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1、母女同病相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方圆当场给司雨诗打电话:“嫂子,节期间到外国考察一下,有没有兴趣?”

    司雨诗怎么会没有兴趣?她手里有一两千万私房钱,一直缺少合适的投资渠道.司雨诗说:“好啊!什么时间,去哪里?”

    方圆说:“初一出发,什么时候回来,你们商量着办。目的地是塞浦路斯和中、东欧。”

    司雨诗问:“和谁一起去?”

    方圆说:“宋思思一家。我和宋思思的关系,你知道的。”

    司雨诗说:“是观光旅游,还是做别的?”

    方圆说:“去考察一下投资移民的问题。如果有合适的项目,准备在塞浦路斯或中、东欧国家投资建厂,然后生产的产品出口欧盟,不再受出口配额的限制,也不会被关税壁垒阻挡。你这堂堂的清江大学工商管理的高材生,也有这么多年的管理经验,我是想让你去给作个参谋,帮宋家确定投资的项目。如果你也有合适的项目,也可以在当地投资。”

    司雨诗说:“好,我正想带着智棠和智慧出国长长见识。只是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晚不晚?”

    方圆说:“旅行社有生意做,怎么会不做?我觉得关键不在旅行社,关键是有合适的翻译,精通英语,然后再懂点土耳其语、希腊语、斯拉夫语什么的。”

    司雨诗说:“商务考察,也不一定走旅行社。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吧。我怎么跟宋思思联系?”

    方圆说:“你跟朱蕊阿姨联系吧。我把她的手机号码告诉你,明天或者今晚,就可以沟通。”

    司雨诗说:“好。”

    方圆把朱蕊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司雨诗,没想到,司雨诗在一分钟之后就给朱蕊打来了电话。朱蕊惊诧地看着方圆,方圆说:“你叫她小司就好。她大约40岁左右,我也没搞明白。思思,我们上楼吧。今天晚上,我留在这里。”

    宋思思跟着方圆上了楼。宋思思说:“今晚你真留在这里吗?”方圆说:“今晚我哪里也不去了,除非市领导找我。这都几点了,不会有市领导找我了。”宋思思说:“前几次,你都有事走了。”方圆说:“那我索关了手机吧。”

    方圆把手机关掉。在这个夜晚,虽然两个人没有发生关系,但宋思思一直依偎在方圆的怀里,她心满意足,睡得很香甜。

    方圆也睡得很踏实,他不知道,他的妻子孔双华和岳母孔淑芳,在家里度过了难挨的一夜,都被丈夫抛弃,这滋味不比被人强·了的痛苦少半分。漫漫长夜,丈夫都不在边,母女在睿睿睡了之后,坐在沙发里唉声叹气,相对无语。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凄惨的事吗?熬到了后半夜,孔双华还是先开了口:“妈,我们同病相怜啊!”

    孔淑芳说:“为什么我们母女的命就这么苦?”

    孔双华说:“现在,成功的男人在外面受到的惑太多,而不要脸的女人又是如此之多。爸也好,方圆也好,又成功,又有地位,还有钱,对一些女人的吸引力是很大的。”

    孔淑芳说:“我真不理解,我想不明白。”

    孔双华说:“我想明白了,又能怎样?”

    孔淑芳说:“我真想去纪委告他们啊!”

    孔双华大惊失色:“妈,你可千万不能乱来啊!爸再过几年就退休了,如果你上纪委告了,爸可能就要被双开,然后没有退休金,声誉也完蛋了。就算是你跟他离了婚,他还是得由我来赡养。爸是正厅级,一个月一万多的退休金,医疗救助也享受一级保障。如果被双开了,真地就啥也没有了。”

    孔淑芳说:“那我去妇联,让妇联为我作主,把老孔边的那些个女人赶走!”

    孔双华叹息一声:“妈,去妇联跟去纪委,没什么两样。”

    孔淑芳说:“难道我们就一直忍着,就一直由得他们在外面胡作非为?”

    孔双华说:“不这样,还能怎么样呢?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个已经过时了。真地去闹了,只要让丈夫走得更远;而如果离婚了,还能找到比现在的这个更优秀的吗?离了婚的女人,更不值钱了。本来世面上剩女就有一大堆,离婚的女人,特别是带着孩子的女人,谁还愿意娶?如果我离婚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妈,这难道就是我们女人的命?”

