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9、应接不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方圆忽然间觉得自己很惭愧:自己似乎不但记不得苏睿涵的生,连孔双华、宋思思、任小的生也不曾记在心上。**********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在这个方面,自己还不够尽心。这也或许是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的区别吧。女人往往特别重视一些特别的子,比如结婚纪念,比如生,而男人往往忽略。

    方圆决定:近期一定把几个女人的生都查一查,记一记。在这样的子,哪怕只有一句温暖的问候,也是很好的。

    与曹本松出书房,便送曹本松一家下楼。曹本松说:“不用下楼了。”推开门,见到了东州实验中学校长姚长青和妻子刘媚。很显然,也没有带孩子过来。姚长青和原配的儿子已经上了高中,而和刘媚的孩子,现在也就是两三岁的样子。

    看到姚长青,方圆就被堵进了屋。姚长青在与曹本松打过招呼之后,大包小包地进了方圆的家。

    方圆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姚长青和刘媚放下大包小包,方圆也只能请姚长青和刘媚过去坐下。而孔双华连忙把曹本松和老婆用过的茶杯拿到厨房。姚长青说:“孔总,不麻烦的,不麻烦的。我们给方局长拜个年,马上就走!”孔双华说:“刷个杯,不费事,分分钟的事。”刘媚说:“孔总,还是我来吧。”说着,脱下外,就跟着孔双华进了厨房。

    姚长青和方圆留在客厅。姚长青说:“局长,我平常汇报工作汇报得不够啊!”方圆说:“学校平稳运转,就是最好的汇报。”姚长青说:“跟局长比起来,我的能力差得太多。我到实验中学也20多天了,但也仅仅是初步适应了实验中学的工作节奏,也幸亏有黄嘉伟、阮少修这些同志的帮衬,否则还真不敢保证平稳运转。跟局长当初在实验中学三下五除以二就确保了上下齐心,拧成一股绳,还有很大的差距。还请局长多指导指导长青。”

    方圆说:“在实验中学校长的岗位上,不容易干呢!老师们都有才华,不一定服气人;家长们能量很大,不是那么容易构建起信任关系;社会上关注度很高,一点小问题都有可能被放大。”

    姚长青感同受:“是啊,我每天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方圆说:“长青校长,我能想像你的辛苦。谁在工作中,都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困难;这些困难,其实就是对你、对我的考验!过这些困难,我们可能还会更上一层楼;不能有效应对这些困难,可能一辈子就在同级别的岗位上打转转了。”

    姚长青说:“我能干好校长,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方圆说:“长青校长也不用太谦虚。对于你,咱们之间还是知根知底的。你在68中也好,在东州3中也好,都干得相当出色。组织上把你调整到实验中学校长的岗位上,本就是对你的认可。我相信你在实验中学校长的岗位上,一定会发挥好你组织协调能力强、善于团结人、善于发挥每一个人的才能等优势,把学校发展得更好!”

    姚长青说:“谢谢局长的勉励!我一定努力工作,不辜负局长对我的信任和期望,不给局长丢脸,也不会给局长添麻烦。”

    这话里啊包含着别的意思,或许只有方圆和姚长青能理解。

    方圆说:“东州实验中学是我工作过的地方,我对这所学校充满了感。谁用心办好这所学校,我就会更加支持谁。”

    姚长青说:“请局长放心,我一定用心办这所学校。”

    刘媚说:“方局长,我家长青人忠厚老实,平常也不怎么会说话,更不会溜须拍马。但长青对方局长您还是一心一意的。他平常只是不说而已,但心里有数的。”

    方圆点点头:“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在68中·共同生活和工作过,这就是很好的基础。”

    姚长青说:“是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段工作的经历。68中,实验中学,都是局长工作过的地方。”

    刘媚说:“请问孩子呢?怎么没见?”

    孔双华说:“孩子在卧室里,跟外婆在玩呢!”

    刘媚摸出一个红包:“过年了,给孩子压岁钱,让孩子新一年有财运,有好运!”

    方圆看一眼红包的厚度,妈妈的,搞不好又是一万元!现在的基层干部真有钱啊,动不动就是上万元!方圆真服气了。方圆说:“这红包我不能要,这是在让我犯错误!”

    刘媚说:“方局长,这红包不是给您的,是给孩子的压岁钱。”

    方圆说:“其实都一样。如果我不是睿睿的爸爸,谁还会给睿睿压岁钱呢?刘经理,我这个人有个原则,不该拿的钱,绝对不会拿的。”

    姚长青说:“局长,我真没有让您犯错的意思。”

    方圆指了指红包:“是1万块吧?知道吗?双规的底线就是5000块。如果我收了这1万块,就够判刑的标准了。”

    姚长青与刘媚对视。刘媚说:“方局长,我们真不知道还有这样的规矩。”他们两个是真不知道,因为他们以往给翟新文的儿子过年送压岁钱,也是1万,但翟新文从来都笑纳,而没有拒绝过。

    刘媚把这个红包收起来,又拿出一个红包:“方局长,我们来拜年,总归要有点表示。这是一个2000元的红包,是我和长青给孩子的压岁钱。我就感觉,这个红包太薄了,难以表达我们对方局长的感激之,难以表达我们对睿睿的祝福之。”

    方圆接过红包:“谢谢你们了。我也希望长青校长能够睡个踏实觉!不过,这样的事,下不为例。”

    姚长青的心一下子就掉进了肚子里。只要收了红包就好!如果不收红包,谁知道方圆心里是怎么想的?姚长青知道,在方圆的眼里,自己就是翟新文的嫡系。现在,翟新文的许多嫡系科长都靠边站了,除了张元庆之外。下一步,恐怕也有许多学校的校长也要被调整了。不出意外,2009年的暑假,学校的校长们将会大调整,一些翟系的校长,恐怕会调整到薄弱学校,或者调整到某些学校当书记了。姚长青心里也不踏实呢!

    现在,方圆收了红包,让姚长青知道,方圆还是念着在68中·共同工作的那份谊,自己也暂时安全了。

    姚长青和刘媚告辞,方圆又被副局长汪兴邦夫妇堵在了屋里。这一个上午,方圆是抽个空才能接个电话,这一拨又一拨的人哪,不知道是怎么知道方圆的家,纷纷赶过来,给方圆拜年。有教育局的副职,科长,有学校的校长、副校长,还有基层教体局的局长或副局长,有下面县区分管教育的副区长、副县长。竟然还有一些不是教育系统的人,比如瓯江区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王松,比如方圆在市委党校学习的一些同学。

    如此多的人来拜年,方圆只能笑脸相迎。但是方圆的心里很急,自己都还没挤出时间给市领导们拜年哩!还有许多至亲好友也没有问候,比如宋大成,比如王楚尹。方圆真地很急,下午2点前,能不能处理完这些事,然后顺利地去丁晓华家。去得越晚,明天在丁家呆的时间就越长,如果晚餐的时候,还不能回家,孔子田这边可怎么交待啊?

    方圆终于崩溃了。在宋萍来拜年之后,方圆让宋萍下楼,告诉那些还在等候的人们,愿意结成伙伴一起来的,欢迎。这总算是极大地降低了方圆的负担:许多校长都开始结伴进来,许多科长也是凑成几位再进来。这样,一次可以见很多位,降低了方圆的负担。当领导,还真是苦啊!太累了!但也不是没好处,屋子里的礼盒快把家里塞满了,而方睿同学以不到1岁5个月的年纪,已经可以收斗金了l3l4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