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5、想通想不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方妈妈最终同意不走了,当然这是以方娟的全面屈服和认错为前提的。*[*****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方娟痛苦流涕,深刻反醒,加上赵晓在一旁表示以后会坚决监督,一旦发现表现不好,立刻向小舅报告,让一向心高气傲的方娟不得不吞下自己酿成的苦果。

    虽然方妈妈不走了,但方娟一家不得不灰溜溜地离开父母家,回自己租住的房子去。这是怎样一个除夕?方妈妈不痛快,方萍一家也不痛快,方娟一家更是因为方娟自我感觉受到了天大的屈辱,而一夜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节联欢晚会没看成,两个孩子张招娣和张圣光都胆战心惊,而方娟的丈夫张大山却成了方娟的出气筒,不知道在被窝里让妻子方娟拧了多少个紫疙瘩。每当方娟觉得有一口气没有咽下去,每当方娟想到了一个“仇人”,就忍不住把张大山的体当靶,狠狠地拧一下,让张大山惨遭蹂躏。这方娟,很具有s·m女王的风范;而张大山很不幸,成为s·m男奴,被方娟狠狠地虐·待,痛不生。

    但张大山不敢反抗,并不是说张大山不是个男人。张大山看明白了,自己的未来全系在方圆上。方娟再混蛋,那也是方圆的亲二姐;而自己如此因为方娟的无理取闹反过来揍了方娟,恐怕到时候方圆又会为方娟撑腰。到时候,如果造成离婚的严重后果,方娟还会是方圆的二姐,而自己跟方圆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到时候方圆还会在义上关照方娟,但什么好处也没有自己的。而如果方圆要报复自己的话,那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想清了因果关系,张大山面对方娟的魔爪,也只能在呻·吟中忍受。在张大山的肌肤上千疮百孔之后,方娟总算是平静下来,让张大山勉强睡了后半夜。

    方妈妈、方娟这里不平静,方圆那边也同样是子难过。哄睡了睿睿,孔淑芳、孔双华和方圆难得一起坐到客厅的沙发里,看一会儿电视。房间里没有谁说话,但是每一个人都觉得很别扭,别扭的原因其实就是家里少了一个人。孔子田现在在杭江干什么?这是包括方圆在内都很关心的问题。

    孔双华说:“妈,给爸打个电话吧。”

    孔淑芳说:“不打。死在外面才好呢!一了百了,什么心事也没有了。”

    这明显就是孔淑芳的气话。孔双华与方圆对望一眼,夫妻之间倒是有默契:哪一家都有不省心的事,哪一家都有难念的经啊!

    小夫妻不知道这电话该打不该打,打吧,怕刺激孔淑芳;不打吧,孔子田是孔双华的亲爸爸,也是方圆的亲岳父。两个人犹豫着,好半天也没说话。

    孔淑芳说:“小华,你不是要给那个老不死的打电话吗?你倒是打呀!”

    孔双华立刻明白了孔淑芳的意思,说:“好,我马上打电话。”

    孔双华拨通了孔子田的电话:“爸,你过年好呀!”

    孔子田说:“还没到拜年的时候呢!”

    孔双华说:“先给您拜个早年!不知道爸明天什么时候回来?我要去机场接你!”

    孔子田说:“明天不一定有时间回去。初二吧,我坐上午的飞机回家!”

    孔双华惊奇极了:“啊?你不是说,明天团拜结束,就立刻回家吗?”

    孔子田说:“恐怕是有些困难哟!明天,我估计有很多同志要到我这里拜年,我也不能不接待嘛!我刚到省城工作,根基不稳,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和气生财。如果我的房子是铁将军把门,对我2009年的各方面工作,都是不利的。所以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只要肯登门拜年,我都欢迎。这也是正常的人往来嘛!”

    孔双华说:“爸,你知道我们这个年过得,多么没滋没味吗?爸你如果在家,大团圆,大团聚,该是多么好啊!”

    孔子田说:“人在江湖,不由己!”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孔双华忽然觉得,跟父亲之间竟然无话可说。

    孔双华说:“爸,你好好保重吧。”

    方圆插话说:“爸,好好保重。”

    孔子田说:“你们好好过年吧,不用管我。没了我在东州,小方也可以挑起大梁嘛!我如果在东州,反而不利于小方的发挥。正月初二,我回去。也不用你们来接,有人派车来接,直接送我回家。”

    呵,好牛的岳父啊!只不过,连方圆都感觉到岳父有点缺少人味儿。孔子田说了这么多,竟然半句没提孔淑芳,仿佛在这个家里根本没有孔淑芳这个人一般。

    孔双华扣上电话,都有些不敢看妈妈。孔淑芳果然又流泪了。她站起来,什么也没有说,就返回了自己的卧室。那孤独落寞的背影,让方圆和孔双华都为她感到心酸!

    孔双华浮想联翩:“老公,我很担心。”

    方圆说:“是啊,妈太可怜了。”

    孔双华说:“我是说我呢!”

