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孔子田谈如何收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626、孔子田谈如何收礼。()

    第二天,岳父孔子田仍忙,在8点半的时候,就由司机小周接走了。但在吃早饭的时候,孔子田还是把昨天没有讲完的话补充了一下:“台湾有个马英九,你们都知道吧?”方圆与孔双华点头。孔子田说:“这个马英九,在台湾的政坛上号称是不沾锅。什么意思呢?就是他从1986年给蒋经国当秘书,到后来当法务部长、台北市长到现在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人,一直以来都坚持清廉自洁。但怎么样呢?一样被以贪污贿起诉,被人扣上了一个大大的屎盆子。这个鲜活的例子,告诉我们,即便是我们自己一清二白,都有可能遭人诬陷,在被调查时也不容易解释得清楚;如果我们随便地收了别人的东西,那就是给别人留下了话柄,留下了随时可能攻击的靶子。这个靶子什么时候会被瞄准甚至被击打,那就是送东西的人认为他应该得到的回报没有得到或得到得太少,或者是他认为这应该由他得到的回报却给了另外的人或集团,那他就会随时把黑枪对准你。那个时候,要解释,就更解释不清了,毕竟是钱物拿过了,至于是不是拿钱办了一些违背党和人民利益的事,这已经不是重点了。这个时候,一个人的大好前途全部都完了,家庭也会分崩离析,一个人的痛苦会漫延到整个家庭甚至整个家族。有一个成语不是说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呢,要想在官场上立于不败之地,并且不断进步,去赢得更加幸福的生活,去享受更高的待遇和地位,拿别人的东西就要更加谨慎。在这一点上,老伴和小华,作为家属,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不要以为收了东西就好,就是男人有本事;没有收到东西就不好,男人没有本事。()”

    孔双华说:“爸,我知道了。我不会做李嘉廷的儿子,更不会做王昭耀的老婆。我以前很多的想法都是错的,以后我一定会改的,我可珍惜现在的幸福了,我可不想让爸爸犯错误,不想让方圆犯错误,那全家人的幸福就都没有了。”

    孔子田满意地点点头:“孩子,你能这样想,爸爸真地很高兴。爸爸的女儿,一定不会是没有智商的人。”

    孔妈妈说:“是啊,小华能这样想,我也很高兴。我真地很担心小方犯错误,担心小华帮着小方犯错误。”

    方圆说:“爸,您看金谷苗总给的这些东西怎么办?特别是小华的这份化妆品,据说得几千元呢!”孔子田说:“我分析了一下你和苗总的关系,我感觉这苗总是看好了你的未来。他一个开饭店的,能有多大的奢望,不过是希望将来你发展了,能够把你管辖范围内的公务招待都放在他的金谷酒店。在这家酒店招待和方圆说:“太感谢爸爸了。不过,我就是一个中学副校长,其实我对这些商人来说,真地没有多大的用处的。再说,学校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圈子,也没有那么多的利益关系吧?”孔子田说:“学校也是一块大啊!大学如此,中小学也是如此啊!我举几个简单的例子,你分析分析,里面是否有利益存在?”方圆说:“爸爸请讲。”孔子田说:“新生入学,至少有400到500校服吧?每一包括夏季和秋冬季两,这两以200元计算,那就是10万块啊!这校服交给哪家公司做,学问大着呢!哪家校工装的服装企业,都明白要想争取到这校服买卖,可不能空手白狼,那必须得给学校或学校的负责人一定的返利点。而且这买卖,那是长期的买卖,因为每年都会有新生入学,每年都要做校服。10年就是100万的产值啊!谁不重视?”

    方圆大吃一惊。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想一想,还真是如此啊!孔子田说:“所以,当服装企业上门推销的时候,他们给的好处能不能收?收了之后有没有危害?会是怎样的结果?等你当了校长,你都需要思考啊!搞得不好,结果就是人财两空,校长也没得做,前途也完蛋。再举一个例子,学生每学期都要更新各种本子吧?这本子包括数学本、物理本、英语本、作文本、综合练习本等许多各类,一般况都是由各班统计数量和种类,由学校统一来购置吧?”方圆点点头。孔子田说:“这里面有没有利益呢?生产文具、纸品的厂家,也不少啊!学生市场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市场,那也是商家必争之地啊!”

    方圆点头,内心却掀起波澜:难道姚校长、杨校长也会拿这样的回扣吗?但这只是心中的一个疑问,方圆敢想一想,却不敢问出来啊!孔子田说:“学校每年都会有基础建设吧?别的况我不知道,滨海大学我知道,每年的基础建设都在1亿元以上,作为校长,作为党委书记,作为分管基建的副校长和具体抓基建的基建处长,方圆说:“那什么样的收入才是合理合法的收入呢?”孔子田说:“工资、奖金,补贴,这是咱方圆说:“谢谢爸爸的教导,您说的话,我都记住了。”孔子田说:“自家人,不说谢谢这样的话。快到年底了,你这几天也走动走动吧。毕竟过去一年你的成长,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这些人你是不应该忘记的。金谷的年货,香格里拉的年货,都送人吧。如果觉得不够,我在滨海大学的冷库里还有不少,需要的话,你就给小周打电话,要多少取多少。”方圆说:“好,我今天就来做这件事。”

    孔双华说:“爸,你越说我越糊涂了。你前面说别人的东西不要收,后面又说,不超过1000元的东西可以收,到底能不能收啊?”孔子田说:“家属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收。至于方圆能不能收,让方圆自己去判断,我想,我今天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如果方圆觉得无法判断或感觉判断不太准确,可以给我打电话,什么时候都可以打。我之所以给你们三个讲这么多,就是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珍惜来之不易地幸福生活,并且让这幸福一直持续下去,一直到我们老去。这才是我讲的中心话题,至于收礼物,这仅仅是围绕着中心话题所引申的一个内容。”

    方圆说:“爸,以后还真地经常向您请教呢!”孔子田说:“我想啊,在你做校长之前,恐怕不会太有麻烦;等当了校长,估计很多送礼的都会找上门了,这个时候如果为了发展为了不犯和少犯错误,方圆你真地需要多和我这个研究了中国行政管理学一辈子的人多交流交流。”方圆说:“能给爸爸做女婿,那是我的荣幸和福气。”孔子田说:“行啦,好好地与小华过子,就是我和你妈妈最大的心愿。小华做得不好的地方,我们会引导;你要是做得不好,我们同样也会毫不客气地指出来的。”

    好厉害的话啊!方圆真地觉得岳父段放得很软语气放得很平和,但话语的力度却相当的大。在这一点上,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