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总有打肿脸充胖子的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616、总有打肿脸充胖子的人。

    与每一个同学,都打了招呼。滕琳说:“刚才大家都在等方大校长。现在,方大校长来了,那我们就都坐下吧。”滕琳是很随意地找了一个位子就坐下了。几个女同学也纷纷地坐在了自己刚才放包放外的位置。

    但没有一个男同学坐下。滕琳说:“怎么啦?咱们都是老同学,随便坐呗。”以前都是原有恒坐副陪,蒲永军当仁不让地坐在主位。现在不同了,有了方圆,这感觉刹那间有了改变:蒲永军倒是很想坐在原来的主位,但似乎又觉得有些不妥;如果自己坐了副陪位置,这意味着以后同学会将会由方圆来主导,从小学到大学,蒲永军是一直做班长的人,已经习惯了这种主导的地位,蒲永军如果第一次坐了,那就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以后再很难扭转过来,除非自己做了比方圆级别更高的领导,否则,那将一直成了“二把手”。

    方圆已经敏感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看来,大家都在等他,没有人敢说先吃,餐桌也也只是倒了茶水,连小凉菜都没有上来,这肯定是碍于自己这个副校长的份。是啊!在滨海的历史上,哪里有刚刚毕业四年,年仅26岁就当了中学的副校长?这是前无古人啊!至于会不会后无来者,方圆觉得也很有可能。教育系统毕竟不同于共青团系统或者各级党委的组织部,要想当一名副校长,必须前面有教导主任的历练;要想当教导主任,许多人还要经历过教导处副主任的锻炼;要想成为教导处副主任,那也必须在教学上有一让老师们信服的经验、取得让大家服气的成绩——一个年轻老师,从不会教学到积累一定的经验和成绩,常常需要很多年。而像方圆这样四年的时间就脱颖而出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但现在方圆的确是副科级的副校长。原有恒主动地找了一个空位坐下,不敢坐原来一直坐的副陪位置。孙嗣宗、姜圣雨,也都一一坐下。

    现在,可就剩下主位和副位两个位置了。蒲永军和方圆都站在那里,谁都没有动。其实方圆已经决定坐副陪的位置了,毕竟在大学里,蒲永军就是班长;毕业以后,这同学会也一直是由蒲永军来牵头组织。自己第一次参加,当然算是一个外来户。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自己如果贸然地坐在了主位,以后估计这同学关系也难相处,搞不好,今天晚上的同学聚会就会不欢而散。这是方圆所不愿意看到的。同学聚会嘛,要的是就是这个轻松劲儿,如果真地大家都尴尬以对,那还聚什么聚?

    现在看蒲永军那个样子,方圆知道,蒲永军已经意识到了他的级别比方圆低,所以也不太敢径直坐在主方圆笑着走到了副位,说:“这就是给我留的位子吗?好,那我就坐下了。”蒲永军看到方圆走到了副位,也连忙走了过来:“方圆,还是我坐这里吧。你现在是副校长了,你坐在那边的位置吧。”方圆说:“蒲班长,在大学时,你就领导整个班级;这几年的同学会,也是你牵头搞的;况且,怎么说,你也是市级机关的领导啊!蒲班长,还是你来坐吧。”

    滕琳说:“我看你们男人啊,一个比一个虚伪。不就是个位子吗?还让来让去的。蒲永军,你还是坐你原来的位子,这么多年了,都是你坐那里,方大校长也说了,班长坐那里,你现在还客气什么?”蒲永军说:“方圆,真是不好意思,那我过去坐了。”方圆说:“班长请。”

    蒲永军坐在了主位,觉得说话就有了底气。他扫视全场,地说:“今天,对于我们滨海师范大学文学院中文系99级滨海市区的同学来说,是一个有特殊意义的一天。这一次聚会,我们99级中文系的大才子,滨海68中学的方圆副校长也加入到了同学聚会。来,让我们用烈的掌声,再一次欢迎方圆同学加入我们的同学会。”

    烈的掌声响了起来。滕琳说:“第一次同学聚会的时候,我们就想找你,可是一直都没联系上。要不是我滕琳,找了调到我们学校的杨芳校长,恐怕这一次聚会,还是联系不上啊!”蒲永军说:“是啊!我们中文系99级,市区的同学只有11位,以前一直都是10人聚会,这一次,终于圆圆满满了。再我们自己再给自己鼓鼓掌,为市区同学全部到底,庆贺庆贺!”

