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9、见世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孔双华比方圆小一岁,自然也比方淑娟小一岁。***[***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孔双华让方淑娟称呼她嫂子,未尝不是宣誓自己的阵地,让方淑娟明白自己的份。

    方淑娟虽然格内向,但同样极有主见,心机之深,不比丁楚珂逊色半分。这几年来,她能从普通教师当到教导副主任并一直稳稳地担任着教导主任,得到了学校绝大多数教师的认可,如果没有一定的实力和技巧,恐怕也站不稳。固然这一次被提拔为副校长,引起了一些非议,也引发了老师们对方淑娟与方圆有没有特殊关系的好奇心,但在许多老师看来,方淑娟还是能够胜任副校长职务的。虽然方淑娟跟绝大多数老师比起来很年轻,但生活朴素(有点太朴素了)、行事稳重、办事公道,还有几年教导处工作的铺垫,大家已经习惯于方淑娟围绕某些工作发号施令,当上副校长,与当教导主任,都是一样地发号施令,大家并没有特别不习惯的地方。只不过有少数教师,特别是与方淑娟年龄相仿的教师,会生出一些嫉妒之心罢了。

    方淑娟冲着孔双华谦和地微笑:“是啊,我确实应该称呼你嫂子。我真心希望,你能把我当成你的亲小姑子看。我没有别的想法,只想当好干爸干妈的干女儿。嫂子,我也要谢谢你,没有排斥我,而是接纳了我。”

    孔双华说:“我怎么会不接纳你呢?方圆决定的事,我都是支持的。这是一个妻子应有的觉悟和本分。一个不支持老公的女人,不是一个好老婆;一个不支持老公的女人,也同样得不到老公的心。”

    方淑娟说:“嫂子说得太对了。”

    方圆也听出了孔双华与方淑娟之间的微妙不和谐之音,但对孔双华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孔双华确实具有做正妻的觉悟和怀,也很具有做正妻的潜质。方圆说:“都入座吧。今天苗哥坐副陪,我来坐主陪。”

    苗东顺说:“兄弟,我合适吗?”

    方圆说:“合适。”

    苗东顺顿时眉开眼笑,喜滋滋地坐到了副陪位置。方圆说:“我来安排一下座位。爸妈您二老坐我右边,妈和双华坐我左面,双华靠着我。淑娟你坐在你干妈下首。大姐一家坐苗哥一家右边,二家一家坐苗哥一家左边。”

    司雨诗指着两个服务员,说:“你们把桌上的茶杯全部换新的。”两个服务员连忙收拾起来。原本都坐好的人,也都按照方圆的要求,换好了位置。

    方圆说:“以后这种人数全的大聚会,就按照这样来做,每个人都记着自己的位置。如果我岳父也回来,就让岳父作主陪,我来当副陪。其他人的位置不变。”

    这样的话,还能记不住吗?现在,方家也算是一个大家庭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方娟很郁闷:自己一家的地位,连方淑娟都不如,排在全家最后呢!这与方娟原来在婆家排在首位的地位,有天壤之别。

    方圆说:“嫂子,上菜吧。咱这个大家庭要过年啰!”

    苗东顺说:“服务员,去安排一下,把鞭炮准备好。过一会儿,我们一起去放鞭炮!”

    一个服务员说:“好的。”说着就跑了出去。

    苗东顺说:“兄弟,今晚我们喝点白的,还是红的?”

    方圆说:“问问大家吧。”

    方竞材说:“我想喝茅台。”

    方妈妈说:“你就不能闭上你的嘴?”

    方竞材很委屈:“两个儿子都问喝什么酒,我就想喝茅台嘛!”

    苗东顺说:“干妈,大过年的,咱就算是喝点茅台,又怎么了?您的两个儿子,亲儿子是大局长,干儿子是大老板,还不能喝点茅台吗?”

    方妈妈看看方圆,又看看苗东顺,说:“好吧。大过年的,大家都高兴,喝点好酒就喝点。”

    方竞材眉开眼笑:“顺子,你跟我真是太对撇子了。咱就喝点茅台!”

    苗东顺对服务员说:“先上4瓶茅台!”