    母女两个,抱头痛哭。

    孔淑芳说:“这子过得,真憋屈啊!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许多人得了抑郁症。”

    孔双华说:“妈,你也想开点。我一直在想啊,方圆在外面有宋思思,有苏睿涵,有丁楚珂,哪一个其实都不如我。今天方圆去宋思思家,我估计也是宋家那边给他施加了压力。方圆已经好多天好多天没有去宋家了,宋思思那边恐怕也是很担心方圆不再喜欢她。方圆跟我请假,其实他也有他说不出的苦衷,但心里头有我,而且把我摆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其实他不请假,我又能把他怎么样?而苏睿涵,一个当过严俨然老婆的女人,肯定只是一个人的地位。未来她老了,也就该被方圆远离了。至于丁楚珂,我已经领教过她爸爸丁晓华的厉害,我怀疑,方圆现在也是被丁晓华抓到了什么把柄,受到了什么威胁,然后不得不与丁楚珂在一起。这三个人对我,没有什么威胁,我只是心痛,本来应该属于我一个人的,被分成了几份。其实我也明白,晓公司的那个丁晓,肯定也是方圆的女人,而且对方圆死心塌地,不然的话,她死了,又怎么会把晓公司给了方圆?还有铁路小区的那房子,应该就是邵可卿那个女人的,只是她已经去上海了,都已经成为过去时了。走一个,少一个;死一个,少一个。我相信未来,方圆一定会回归家庭,那个时候将只属于我一个人了。只是那个时候,恐怕我也老了。”

    孔淑芳说:“这方圆,比你爸还要过分!”

    孔双华说:“妈,你别这样说方圆。其实方圆好的,他家里的两个姐姐,哪一个都不是善茬子,但方圆都坚决站在我的一边,甚至还煽了他二姐两个耳光。据我所知,还有好多女人也都喜欢着方圆,但一直被方圆拒绝,包括市委秘书长周鹏有的女儿周玉洁。而宋思思、苏睿涵,都跟方圆有感基础,宋思思在中当老师的时候就喜欢方圆,后来是我把方圆抢过来了。苏睿涵是为了方圆,特意从别的学校调到中,是方圆拒绝了她之后,才嫁给了严俨然。我一直在想啊,如果方圆来者不拒,那么现在方圆边的女人是不是至少也得有一、二百人了?”

    孔淑芳说:“那跟个猪还有什么区别?小华啊,伤心的是你,为方圆开脱的也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孔双华说:“妈,我只是理智地分析这件事。从感上,我确实很伤心;但从理智方面,方圆其实也不算是花心的男人。他从来不出入色·场所,也不跟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乱来。唉,我已经接受这个现实了。既然离婚了也不可能找到比方圆更好的,还不如就一直跟方圆过下去。只要方圆还着我,还把我和睿睿放在心上,那么我就不会离婚。”

    孔淑芳说:“这么说,我也只能这么办了?”

    孔双华说:“不这样办,还能怎么办?妈,想开一点吧。我们现在吃不愁,穿不愁,花钱不愁,那我们就把我们的子过得更好些。把睿睿抚育好,教导好,然后就是努力提高我们自己的生活质量。我建议啊,妈也不用天天在家呆着。等睿睿过两年去了幼儿园,你就去上老年大学,唱唱歌,跳跳舞,练练书法,画画国画,干什么都可以。咱就是要把自己的生活质量提升上来,过得更潇洒,过得更舒适。”

    孔淑芳说:“好。不再去想这些烦心事,把自己的子过得更好!我也要有自己的新事业,以我的医术,去开个诊所,我相信回头客一定很多!”

    孔双华说:“好啊好啊,需要资金,女儿给你支援,一次拿00万也没问题。”

    孔淑芳说:“双华啊,说到钱,我得提醒你,男人有钱就变坏。你得控制方圆手里的零花钱。”

    孔双华苦笑:“妈,我不给方圆钱,没用的。宋思思会给,丁楚珂会给,方圆会缺钱吗?我曾经看过方圆的包,里面有两张来历不明的银行卡,我估摸着可能就是宋思思和丁楚珂给的。里面的钱啊,肯定不是小数字,搞不好也得几十万、上百万。”

    孔淑芳说:“唉,她们可真舍得下本钱跟你竞争啊!”

    孔双华说:“我有证,她们没有证,焦虑的是她们,着急的也是她们。她们就恨不得我天天跟方圆吵架,然后和方圆闹掰,于是,她们的机会就到了。你说,我能让她们遂了心愿吗?每一个成功男人的妻子,都会面临着婚姻保卫战的严峻现实。不是我一个人这样,全国千千万万的成功男人的妻子,都要跟小三斗。跟小三们的斗争,不是狭路相逢勇者胜,而是要斗智!在这个斗争的过程中,我也会一天天地成长起来,成熟起来。”

    孔淑芳说:“小华,你比妈妈强。妈妈老了,观念也跟不上了。还是你行,我看好你,你一定会是最后的胜利者。l3l4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