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7、很多事情只有实践才能学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657、很多事只有实践才能学会在孔双华给孔妈妈敬完了酒,方圆给孔双华续上矿泉水,端起自己的杯说:“双华,我要敬你一杯酒。”孔双华说:“好啊,好啊!老公,我真地想知道,你要感谢我什么。”方圆笑着说:“是啊,这一杯酒也是感谢酒,不仅要感谢你,也感谢爸妈,也感谢上天,让我荣幸地遇到了你,并得到你的赏识。双华,其实我就是一个穷小子,没有房子,没有钱,可以说是一无所有;而你,有着优越的家庭条件,爸爸是大学的领导,妈妈是大学的教授,是典型的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可以说,当初我真地是配不上你的。可你一点也不嫌弃我的穷,那么执着地上我,并义无反顾地嫁给了我。双华你说,这是否值得感谢?结婚后,虽然我们也像其他刚刚结婚的夫妻一样,经过了短期的磨合,甚至发生了一些争吵,但你的格里越来越多地继承了妈妈的优点,你越来越像一个优秀的妻子、出色的妻子,而且对我越来越包容,哪怕我犯了经济错误。”

    孔双华笑靥如花。她知道,犯了经济错误,就是方圆隐瞒了2000元收入的事。想想方圆的话,还真是说得很实在,他就是一个穷光蛋嘛,自己就是变得越来越好了呀!孔双华说:“还有吗?”

    方圆说:“当然还有。双华你怀了我的孩子,这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财富啊!虽然才两个月,孩子还小,但我已经越来越深地感觉到了当父亲的幸福。还有,上一次咱爸爸说了两个贪官家庭的故事,我听到你说的不当李嘉廷的女儿,不当王昭耀的妻子,态度是那么坚决,你知道吗?我的心也是幸福的。有了这样的妻子作后盾,我就是在外面拼得再苦再累,也不必担心后院失火啊!没有后院失火,我们一家的幸福生活就能延续到永远。双华,这一杯酒,4个含义,谢谢你。”

    真是一个奇才啊!孔子田饶有兴致地听着方圆的“演讲”,内心慨叹当初听了老婆和女儿的意见,还是对的。()如果真地从自己的博士学生里找一个,未必能赶得上方圆的一半。方圆这话说得,不是一般的水平啊!既有肯定,也有鼓励,既总结过去,也对未来提出期望,虽然他没有明明白白地说我希望双华你怎样怎样,但肯定了双华的某些进步某些观点就会强化和引导双华向着那个方向去做啊!好一个方圆啊,真是一箭双雕、一石多鸟啊!我孔子田做女儿的思想工作,虽然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多少次为女儿听不进劝而感到苦恼。没想到,方圆就是用这样轻描淡写的方式,像雨一样“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在这一点上,自己还真地不如方圆,不如方圆啊!想想女儿近孔双华拿起酒杯,与方圆相碰:“我对我的眼光,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当年,妈妈顶着家里的压力,嫁给了爸爸,怎么样,妈妈也挖到了一棵大人参,爸爸现在是东州市响当当的人物。我也对我的选择充满信心,我的老公将来一定会比爸爸更优秀!因为我的老公,是一棵更大更大的参。我不能等这参长大了再挖,那个时候,挖的人太多了;我要在发现这棵参还是一株幼芽的时候就把它占下,然后一边养参一边看着它长大。爸,妈,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孔妈妈连连点头。孔子田说:“我的女儿,眼光不错,眼光不错。”

    在这样的气氛里,一家人吃完了晚饭。按照中国的风俗,零点的时候,还要吃一顿饺子,迎接新的一年。晚饭之后,除了欣赏2006年节联欢晚会之外,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包饺子。

    方圆不知道这个家庭里,包饺子的活是谁干的,但猜想也能猜出来是孔妈妈来干。其实,在孔子田做院长之前,他也是和孔妈妈一起来做这些事。做了院长之后,这样的事就少了。当了大学副校长和市人大副主任之后,这样的事更是不做了。

    方圆自告奋勇:“妈,我要跟着您学习包饺子。”孔双华说:“我也要做。”看到两个孩子都主动地加入进来,孔子田说:“好,我也报名。”

    孔妈妈笑着说:“那好,我分分工。小方,你以前包过饺子吗?”方圆说:“看别人包过,自己没动手。”孔妈妈说:“好,老孔你负责把面和好,我来调馅儿。等一会儿,准备工作做好了,两个人擀皮儿,两个人包,好不好?”

