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有一种感觉叫妙不可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623、有一种感觉叫妙不可言。*///*

    方圆端着一杯雪碧,来到王维芝的前面,说:“王同学,我来敬你一杯酒,可以吗?”王维芝站了起来,并没有抬头看方圆。方圆真地无法猜透女孩子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是后悔当初没有与方圆捅破那一层窗户纸,然后光明正大地恋一次?还是心里想着别的什么事,方圆看不出来,也猜不出来。

    方圆说:“最近几年,过得好吗?”王维芝说:“很好。教着语文课,当着班主任,工作累但很充实,子也在平平淡淡中温馨而幸福。”方圆说:“我敬你一杯酒,只要你过得比我好。”王维芝说:“谢谢。”

    雪碧碰可乐,手指触着手指。像被电刺了一下,王维芝连忙向后缩了缩。还是像几年前一切的羞涩啊!这样的感觉,在滕琳上找不到,在邬元婷的上也找不到,在郑彤的上似乎也无踪迹。方圆喜欢这样犹抱琵琶斗遮面的感觉。方圆注视着王维芝,想起了那句非常流行的一则手机短信:“有一种默契叫心照不宣,有一种感觉叫妙不可言,有一种期盼叫望眼穿,有一种叫天长地久,海阔石烂。”是不是眼前的这种感觉,方圆说不准。或许,正是因为他当年与王维芝之间的这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如果一旦捅破,或许现在就不是这样的结果。感这东西很奇怪,越是朦胧,便越有味道;越是似有非有,便越会让人牵挂流连。当一切都变成现实,两个人**地相对,一次,两次……用不了几次,这种感觉将会一去不复返。或许,这的最高境界,就是辛苦的相,看到了希望,即将得到,但就差那么一点点的时候。

    有人注意到了方圆敬的这一杯雪碧,一直没有喝,这让她嫉妒和气愤。邬元婷说:“方圆,王维芝,你们在干什么呢?喝一杯酒,还得那么长时间吗?”郑彤说:“是啊,酒也不喝,话也不说,我还等着给方圆添雪碧呢!”

    方圆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个样子有一点失态。方圆笑着说:“马上,马上。王同学,我在等着你的祝酒词呢!”王维芝抬起头,眼睛竟然微红,看来内心世界的波动不小。还好,没有眼泪盈盈滴,更没有泪珠挂在面庞。王维芝说:“有些事,既然成为过去,就让它成为过去。留下这一份美好在记忆里,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硬要把过去变成现在,变成未来,恐怕连美好的记忆也会变成痛苦和心碎。这一杯可乐,我祝福你新婚幸福,希望你和你的妻子能够白头偕老。”

    还需要更多的话吗?王维芝这是在明明白白地告诉方圆,她和他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可能。如果方圆愿意,方圆怎会听不出来?这样也好,本来自己这方面的事就够烦心的,少一个王维芝,就少一份牵挂少一分危险。方圆笑着说:“王同学,你想的和我想的一样。我一定会把一份美好的东西留在记忆的深处,永远地珍藏。”

    邬元婷真地忍不住了:“方圆,王维芝,你们在说什么呢?我怎么都听不懂。”原有恒说:“邬同学,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方同学跟王同学互相敬酒,人家说的话咱偷听可实在不宜啊!这属于窥探别人的**啊!”

    原有恒现在维护起方圆来,那真是坚决果断,俨然就是方圆的马前卒。他以为这个样子,方圆就会像以前的蒲永军那样欣赏他,毕竟,头儿总是需要这样的人的。

    方圆笑着说:“听了也就听了,同学之间,都是光明正大的事,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和王维芝之间喝杯酒,就是叙叙同学,寻找寻找在大学读书时的感觉。邬同学,有什么听不懂啊?我祝愿王同学只要她过得比我好;王同学祝福我和妻子白头偕老。”邬元婷看了看方圆,又看了看王维芝,想了想,还真是这么个主题。她狠狠地瞪了原有恒一眼,说:“方圆都说了,同学之间光明正大的,哪里像你那么龌龊?”