    大家的脸上都带着笑容,也都烈地拍着巴掌。方圆似乎淡忘了前三次同学聚会没有叫他的不快,也兴高采烈的模样。看着蒲永军坐在主位心满意足的样子,方圆的心里感到有些可笑,也觉得有些庆幸:行啊,让他坐主位,本他的组织能力就比较强,气顺了,估计今天晚上的同学会一定会成功。

    蒲永军说:“怎么样,同学们,我们上菜吧。”滕琳说:“我真地早就饿了。要不是等方圆,我现在差不多应该吃个半饱了。”方圆说:“真是对不起大家。我在电话里,跟姜圣雨说,你们先开始,我在路上塞着车呢!”蒲永军说:“你不来,这宴席就不能开始。以后也是这样,如果方圆不到,那咱就不能开席。除非方圆有事说不能参加,否则,我们大家都应该等的。”转过脸,蒲永军说蒲永军对方圆说:“方圆,或许你不太知道,舒涵是每一个同学会的会计兼出纳,今天晚上的聚会,也是AA制,大家一人100元。现在,请舒涵把钱收一下。”舒涵站了起来,先从自己的包里拿出100元,然后逐次收取。

    蒲永军说:“今天晚上的活动是这样安排的。我们先在这里吃饭,吃完饭呢,如果剩下钱,我们再去找一家KTV,去KK歌,尽兴地娱乐娱乐。平常大家工作都比较忙,也没太有时间见面,更没有时间一下子都聚齐,今天晚上,大家就彻底地放松放松。”

    “好耶!”滕琳率先欢呼起来。王维芝说:“唱歌我就不去了。太晚了,我爸妈担心的。”蒲永军说:“以前你不参加就不参加了,今天方圆来了,你也参加参加吧。难得市区的同学全都聚集,况且,我们这里有这么多的同学,会有什么问题?这样,谁负责送王维芝回家?”方圆说:“我吧。搭一个出租车,我可以捎三位同学。”王维芝半低着头,她听清楚了方圆的话,心里有几分期待,但还是犹豫了半天,才说:“这样吧,我给先给我爸妈打个电话,一会儿再决定。”说着,就拿着手机出了门。

    蒲永军说:“其他同学还有谁不去K歌?”没有人吱声。蒲永军说:“今天晚上,我在点菜的时候,就点了一些价位不是特别高的菜,就是希望能省下更多的钱咱去娱乐娱乐。我们去的那一家,我跟那里的老板很熟,到时候一定会给大家优惠的。”

    菜上得很快,只一会儿的功夫,十道菜,六道凉菜就摆在了桌面上。原有恒说:“今天奇怪啊,菜得上真快啊!平常这鱼菜,一般都到了快结束的时候才上的。”佟佳佳说:“是啊,今天金谷的生意很好啊,我看每一个包间里都有人的,连散座里人也不少,怎么会一口气给咱上齐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不知道原因。蒲永军说:“我们市委宣传部是金谷的常客,我也跟着我们领导来这里多次吃过饭,或许是这里的人认出我了吧?”

    方圆心里感到可笑。虚荣啊虚荣!你说这人为什么总喜欢打肿脸充胖子呢?方圆最清楚是怎么回事,心里也暗暗感叹这个前台经理能够把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的确是那种长眼色、会办事的人。要不,苗东顺和司雨诗又怎么会放心让他当前台经理呢?

    方圆并不点破,笑吟吟地喝着茶杯里的茶。这茶香气四溢,含在口里,回味无穷,显然是精品的碧螺。滕琳说:“茶的味道也变了呢!这茶不是刚才喝的茶,特别香啊!服务员,这茶怎么换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蒲永军。蒲永军心里也非常诧异甚至有点震惊,难道是方圆?不能啊!他一个小小的中学副校长,能有这样大的面子吗?既然大家认为是我的面子,那我就索装一装:“这没有什么嘛,我们部领导与这里的老板很熟。是不是前台经理看到我,认出我是宣传部的人,所以就特意照顾的。喝碧螺好啊!换什么咱喝什么。”

    方圆注意到,那个服务员偷偷地看着自己,强忍住笑。方圆的心里也想笑。行啊,就让他得意得意吧。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