    孔子田没有想到会让自己和面。但赶鸭子上架,话都说了,能不做吗?这活儿倒不是没做过,关键是近几年没做过,手艺肯定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两只手还是面,沾得还牢固。不知道要搓多少次,才能把这些小面疙瘩从手上给搓下来。孔子田说:“好,来我和面。不过,我可得先换件衣服,然后还得围上围裙。”方圆说:“我给爸爸打下手。”

    孔妈妈调馅,自有孔双华在旁边。其实方圆也很想看孔妈妈怎样调馅,毕竟调馅更具有技术含量。但方圆还是要在这个时候避讳与岳母单独在一起,而单独与岳父在一起,既是对岳父的尊重,也能学到另一门生活技能——虽然这项生活技能现在对于年轻人来说,用得越来越少了。现在的年轻人,一切自孔子田是在客厅里和面的。在不锈钢的盆里放两勺饺子粉,然后臽上适量的清水。方圆说:“爸,这水倒多少合适?”孔子田说:“要少倒。倒多了,就不知道要加多少面粉才能让这面成团;少倒,就能够让自己很好地控制整个和面的过程。看到不够了,再加一点水。今天晚上,这两勺面就够了。你看我,就是这样按搓,让水慢慢的浸进去。”孔子田像是一个循循善的老师一样,教给方圆怎样做。很快,盆里的面成了许多碎条条,孔子田的手上也沾满了面粉和面条条。方圆看到面盆的壁上还有很多的面粉,问:“爸,是不是可以再加些水?还有很多干面呢!”孔子田说:“暂时不用。这些干面,应该能揉到这个湿了的面团团里。”一边说着,一边揉搓,果然,盆壁上的面粉越来越少了,盆里的面团团也越来越多了。孔子田开始搓自己手上的面条条,一点一点地把它们搓到盆里的面条条里。然后,他用手指翻,用手掌按,动作很麻利,很快,这些面条条变成了一个大面团,而刚才还满手白面的孔子田的手,已经基本上恢复了手的原貌。方圆说:“爸,原来这样啊!现在好了吗?”孔子田说:“现在不过是刚刚成团,还需要不断地揉,让面充分地被揉‘醒’才成。”方圆说:“爸,那现在我来揉吧。”

    方圆照着葫芦画瓢,果然是越揉越软,越揉越顺,越揉这个面团的表面越光滑。孔子田说:“把面团放到面板上再揉吧。”方圆说:“好。”孔子田说:“再洒一点饺子粉,面太软,包的饺子容易被撑破皮,要再揉一些干面里面,这样面团比较硬了,就能够擀出比较好的饺子皮了。”

    等方圆把面揉好的时候,孔妈妈与孔双华也把饺子馅调好了。孔妈妈说:“老孔,你来闻闻,这饺子馅味道怎么样?”孔子田端起盛饺子馅的盆,闻了闻,赞叹道:“今天晚上的饺子,味道一定好极了。”孔妈妈说:“真的吗?”孔子田说:“我对你一直有信心的。”孔妈妈说:“好,那我们现在开始包饺子吧。”孔子田说:“好。”

    孔子田问方圆:“会擀皮吗?”方圆说:“不会。”孔子田问:“会包饺子吗?”方圆说:“看别人包过,自己没包过。”孔子田说:“今天晚上你们想学什么?”方圆说:“我希望两样都学会。”孔妈妈说:“好,我和你爸爸为主,一个包,一个擀皮。你先学怎样擀皮,再学怎全家人都心领神会地笑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