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2、现在不是缠绵的时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722、现在不是缠绵的时候。

    倪润清的打算是相当好的,但倪润清的好设想很快就落空了。

    男人在人代会闭幕之后,接受了东州电视台的专访,记者恰恰就是倪润清。这是广电局领导特意安排的。倪润清在东州电视台如中天的地位,更是让倪润清牢牢地把持住了政务专访的特权。现在,男人当选了东州市市长,头上的代字也去掉了,倪润清甚至比宋云生更高兴。

    在采访结束后,倪润清悄悄地问宋云生:“宋市长,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小小地庆祝庆祝呢?”宋云生微笑着说:“抱歉,今天晚上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改天吧,等我先忙完了这几天。”

    外人是听不懂两个人的对话的,但倪润清听得懂。刚才还激四?,准备今天晚上让男人在品酒、跳舞之后彻底地放松一下,享受一下,但男人似乎并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难道他对那让人**的服务也没有兴趣了吗?倪润清不相信。在倪润清所认识的圈子里,根本没有比自己更漂亮更有女人味儿的女人,而且最近这几天,宋云生确实天天在会上忙,也根本没有时间去搞别的事。但是,现在会议已经结束了呀,男人还要忙什么呢?

    男人是要忙。还有很多急办的事等着男人去办呢!全国两会马上要召开了,明天,市委书记王国栋就要去北京开会了。作为市政府的一把手,作为市委的二把手,宋云生即便是从礼仪上,也有必要把王国栋和东州市的其他两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送上去北京的飞机。其实这是一件小事,对于宋云生来说,这不过是摆出一种政治姿态:自己这个市长还是尊重市委书记的。当然,要干自己的还是要干自己的,王国栋去北京开会正合适。在王国栋不在东州的15天里,整个东州的大事小,不全都是他王国栋说了算。15天啊,这15天能办多少事啊!这个时候,哪里还会有时间去跟倪润清缠绵?万事开头难,开好头,起好步,对于自己开拓良好的政治局面,这是非常必要的。

    宋云生不想当一个萧规曹随的听话市长,宋云生想在未来几年内创造大的业绩实现职位上的大跨越。所以,不强势不行,不拼命也不行。宋云生为此还特意与孔子田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流,把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到现在的几个强势市长一一研究,就是要从中找出规律,借鉴教训。因为几个强势的市长结局各有不同,发展得最好的现在已经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一个地方大省的省委书记,发展得第二个好的是从市长的岗位上短暂做了几天市委书记然后就成为省长后转到中央的某大部任部长。另外两个,都是从副省长的岗位上下派到中心研究的结果当然是在很大程度上启迪了宋云生该怎样做。孔子田不会讲得很明白,但宋云生也不需要孔子田讲得很明白,他只需要孔子田提供的这个思路,或者孔子田提炼的那一点点精华。这就足够了。在与孔子田交流了半宿后,宋云生心里重出的迫切的愿望:向两位成功上位者学习,避免犯两位阶下囚的错误。

    所以,面对倪润清,虽然看到如此美丽的容颜,宋云生的心里也会像其他正常的男人一样产生冲动,但有更重要的事在急着自己去办,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去缠绵呢?更何况,以后的缠绵要更加地隐蔽,既然要当一个强势的市长,那政敌肯定会时刻把目光盯在自己的小尾巴上,恨不得立刻抓到自己的小辫子,然后自己就范。

    在这个晚上,东州市人大宴请了全体的市人大代表,所有的市领导,基本上到齐,其中当然包括新当选的市人大主任王国栋、市长宋云生。在这个夜晚,宋云生一直与市委书记、市人大主任王国栋在一起,给全场的每一桌的人大代表敬酒。这敬酒不仅仅代表着对人大代表的敬意,感谢他们五天来辛勤的工作,其实这也是一种政治宣示:未来的东州市,将是这两个人的天下。

    敬完酒之后,宋云生又陪着王国栋和几位常委加政协主席赶往另外一个场合,为两位全国人大代表一位全国政协委员饯行。这两位全国人大代表中就有一位是王国栋。所有的市委常委加政协主席出席,显示了对两位代表和一位委员的高度重视,也体现了市委班子的和谐与团结。在饯行宴会上,宋云生代表留守的市委常委们表了态:一定紧密依靠市委,扎实勤奋工作,请王书记放心。话是这样说,这是必须说的官话。王国栋也说:“我不在东州的时候,市里重要的事由宋市长决断,有什么要请示的,直接找宋市长。”这也是官话,就是这么听听。真有了重要的事,肯定会有人向王国栋在第一时间汇报。宋云生在培养和团结自己的人,王国栋也一样没有闲着。

    饯行的宴会结束,宋云生没有回市委宾馆的房间,而是直接去了现在,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宋云生点燃了一支焑。焑是中华,宋云生喜欢抽这个牌子。宋云生知道这焑贵,多少钱一盒不知道。是秘书负责自己的烟的,什么来源,宋云生不问,也不想问。作为市长,满脑子考虑全东州市的事,哪里有时间去考虑这么琐碎这么细小的事

    宋云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做事哪有这么简单的?说一句不好听的话,自己做的每一个动作,王国栋都会通过各种不同的途径知道。如果人家王国栋傻得什么都不知道,他也做不到今天市委书记的位置。现在要思考的就是这样的问题:怎么做让人表面上看觉得这个市长是沉稳的低调的,同时又能取得实际意义上的效果。在五个郊区的县和县级市,不同的县有不同的人马,不同的县有不同的县,作为市长,该怎样说才能抓住关键抓住要害,让这些县处级领导们心服口服;该怎样说才能更好地把他们拉入到自己的阵营?市内的四区,学问更大。其中的一个区委书记还是市委常委,而且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