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担心什么来什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660、担心什么来什么。////

    晚上10点的时候,孔妈妈说:“我现在去煮饺子吧。咱早点儿吃了,早点儿睡。我是不能熬到晚结束了,小华也不行,怀孕了,必须早睡,这样胎儿才能发育得好。”方圆说:“妈,我要跟你学煮饺子。”孔妈妈说:“好,你愿意学,就跟着一起吧。其实煮饺子也没有什么难处,学一回就会了。”方圆说:“要真正地掌握火候,学一回肯定不行。”

    不能弄手机发短信和回复短信了。方圆把手机放在了口袋里。他真地不想让孔双华读这些短信,特别不希望孔双华看到宋思思的短信。据说,当初孔双华与宋思思曾经有过下面交锋,这也说明孔双华知道宋思思也曾经喜欢过他方圆。如果因此徒增烦恼,还不如不让孔双华知道。还有,那个“一个你的人”发的短信,刚才一时疏忽,没有来得及删除,现在删除,那就太明显了。要是让孔双华看到了,会不会产生疑虑呢?虽然岳母给打过预防针,但女人的心是很难琢磨的,万一她真地觉得有点什么,可怎么办?

    方圆刚刚把手机放在口袋里,孔双华就说了:“要煮饺子,还带着手机干什么?我帮你拿着,看着,有一些重要人的短信,我会告诉你的。”方圆心里一阵紧张,但还是故作大度地说:“好,交给老婆了。”

    在厨房里,方圆亲自勺,在孔妈妈的指导下,煮饺子。怎么说,这煮饺子还是有一些技巧的,比如,勺子要始终用勺底来推饺子在水中旋转。如果用勺子的正面来推,恐怕勺子的边缘会割破许多饺子;而让饺子在水中旋转,也能够较好地防止饺子在漂浮之前沉在锅底,饺子底将很快就贴住锅底,使饺子皮很容易破掉。再比如,水开了,并不意味着饺子熟了;饺子漂浮了,也不意味着饺子完全成熟,毕竟,饺子里的需要煮的时间要长一些,才能保证熟透。()同样,也不能煮的时间太长,煮的时间太长,就会造成饺子皮被饺子内的膨胀的气给鼓开,形成了破皮饺子。所以,第一次煮饺子,如果没有一个经验丰富的人指点着,还真地无法保证饺子煮得恰到好处。

    方圆跟孔妈妈学得很认真。水开之后,把饺子倒了一些进去,迅速地用勺子圆底进行推动,使饺子不至于沉底粘锅。但方圆的心并不在这里,他真地有些担心手机短信。

    方圆的担心还是对的。开始的时候,孔双华只是把手机放在了茶几上,但这短信持续不断地来,终于激发了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有的好奇心。孔双华忍不住拿起手机,一条一条地阅读。绝大多数短信,都是那种被抄袭过千百遍的短信,孔双华看的时候,也是匆匆掠过,读着这些短信,孔双华心里有一种自豪感:现在,自己的老公人脉广啊!别的人不知道,包括姚长青、翟新文、李国强、谢秉国、邹志刚这样的学校、教研室和教育局领导的名字,孔双华还是知道的,他们都毫无例外地给方圆写了短信,看得出,还是一个字一个字亲自写出来的,并没有敷衍,更不是那种话。短信里,透着对方圆的表扬与肯定,也表达了希望方圆在新的一年里更加进步的期望。看来,自己的老公真地很厉害啊!

