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4、你难道不欢迎我去给你拜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674、你难道不欢迎我去给你拜年?

    藕断丝连的感觉不是给人带来幸福,而是像细针扎那样的痛苦,似无却有,隐约可见。*///*带着这样的心,方圆开着中华骏捷轿车,返回了岳父的家。

    回家正是时候。岳母已经把午饭做好,孔双华正准备给方圆打电话呢!看到方圆的出现,孔双华说:“你怎么跑了一上午?”方圆说:“在杨芳校长家呆的时候长了一些,在李国强主任家的时间也不短。”孔双华说:“为什么在杨校长家呆那么长时间?是不是看上了杨校长的女儿?”方圆笑着说:“就是看上了,也已经晚了。你猜猜,谁在杨校长家?”孔双华说:“猜不出。谁啊?”方圆说:“是乐天!乐天现在已经在努力做杨校长女儿的男朋友了,看得出,杨校长对乐天还是满意的。”孔双华说:“乐天追杨校长的女儿吗?嘿,这真有意思。”方圆说:“杨校长的女儿是在今年夏天分到我们68中学的,这件事我跟你说过,她叫赵小雅。我没有想到,这才一学期,乐天竟然跟赵小雅好上了。”孔双华撇撇嘴,说:“这还叫快?我送走的那个初三班,好几对呢?都多大的孩子啊,也知道好上了。”方圆说:“这是我们教育的缺失啊!没有正确的引导,必然会发生这样的况。”

    一家人坐在餐桌旁。方圆说:“爸,上午是不是把你给忙坏了?”孔子田说:“有一点忙,来了几拨客人,有我的学生,我的同事,还有人大那边的几个专委会的主任、科长。”孔双华说:“什么叫几拨客人?应该说几十拨才对。我今天一上午都躲在咱的卧室里,不敢出来。来的人,多数都抽烟,万一把我的宝宝给熏坏了,那怎么得了?”孔子田怡然一笑,颇为自得:“客人来了,喝杯茶,抽支烟也难免嘛!当然,许多已经知道你怀孕的,不是都没有抽烟嘛!”方圆的马立刻跟了上来:“这么多客人能来拜访爸,充分说明了爸为人好、为官好,威望高。我将来在各个方面,都要以爸爸为榜样,努力向爸爸学习。()”孔子田灿然的脸庞上也难免流露出得意的神。看来,是个人都是喜欢听好话的。

    才吃了几口饭,方圆的手机响了。方圆从兜里摸出手机,这是文若星打来的电话。孔双华问:“谁的?”方圆说:“我的一个学生。”方圆站了起来,站到稍远处,接通了手机:“文若星,有什么事吗?”文若星说:“我准备去你家给你拜年。”方圆说:“早晨不是已经发过短信拜年了吗?”文若星说:“我要亲自给你去拜年,怎么,你还不欢迎吗?”

    方圆心里说:当然不欢迎!这不是我的家,是岳父的家。下午,岳父难免还有会客方圆说:“不用当面拜年了吧。你的心意我领了,要是没有什么事,在家好好学习,为新学期的中考作准备。你不是准备将来读清华,读北大吗?那就需要现在努力,要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

    文若星说:“方老师,你怎么就跟一个八十岁老太太似的,这么絮叨!今天是大年初一呢!我本来想上午就去给你拜年,但没办法,为了收压岁钱,我上午只能跟着爸爸妈妈去那些亲戚家挨个拜年。还好啦,一上午收了3800元。要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我上午早就去你家了。”

    方圆说:“文若星,你不用来了。”文若星说:“怎么?你讨厌我吗?”方圆说:“老师怎么会讨厌你呢?我的意思是,班里的任何一个同学来我家,都很不方便的。”文若星说:“你不讨厌我就行。你不准讨厌我!你要是敢讨厌我,我就放弃学习!你要是敢对我不好,我就到姚校长那里,告诉他你非礼我!”

