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如坐针毡脸面全失恨不得撞树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618、如坐针毡脸面全失恨不得撞树去.看同学们都吃得不错,蒲永军心里很高兴。*///*蒲永军说:“来,我再领第二杯酒。这第二杯酒呢,叫大团圆酒。我们滨海市区11个同班同学,今天全部到齐了,这就叫大团圆!同学呢,刚才方同学已经说了,它与战友、同乡一样,都是人生非常非常难得的朋友。能够成为同学,这本就是有缘分;能够在毕业之后经常走在一起,聚在一起,这更是缘分;今后,我们这些同班同学,也一定能够非常珍惜这难得的同学,互相帮助,互相支持,让同学更浓更深,大家说,好不好?”

    “好!”原有恒第一个表态。其他人也都纷纷点头,但不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蒲永军,也有人拿眼睛看方圆呢!

    方圆微笑着说:“蒲同学说得真好,我响应。”说着,端起杯,主动与蒲永军的酒杯相碰。其他人也都纷纷与蒲永军的酒杯相碰。蒲永军又找到了过去三年的那种核心感觉:当核心的感觉就是好,要不怎么那么多的人都喜欢当一把手呢?

    方圆与蒲永军碰了杯,补充了一句:“各位同学,这同学,是面向我们每一个人,让我们也互相碰碰杯吧。”姜圣雨说:“好啊!”大家都纷纷与方圆碰杯,然后也各自互相碰杯。这个时候,方圆真切地感受到了,同学似乎真地在这酒桌上流淌,淌在了空气里,淌在了每一个人的心里。

    蒲永军说:“大家碰杯都碰得这么好,看来大家心里都很有共鸣啊!我知道大家怎么想,反正我是相当地珍惜这同学,也希望这同学能够长长远远,一直到老都不变。我敬的酒,我带个头,全喝。有恒,你要抓落实啊!”

    原有恒说:“没问题。好,蒲同学喝了,方同学喝了,滕琳喝了,孙嗣宗喝了,姜圣雨说了,舒涵喝了,王维芝喝了,郑彤喝了。那我也喝了吧。”原有恒把杯中的酒喝下,看着邬元婷。邬元婷实在有些为难。原有恒说:“邬同学,大家可都在等你啊!”邬元婷看了看其他人,的确是都喝了。唉,哪有这样灌酒的?闭上眼,把杯中的酒勉强喝了下去。

    原有恒说:“鼓掌!大家都喝了,说明大家都珍视这同学。这酒喝得实在太好了!”

    蒲永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是同学们都给面子啊!虽然喝的就是2元一瓶的滨海啤酒,不是喝那5元一瓶的青岛啤酒,也不是喝那4元一瓶的燕京啤酒。这种破酒都能喝成这个样子,自己的面子的确是不一般。特别是以前都不太喝酒的王维芝、郑彤、邬元婷,今天都喝了满满两大杯,这可是前所未有啊!如果她们喝得多一点,有一点微醉或中等醉,再去唱唱歌看看滕琳,蒲永军心里真有一点恶心。这简直就是一个人皆可夫的女!大学的时候,蒲永军甚至还跟她睡过一次。那个时候,她的下面已经都是黑的,一点也不像处女或者经历很少的女,那个地方都有一些浅红或嫩红的感觉。显然,这个臭婊子早已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过觉了。工作以后,虽然滕琳曾经找过蒲永军,但蒲永军也仅仅把这关系停留在同学关系上,对她的打骂俏,从来都装糊涂,更不肯再进一步。前三次同学会,都差一点被滕琳拉下水,甚至有一次几乎就要到了发生关系的程度,蒲永军看到了那令人作呕的黑色,兴致立刻没有了。

    喝了酒,蒲永军招呼着大家吃菜,俨然就是同学中的领军大哥。这也难怪,他当初就是班长,过去几年里也一直都是他牵头组织这同学会,即使有人对他不太满意,但让其他人来组织,恐怕更不满意。所以,这些同学,还都服从蒲永军的指挥。蒲永军说:“大家使劲吃,吃不够,我们再点菜。”一边说着,一边转着餐桌中间的转盘,把一盘椒盐大排停在了方圆的面前。

    这是主动示好啊!方圆微笑着冲着蒲永军点了点头,用筷子夹起一块大排,放到自己的食盘里。今天参加同学会的感觉,比自己想像得好。虽然也有一点不和谐的音符,但总体上,还是非常快乐的,看同学们也都是很开心。

    正想着事,听到蒲永军说:“现在,我敬第三杯酒。这杯酒敬了之后的,我就要交棒了,由方圆同学接着带领同学们喝酒吃菜。这第三杯酒呢,叫祝愿酒。我诚心诚意地以我个人的名义,用我的心,给各位同学敬酒。我衷心地祝愿同学们在今后的生活中都能够找到称心如意的人,都能够建立幸福美满的家庭;我衷心地祝愿同学们,在今后的工作中都能取得更大的成绩,都能获得事业的成功;同时,节快到了,我也衷心地祝愿,在座的同学们在新的一年里体健康、平安幸福、甜甜蜜蜜、事事如意!”

    原有恒说:“蒲班长说得太好了!”说着就给鼓掌。邬元婷说:“是啊,蒲班长是说得很好,把好话都说尽了,后面让方圆再说什么,让我们再说什么?”

