圆说:“我也担心着呢!”

    孔双华说:“我感觉,跟这样的人接触,抽越早越好。不过,这只是我的建议!”

    方圆说:“谢谢双华!我尽量把握好分寸!”

    孔双华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问下去。孔双华说:“什么时候回来?”

    方圆说:“明天吧。”

    孔双华挂断了电话,给了方圆一个“冷脸”一样的待遇,让方圆心里也难受着呢!方圆忽然想到,很多独生子女夫妻,过年回谁家过,都会争吵到离婚的程度;而自己现在,同时面对几个女人,也确实是不好分配这可怜的时间。随了姑意,必然逆了嫂!难啊难!

    方圆心郁闷地开车去丁晓华家,很快就见到了这位让方圆有些畏惧的干爸和心思颇多的干妹妹。丁楚珂见到方圆,就如同燕投林,一下子扑进方圆的怀抱:“哥,想死我了。”

    方圆搂紧丁楚珂,对丁晓华说:“爸,过年好!”

    丁晓华笑眯眯地说:“好啊,快进家,外面冷。”

    东州是亚带气候,冷又能到哪里去?跟吉林通化比起来,东州的冬天比通化的五月还要温暖。通化在五月初的时候,地面上还会有零星积雪的,每天早晨草上还会有霜。而东州,气温一直保持着零上5度之上。要进别墅了,丁楚珂离开了方圆的怀抱,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方圆,仿佛要看看方圆是胖了还是瘦了。忽然,她惊讶地问:“哥,你的脸上怎么个有红唇印?这是谁亲你的?l3l4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