    一瞬间,方圆理解了孔双华的另外一层意思:孔双华是在担心,未来某一天,她也会像妈妈一样孤独无依,被丈夫忽视。想想未来几十年,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谁也无法预知,自己和孔双华的婚姻能不能走到生命的终点,能不能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不过,连方圆都不确定的事,虽然是事实,但却不能说出来。方圆慨叹:这个年,过得不太平啊!方圆搂住了孔双华:“双华,虽然我现在外面也有女人,对没有能够做到忠诚,但我却把你摆在了比宋思思她们更重要的位置上。双华,你是我的原配,你也是睿睿的妈妈,放在封建社会,你就是正妻,只要没有大的过错,谁也不能取代你的位置,谁也无法把你从我的心里赶走。”

    孔双华也泪眼婆娑:“老公,我真地很你。我不愿意你在外面有很多的女人,但是我又没有办法。我已经无法离开你,在我的心里,只你,只睿睿,只我的父母。而你在我的心里,最最重要的。你是我唯一的男人,除了你,我没有跟其他任何男人有过亲密接触。如果你有一天不理睬我了,我觉得我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方圆用手堵住了孔双华的嘴:“老婆,那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的。我也非常非常你!只是,我在外面受到的惑太多,而这许多的惑,往往都是有前因后果的。宋思思,你知道的,也曾经在68中当过老师,为了我出省课,付出了很多;苏睿涵,你知道的,虽然她现在是严松的儿媳、严俨然的老婆,但她当初也是因为崇拜我才调入68中的;丁楚珂,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她,我是被丁晓华设计,喝下了含有特殊成分的饮料,才与丁楚珂有了实质的关系,有了这层关系,我想不认账都难,更何况不认账也不是我的风格。做了,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要认账。而像周玉洁,我和她冰清玉洁。”

    孔双华叹口气:“为什么这个时代,有这么多去跟别人抢老公的女人呢?”

    方圆很想对孔双华说,1949年在大陆结束的一夫一妻多姨太太的制度,仅仅存在了60年;而一夫多妻多妾的传统,在中国延续了几千年,甚至现在的台湾、香港、澳门依然客观存在。更别说世界上还有许多的国家依然广泛存在着一夫多妻制,像所有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均是一夫四妻制;像基督教的好多个分支,同样支持一夫多妻制;而南非现任总统祖马所在的黑人民族,同样也是一夫多妻制;印度的许多民族,至今也是一夫多妻制。虽然一夫一妻制越来越多地被世界各国所接受,但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现象,比比皆是。像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虽然有能干的妻子希拉里,但也会在总统府里让莱温斯基吞大鸟儿;像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与英国首相的夫人,与比利时首相,与泰国总理,与好多位漂亮女眉来眼去或盯着人家脯、股看的照片,正在网络里疯传。这样的人,也同样能当国家而且是大国的领导人!还有中国南海边上的那个叫阿基诺三世的总统,一直幸福地单,换女友如同换一件衣服一般频繁,却不影响选民选他当菲国总统!还有法国当选总统奥朗德,一直不结婚,但不影响换女友,以至于入主总统府后,与前女友生的三个孩子、还有现女友,一起入住总统府。女权主义者一定愤愤不平,但这有什么办法?这就是客观事实,并非捏造和虚构的东西。

    这样的话,不能对孔双华讲。孔双华现在的心很脆弱,也很敏感。方圆说:“自古美女英雄。或许是因为你老公太优秀的缘故吧!”

    孔双华竟然同意方圆的看法:“是啊!老公越出色,我的婚姻保卫战就会越激烈!这样的子什么时候是个终点啊!”

    方圆说:“老婆,我问你。在优秀和平庸之间,你更希望我是哪一类人?”

    孔双华说:“当然是优秀!当初,正是因为你的优秀,才吸引了我。现在,虽然你已经有了好几个女人,但我依然你,也是因为你的优秀。我不会嫁给一个平庸的人,当初宋国雄一直想跟我处朋友,我根本都没有理睬他。我嫁的男人,一定是优秀的男人!”

    方圆想起了68中的那个物理老师。现在,他应该是教导处副主任了吧?

    方圆叹了一口气:“双华,其实我真地很有家庭观念,也很珍惜这个家,所以我一直很克制。不然的话,我自己都不知道会有多少女人!”

    孔双华说:“是啊!所以我也很矛盾,不让你在外面有一个半个女人,这不现实;但看着别的女人跟我分享老公,我心里这个坎儿啊,真难过去。还好,现在我想开了。只要老公还我,睿睿,把我们娘俩儿摆在很重要的位置上,就算是有一个半个女人,我也认了。我宁肯要优秀的有点风流韵事的你,也不会嫁一个平庸的我自己都看不上的男人。”

    方圆由衷钦佩孔双华:“双华,我最亲的老婆,谢谢你的理解!你越是这样,我越要自觉和自律。”

    孔双华深深地依偎在方圆的怀抱,略微带点酸楚的幸福感慢慢包围了孔双华。她星眼朦胧:“老公,我现在很想要,行吗?”l3l4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