    方圆对王维芝说:“王同学,我也听到了你的祝福,谢谢你,来,我们喝了。”方圆与王维芝碰了杯,把杯中的雪碧都喝下了。王维芝也没有犹豫,把杯中的可乐一口一口地喝了下去。看到王维芝喝完了,方圆说:“谢谢王同学。”

    扫视全场,方圆发现,自己还没有与蒲永军单独喝一杯酒。蒲永军没有过来敬自己,自己也没有过去敬他。嘿,还有意思的啊!方圆理解蒲永军的心,一直是同学聚会的领军人物,一下子被所有同学抛弃,领军人物换成了别人,他的心里自然不太好受。虽然最后留了下来,但绪又怎么能高涨起来。还好,大家也算没有完全忘记他,在给我方圆敬了酒之后,也纷纷找他敬酒,把酒言欢,看他的样子,倒也能保持有说有笑,只是少了几分傲气和霸气了。

    我敬他一个又如何?方圆想:我敬他,同学们会说我有肚量,会觉得我谦和有礼,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不主动敬我方圆,只会让同学们心里更加瞧不起他。所以,敬蒲永军一杯酒,那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只会给我在同学心目中赢得更加良好的印象,树立更高的权威。

    方圆把郑彤刚刚给自己续上的雪碧喝了下去。郑彤又抱着雪碧瓶子走了过来。看来,这位郑同学今天晚上是盯上自己了。方圆有些无奈,也有一点感觉良好。方圆说方圆说话的声音不大,似乎并不想让大家听到,也不想让蒲永军听到。但事实是谁都听到了。方圆正抬头要找啤酒呢,原有恒已经拿着一瓶打开的啤酒来到方圆的跟前,谄媚地说:“方校长,给你添添酒。”方圆说:“原同学,你怎么还叫我方校长啊?同学之间,直呼其名就可以了。”原有恒说:“习惯了,习惯了。方同学,你要添多少?”方圆说:“那是一定要倒满的。”原有恒把方圆的酒杯里倒满了滨海啤酒。方圆端着酒杯,来到蒲永军的面前,对蒲永军说:“永军,我的蒲班长,我来给你敬杯酒,满满的一杯酒。”蒲永军心里有几分失落,也有几分宽慰:方圆还算是没有忘记我曾经是老大啊!蒲永军嘴上客着:“应该是我来敬你啊,方同学。”方圆说:“同学敬班长,也是理所应当。”蒲永军说:“谢谢。”方圆说:“我祝蒲班长在今后的工作中取得更多更大的成绩,早实现你心中的梦想。”蒲永军说:“谢谢。我也祝方同学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方圆说:“谢谢。”

    方圆刻意地把自己的杯口低了蒲永军一点,显示对蒲永军的尊重。这不是给蒲永军看的,而是给其他同学看的。我方圆能够放低姿态,那是我的涵养,我的肚量。同学们都在看,以前的老大和现在的老大的表现,那就让我把戏表演得更充分些吧。

    把酒杯放在桌上,方圆伸出手臂,紧紧地与蒲永军拥抱,还轻轻地拍了拍蒲永军的后背,说:“蒲班长,什么时候我都认你是我的大学班长,希望我们的同学能够长长远远,不会因为一人一时的变化而改变。”

    这句话,说得蒲永军心里感到很温暖,也很惭愧。人家方圆多有怀啊!自己这样小算计,真不像个男人。蒲永军也紧紧地搂住了方圆的后背,说:“谢谢方同学,我一定会很好地珍惜这份同学友谊的。”

    烈的掌声响了起来。不知道是谁带头鼓的掌,反正是大家都给两个紧紧相拥的男人鼓了掌。方圆和蒲永军能够友好地相处,对同学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方圆和蒲永军如果互相排斥,估计这两个人的同学也都很难做,虽然大家已经把心都倒向了方圆这一头。

    松开蒲永军,方圆看了看全场,嗯,自己已经和每一个同学都喝过酒了。还应该再来一杯,以更圆满地结束这酒会。至于后面的歌会,方圆觉得还要由蒲永军来组织好了。在这金谷挣的面子,已经足够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