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6、评课就是要讲策略和艺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766、评课就是要讲策略和艺术赵巧巧很快就到了,进了小会议室的门,脸上就挂着甜美迷人的笑容。刘明说:“快坐下吧。谢主任、李主任、方校长、盛老师,可都是东州语文教学的专家,他们今天在百忙之中来听了你的课,一定会有很多真知灼见。你一定要好好听,好好记,也要好好消化和吸收。”赵巧巧说:“请刘校长放心吧,我一定好好记,好好听,好好的消化和吸收。”说完了,有一只眼睛冲着刘明调皮地一眨。这个细节被方圆给捕捉到了,因为有的时候,文若星就会用这样的眼神来撩拨方圆,而宋思思、苏睿涵也曾经这样冲着方圆眨过眼睛,在方圆的记忆里,那个叫滕琳的同学似乎也有过类似的眼神飘过来。这赵巧巧冲着刘明校长眨眼睛,不正是人之间用来表达特殊感的“放电”动作吗?

    方圆不敢想下去。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刘明下这么大的本钱,幕后一定为推赵巧巧获得2006年东州市初中语文优质课评比一等奖,下了很多的功夫,换句话说,这功夫不是上课的功夫,而是功夫在课外,在幕后。现在,刘明下这么大的力气来做这件事,恐怕也是赵巧巧反复要求的结果,刘明恐怕是不答应也得答应——对于人的要求,男人是十有**都要答应的,甚至是主动地去做。方圆联想到了自己,联想到了方淑娟和宋思思。这两个女孩,虽然不是自己的人,但曾经那么过自己,现在,虽然已经与孔双华结婚四个多月了,但如果是这两个女孩有什么需要方圆去做的,方圆十有**会眉头都不眨一下来帮助这两个女孩——这还不是人的关系啊!

    赵巧巧与刘明校长之间很可能有故事,而这课恐怕是更难评了。方圆心里甚至有些后悔:姚校长本来就不太同意自己过来,自己硬撑着过来干什么?难道是怕得罪谢主任和李主任吗?难道真地是要来5中取经吗?看赵梓栋对自己不冷不的样子,这“真经”又怎么能取得到?现在,要来评这样一节上不了台面、经不住深入分析的语文课,简直是让自己活受罪。*///*评一节好课,需要评课人有水平,那是因为评课人要能讲出课好在哪里;评一节差课,更需要评课人有水平,那是因为评课人怎样能表达出自己对课的客观看法,同时人家还能够心悦诚服地接受。方圆自忖没有这样的水平。

    刘明说:“谢主任、李主任,方校长,盛老师,现在可以评了吗?”谢秉国也正难受着呢!当了十几年的教研员,听课无数,谢秉国自然是知道什么样的课能在省课中赢得好的成绩。别人不用说,就说方圆吧。听方圆的课,是一种艺术的享受;听赵巧巧的谢秉国说:“既然小赵老师已经到了,我看也就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可以评了。”刘明说:“谢主任,您先请吧。”谢秉国看了看李国强和盛中国,说:“国强,要不你先开始?”李国强说:“还是小盛先评吧。”

    方圆心里跟明镜似的。要是这课好评,恐怕大家都会抢着评;要是这课不好评,才会出现现在这样样子,大家都向外推。盛中国说:“要不,方校长你先来?”

    嘿,把皮球踢到我这里了。其实盛中国完全可以评,但现在,谢秉国没有定好调子,盛中国似乎也不知道该说这节课好,还是说这节课不好。盛中国让方圆先评,正是这个意思。

    方圆笑着说:“我是抱着学习的目的来听赵老师的课。5中是东州第一名校,名师倍出,我作为一个中游学校的语文老师,还是很清楚,要向先进校和名校老师学习的地方有很多。我有个提议,想请赵老师先说说她对这篇课文的认知与理解、教法设计、教学目标、教学构想,以及赵老师对自己上的这堂课的认识,这样,一方面我能够学习赵老师的备课与授课的思路,另一方面,在评课的时候,也不致于没有理解透赵老师的某些设想,出现胡乱评的况,让各位领导、各位前辈和赵老师笑话。”