    赵纯算是经历过一些场面,倒还能稳如泰山。这张大山和方娟真是看傻眼了:我的妈呀,这把茅台当烧刀子酒哪!一上来就要喝4瓶,这岂不是一万块就喝没了?再加上这一大桌子菜,也得好几千哪!

    司雨诗说:“干妈,双华,我们女士是不是也可以喝点酒?咱不喝白酒,喝点红酒怎么样?咱家搞这法国、英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葡萄酒进口销售,尝尝欧洲这些国家的顶级葡萄酒,好不好?”

    孔双华说:“司姐费心了。差不多的就成!”

    司雨诗对另一个服务员说:“来四瓶2003年的拉菲红酒,你跟陈经理要。”

    服务员说:“好。”

    方圆、孔双华都知道拉菲红酒。在一定程度上,拉菲就代表着红酒的份,是高端红酒的代表。一瓶真品1982年的拉菲,几十万元;一瓶1982年的拉菲族系的所谓拉菲,最便宜也不会低于5万。2003年的拉菲,现在的销售价也得上千元一瓶。

    赵晓说:“大舅妈,这拉菲我知道,一瓶好几千甚至好几万。大舅妈,您真地破费了。”

    张大山、方娟两个更吃惊了。一瓶葡萄酒还得好几千、好几万吗?在通化老家,生产葡萄酒的企业很多,一大瓶的红葡萄酒,10块钱。

    司雨诗担心的就是在座的各位不识货。方圆、孔双华识货,肯定不会说出拉菲酒的价格。赵晓果然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孩子,方圆的夸奖一点不错,这孩子有前途!在恰当的时候,说几句恰当的话,说自己最需要的话,简直就是天旱送雨水,天冷送棉衣嘛!

    司雨诗冲着赵晓笑笑:“晓,咱自己家过年,又怎么能叫破费呢?他们几个老爷们儿喝茅台,难道我们女士和小孩子们就不能喝点拉菲?”

    方竞材说:“这么好的酒,我也要喝点尝尝。”

    司雨诗微笑道:“干爸,喝酒不要白酒、红酒同时喝,会伤体的。干爸要喝这拉菲,回头啊我和顺子给您再送两瓶。”

    方竞材说:“这敢好!一定送啊!”

    司雨诗说:“一定送。”

    茅台来了,拉菲也来了。当打开茅台,给几个男人的酒杯里倒上后,房间里溢满了茅台的清香。方竞材闭上眼睛,摇头晃脑:“真香啊!就是这个味儿!”

    女人和孩子的杯里,根据个人的需求,倒上了拉菲2003。

    方圆说:“谢谢哥和嫂子精心周到的准备。晓说得很对,哥和嫂子今天晚上破费了。我刚才估算了一下,今天我们这顿年夜饭,成本就得2万块!”

    方妈妈有些心疼钱:“顺子、小司啊,你们这样做就不太好了。”

    苗东顺说:“干妈!我和你儿媳们挣钱是为了啥?不就是为了让咱都能过上好子吗?挣了钱不会花,那就是傻瓜;挣了钱会花,这才是享受生活,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嘛!”

    方萍也心疼这一桌的酒菜,但在弟弟的面前,方萍绝对不会乱说话。方娟现在满脑子都是“挣钱”两个字,看看弟弟,再看看弟弟的干哥哥,方娟的心里全是羡慕、嫉妒、恨啊!

    方圆说:“我和苗哥的感,经得起考验。别的不说了,在千家万户都过年的时候,咱家也要过年。今年这个年啊,意义很不一般。第一,我的两个亲姐姐和他们的家庭也都到东州来了,虽然各有各的小家,但有爸妈在,还可以在小家的基础上凑成一个大家庭!第二,岳母也是妈,两家凑成一家,在一起过年,为今后过年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先例,以后我们就可以在每年过年的时候,都这样过。第三,就是苗哥一家,还有淑娟,虽然是认的干亲,但也是亲人。没有血缘关系,但却胜似亲人,其实就是一家人。来,让我们为了我们这个大家庭的和睦和谐和美和乐,干一杯!”l3l4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