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671、苏睿涵怀了谁的孩子?

    打电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曾经多次在梦中见过而现在已经逐渐淡忘的苏睿涵。刚刚经历了汪泉对方圆心理的冲击,方圆对于有地位家庭的人忽然多了几分反感,当然也包括苏睿涵。现在苏睿涵与原来完全不同了,嫁到了号称东州首富的严松家,虽然她的丈夫严俨然真不是一个什么好东西,但生活的环境与生活的地位已经完全改变。看苏睿涵上的手饰就知道她现在有多么的优越;看苏睿涵的宝石蓝花冠轿车,就知道她现在与其他老师相比已经提前步入了小康。大过年的,她打电话来是什么意思呢?

    方圆说:“苏睿涵,过年好。”苏睿涵说:“方圆,过年好。”方圆说:“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苏睿涵说:“怎么,没有事就不能找你吗?”方圆的心里真地很反感这样的字眼儿,或许现在这样的心境下更反感。方圆说:“当然可以了。东州68中的第一美女,什么时候找,都是被找的人的荣幸。”苏睿涵笑了:“你真地认为我是东州68中学的第一美女吗?”

    方圆很奇怪苏睿涵为什么会反问这样的问题。这还用说吗?在整个东州68中学,哪里还有找到第二个像苏睿涵一样漂亮的老师?即便是宋思思没有离开学校,与苏睿涵比,恐怕也是略微地处在下风。在方圆所认识的女人里,似乎只有那个采访过自己的东州电视台的女主持人倪润清与苏睿涵才有的一比,而明显的,苏睿涵比倪润清还要年轻,在皮肤方面至少还要靓丽些许吧。

    对于女子本长得漂亮,方圆当然会用欣赏的目光多看几眼,甚至会怦然心动;如果女子虽然长得漂亮,但很以自己的漂亮而自得时,方圆觉得心里就会看轻她很多。////不过,今天是大年初一,没有必要惹人家不高兴,况且,怎么说,苏睿涵也是68中学的一员,将来很多方面的工作都需要每一个老师的支持,其中包括着苏睿涵。犯不着为了一句话得罪一个老师。

    方圆说:“这是事实,我想学校的女老师也不得不承认,你比她们漂亮吧。”苏睿涵的声音忽然有些伤感:“可是,虽然我长得漂亮,连你也认为好看,但你当初却没有选择我。我就是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方圆有些哑口无言。是啊,在这件事上,自己一直是被动的,人家苏睿涵是主动的。她从别的中学想方设法调到了68中学,目的不就是一个:希望能够与他方圆处朋友吗?然后再走得更近,最终喜结秦晋之好。但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拒绝她呢?还记得自己曾经蠢蠢动过吗?还记得自己一直把她过来的电子邮件保留着吗?还记得自己到现在为止仍苏睿涵似乎一直很耐心地等方圆来回答。方圆拿不透苏睿涵在想什么,也一直保持沉默。终于,苏睿涵忍不住了:“方圆,你真地不为你当初没有选择我而有过一些哪怕是一丝丝的后悔吗?”

    这个问题仍然很难回答。方圆后悔过吗?似乎从来没有过。即便是对孔双华最不满意的时候,方圆想过方淑娟,想过宋思思,也未曾想过苏睿涵啊!说实话,那肯定是伤了苏睿涵的自尊心,而且以后作为一所学校的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还怎么相处?说谎话,告诉苏睿涵曾经后悔后,这不是给自己的生活添乱吗?万一再与苏睿涵有个什么瓜葛不清的事,自己的家庭怎么交待,而严松这个东州的黑社会大哥大,那还不把自己给生吞活剥了?

    方圆决定绕开这个问题:“苏老师,我们现在都各自结婚了,都建立了自己的家庭。对于过去的一切,留在记忆里作为一种纪念很好,完全忘记也很好。毕竟我们都是成年人,当初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那我就要为自己当初的选择负责。现在,孔双华已经怀孕了,我也成了准爸爸,所以我更希望能够让我的小家温馨而舒适,不希望有什么节外生枝的事。苏老师,我们还是好朋友,还是好同事,但在感问题上,我只能说,我不想回忆过去,我也不想在这方面有什么非分之想。”

    苏睿涵忽然哭出声来:“方圆,你可真是一个理智的人啊!理智得心肠很硬很硬。跟你说实话,今天打电话给你,我也不是想与你再有什么关系,就是觉得心里苦闷,似乎也只有你能够让我信任,能够开导我。万万没有想到,方圆你竟然给我上了一课!”

    方圆感觉到有些僵,连忙解释:“我哪里有给你上课啊?没有的事!我只不过说了几句心里话而已。苏老师,你也不要哭啊!你这一哭,仿佛是我欺负了你似的。”苏睿这可真把方圆吓坏了。天哪,我方圆什么时候欺负过她了?你说今天倒霉不倒霉?先是人家汪泉不冷不让我差一点吃了闭门羹;接着现在苏睿涵又赖上我,说我欺负她?这不明摆着让我难堪吗?这要是传出去,我方圆就是长10张嘴,也说不清楚啊!

    方圆说:“苏老师,你可千万不能这么说啊!你说说,你是东州亿万富翁家的儿媳妇,丈夫又是海归的硕士,就是给我八个胆子,我也不敢欺负你啊!苏老师,我们什么时候都要讲诚信,什么时候也不能诬赖好人啊!”

    苏睿涵这个时候,竟然破涕为笑:“方圆,你的胆子怎么这么小!看把你吓得,什么软话都出来了。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如果是一个男人,就大胆承担。”

    方圆说:“求求苏老师你饶了我吧。这男人不男人,不是什么事都大胆承担。工作上,该承担就要承担,你说的事,我可不敢啊!”

    苏睿涵的绪又充满了伤感:“唉,本来吧,给你打个电话,就是想找你聊聊天,散散心,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一个没出息的男人。在这个方面,你跟那个东州警备区的卜论军差距还真不小啊!”

    卜论军?苏睿涵怎么说提到卜论军?难道苏睿涵跟卜论军之间还有什么关系吗?方圆简直觉得这不可想象。不过也是,当初在部队培训的时候,这个卜论军可是一直都积极参加各种联谊活动,而且每一次好像特别愿意跟苏睿涵在一直唱歌、跳舞——难道……方圆心里真地有些疑惑了。

    苏睿涵说:“方圆,其实最近我心里真地很痛苦。表面上,我是严家的少,在人前显贵,其实我是不是真地就是少,我还真说不清楚。严俨然是一个什么东西,你也清楚,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我根本也数不清楚。”

    “啊?”方圆忍不住惊讶出声。看来,严俨然不是东西,连苏睿涵都知道了。唉,这样的夫妻哪里还会有什么感,简直就是貌合神离。

    苏睿涵继续说:“那个严松,我的公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名义上,他是富豪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实际上就是一个老大,什么坏事都敢做,什么样的恶心事儿也敢做啊!”

    “啊?”方圆的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了。苏睿涵到底跟多少男人有关系?苏睿涵还是一个纯洁的女人吗?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