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更吃惊的还在后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620、更吃惊的还在后头。()

    方圆的第一杯酒,就把整个房间的气氛就从紧张调和得每一个人都心平气和。方圆不知道,为了防止失窃或其他意外的发生,金谷大酒店已经在每一个包间安装了针孔摄像设备,以防出现意外况出现后可以由这个针孔录像设备的硬盘留影来查明原因。现在,许多大酒店都已经在各包厢安装了这样的设备,就是为了防范可能发生的紧急况。

    方圆当然不知道这个房间里有针孔录像,更不知道,苗东顺和司雨诗两个人现在正坐在6楼一个房间里,让工作人员调出了紫罗兰厅的现场影像,正津津有味地欣赏。当方圆把这第一杯酒敬完,苗东顺一拍大腿:“小诗,怎么样?我这个兄弟,真不是一般人物啊!我说吧,我的眼光准没有错,我下了一点血本,将来一定会有加倍的回报。小诗我今天就跟你赌一把,你敢不敢跟我赌?5年后,我的小兄弟就一定能够为咱的公司做出很大的贡献,你信不信?”司雨诗说:“我不跟你赌,我认输,行了吧。”苗东顺哈哈大笑。司雨诗说:“苗哥,这哪像一个26岁的小青年啊?我看他的心机,就是四十岁的老头子,恐怕也比不了他啊!”苗东顺说:“要不他26岁就能够当上副校长,当上青联委员,当上市党代会的代表?我的老婆啊,你一定要纠正一个错误的想法,以为我的小兄弟是因为娶了孔大主任的女儿才当上了副校长。党代会那几天,我还特意地看了看《滨海报》,我这个小兄弟拿全省一等奖、拿全国一等奖还有当上副校长,都是在结婚之前。如果我猜的没有错,我这个小兄弟是为了更长远的发展,才去娶的这个孔大主任的女儿吧。”司雨诗点点头:“这样看来,他还真是不简单呢!可是他这样心机深,你就不担心他将来有一天会害你吗?”苗东顺哈哈大笑:“我担心什么?我不是在党政机关里混,也不用担心仕途。////这句话老婆你要这样说,我一点都不担心我的小兄弟会来害我,因为他害不了我;我的小兄弟倒是要担心我会不会害他,因为我现在投的这些钱,这些东,都是要收利息的,如果我到时候收不回来,嘿嘿,只要我抖露出来,我的小兄弟可真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哈哈哈哈哈哈。”司雨诗说:“这样就好,这样就好。那今天晚上的餐费是不是也给他们免了?”苗东顺说:“不急。前台小周说,他今天晚上同学会,AA制,一人一百,他不让我知道,大概也就不想太在他的同学面前张扬。这也符合我的小兄弟老谋深算的格。这样吧,我先给我小兄弟打个电话,探探他的口气。说一句不好听的,这1000块对我来说,算个啥,说免,苗东顺说:“我得给我的小兄弟打个电话。妈的,我这个小兄弟,真***是个人精啊!跟这样的小兄弟交往,才能算是下棋遇到了对手,打麻将遇到了专门听牌的。”摸起手机,苗东顺直接拨了方圆的手机号。

    方圆的手机响了,原有恒第一个听到:“方校长,您的手机响。”方圆说:“谢谢。”拿起手机一看,呵,竟然是苗东顺的电话。方圆站起,说:“对不起,我接个电话。”原有恒说:“大家不要说话了,该喝汤喝汤,该吃虾仁吃虾仁。方校长要接电话。”方圆说:“大家该互相交流就互相交流。我到门外接。”