    一条一条地读,一条一条地看。孔双华对于女姓名的短信格外注意。果然,短信里有很多都是学校的女老师发过来的,绝大多数都是客话。孔双华在翻看的时候,看到了方淑娟的短信:“有些事并不因时光流逝而褪去,有些人不因不常见面而忘记,记忆里你是我永远的朋友。节到了,我祝你2007年事业蒸蒸上。”

    孔双华也没有多想,就这么翻过去了。很快,就看到了宋思思的短信:“方圆:微风轻拂,白云远逝,在我心中永恒的是友,祝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请你把这最诚挚的祝福带在边,让幸福永远伴随你。宋思思”孔双华知道宋思思也曾经很喜欢方圆,但读到这条短信,孔双华首先被“友”两个字所吸引。人家界定得也很清楚啊!现在,方圆结婚了,也不能没有异同事,不能没有异朋友啊!这宋思思,还算是有自知之明。不知道方圆是怎么给她回的。好奇心让孔双华打开了发件箱,一条一条地找,终于找到了给宋思思发的那一条:“思思:谢谢你的短信祝福。人不能没有朋友,每一个朋友都应该珍惜。祝你在2007年万事如意。代问宋叔叔、朱阿姨节好。方圆”

    短信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但孔双华的心里还是涌上了醋意,很浓很浓。还“思思”呢,称呼还麻。代问宋叔叔、朱阿姨好!看来方圆跟宋思思的父母也很熟悉啊!是不是宋思思还带着方圆见过她的父母啊?哼,这样的事,我竟然不知道,到现在才知道!孔双华说:“爸,你看看这条短信。”

    孔子田也在心着看短信。位高权重,给他发来短信的人更多。虽然绝大多数短信孔子田只是看一眼,但这看的一眼,就是想知道谁在这个时候还想着自己。有一个故事,说某局局长病了,该局的工作人员许多人去探望,但有一个科长没去。局长康复回局不久,就以某一项工作失误将该科长免职,转为无职无权的主任科员。该看到女儿气嘟嘟地把手机递了过来,孔子田接过短信,看了一遍,笑着说:“怎么啦?这短信没问题啊!”孔双华说:“有问题呢!这个宋思思就是当初我在68中学的时候,跟我抢方圆的那一个女老师。你看看这称呼,连姓都省了;你再看看最后一句,还代问她的父母好。看来,方圆跟宋思思的父母也很熟悉啊!”孔子田看了看,也觉得有一点疑问,笑着说:“小华,过一会儿你可以侧面问一问,但不要急。刚刚你妈妈不是说了,短信这东西有的时候就是害人精。我看这条短信没有什么问题,就是一般的朋友也经常会这么说啊!如果你确实想问,那就问,但不要跟方圆吵架,更不能直接指出方圆与宋思思之间有问题,知道吗?这叫无中生有,胡乱猜疑,这是最伤夫妻感的。妈妈刚刚给你讲的那个故事,就是活生生的教训啊!”孔双华说:“不为别的,当初方圆还没有跟我结婚的时候,我就知道,学校里除了我,宋思思也很喜欢方圆。我曾经警告过宋思思,不要接近方圆,之后不久,宋思思就辞职了,然后就到她爸爸的公司里工作了。”孔子田说:“这么说来,那个时候,你带着方圆见我和你妈,人家宋思思也可能会找个机会让方圆跟她的父母见面啊!那个时候,也没有确定关系,人家也有这个自由。如果因此认为了她的父母,过年的时候捎带着问候一下,也属正常。”孔双华说:“爸,你怎么还是向着他,不向着我啊!你看看,这是她发给方圆的短信。”

    孔子田接过手机,只见短信是这样写的:“方圆:微风轻拂,白云远逝,在我心中永恒的是友,祝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请你把这最诚挚的祝福带在边,让幸福永远伴随你。宋思思”

    孔子田说:“人家说的可是友啊!”孔双华说:“反正我看了之后,心里不舒服。从短信上看,就是些平常话,可我怎么就觉得这宋思思似乎心没死,还想着方圆呢?”孔子田说:“别人想着方圆,这不要紧,只要方圆心里有你,就足够了。更多的女人想着方圆,只能说明方圆是优秀的;方圆把心放在家里,放在你和孩子上,就会证明方圆是一个非常好的男人。孩子,别多想了。短信是宋思思先发过来的,方圆回一个,代问她的父母好,也算是礼貌吧。你就不要问了。两条短信很正常。”

    孔双华心里还真有一点疙疙瘩瘩的感觉,但父亲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继续看别的短信,很快就看到了这么一条:“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