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真地不能小瞧每一个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624、真地不能小瞧每一个人。

    以往的总结发言,这是蒲永军的压轴节目;这一回,他却像焉了的茄子,再也没有了豪气和勇气。方圆看到每一个人的杯子都满了,看了了看蒲永军,说:“蒲班长,你来总结总结?”

    这不是谦让,这是礼节。如果蒲永军不是个傻子,他自己就不会讲,这还显出了我的风度。方圆笑吟吟地看着蒲永军,大家也看着蒲永军。蒲永军说:“还是方圆你来总结吧,你总结比我总结好。”邬元婷说:“我看让方圆来讲合适。”

    方圆说:“既然蒲班长不想总结,那我就说几句。各位同学,今天晚上,我们滨海师范大学文学院99级中文系的11名市区同学,在金谷大酒店欢聚一堂,同迎新佳节,共话同学谊。我非常高兴,在惜别4年之后,能够再次与同学们在一起,喝喝酒,品品茶,聊聊天,叙叙旧。能够成为同学,这是缘分;能够坐在一起说说话,这也是缘分。我衷心地祝愿我们每一个同学,都能有幸福快乐的生活;我衷心地希望,我们的缘分能够地久天长!干杯!”

    “耶!”“干杯!”整个紫罗兰厅里一片欢声笑语。放下酒杯,看着杯盘狼藉的餐桌,看着一地的空酒瓶子,方圆说:“我们99级中文系的战斗力还是强啊!”原有恒说:“那还用说?在方校长的领导下,我们一定要展现出我们的战斗力!”邬元婷说:“原有恒,我怎么听你说话感觉那么别扭呢?”原有恒说:“是吗?我只不过说了几句大实话而已!”郑彤说:“时隔一年,我发现原有恒拍马的功夫大有长进啊!”邬元婷说:“脸皮也比以前厚了。”原有恒说:“谢谢两位美女同学表扬。我最近正在研究的书就是《厚黑学》,可惜啊,我的脸皮还不够厚,我的心肠还不够黑。”

    方圆对于原有恒与邬元婷、郑彤的斗嘴并不感兴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方圆说:“舒涵,你亲自去一下服务台,找一找刚才进来过的周经理,让他给结结帐。”舒涵说:“好的,方校长。”方圆说:“我们这些人,把自己的东西拿好,把衣服穿好,看看别忘记了手机啊、手饰啊等东西,特别是不能把人民币给忘在这里。收拾好了,我们到一楼大厅等一等舒涵。”

    方圆没有带包,钱都放在西装的内衣口袋里。但今天,有一点风,方圆穿了一件风衣。方圆还没等走回自己的座位,原有恒已经抢先一步,把方圆的风衣拿起来,抻起两个肩膀,站到了方圆背后。方圆说:“有恒,我自己来就成,你这是干什么?”原有恒说:“小事一桩,小事一桩!”邬元婷说:“我今天是真看不惯这个原有恒,人家拍马呵,人才啊!方圆忽然发现,这个原有恒,看起来有些让人讨厌,但对问题的感悟一点也不肤浅。其实,我方圆的进步,不也是与原有恒差不多的思路吗?方圆忽然觉得,其实进步也没有什么特别深奥的道理,只要抓住了核心,抓住了纲目,就能纲举目张、举一反三,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方圆笑了笑,没有说话,平静地接受着原有恒把衣服给进两只胳膊里。原有恒还要给方圆系扣子,方圆挡住了他的胳膊,笑着说:“有恒,你要记住,我们就是同学,不是上下级。你这样,有一点过了。”

    邬元婷说:“不看了,不看了,实在看不下去了。”郑彤说:“就没见过你这么让人恶心的人。”原有恒并不生气,笑着说:“你们说一万句,抵不上领导说我一句。我是宰相肚里能撑船,一点也不生气。”

    蒲永军默默地站在一边,看着原有恒的表演,心里失落的感觉越来越浓重。以前,给自己提包的正是这个原有恒;现在,看人家方圆有能量了,立刻转向,这是一个什么东西呢?想一想一会儿去K歌,仍然会是方圆来主导,蒲永军心里真不好受。今天的同学会,可以说是带着喜悦与希望而来,即将带着失望与痛苦回去。唉,真没意思啊!蒲永军忽然不想去K歌了。回家,好好地梳理梳理,为什么方圆能够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突飞猛进,而自己在市委宣传部,虽然有一个好名声(在市级机关工作),但怎么就进步不了呢?必须找找这个原因,找到了这个原因,或许自己的进步就指可待,那个时候,自己再重新找回自信,拿出主导权,赢回失去的一切!

    蒲永军默默地跟在大家的后面,来到了一楼。舒涵已邬元婷、佟佳佳、滕琳、郑彤忍不住“哇”的惊奇,一个个把小嘴张成了〇形。这给几个男同学的震惊同样不小。方圆心里说:“苗哥啊苗哥,你现在让我欠你的真是想还能难以还得清啊!”但内心的复杂绪,方圆是不会表现在脸上的,他说:“舒涵,你继续说。”舒涵说:“所以,今天我们一共也没有花多少钱。今天的餐费一共是466元,周经理又把零头去掉,一共是460元。这是发票。我们一共还剩下640元。”

    方圆忽然感到有人用拳头捅了他一下,回头一看,却看滕琳兴奋地说:“方圆,你可真了不起啊!真不知道,你在金谷还有这么大的面子啊!”方圆说:“碰巧而已。”滕琳说:“别再谦虚啦,再谦虚那就是虚伪。以后我要到金谷来吃饭,不知道能不能打着你的旗号,也让他们给打打折呢?”方圆说:“滕琳,最好别这样。人家给我们打折,给我们免费,那是给我们一个面子,是对我们的尊重。如果我们再不知好歹,天天过来吃饭让人家给打折,我想再厚的面子也会不管用的。面子用一次或许好用,面子一直用,恐怕就不好用了。”原有恒说:“滕琳你这个人吧,见了便宜就想沾,这可不好。刚才方校长说得多好啊!你别到时候真给方校长添麻烦哪!”一直沉默的王维芝说:“自古以来,知足者长乐。今天,我们的这个同学聚会,有这么好的优惠,我很知足。我可不奢望以后还有这样的优惠。方圆说得对,面子用一次是好用的,用的多了也会招人家烦的。”滕琳说:“那我只用一次好啦。”姜圣雨说:“大家伙都说得这么明白,你是真糊涂还是真傻?我看你啊,一次也不应该用。面子是方圆的,跟你有什么关系?”滕琳说:“我是方圆的同班同学啊!”原有恒说:“同班同学怎么了?要是方校长关照一下,那是方校长对同班同学讲谊。这个面子啊,我看也只有方校长的人、父母和将来他方圆笑着望向大家,内心也同样波折起伏。自己还真有一点小瞧了这些年龄与自己相近的同学。王维芝的话,姜圣雨的话,原有恒的话,都或多或少地点出了问题的实质。大家都不笨啊!

    方圆说:“好啦,这个话题我们不再讨论了。现在,我们研究研究去哪一家KTV唱歌。我平常基本不去这KTV,也很少唱歌,所以知道的不多,也就没有话语权。蒲班长一直在宣传部工作,应该比较熟悉,我建议,去唱歌的事,请蒲班长拿拿主意。”原有恒说:“以前每一次都是蒲班长安排的。”蒲永军说:“我今天的酒喝得有点多,唱歌我就不去了,我想回家休息休息。”落寞的神,让原有恒、姜圣雨、孙嗣宗等人都感受到了世事的沧桑。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