    方圆遇到别的人,都能够相对沉着与冷静,但在文若星的面前,真有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这个小妮子,真地是敢说敢做,真怕了她了。方圆说:“行啦,不要胡闹了。告诉同学们,大家谁都不用来了。”这句话是方圆加上去的,也是完全虚构的。其他学生没有人说要来,方圆说了这句话,实际上是说给孔子田、孔妈妈和孔双华听的,让他们以为这一次要来的有许多学生。

    文若星说:“你真是个胆小鬼!怕什么怕?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担心什么!方老师,你像一个男人好不好?即便是我一个人去给你拜年,那又怎么了?况且,这一次还真不是我一个人,我跟葛峰和班里的其他同学都约好了,下午一起去你家,然后去蒋老师家拜年!”

    方圆说:“这肯定是你和葛峰策划的,是不是?班里来那么多的学生,到我家坐在哪里?”文若星说:“站着就成。”方圆说:“站都站不开啊!再说了,家里哪里有那么多的拖鞋给你们换?”

    孔子田说:“小方,是不是你的学生们要来看你啊?你让他们来吧。我下午的客人不会多,反正一会儿。什么拖鞋不拖鞋的,学生们来,就不用换靯。”方圆回过头,说:“爸,好几十学生,太多了,屋里盛不下。要不,我到学校见见这些学生?”孔子田说:“这样也好。小方,其实你不必顾虑,这就是你的家见到岳父迅速地同意了他方圆在学校见学生的建议,方圆还是感觉到了,其实岳父后面说的这些话,一方面说明岳父看透了自己的心思(嘿嘿,当然这只是一小部分),另一方面,也说明岳父或多或少也透着一些虚伪与城府。方圆马上对电话里说:“文若星,这样吧,你告诉同学们,下午两点,我会在学校大门口,跟你们见见面!”文若星很失望的声音:“啊?不能去你家啊!”方圆说:“要是连在学校拜年都不同意,那这个年也就不用拜了。”文若星说:“好吧,服了你了,怕了你了。”

    方圆挂了电话,回到座位上,笑着对孔双华说:“十几个学生,约好了,要来咱家给我拜年。不是你,连我也会觉得吵闹得厉害。让他们到学校去吧,在教室里,大家说几句过年的话,交流交流,我再嘱咐嘱咐他们,要充分利用最后一个学期的时间,把功课再争取进步一点,人人都能考上理想的中学。”孔双华说:“是啊,不来咱家最好。我到了图书馆上班以后,环境一直都是很安静的。现在,一点也不习惯学校里那吵吵闹闹的氛围。要是来十几个孩子,烦都烦死我了。”孔子田说:“小华,你去年送走的毕业班的学生,有没有给你拜年啊?”孔双华的脸沉了下来:“全面46个学生,一共只有两个学生给我打电话拜年。这些白眼狼,当初我对他们多好,转眼就忘记了。”

    方圆没有说话。去年五月,方圆已经是教导主任,已经在全力和这些初三的老师拼教学。对于孔双华那个时候的靓丽,方圆还是知道一些的。孔双华格比较急,学生出现了不该犯的错误,立刻能急得嗷嗷叫,因为中考快到了,家长、学生都知道重心应该放在哪里,所以也没有人跟她计较,但嗷嗷叫的结果,只会让学生更加疏远班主任老师。这个时代的学生不是以前时代的学生,每一个学生的自尊心都很强,对待学生,不能一味地威吓或发怒,而应该激励为主,批评为辅,顺着毛来捋才能让学生更顺从。对于那些特别不听话的学生,则应该是软硬兼施,而不能只来硬的,那只会让事变得更加难以处理。

    看看岳父是什么态度。方圆把目光投向孔子田。孔子田说:“没拜就没拜呗,没什么大不了。将来你要做大学老师,在教本科的时候,多数时候都是夹着讲义来上课,上完课走人,与学生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感的。等做了研究生导师,况都会有所变化。”

    在这一刻,方圆忽然觉得岳父好孔子田把目光投向方圆,对方圆说:“你与小华不一样。你将来是要打天下的,这需要有一批支持你的人,最好的人选就是你的学生们!像明朝的张居正,清朝的张廷玉,都能在宰相大学士的位置上做出一番事业,主要依靠的就是门生故吏;当年蒋介石喜欢被将领们称呼为‘校长’,也是因为他的嫡系部队将领,都是他曾经作为校长的黄埔军校毕业生。虽然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但这一点仍然没有改变,为什么许多市委书记或副书记都喜欢兼任市委党校校长,个中原因恐怕小方你也能分得清吧。”

    方圆忽然觉得岳父真地让人琢磨不透啊!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