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位于东州郊外,绿林掩映的山坡上,有一座三层别墅,这便是倪润清的“家”。()家里平常住的,不是倪润清一个人,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保姆,倪润清叫她宋姨。宋姨是从哪里来的,她从来不说,平常在别墅里沉默寡言,倪润清问什么才回答什么,能让这位宋姨主动说的话,只有一句:“小姐,吃饭了。”通过这句每天都能听到的话来分析,口音肯定是四川或重庆一带,具体是哪里,倪润清真地不知道。

    这宋姨负责整个别墅的保洁,也负责每天给倪润清做一是三餐。她这样沉默,是不是那个男人授意的,倪润清不得而知。不过,这宋姨十分珍惜这份工作,快过年了,并没有提出要回老家的意思,难道她是孤一人吗?难道她就不想家吗?倪润清每一次回别墅,心里都有这个疑问,现在,在离过年还有4天的时候,倪润清真地忍不住了。其实她是关心这位宋姨,过年了,自己可能也不能在这里住了,或许会陪着男人去男人想去的地方,或许也要回到东州市区,和父母一起住几天。这别墅没有人住,就不必打扫了,让这位宋姨回家住几天,与家人团聚,跟丈夫孩子见见面,这也是人之常。况且,东州这地方,每年到了过节前后,火车票相当不好买,如果这宋姨想回去,那她倪润清出面,肯定会搞到她想要的火车票的。()

    平常男人是不回来的。男人忙,在为东州600万人民夜*劳,从东州电视台“东州新闻联播”就能经常看到男人的影,视察工地,深入基层,探访群众,会见外宾,陪同上级,开会部署,哪一天也不得轻闲。据说,他办公室每天的公文,都有一尺厚,如果不做上面这些事,光批示这些公文,恐怕也需要一整天的时间,况且第二天又会送来这么多的公文。没有办法,你无法让这公文减少,省里和中央部委的文件批转到东州,属于政府序列的,那必须由男人来签转批示,然后才能流转到分管副市长或各大局委办去落实办理;各大局委办、各区市县和副市长们,经常会有很多重要的事,以《关于……的请示》等公文形式,呈报到男人这里,等待男人的批示;涉及到动用财政资金的,那更需要男人签字,财政局长才会把钱款拨下去;各大局委办、各区市县做了什么认为很能给东州长面子、给自己的局委办、各区市县长面子的事,那也一定会写成《关于……的报告》,呈阅给男人,希望能够得到男人的几句夸奖的批示。如果男人真地给批示了几句,表扬了他们的工作,这各局委办、各区市县的头头脑脑们内心世界是相当欣喜的,首先,自己局委办、区市县的工作,被主要领导知晓,自己的努力所以,男人不可能不忙。批阅各类公文,都需要在每天的政务安排的间隙,让秘书赶紧把公文拿来,抓紧时间批示几份,根本就不敢放在办公桌上,毕竟,每天的政务安排实在太多太满。

    所以,每一次男人回来,都会喊累,都会要求倪润清给他按摩放松。那总是在按摩放松之后,男人的绪慢慢地被调动起来之后,才会自然而然的发生。这个时候,男人通常会服用两个胶囊,据说这就是美国的原装进口。但长期的积劳成疾,还不足以让男人服用了就能立竿见影。因为倪润清确实长得很美,像天上的七仙女一样,当婀娜玲珑的体呈现在男人面前的时候,倪润清会发现,男人的眼睛总是会熠熠闪光,像是在欣赏最美的风景,像是在感觉一种心境。而倪润清如雪般粉嫩的肌肤,更是为这女美增添了无穷的魅力。在走动几步的时候,这傲的*还会轻轻地舞动,这不规则的律动则让男人久久地把目光停留在那里。

    但男人来得时间太少了,以前每周还能来一两次,最近到了年底,不知道什么原因,男人竟然一周没来了。是不是到了年底,市政府的工作特别多?是不是有许多烦心事都要等着男人去处理?男人过节会不会带自己出去旅游,比如到欧洲,到印度洋,到澳州的群岛?男人已经答应过自己,在合适的时候,要带自己出去,不知道今年的节行不行?不知道男人过节会不会回他在辽宁的老家,如果回,我怎么办?

    疑问太多,倪润清在吃完宋姨做的饭之后,忍不住问道:“宋姨,老板这几天没来吗?”宋姨说:“没来,小姐。”倪润清说:“宋姨,听你的口音,你好像是四川或重庆人,你到底是哪里人?”宋姨说:“我是四川农村的,说了那个地方你也不知道。”倪润清说:“过年你有什么打算?”宋姨说:“在这里照顾老板,照顾小姐。”倪润清说:“过年了,应该是一家人团圆的子。宋姨,你不想你的孩子吗?你不想你的家人吗?”宋姨说:“想。想又能怎样?”倪润清说:“如果你话语是朴实的,也是实实在在的。倪润清的心里忽然感慨起来:在一定程度上讲,这宋姨,也是与自己同病相怜的人了,虽然这“病”不一样。看到宋姨那恳切甚至带一点哀求的眼神,倪润清说:“宋姨,我和老板都不会解雇你的,在这里放心干吧。去,把我的包拿来。”

    宋姨一路小跑,把倪润清的包拿来,恭恭敬敬地递给倪润清。倪润清从包里拿出一打钱,没数,递给宋姨:“过年了,也该置件新衣服了。这是我给你的奖金,感谢你过去一年的辛勤工作。”

    “扑通。”宋姨忽然跪在倪润清的面前,接过倪润清的钱,连声说“谢谢”,然后给倪润清磕了一个很响亮的头。倪润清根本没有来得及阻挡,事就这么发生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