    谢秉国、刘明、李国强,都暗自佩服方圆的太极功夫。一个年纪轻轻的青年教师,在大家都不愿意先评的况下,四两拨千斤,巧妙地把球踢给了赵巧巧,还将评课引到了正途,这不能不说是既做了人,也做了事。刘明对于谢秉国、李国强不愿意先评,心里明白了大半截。他在心里大骂赵梓栋是草包是笨蛋。5中是第一名校,不能被任何学校比下去,去年在公开课方面,已经被68中学给比了下去,这说明这个分管教学的副校长至少在这个方面是不胜任、不称职的。已经跟韩素贞汇报过了,赶紧把赵梓栋调到别的学校,给升个校长不就得了,得到韩素贞的答复却是:人事调整必须放到暑假期间,哪有学期中间给调整对于赵巧巧,刘明是真没有一点办法。她要出课,刘明只能支持,毕竟这赵巧巧是自己的人,人家第一次献的时候,还是处女呢!当然啰,现在在上,这赵巧巧已经成了妇、妇,层出不穷的花样,让刘明对赵巧巧是百般依恋,因为是百般依恋,所以只能是百依百顺。

    对于去年的东州市初中优质课的比赛,在学校各学科都搞了预选的况下,语文就根本没有敢搞。为什么?就是因为刘明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赵巧巧能够胜出。许多跃跃试的年轻教师当然对此有很多意见,但刘明只用了几只糖衣炮弹,就攻下了盛中国,让盛中国当着全校语文教师的面,点名让赵巧巧出课。至于市课的比赛,可作的环节更多,特别是谢秉国和李国强都很忙,不可能听每一节参加比赛的语文课,所以在评奖次的问题上,还是要多听一听盛中国的意见。这个一等奖第一名就是这么拿来的。当然,刘明花在盛中国上的投资也是很多,虽然都是学校的公款。

    这一次出省课,赵巧巧也是在上,向刘明撒,表示一定要像方圆一样,在全省拿个一等奖回来,也风光风光,也提拔一个副校长当当。刘明说:“到了省里,能不能拿一等奖,关键看你课上得好不好,那方圆就是在省里课上得好才拿一等奖的。我的话也就是在东州教育这个圈里还有一定作用,到了清江省,到了杭江市,根本没有份量啊!”赵巧巧说:“那我不管,即便你不能保证我在省里拿一等奖,也要保证我先能代表东州到省里参加比赛。一次只有一个名额,你一定要帮助我,不然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刘明当即告饶:“饶了我的吧,姑,我帮你把这件事协调成还不行吗?”

    现在,谢秉国不评,李国强不评,这课上得怎么样实际上一清二楚了。连方圆都不愿意评,如果赵巧巧再不知天高地厚,把自己的构思吹一通,把自己的课再自我表扬表扬,搞不好,盛中国根本是吃不了兜着走,赵巧巧恐怕立刻就会被拿下这个出省课的名额。到那个时候再作让赵巧巧出省课,恐怕就比登天还难了。

    刘明说:“小方的建议很好。但时间有限,我看也就不用小赵来自我点评了。我先给这堂课定个调子,课上得很不好,说得严重一点,简直是一塌糊涂。我们今天请谢主任、李主任和方校长来,就是请了专家来,专门给小赵来会诊。请谢主任、李主任和方校长一定要严肃地点出小赵课里的问题,并帮助小赵搞明白下一阶段努力的方向,我和东州5中一定会全力配合教研室的领导,让小赵在未来一个月的时间里有质的提升,力争在省优质课评比中取赵巧巧这个时候并没有避讳其他人,狠狠地瞪了刘明一眼。刘明看在眼里,只能装作没看见。巧巧啊巧巧啊,讲上功夫,我是不如你;讲年轻美丽,我也不如你;但说起政治经验,你还太嫩啊!谢主任不想评,李主任不想评,方圆不想评,你还猜不出这是什么意思吗?你现在还沾沾自喜,如果不是我现在替你力挽狂澜,等一会儿恐怕我的小宝贝儿就要哭鼻子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