    其实蒲永军这样说,就包含着这样的小心思,他到底想看看方圆有什么本事,凭什他看了一眼邬元婷,笑着说:“这代表了我对同学们的衷心祝愿。到了方同学那里,方同学作为我们班的大才子,自然不必担心他没有话说。我也相信我们同学的智慧,一定能够把大家心里最想说的话,说出来。”邬元婷白了蒲永军一眼,她就看不惯这个蒲永军趾高气扬的样子。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在市委宣传部工作吗?一个小科员,每天给领导扫地、擦桌子的角色,恐怕给领导提包,人家领导还不需要呢!我再怎么差,至少还可以管着班里的50多个学生吧,他能管谁?能管好他自己就算不错了。看看人家方圆,很安详,很平稳的坐着,一点也不张扬,说话也谦虚柔和,哪里像这个蒲永军,还指导指导我该怎样说话,怎样喝酒?凭什么呀?你算老几呀?连我爸妈都是用商量的口气跟我说话,你凭什么对我吆五喝六的?不过,看看人家方圆,还真有点当领导的派头,话不多,却彬彬有礼,说的话,做的事,都很得体。你说,方圆才26岁,怎么就结婚了呢?以前我怎么就没有发现方圆这么优秀呢?真是几番愁绪在心头,苦啊!邬元婷端起手中的酒杯,仰起头,哪里还管什么淑女不淑女,杯干见底。

    蒲永军说:“好,这一次是邬元婷带了头。我也喝了。谢谢大家。”原有恒说:“我抓落实,大家喝了,我最后喝。”

    还能说什么呢?郑彤心里真地有些难受,头开始晕起来。王维芝啊王维芝,你为什么要喝这么多呢?邬元婷啊邬元婷,你这不喝酒的人,充什么英雄好汉?这不是害我吗?

    但标杆就在那里竖着。几个男同学率先,把杯中的酒喝了。滕琳、舒涵、佟佳佳等也不甘落后,该喝就喝。王维芝也努力地喝,可能是量已经足了,她是一口一口地喝,喝几口歇一歇再喝,但终于喝下去了。郑彤的况也相近。方圆知道,这两个人的酒量应该是到头了,后面真不能让她们喝了。好吧,既然蒲永军不愿意来当这个好人,那就让我来当这个好人吧。

    看到大家都把酒喝了,蒲永军更加得意:“谢谢同学们了。我带酒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该由方同学来主持了。”方圆笑着说:“蒲同学交过来的接力棒,很沉重啊!我没有信心完成好。我想跟舒同学商量一样,跟大家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不能喝啤酒的同学,换可口可乐或雪碧好不好?”

    邬元婷第一个响应:“我要喝可口可乐。”郑彤说:“我也不能喝了,我喝可乐或雪可口可乐很快就端来了,同时还有一个服务员,端着两盘菜也跟了进来。舒涵有些紧张:“服务员,我们没有点菜啊?是不是搞错了?”服务员说:“没错。这两道菜,盘装的是翡翠虾仁,煲是深海鱼汤煲,都是我们金谷大酒店最知名的招牌菜,请各位老师尝一尝。”舒涵说:“可是我们没有点啊!”服务员说:“这是我们前台周经理特意让厨房给做的,是免费给大家品尝的。因为方校长是贵客,今天能光临我们金谷大酒店是我们在酒店的荣幸,所以周经理特意给大家加了这两道菜。希望各位老师在吃了之后呢,如果觉得这两道菜好的话,多在社会上宣传宣传我们金谷;如果觉得这两道招牌菜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请各位老师多提宝贵意见,我们一定努力改进,争取把这两道菜做得更好,让每一位来金谷就餐的宾客都感到满意。”

    全场是大吃一惊:方圆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吗?滕琳嘴快,忍不住问道:“那刚才我们喝的碧螺呢?”服务员说:“那也是周经理看到方校长来了,特意安排我们给换的。”

    大家把目光都投向了方圆。方圆说:“请转告周经理,说我谢谢他了。”服务员说:“好的,方校长,我一定转达。”方圆说:“大家都看着我干什么?人家金谷把他们的招牌菜都端上来了,免费招待我们,我们不尝一尝,还等什么?服务员,麻烦你把这盘翡翠虾仁放在餐桌的中间,大家都能够得着;麻烦你把这深海鱼汤煲给每一位老师分一分,一人一小碗。”服务员说:“好的,方校长。”

    蒲永军刚才还志得意满,现在可真地一点都坐不住了。自己刚才还在吹嘘,自己跟着部领导来吃饭,人家都认识他蒲永军了,这是看着自己的面子,给换了碧螺;现在,服务员都说这是看在方圆的面子上。这不是在拿自己的手扇自己的耳光吗?蒲永军的脸一阵青一阵红,真是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啊!这个时候,蒲永军算是体会到了文学词句里经常用的那句话,“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只可惜,现在,地板上怎么会有缝呢?

    邬元婷高兴了。蒲永军了蒲永军,这一回把牛皮给吹大了吧,把牛皮都给鼓破了吧?这一回再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蒲永军。蒲永军这个时候,连死的心都有了,真想找一棵树一头撞死算了。他恨恨地看向方圆,这恶毒的光让方圆心里咯噔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