    来到门外,想了想,觉得不放心,方圆走了很远,到了拐角处,才按通了接听键。方圆亲切地说:“苗哥,你好啊!”苗东顺说:“兄弟,你可是对哥哥我不实在啊!”方圆说:“兄弟我够实在的,一直都念着哥的好呢!哥给我年货,我全收了;哥和我喝洋酒,我也给哥花了好几万。哥你怎么说我不实在呢?”苗东顺说:“今天晚上,你到我金谷来吃饭,为什么不跟我说?”方圆说:“其实啊,如果今天晚上是公务招待,我一定跟哥说,我心里头也想着将来给回报回报哥对我的意;如果是我自己有事要办,那我也跟哥说,让哥帮帮我。但今天是同学聚会,牵头人也不是我,收钱的也不是我,你说我是不是没有必要出这样的风头。”苗东顺说:“兄弟啊,你天生就是当领导的料,你的那些同学我看不行。如果我猜得没有错,你现在已经在领导全体同学了,对不对?”方圆说:“哪里有什么领导?只不过现在我就是在招呼招呼大家吃吃饭,喝喝酒。”苗东顺说:“这样吧,我一会儿给前台打个电话,把你们今晚房间的费用全免了,好不好?”方圆说:“千万别,苗哥,千万别啊!”苗东顺说:“你怎么跟哥这么见外呢?”方圆说:“哥,跟你说句实话,我还真不想免。如果哥你免了这顿饭钱,他们会以为我会用公款给补上,我这用公款吃喝的名声可就传出去了,以后就是想挽回也很难了。哥,今天晚上你得表扬表扬周经理,他给换了一壶好茶,给加了两道菜,已经给弟弟我挣了很多面子,这足够了,真地不能免了。要是免了,我以苗东顺说:“行了,兄弟,我明白了。你是处处替我考虑,那我这个当哥的也不能不替你考虑。我决定啊和你嫂子,到你的房间里,去给你们敬杯酒,再夸你两句,再给你长长脸,这总可以吧。”方圆想了想,果然是不错的主意,连忙说:“那就谢谢哥哥和嫂子,我也不跟您和嫂子客气了。”苗东顺说:“行了,等着啊,我和你嫂子马上下去。”

    苗东顺说:“我的小兄弟说,这菜钱不能免了。他既是考虑到不能让他的同学说他方圆天天公款吃喝很**甚至这把名气传出去,也是考虑同学会如果免了这一次以后就麻烦了,免吧,长期下来对我是个负担;不免吧,他在他同学那里还说不过去。”司雨诗说:“你的小兄弟分析得还是有道理的。我越想越觉得他不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啊,简直就是一个官场老油条。”苗东顺哈哈大笑:“他越是老油条,我越是喜欢啊!那些嫩雏儿小白脸,我还真地从来没放在眼里过,我的小兄弟不一样,你知道吗?英雄惜英雄。如果在民国的时候,我***就是一个军阀,我的小兄弟就是我的参谋长,有我的小兄弟的智谋,有我苗东顺的敢打敢杀,说不定我也像曹锟一样,到北京当几天总统。”司雨诗说:“行了,苗哥,别做你的白梦了。刚才你不是说要和我到紫罗兰去敬杯酒吗?”苗东顺说:“是啊!去敬一杯,给我的小兄弟再长长脸,让他的这些同学知道知道,我的兄弟不是一般人。一会儿你和我都装着对我小兄弟尊敬一点,装得像一点,演出戏给那些同学看看。我啊,算了一下,一箱滨海啤酒,成本不过36元。现在已经有好几个同学都换可乐了,估计也喝不了多少。小兄弟不让省饭铺,我就再卖给他一个面子,把饮料和茶水钱给免了,再给我小兄弟长长脸。”司雨诗笑着说:“苗哥,我发现你和你的小兄弟真是臭味相投啊!”

    方圆为了给蒲永军足够的面子,说什么也不敬第三杯酒了。敬第二杯酒的时候,就把话挑明,就敬两杯。这一杯,方圆表达了对同学们的感谢,表达了对同学们的祝愿,也表达了希望将来同学之间长来长往的心意。大家都把酒或可乐喝了,而且没有人勉强,都喝得很愉快。方圆敬完了酒,说:“好了,蒲班长交给我的任务,我也完成了。现在,我看大家自由敬酒,说说话,聊聊天,好不好?”

    大家纷纷表示赞同。一个是董事长,一个是总经理,天哪,这金谷的规模多大啊,在滨海市都赫赫有名的大酒店啊!听说方圆来了,两个老总竟然亲自来给他敬酒?这是多大的面子啊!这方圆的背后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啊?好几个同学都呆住了,连眼睛似乎也都直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